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表哥见我多妩媚 > 146|0.0.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空皓星烂烂,月亮被重云遮挡。星星点点的光华浮照山丘丛林,数骑轻兵从墨盒突破而出。阿斯兰带着这穿越敌人封锁的一队人,往极北赶去。他的昔日军队停留在北上方的地域,再骑马一个时辰,就能赶到。他将召集自己的军队南下,好解墨盒之围。


然离开大楚境地,后方夜火越来越远,上了山丘,阿斯兰忽的拉住了马缰。一声长吁,马前蹄扬起,口吐着白雾,停在了山丘最高处。身后数名大楚军人惊骇的发现,他们面前的山坡下,尽是密密麻麻的大批军队。


众人互相对视一下,心中皆有数:是蛮族人的军队!


阿斯兰不就是蛮族左大都尉吗?这里不就是阿斯兰的地盘吗?


但是阿斯兰看到下方排列整齐的军队,却显得几分诧异。他高声用蛮族话喊:“大胆!你们是谁部下,敢拦我?!”


对方人数千,将这一队欲前行的轻骑隔断。一个首领在众人的簇拥下站了出来,大声回话:“左大都尉!我们是右大都尉阿卜杜尔的部下!王上听说您与大楚人勾结在一起,不敢相信。我们大都尉向王上请命,亲自来问你!问你是不是背叛了我们国家?!”


阿斯兰不动声色。


望着这些人,他瞬间醒悟过来。


蛮族王庭自然会对他有怀疑,毕竟几个月来,他一直待在墨盒。但是战事没有停,他有跟李信做戏过……他们知道他叛离蛮族,时间是不是不太对劲啊?况且阿卜杜尔人在并州那边,中间尚隔着一个幽州,怎么敢把兵带到自己的地盘中来?就是来了,这拦袭的时间,是不是有点太巧合了?!


墨盒被围,长安将军下杀手,求援路被断……一系列联系在一起,阿斯兰突有所悟,猛地回头看身后被火焰淹没的城池——右大都尉阿卜杜尔跟大楚的某位位高权重的人一定有勾结!他们有勾结,一切才会算的这么清楚!


阿斯兰不了解他们大楚上层圈子的人互相关系是怎样的,但是他之前在并州待过,又在并州听说了自己女儿还活着的消息……阿斯兰不认识别的大楚上层人,他只从自己的经历这里,听说过一个大楚太尉!


恶人永远是恶人。他在上一个事件中没扮演正面角色,在下一个事件中,很大可能还是个反面角色!


程太尉啊……别的阿斯兰不清楚,但是大楚三公中,太尉手握兵权,权力似乎非常大啊。


阿斯兰握紧手中缰绳,心情沉重:李二郎知道对付他的人是谁吗?照现在来看,恐怕就是知道了,也没办法啊!


“大都尉,怎么办?”身后心急的大楚军人见对方这么多的人,连阿斯兰的面子都不给,心中焦灼万分。他们提马追上前,问起阿斯兰。


下方的兵马与山丘上的一队人相对,那位负责前来拦路的首领洋洋得意,口出威胁之语:“左大都尉!劝你识相点!不要跟我们动手!你现在乖乖跟我们走,我们大都尉在王上面前会对你美言两句……”


阿斯兰冷笑:“你们出现在这个路上,断了我的兵马。恐怕是因为我的兵马,你们大都尉接管不了吧?”


如一个巴掌覆面,对方神情狼狈,仍撑着:“你背叛王庭,该当何罪?!”


阿斯兰不跟他废话了,短短几瞬时间,居高临下,他已经将对方的兵马布置看在了眼中。他现在急需时间,打个手势,身后的十数人就跟上阿斯兰,骑马跃入了这片战场。阿斯兰身子低伏于马上,飞马踩入他们的军队中。


他下令:“杀出去!”


“喏!”


对方起先慌乱,然后冷笑,也往后传消息。阿卜杜尔带人来阻阿斯兰,得贵人指点,包围圈一层又一层。阿斯兰出了这个,还有另一个……只要将阿斯兰拖死在这里!绝不能让阿斯兰回援墨盒!


……


同样的事情,在通往乌桓的路上也在发生。


一骑轻兵与装备精良的大批军队遇上,双方对峙,不过一刹时间,就杀向了对方。星光灿烂,天地光华流转,夜雾弥漫中,血腥味、兵戈碰击声,散于天地间。


“我们顶不住了!”


“撤吧!”


“不能撤!墨盒之危尚未解除,我们不能离开!”


对方挡住了通往乌桓的路,不光拦北上的路,也拦南下的路。长夜漫漫,他们将路从中断开。墨盒正直危机存亡之一刻,极北乌桓之地,尚未知晓这边的变故,也没人会让他们知晓。


这边的军队没有阿斯兰作将领,大打折扣。十来人与对方数千人对敌,很快死伤得只剩下一个小兵。小兵看到对方追来,心生怯意。自己一人实在无法突破这段路,他骑马转过头,没命地往墨盒的方向逃去。


身后的大批军马追上来,烟尘飞起,高声吆喝:“追!”


