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表哥见我多妩媚 > 163|1.0.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战火将熄,宁王妃的军队、李信的军队,还有城外的闻家军悉数赶到,打破了程家军对长安的封锁。程太尉已无力回天,匆匆带了一些私兵出逃。援军刚刚赶去程家府邸,尚未动手时,便发现程家府邸从内生了大火。


大火连三日,将程家烧得一干二净,没有逃出去的程家子弟、仆从,皆被烧死在火中,什么也没有为长安援军留下。援军事后去探寻时,发现大火是从程三郎的内院烧起来的。屋中有程三郎夫妻打斗的痕迹,不知道最后一刻,那火源自哪里。


李信等人派兵去追逃出城的程太尉,对什么都烧掉了的程家破宅子,并没有太大兴趣。


战争告一段落,长安城开始清扫战场,百姓们终于敢上街头。发现没事后,上街的百姓才陆陆续续多了起来。然民众皆是小心翼翼,长安再无战前的风采可言。三月份的时候,未央宫内殿中,曲周侯一家人与宁王夫妇碰了面。多年波折,这里在座的大多人已一年多未见,再次相逢,心中何等慨叹。


众人听说了闻蝉怀孕,皆是围着闻家幺女走了一圈,嘘寒问暖,闻蝉再次成为他们的关注重心,闻蝉的丈夫李信再次被选择性地遗忘。


等寒暄结束,宁王夫妻说起战后离京的打算,李信夫妻并不意外,曲周侯夫妻却是第一次听说。大长公主惊诧地看向与病弱青年坐在一处的二女:“为何离京?张染是皇室正统血亲,这时候应该留在长安,重建长安才是。还有阿姝不是领着兵么,你不去打仗了?”


闻姝与张染看了一眼,闻姝代言:“我和夫君商议过了,大楚命数已尽,诸侯皆反,无人响应长安。他们已经不承认大楚的皇室,我夫君体弱多病,留在长安主持战争就已经很勉强了。他没法再劳心劳力了……而我,我虽然喜欢打仗,但经此一年,我幼年心愿已了,我还是更想陪着我夫君。”


张染补充:“我夫妻二人与李二郎谈过,得知他师父苍云先生曾于墨盒现身过,之后再次行踪不定。李二郎说他曾经身受重伤,一度垂死,都被苍云先生救了回来……我和阿姝便想,也许我不是无药可治。我们夫妻想带阿糯离开长安,去寻一寻那点儿生机。”


殿中其余人再未说话了。如大长公主这样的皇室嫡系,听子女说大楚气数已尽,心中自是悲戚。闻平握住她的手,给她无声安慰。大长公主再看眼面色平而冷的李信,更知道朝廷对李信造成的伤害……李信还愿意回来,大长公主也不会说别的了。


那么,长安怎么办呢?大楚四分五裂后,昔日的政治中心长安,该何去何从?


李信说:“我夫妻二人打算留在长安。”


闻若挑了挑眉,若有所思,与父亲对视了一眼,笑道:“反正我们曲周侯府,也不会搬家,我们也留在长安。”


张染微笑,心中知道他们的想法。他这个正经的皇亲对大楚没有归属感,李信这个桀骜的人有别的心思,曲周侯父子更愿意平息战火。张染着人取来玉玺,交递给李信:“我知道虎符在你手中,现在把玉玺也交给你。大楚现今,虽然已经没什么人认玉玺和虎符了,但如果你想号令天下,有这两样东西在手,打着扶持旧朝的名号,总归比别人名正言顺些。”


“我实在为大楚做不了什么了,若你能坐镇长安,剑指四方,结束四面的战祸……来日称帝,大楚皇室也承你的情了。”


现在正经的皇室,在长安的,就剩下张染了。先帝临死前将玉玺给他,张染的话,便一定程度代表这个国家的意思。他送李信一份大礼——逐鹿四野,群雄争逐,人人都绞尽脑汁想要一个好听的名头,好让天下归顺。而在所有的势力中,李信代替旧皇室收复山河,无疑是最得民心的一种情况。


众人望向李信。


李信沉默半晌。天下?皇帝?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么?


