夜间
笔趣阁 > 宋诚林娉娉 > 第622章 老狐狸之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记得以前,李江龙给我讲过一个处理“不良资产”的局。


说是一个老板,找了个小三,小三天天想上位,取原配而代之!


老板苦不堪言,都又不知道怎么甩了她。


这个时候,财务总监就给他提了个建议:给小三报一个逼格非常高,非常贵的高级总裁班去学习,表面的理由是镀镀金,以便以后好当老板娘,然后等消息就好。


小三开开心心的去上课了,她的美貌很快就俘获了一大批老色批的心。


能来这里听课的,基本上也都是成功人士,很快小三就被另一个老板给拐走了。


为了合理的提出分手,小三还主动提出赔原老板一笔钱,两不相欠,只求他以后不要再缠着自己!


如此这般,不良资产就合理的处理掉了,还略有盈余。


放在企业管理上,其实也一样,面对不良资产,要多动动脑子,发挥引进屎壳郎思维:把自己的砒霜变成别人的甘饴,让麻烦自己跑!


这样是最好的,不然你亲自来处理不良资产,那付出的成本和代价将会非常的高昂!


我觉得......高俊早就能想到吴昕梅是不良资产了,主动甩掉不合适。


而我,则扮演了那个屎壳郎的角色。


话虽难听,但道理就是这样。


他纵观全局,很久以前就看到了未来的发展走向,审视着无数条逻辑脉络,不轻易插手,只是稍加修改一些最终指向不利的支线,比如季鹏......然后让“逻辑程序”自己跑,他坐收最终的成果!


这种极少干预的办法,是最巧妙,最隐蔽,也是最高明的......


本来这没有什么,但我现在愈发怀疑,大姐作为高俊的发妻,夫妻同出一门:是不是也把这种套路,用在了我的身上?


不然,边璐璐这点事儿,大姐怎么能知道?


边璐璐的事情,自始至终,从监控,到拿捏,以及后续的归附,都是我亲自操刀的!


纵然有李岭虎前期提供监控资料,帮我盯梢,但他并不知道后续的发展!


整个大楼里的监控设备,我更是了如指掌......


那么大姐能知道这件事,只有一种可能:边璐璐主动向她报备的!


边璐璐早就跟着大姐多少年了,其忠心度不用怀疑!


我擦?这真他妈细思极恐......


“怎么了?眼睛瞪得溜圆,跟个大猫头鹰似的......”大姐笑道。


“咳!”我轻咳了一下,嗓子眼使劲的咽了下问:“边璐璐......也是你安插在我身边的‘淑琴’?”


“噗!”大姐笑道:“安插倒也谈不上安插......只不过边璐璐那点儿小心眼,还是逃不过我的眼睛的,我一个下马威,她就窜稀了,啥也交代了......老公,你别瞎想,这件事我没有怨你的意思,你是为了保护我,防止她反水投奔季鹏.....这才杀身饲虎跟她有一腿的,我不怪你!”


她顿了顿继续说:“从这件事上也能看得出来,我没有看错人,我吴昕梅跟了你,是跟对了......”


擦!我现在发现,大姐比半年前更圆滑了!


半年前,她不加掩饰的告诉我:你宋诚以后是我的人了!


潜台词:作为小弟,以后你就跟着姐混吧。


现在,她小嘴叭叭的甜,一口一句“老公”,一口一个“当家的”叫的亲,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温柔痴情的女家主的形象,但本质上她并没有变,还在以“老大”的姿态,监控着我,带着我玩呢......


所不同的是,嘴更甜了,手段也更丝滑隐蔽了.......


真是吴昕雯说的:我那个大姐啊,他妈的阴着呢!


“唉!”我长叹了一口气后,皱眉问:“那你俩最后商量的怎么样?”


大姐说:“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呗,何必相互折磨?我答应了,但有附加条件!”


“什么附加条件?”我问。


大姐说:“不要再干预佳佳的个人感情问题,她喜欢谁,就跟谁先处着,别老惦记着拿佳佳当个商品,搞政治联姻......真要有心的话,将来扶女儿一把,那才是真格的!靠谁也不如靠自己!”


