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表哥见我多妩媚 > 149|1.0.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苍云先生是武学宗师,他昔年在长安时,上至曲周侯闻平那一辈,下到江家三郎江照白这一代,凡是习过武的都听说过他的大名。然苍云先生没有留在长安,没有为任何一个世家做过门客。他于长安停留很短时间,之后云游四海,再无踪迹可寻。


他是传说一般的人物,李信幼时曾跟在他身边几年。之后,李信也再没有见过他。每每听到苍云先生,也不过是别人故事中的一个传奇……李信记得苍云先生说过,说自己不会入世。


那短短数年时光,是李信与这位传说中人物的短暂交集。


李信孤儿出身,什么也没学过,为了活下去,他学的最多的,也不过是作奸犯科……直到遇到苍云先生,他的师父。


漆黑夜空,星辰散布在时浓时薄的尘埃中。天非常的清,如落入清水的墨滴般。那明亮的群星,点点斑斑,如清湖中的眼睛。千万年的时光,日转星移,沧海桑田,星光拖曳着白亮的尾巴落下苍穹。


李信趴在雪白的雪地上,他的身体冰冷,扒着雪的手混着血渍和污泥。他抬起一张空白的脸,星光与烛火一起映在郎君的眼睛中。他于死亡一线上挣扎,他被推入悬崖,又被自己的好友救上来……烛火照着雪地,李信表情依然空洞,沉静寥落。然他默不作声,又透出几分倔强来。


李信口上作出“师父”的口型,可他并说不出一句话。


苍云先生蹲在他面前,长久地凝视着李信。夜白如霜,星落如雨,这一刻,苍云先生在山中密林再见李信,一晃十五年时光在岁月长河中打个旋儿。


不同的时间线,却又是相似的相遇。四五岁时的贫弱小孩,与十九岁的轩昂郎君,有相同的不服输的眼睛。幽静,深沉,眸子深处透着狠劲。


绝不屈服。


永远不向命运低头。


无论多少次,苍云先生都为李信这样的眼神停步。他在这个孩子五岁时救下他,给他取名,教他习武,还带着他走南闯北……也许从那时候开始,就注定了他还将在少年十九岁的时候,再次救他一命。


苍云先生想得有些深远了,李信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这位老人终于露出笑,手遮住李信的眼睛,并顺手向下,点了郎君身上的穴道。苍云先生声音沧桑,沧桑又不衰老,漫声道:“阿信,为师路过墨盒,来看看你。”


他的声音里带着三分对时光的留恋:“你是为师一生唯一收入门下的徒弟,我对你,如师如父……”


“为师云游天下,听说了你在墨盒。就如你幼年时与我约定的那般,你未曾有一日顶着我弟子的名号,既没有借我的势遍识群雄,也没有用我的名为非作歹……为师很欣慰。”


“阿信,你已经长这么大了……可怎么做事,还跟小时候一样呢?”


苍云先生寥寥说了几句只有他们师徒听得懂的感叹,李信无法回应他,他心中只觉得难过。流星在天上划过,苍云先生于一山尸体中,带走了李信。


山林无风,阿南的尸体在雪地上僵硬。苍云先生一路走过,整个山上,都是各位杀到最后一刻的年轻郎君的尸体。有的成了家,家中妻儿此时不知生死;有的尚未成亲,家中老父母白发染鬓。


苍云先生带着李信离开了这里,他救得了李信,然他救不了这里所有的郎君们。就像他只是福至心灵,意外来到墨盒一样。他听说自己养过几年的那个孩子长大了,娶了妻子。苍云先生原本只想静静看一眼,就飘然离开……


苍云先生心中问李信:“这便是大楚。你幼时就非要入世,不肯跟着为师走……阿信,到了今天这一步,你可曾有丝毫后悔?”


他的徒弟无法回答他。


他的弟子气息奄奄,一身是伤,时刻游走于生死之间。阿南从死亡线上将李信拖回来,然落到苍云先生手中的李信,情况也并没有好多少。


李信身上的伤太多了。太多的箭伤刀伤,摧毁着这个郎君的性命。这个郎君,他从少时开始,就总是新伤添旧伤。身上留下了太多隐患,致使后来每添一处伤,身体就差一分。李信只有十九岁,胜在年轻,一切毛病零零总总,未曾大爆发。他又一贯喜欢隐忍,喜欢自己默默受着,所以无人知道他的底子已经伤了。


苍云先生为李信检查身体时,便不断叹息。李信不过是在用年轻来消耗自己的精力,那些隐患如果不得到好好调养,日后迟早会彻底杀掉这个郎君。便如这次,李信的伤势就十分凶险,数度在生死间挣扎。


李信性情坚忍向上,一直支撑着自己。但即便是这样,苍云先生带走他整整三个月的时间,头两个月,李信基本是昏睡中。浑浑噩噩,不知外界发生着什么,也没法去关心。等过了头两个月,李信清醒的日子才多了起来。


李信醒后第一时间,便想要离开。


他迫切想要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他更是满腔恨意,想要回去墨盒,想要为阿南,为无数死去的兄弟报仇。他还想找到闻蝉,想回到闻蝉的身边……


苍云先生并未允许。


老人淡声:“我不想我今天救了你,明天就听说你再在哪里死去。”


天地君亲师,黄昏日落,山间不知尘世岁月,李信跪于苍云先生面前。李信说:“师父,你从来就不懂我要做什么。”


苍云先生沉默。他纵是给李信取过姓名,他也无法掌控这个孩子的想法。苍云先生自来出世,对大楚失望,也不想为这个国家做些什么。他一生痴迷于武学,醉心山水间。但他唯一的弟子,却野心勃勃,想要搅翻这片天地……


苍云先生问:“你下山要干什么?”