……


呈现一个环状包围圈,各方大楚军队从四面向中间已成了一座火城的墨盒包围。这么多人的军马,从并州和长安前来,化整为零,扮作普通人已经很久。终于到了今夜,长安来的将军带人在城中开杀戒,并州的军马就从四方围过去。这么大批的军队调动,想要瞒住朝廷,实为不容易。出主意的这位大臣想了很多办法瞒住这个消息,在朝廷上引开众人的关注力,私下做出这般的决定。


此夜幽长。


长安城歌舞升平,高官大臣们在忙碌为陛下选妃之事。听说因为选妃之故,程太尉又得罪了皇后,双方闹僵。虽则如此,众人不得不叹程太尉之高义。明明女儿就是皇后,他还要选妃?这般心,一般人可做不来。


没有人阻拦程太尉。因为前段时间面对封赏墨盒李二郎的事,程太尉不赞同封赏,闻家的人则希望封赏。双方在朝中吵了很久,皇帝听从了闻家的意见。在众人眼中,太尉吃了暗亏,之后太尉提出选妃之事,众人自然要给程家一个面子。


夜夜漫漫。


江照白推开窗,望着天边的北斗星宫沉思。夜如墨星如眼,他在寒夜中于屋中踱步,他想朝中太尉之行有些诡异,然没有证据,他又不知道太尉在打什么样的主意……他望着北方墨盒方向,久久凝神,希望自己只是习惯性的想多了。


宫中长乐未央。


皇后程漪坐于宫殿中,接见完程家的娘子们。皇帝宽慰她不要跟太尉计较,说皇帝选妃只是一个流程。皇后之尊不会受其影响。程漪心情烦躁,在宫殿来回走来走去。她要如何跟皇帝说,她觉得自己的父亲根本不会真正在乎什么选妃呢?她前些日子回程家,听自己的三嫂说了些奇怪的话……她觉得父亲会针对墨盒做些什么安排!她甚至想跟江三郎传信!


然而这只是怀疑……江三郎瞧不起她,江三郎与自己的父亲不是一派人。自己为什么要说?


一切皆是猜测。


事情实际发生在墨盒。


那些人全不知道。


包围墨盒的军队成一个环形圈,越收越紧。他们各执其事,严谨遵守自己收到的命令,不让墨盒中任何一个人逃脱!杀空墨盒!


一丝消息都不要泄露出去!


只有让墨盒变成一座空城,今晚之变故,才永远不会传出去!否则但凡走漏一点消息,太尉如何他们不知,今晚的这批军队,都是一个死罪!便是为了自己,也绝不能让一个人出城!


……


“将军,北方失火!”


“将军,没有突袭出去,乌桓前路被断,只逃回来一个小兵!”


“将军!百姓们出不了城!出去就被人杀掉,敌人就守在城门!”


各方不祥的消息,纸片一样飞向李信。其他几位将军校尉成了摆设,全跟着李信走。他们爬上墨盒最高的角楼,看到了四方狼烟,狼烟下军队中星火密密点点,蜿蜒折向此城。狼烟之援,何时才能到……


墨盒如火焰的中心般,将所有的人都集中在了这里。


李信发布一系列命令,敌方飞快地下令,他再快速地紧随。双方将领的博弈,一者是先知,一者是临机应变。李信后知无觉,最大的本事,就是堵住城门,让外面的军队进不来。但是撞门还在持续,往城墙上泼的火油,却迟早有不应求的时候!


李信站在风中,望着四面火光。


他看出来了,对方想把墨盒的人杀尽,谁也不要出去。


对方怕墨盒的消息走漏……


“将军,南门要顶不住了!”


李信跳下角楼,数了阿南等一队人,说:“其他人听从徐将军的命令在这里与他们周旋,等我回来。阿南等人跟着我去南门,破开一条出城的路!”


“喏!”


闻蝉在南门。


先前响箭被李信夺下,信号没有发出去。只有墨盒中的人乱了,城外尚未乱。那个时候,他们一心奔去南门,想专攻一个门,放百姓出城。阿斯兰也走了,把乃颜留给了闻蝉。他交代乃颜照顾好他女儿,就带了一队人出了城。


之后李信又安排一队人从这个门出城。


闻蝉一度有着信心,想守住这个门,危机必解。


直到在一刻钟前,前往乌桓的小兵逃了回来。敌方兵马到了城下,逃出去的百姓被他们沿路杀了。出去了数百人,竟无一人完好活着!


“浇火油!不要让他们近城门!”


“把门堵上!人呢,没有人了么!”


有人用飞索进城,用石头砸下去一些人,却总有人上了城墙。乃颜与闻蝉的护卫们保护着闻蝉这些女郎,到后来,护卫们也前去当做将士用,侍女们被当普通百姓们前去帮忙。闻蝉身边的人,只剩下乃颜一个。


乃颜跳上城墙看了情势,对闻蝉不由分说道:“出不去了!这里时间拖得越久,出去的可能性越低!翁主我们不能再等了,即刻出城!”