“哦,”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大姐顿了顿继续说:“其实我说这话,纯属放烟雾弹,迷惑他的!佳佳今年才大一,真正到谈婚论嫁的时候,最起码也得大四吧?那时候,高俊还不知道在哪儿踩缝纫机呢?他也干预不了啥......我这么讲,其实是一种示弱和麻痹......”


“我明白!”我点点头。


大姐说:“虽然说,夏虫不可以语冰,跟要死的人没必要谈未来,但有的时候,反其道而行之,就跟夏虫谈谈冬天的冰,就跟要死的人聊聊未来,他就会觉得自己还能够活到冬天,自己还有未来......”


跟大姐,宋海云,这类人聊天,你没点文化基础根本不行......那种大脚后跟全是皴,大脚趾盖子里全是泥,从来不看书的人,根本跟不上人家的节奏。


夏虫不可语冰选自《庄子.秋水篇》,讲的是,没必要跟渣渣讲大道理,他有生之年都染指不到。


而眼下,大姐细腻的小心思是:让高俊觉得自己就是个没出息,没眼界,没格局,满脑子妇人之仁的傻老娘们儿,这也就是所谓的“示弱”。


至于麻痹,也是向高俊展示:至少从我姥爷那边儿,没听到什么对你不利的消息!我闺女还指望着你以后扶持呢,别觉得离了婚了,就不管我闺女了。


“明天上午,我就去起诉离婚啊!老公你开心吗?这一下......我就彻底是你的人了,”大姐甜蜜的依偎在了我的怀里。


“开心......”我鼻子深深的嗅了下她的发香说:“这个事儿佳佳知道吗?”


“还不知道,”大姐说:“等五一她回来的时候吧,我再跟她讲......咳!总归是,不能耽误了她爸爸的前程啊!”


“噗!”我笑道:“你这给佳佳下的套也是一环扣一环的......”


“是啊,要不咋办啊?”大姐惆怅道:“唯独......几个月后,咱俩的事儿,我不好跟孩子解释......只能是当一天好人,算一天好人吧。”


“那时候的佳佳肯定很痛苦......”我唏嘘道。


“别说了,”大姐难过的眼眶有些湿润了,喃喃道:“这个世界上的事儿,本身就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我说过,和佳佳比,你更重要,我宁愿舍弃她,我宁愿她恨我......”


此刻的我尴尬至极,其实......内心已经想出了一个能够鱼和熊掌兼得的办法!


每个人都有善良的一面和邪恶的一面。


我邪恶的一面这个时候告诉我,把佳佳收了,反正那丫头也喜欢你,她和她妈谁也别说谁,就跟廖茹雪和大姐一样,这不就得了?


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我宋诚是绝对不会干那种缺德事儿的!


“你跟那个廖茹雪沟通的怎么样了?”大姐擦了下眼泪问。


我说:“昕梅,你不用杞人忧天,我用人格担保,雪儿绝对不会出卖你的!”


我的话语刚落,我一看竟然是宋海琴的电话。


“昕梅,这是我五姐的电话,嘘!别说话,”我提醒道。


“哦哦哦,”大姐点点头。


“喂?五姐!”我接起了电话。


“阿诚啊,你把姐带到海城来就不管了是吧?”宋海琴笑道。


“哪有?”我笑着说:“这两天你不是陪二姐呢么?”


“少贫嘴!我已经到巨圣了,你多会儿来公司?”宋海琴问。


“呃......老姐,我在外面有点儿事,估计还得一会儿才能回去,”我说。


“赶紧回来吧,我和李江龙李老板都在呢!”宋海琴说。


“哦哦哦,好的好的,马上!”


挂了电话后,我一脸为难的看着大姐。


“昕梅,你放心,雪儿不是那种让我们不省心的人,”我劝慰道。


“我知道......”大姐淡定的说:“我是担心,她玩不转南政,好了,你去忙吧,我去跟雪儿聊一聊。”


我起身刚要走,大姐一把抱住了我,死死的搂住,然后用力咬了下我的手,颤声喃喃道:“晚上回来,别留我一个人......”


“嗯,我知道,乖!快去吧,培训一下雪儿,把你的好方法都教教她,”我抚了大姐的脸蛋,温柔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