李信漠声:“杀人。”


苍云先生:“……”


余晖打在郎君沉默的面孔上,李信跪在他面前,一个个算起来:“我要下山,查清楚墨盒屠城的真相。做了这件事的人,我一个也不放过。我还不放过大楚……”


他的声音淬满了冰霜,骤然抬目:“我点了狼烟!我用对待蛮族人的方式,对待那些屠城的人……整整一天,师父,整整十二个时辰!墨盒周围十城,没有一个!没有一个救援!”


“我看着老人死在我面前,年轻人逃不出去……没有一个人饶恕他们,救他们!师父,您有话说得对,我早该认清楚,这样的国家,不值得我为它付出!”


“我满腔恨意,无处发泄。师父,我必须下山!我不为别的,我为的是我自己!我要讨个说法,我要问一问大楚,问一问那高高坐在庙堂之上的皇帝——我李信可曾有一日对不起大楚过!为什么被说叛国的是我,为什么被屠的是墨盒!我要亲口去问他们,凭什么?!”


“我不求师父你帮我,我只愿师父放我离去做我想要的事。师父你跟我说,侠以武犯禁,让我不要用自己的武功去欺负普通人。我没有去欺负普通人,可是那些人,也不能欺负我!”


“谁得罪我,我都不放过!”


夕阳下,郎君声声如泣,裹着血泪。他受着委屈,他宁折不弯。千百摧毁,而万死不挠。李信从来就是很执拗的一个,他不肯放弃,他永远在寻找一个答案,给自己一个交代。


苍云先生听得动容,望着少年郎君沉痛却坚毅的面孔,良久后道:“再一个月,等你武功无大碍,为师给你一张调养的方子,你便下山自去吧。只望你万万记得保重自己。”


李信随口应了,而他低着头,漠着脸。苍云先生叹口气,知道这个弟子胸臆间饱含委屈与戾气,自己劝慰的话,李信恐怕根本就听不进去。李信是个我行我素的人,苍云先生也不再劝了。


李信耐着性子,积极配合苍云先生,又在苍云先生的身边留了一个月的时间。


期间总共三个月的时间,李信如人间蒸发般。他被苍云先生带走,苍云先生又不问世事,他们师徒二人,并不知道山下已经热闹成了什么样子。


李二郎的存在,一直很重要。那日将军去追杀墨盒逃出去的人,回来后,又拿着名册,一个个去对尸体。到这个时候,他们才惶恐地发现,李二郎的尸体不见了!


程太尉要除掉的最重要的人,正是李二郎李信啊!几位将领发了雷霆大怒,纷纷排查最后一个见过李二郎的人是谁。但到了这个时候,自然是没人肯承认的了。几位将领自然也不肯对此背负责任,大家怀着一种侥幸心态去回复朝中的太尉,告诉太尉说李二郎已死。


李二郎已死,还有一些人逃走。然而没关系,这些人自然会被追回来解决掉。


逃出去的最重要的一个应该还活着的人,是舞阳翁主闻蝉。将领们派出了一队又一队的人,去追杀闻蝉。同时,通往长安的路也被全线封锁,务必做到一旦有类似舞阳翁主的娘子进城,都要第一时间知道。


跟着闻蝉的人越来越少,闻蝉根本回不去长安。


她在夜中偶尔休息时,抱着膝盖,发着抖哭泣。她时刻想着自己的夫君,时刻提醒自己绝不能落入敌人的手中。她不能为自己的夫君拖后腿。


无人知道翁主夜里为什么而哭泣,他们只知道闻蝉日渐沉默,长日望着大鹰带回来的司南玉佩出神。逃亡的日子艰辛万分,乃颜和几个护卫们能护着闻蝉走下去,已经很了不起。他们实在不知道闻蝉在想什么。


便是青竹也不知道。


李信已经死了……


闻蝉渐渐接受这个猜测,可是她咬紧牙关,不肯跟任何人谈起这个。每每山穷水尽,闻蝉也总是说:“我夫君会回来找我们的。”


然而她心底却知道李信不会来了。


人生路漫漫,她已经看不到前路在哪里。她无比地煎熬,她渐渐觉得恐惧。每次看到年轻的郎君,看到笑容灿烂些的郎君,她就总是忍不住多看两眼。


绝望包裹着她,摧枯拉朽,将她往悬崖边拉去。


闻蝉生性纯然,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离开,会让自己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灰暗,都变得没有意义一般。