他最开始背叛朝廷,也不过是想着当一个王,领着一方土地便好。然他来到长安,就要开始与天下豪雄竞逐了么?


李信起身,没有接过玉玺:“过两日再说吧。”


众人微惊,没想到张染这么大的礼物,李信居然都要考虑一下。李信性格从来都不照他们的想法走,这位郎君说什么就是什么。寒暄结束,张染无奈地收回了玉玺。李信拱手后离去,闻蝉跟家人告别后,追了出去。


夫妻二人在巍峨宫殿外的长廊上行走。昔日李信从未进过未央宫一步,今朝未央宫的宫人都已被发放了出去,寥寥数人留宫。李信与闻蝉走在空荡荡的宫殿前,看春日初至,花卉蓁蓁。


闻蝉问李信:“表哥,你为什么不拿那个玉玺呢?你没有野心么?”


李信不答。


闻蝉锲而不舍:“那你是不想当皇帝么?”


李信还是不说。


闻蝉疑惑无比,百思不得其解。李信停下来,转头看她:“是因为你。”


“……我?”闻蝉微怔,“我不让你当皇帝吗?”


她开始想是不是自己哪里连累到了李信,自己嫁给他,自己的身份成了他现在的阻碍?日后他若有登帝野心,自己这个曾经的大楚皇室女眷,会成为他的困扰吗?


李信见她想岔了,忙把她拉回来:“不是那样的。我只是单纯觉得,不想让你当皇后,你也不适合。”


闻蝉扬眉看着他:解释!


李信搂着她肩:“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日后若真走到那么一天,我说一不二的作风,也肯定和朝中那些大臣合不来。那我会怎么做呢?前面有个石子,我都要踢走,我根本不会被人牵着走,我只听自己的。你若是皇后呢,就要跟着我一起。硬仗打过了,还得跟他们打软仗。”


闻蝉说:“那没什么的。”


李信摇头:“我没做过皇帝,一时间没想太多。但就我现在想的,做皇帝要不要三宫六院,要不要后宫三千佳丽呢?肯定是要的。如果你要打破这个传统,你就要有别人不敢反驳你的底气。做了皇帝,势必要平衡各方势力,他们求不到我,便会去求你。我夫妻二人会被架空,整日面对着各种各样的麻烦……到底是政治重要,平衡重要,还是别的更重要。都需要衡量,太辛苦了。”


闻蝉低下眼睛,看李信蹲在她脚边,仰头看她,声音平静:“后宫是最消磨一个女人精力与青春的。我好生生护着的女孩儿,我不忍心把她放到火上去架着烤。我希望她永远天真,清透,明朗……”


闻蝉低声:“但你好生生护着的女孩儿,她也不忍心把你放到火上去架着烤。她希望你永远骄傲,不逊,强大……”


李信笑起来,眼睛清河一样,光波潋滟亮如日光。


他站起来,揉一揉闻蝉的发。他笑个不停:“说得真好听,为夫太爱你了!”


他重重在她脸上亲一下,声音很响。


闻蝉被他逗笑,乐不可支。


李信手搭在闻蝉肩上,吊儿郎当地打个响指:“反正就这么回儿事。你慢慢考虑吧,如果你觉得没问题,你自己承受得住,不会被人给磨去我喜欢你的地方……那我就去拿玉玺。不然你变成我讨厌的样子,我就不要你了哦。我可是很绝情的!”


闻蝉裙裾下鞋尖伸出来,小小踢了李信一脚。她才不信李信的胡说八道,她就不信他会抛弃她。她和李信一路走到现在,李信是她的少年时光,她也是李信的。一开始没那么爱,但后来整段岁月都被浸满了爱。从好奇般的喜欢,到深深地爱上。她相信自己不会再遇上更爱的人了,同时相信李信也一样。


李信再不可能如爱她一般,去爱别人了。


他走向她,已经用尽了他浓烈的感情。他余生,再不可能有爱她时那般深厚的情意留给别人了。


闻蝉说:“我想想吧。”


少年不要老去,初心不要改变。说起来很难,但总是要试一试的。她不希望李信改变,就像李信不希望她改变一样……天上有苍鹰唳声飞过,两人仰起头,去看那拍着翅膀飞入云翳间的大鹰。


大鹰穿云破雾,连行数十里,昼夜不停。它起起伏伏,在一团又一团的云雾中拍着翅膀。身上的黑羽如墨,它嘹亮地叫着,天上没有任何一只鸟飞得比它更高更远。它在空中盘旋,为脚下的军队们领着路。他们连行数日,一路追杀。


苍鹰顺风而驰,又从高空一跃而下。它从天穹上落下,从片片云层中浮现身形。它俯冲向下,冲向前方那个被将士们护在中心的仓皇老人。它尖锐的喙,对着那个老人的眼睛,快速去啄!


李信搭弓在后,箭紧跟着大鹰的行迹,成一条细密的流线,飞入阵仗中,飞向逃跑的程太尉。


墨色天空下,程太尉逃的狼狈,再没有昔日的风采。他一只眼被飞下来的鹰啄下,惨叫一声后,手捂住眼睛。血水从眼睛上流下,那只鹰高叫着,叼着什么东西,往回飞去。程太尉大痛,下一刻,便被李信飞来的箭射中了肩膀。


他发着抖,跪在地上,用完好的一只眼看向那个骑在马上的英挺郎君。他茫茫然看着那个郎君从夜雾中走出,英武不屈,多少次挫折依然没被打倒。那个郎君再次搭上弓,箭锋再次对上了他。


程太尉大叫:“李二郎!李二郎饶命,我、我……”


箭破风疾来,刺入了他的另一边肩头。箭上的力道极重,催的程太尉跟着那支箭一起倒地,往后被拖拽了几丈。他这才知道先前那支箭不是李信射不中,而是李信故意射不中!


他在折磨自己!


程太尉明白了,李信不可能饶了自己的。他的私兵跟李信追来的大军战到一起,程太尉再不敢多话,一瘸一拐地爬起来,不要命地往身后的方向跑去。李信再次搭弓,箭再次对上了程太尉。


砰!砰!砰!


连射三箭。


一箭射中程太尉的左腿,一箭射中右腿,还有一箭本对着对方心脏正后方,却被忠心的扑过去的手下挡住了。程太尉看也不敢看,他倒在地上,双腿无力,手攀着泥土往远方爬。发冠已在逃亡中丢了,衣上脸上全是泥点,银发斑斑,这个一力求生的程太尉,脱去了那些光鲜的外表,也不过是个垂垂老矣的老人而已。


老人眼中流泪,不敢回头看李信,口里却还在哭饶:“放了我吧,我已经不能对你造成什么影响了。我已经没兵了,我不可能再阻拦你了……”


李信说:“放了你,那些被你害死的人,如何瞑目?!”


李信箭搭于弦上,说:“我回长安,就是想问一问你,你可曾有过一丝一毫的愧疚?为了你想要的利益,谁都能牺牲么?!”


程太尉爬不动了,李信的箭迟迟没有到来。他爬起来坐下,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郎君。程太尉忽然大笑起来:“那又怎样?!我不择手段么?我拳拳爱国之心,焉是你这种蝼蚁能理解的?你日后不会成为第二个我吗?”


“你看着吧,今日你如何对我,日后就……”


他极尽谩骂之能事,想要激怒李信,想让李信愤恨不平。他自己死期已至,他也不要李信比他好过一二分!只言片语,若是能引得李信大怒悲愤,让他想起他多么的没本事,害了墨盒的人……程太尉高声:“墨盒的人,就是为你陪葬的!他们本来不该死,都是因为你死的!该愧疚的人,是你!”