李信生死未卜,阿斯兰被拖在蛮族走不开。回京的路,闻蝉走得十分辛苦。而这个时候的长安,李二郎的死亡,墨盒的消亡,也传遍了朝堂。


满朝震惊。


听程太尉说起李二郎叛国之事。程太尉说李二郎叛国,与乌桓国勾结,有灭大楚之心。并州军队前去劝服,未能擒住李二郎。并州军在墨盒与边关军士发生冲突,他们杀了那些乱臣贼子,收复了墨盒。如今并州军队驻守墨盒,墨盒再无叛军。


皇帝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然程太尉下一句话,便说起大楚和蛮族两国结盟的事。


墨盒的事情程太尉已经处理了,皇帝又需要操什么心呢?


闻家最先震怒,万万无法接受李二郎叛国之事!闻家不肯接受这个理由,所谓的证据也无法说服他们。曲周侯更是直接问:“那我女儿在哪里?”


程太尉自然无话可答,也不屑答。闻家因为支持先太子的缘故,如今在朝上的势力早已式微,就是一个在外征战的宁王妃闻姝,在太尉眼中,也成不了大事。太尉不将闻家放在眼中,只全心全意地在朝上讨论两国结盟之事。


宣平大长公主得知墨盒之变,大怒下,提着剑全身发抖,便要冲出去——


“程氏老贼!我噬你骨血!”


曲周侯的妻子从昔日的长公主,到如今的大长公主。皇帝是她的侄儿,与她的关系并不如她和自己的兄长关系好。新帝登基,她听从丈夫的劝说,在长安行事格外低调。


然而此时!


她再也无法忍受!


她的女儿!她那般护着的女儿!


长公主脸色铁青,不管不顾地要出府,要去与程老贼算账。她奔走在院中,没有出门,先碰上了与丈夫一起进府来的宁王张染。


张染依然是那个清瘦羸弱的样子,半死不活地吊着命。医工们都对他不抱希望,然很难想象,到现在,张染仍然活着。不光活着,还能下地走动,亲自来长公主府上拜见长公主。


长公主怒声:“怎么,宁王殿下,你也要劝我忍么?!”


张染露出苍白的笑,说:“您且忍一忍。”


“你……!”


张染平声道:“忍到我与君侯杀掉程太尉。”


长公主微惊,不觉去看站在张染身边的自己夫君。曲周侯神色淡淡,显然早已有了决策。长公主问:“什么时候杀他?”


张染漠然道:“现在就开始想办法调军。殿下放心,阿信和小蝉,是阿姝的亲人。阿姝生平最见不得自己的亲人受辱,我必不让她心寒。”


长安城的军队大权在程太尉手中,然闻家、宁王,都在渐渐想办法结集自己手中的军权,为杀掉程太尉做准备。同时,他们也派人,去寻找闻蝉……


“杀程贼!”


“杀掉程贼!”


“我必杀掉程贼!”


再无人将这句话挂在口中,但天地浩浩间,该动的人,都已经开始动了。


程太尉权势滔天,无人有心反对他,他的结盟计划,顺利进行。年底,皇帝陛下封了一位宗亲翁主作公主,去蛮族和亲,嫁给蛮族的王子。


派去和亲的队伍定好时,江三郎自告奋勇要前去墨盒送亲。


江三郎算是被程太尉排挤出长安的,皇帝陛下想嘱咐江三郎一些话,但程太尉在一边看着,皇帝陛下也无话可说。出京的前一夜,皇帝陛下好不容易寻到空隙,派自己的皇后去向江三郎问话,暗示江三郎去查墨盒屠城的事。


皇后程漪将虎符给江三郎,好让江三郎能够在程太尉的军队中,保全自己。江照白默然接受,无话吩咐。


程漪垂眼:“你保重自己。那日多谢你为我遮掩,我知道你是想借我试探我父亲。虽然你利用我……但我还是谢谢你没有杀我。”


灯火下,江三郎跪坐案前,淡声:“我当日是救你,因我与陛下都不想杀你。没有太多利用之心,你不必总把我想得那般功利。”


程漪骤然抬眼看他,目中亮光凝起。然她盯着江照白冷淡的面孔,眼中光芒又暗了下去。


江三郎静坐不语。


灯火拂于窗上,映着两人的身影。这般的宁静中,程漪觉得一阵寒冷,寒冷下困窘袭来,她再次感觉到两人之间遥远的距离。她忍不住再问:“我以为你会劝陛下一些话……”


江照白说:“我对陛下,已经无话可说。”


他已经厌烦了这种反复的游戏,已经不想再在陛下身上浪费时间。从得知李二郎死的那一刻,江三郎已经对新皇失望到心冷。他再不想多费口舌,再不想留在长安了。


去送亲,正是一个机会。


江三郎离开长安,送往和亲公主去墨盒。蛮族的王子将在那里等候自己的和亲夫人,墨盒又将重新开始一段新启程。而江三郎离开长安,让他自己都意外的是,他遇到的第一个故人,是舞阳翁主闻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