李信没有生气,让程太尉失望了。


程太尉发现这个郎君,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随时能够热血冲头不管不顾的少年了。他句句戳着对方,对方竟然面不改色,丝毫不为他的言语所动摇。李信的心,千锤百炼,坚韧无比。李信手指一松,手里的箭再次冲出,这一次,笔直地射中了程太尉的咽喉,将他拖到了地上。


李信收起箭,说:“该愧疚的人,不是我,从来就是你。”


程太尉睁大眼睛,死前余光,看到天上的鹰再次飞下来,冲着他的尸体而来。他死前,仿佛看到了无数人站在星空中,俯眼看着他。那么多不认识的将士,带着血,站在火海中,目呲欲裂地看着他。


还有先太子张术,先帝张桐,先皇后程漪……他们也站在那里,望着他。


这么多的人,这么多死去的生命。


星光朗朗如洗,千万年时光在其中交替流转,一轮又一轮。这些人等着,看着——看他何时命丧,何时自掘坟墓!


程太尉死不瞑目,却也不需要瞑目了。苍鹰从空中飞下,收取了他的尸体。李信的大军包围了那些私兵,程太尉已死,私兵们茫茫然,在有第一个人带头后,其余人,纷纷丢弃了武器投降。


时日一径到了六月。


宁王夫妻已经离京,李信在外征战尚未归来。


烟雨蒙蒙,闻蝉站在未央宫最高的楼上,看着天地浩雨。青草芬芳,蜘蛛结网,仓庚喈喈,还没有到暴雨时节。淅淅沥沥的雨水中,天地起了薄雾,城中楼阙笼罩在水雾中,飘飘渺渺,如仙境般好看。


青竹为闻蝉撑着伞,小心照顾着女君已经隆起来的肚子。她小声指着城中楼池说话,语气活泼,逗引闻蝉笑起来。


身后传来脚步声。


有人气喘吁吁地跟上来通报一声时,那人已经接替了青竹的工作,拿过了伞,亲自为闻蝉举着。青竹欠身后带领侍女们退下,闻蝉仰起头,看到李信的面孔。她目中笑意涌起,道:“你回来了?程太尉已经解决了么?”


李信“嗯”一声,伞罩住闻蝉,低声说她:“下着雨,跑出来干什么?”


闻蝉微笑:“知道夫君要回来了,所以出来迎接你啊。”


闻蝉说话这么甜,李信眼中也染上了笑,亲昵地搂住了她的肩。他在外征战时何等英勇威猛,一到闻蝉这里,听她说两句话,身上的硬骨头好像都软了下来。他懒洋洋地搭着妻子的肩,笑问:“等我干什么?小心跑来跑去,惊着了我儿子。”


闻蝉才几个月啊,李信就“我儿子”了。


闻蝉笑眯眯道:“等你回来,告诉你说我想好了啊。夫君你要做皇帝的话,我肯定陪着你。夫君不要小看我,我深思熟虑后,觉得我并不比你差。”


李信笑一声,没说闻蝉。闻蝉是真的深思熟虑了几个月才给他答复,作为枕边人,他对闻蝉不敷衍他的态度,格外的受用。他就没见过像自己媳妇这么好的女人,做什么都能戳中自己的软骨头。她就随便走一走,随便站一站,自己都感动得受不了。


李信豪情万丈,在妻子肩上一拍:“好!这大块大块的土地,为夫和你一起看!”


闻蝉心里想读了这么多书,说话还是这么糙……


闻蝉伸手指着雨雾中的重重影子,依偎在李信怀里,问他:“你指的是这大好河山么?”她心里想看看你那形容词,再看看我的,表哥你羞愧不羞愧?


李信不羞愧。


李信兴致盎然,牵着闻蝉的手,指点给她看各处城池是哪里。他握着她的手,低头亲她的额发,郑重其事说:“知知,你指吧。你指哪里,我就打哪里。”


闻蝉定定望他。


好一会儿,她反手,握住他粗糙的指腹。她并他共看这江山如画,柔声改了他的词:“应该是夫君你打哪里,我就指哪里。”


他们共看这河山,这天地。


长安旧影退散,烟雾濛濛天地皓皓。从雨停到虹出,从红霞到夜星。万千年的山河,千万年的岁月,洪水散去,江涛再来。


星辰大亮,在少年夫妻的指间穿梭。


一个旧的时代结束,一个新的时代,已经启程。


共谱山河巍巍,红颜不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