说着话,他挥手锁喉,将墙上飞扑下来的一个士兵杀掉。一道血线在空中飞开,闻蝉满眼都是惨死的人。


闻蝉苍白着脸,心中仍镇痛于出城的百姓们也被杀死这个消息。她难以理解对方竟这样的丧心病狂!


之前很多人劝她走,乃颜一言不发地杀着人,一直没有开口。乃颜不说话,闻蝉便抱有一丝希望,觉得乃颜武功这么厉害,是她阿父留下来给她的。乃颜不吭气,就说明现在的情况乃颜还应付得来。所以闻蝉顶着众人的劝说,前后奔波,一直在帮忙给受伤的将士们包扎。百姓们也重要,但大战当面,将士的数量更加重要……她不得不狠心选择更需要的人去救。


然现在,就连乃颜都开了口!


乃颜也顶不住了!


闻蝉回头,看向身后战火冲天。她心中惶惑,咬着唇道:“我不走……我夫君在城中,我要等他。”


“翁主!”


“我夫君不会败的!我等他……他一定有办法解决这一切的!……就算他败了,墨盒城破了,我也要跟他死在一起!”


乃颜张嘴还要劝说,看到女郎柔婉却坚定的眼神。他一时因为大楚话说的不太流利,错过了再次劝说的机会。翁主转身再冲入人堆中去救人,乃颜只能提着剑跟在后面。


就是这般危机四伏之际,闻蝉蹲在地上给一个小兵止血,突然听到身后有人惊喜高喊:“李将军来了!”


“将军来了!”


“将军,我们怎么办?”


于墨盒大部分人来说,李二郎都不陌生。李二郎除掉了无能的官兵,一手接管了墨盒,将墨盒从蛮族人手里夺了回来。之后李二郎就一直待在墨盒,虽然不是太守,百姓们却都习惯性地提起李二郎……


闻蝉骤然回头,看到将士们一身血污,从后方火圈走了过来。李信走在最前方,神色漠冷无比。


闻蝉心中惊喜,立刻奔过去:“夫君!”


她跑过去抓住李信的手,看到李信似乎没有受伤,心中才稍微安定。她心中羞愧万分,跟李信说这边的情况:“我不该让他们出城,我没想到城外还有人堵着……对不住……夫君我错了……”


李信听着她说这边的情况,一边守城的将领也过来,对翁主的话进行补充。


李信听完了,对闻蝉说:“辛苦你了。”


闻蝉微笑:“没事,我该做的。不过你不要像他们一样总喊着让我出城,我就是想出,也是出不去的啊……”


李信淡声:“出得去。”


闻蝉:“……”


李信似一个拥抱的姿势,搂了她一下。他的手从她胸口轻轻拂过,闻蝉身子一僵,脸爆红,觉得他这样不太好……但是下一刻,闻蝉瞪大眼,不敢相信地瞪着李信。


因为李信的手从她胸口拂过,明里是一个调.戏她的手势,实际上是点了她的穴!


闻蝉无法动弹!


她叫道:“你干什么?!”


李信:“出城。”


“我出不去!”


李信刷刷刷两下,将闻蝉的护卫和侍女们都点了回来,包括乃颜。他给了乃颜一张城外的图,又交代护卫们如何应对之后的事情。而面对闻蝉时,李信仍然面容肃冷:“去求援!敌人不想让任何一个人知道今晚之事,我对你的要求,就是有人能把消息传出去。”


“知知,拜托你了。”


闻蝉望着他,尖叫:“我不走!你让人求援传信,谁都能去!为什么是我?表哥,我要留下来……”


她喊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信低头,凑近她。


他贴上她细嫩的面颊,在她脸上轻轻亲了一下。


闻蝉抬头,眼中水雾连连。


他从来就没亲过她的脸……


李信帮她整理乱了的发丝与衣袂,声音温柔,还带着一丝笑意:“你知道我爱你吧?”


他说得那般温柔,动作却强硬无比。李信将闻蝉往身后的乃颜身上一推,命令道:“出城!”


“是!”


“表哥!”闻蝉叫道。


李信头也不回地走入火海中,众将士紧跟其后。


雾气在火中被吹散,闻蝉不能动弹,被身边人塞上了马车。身边人挤人,她渐渐看不到李信,泪水不断,女郎哭叫道:“你敢抛弃我!”


“你走了我绝不原谅你!”


“表哥你回来……”


他没有回来……


风吹散她的喊声,那个郎君走得头悍然无畏,一步不停。火光照着狼狈惨白的面色,车帘放下,连视线都被挡住。而闻蝉不能动,一动也不能动!身边的青竹带着哭腔安慰她,碧玺也不停地宽慰着她。车帘忽然被一阵风掀起,让人打个哆嗦。


闻蝉怔怔然,看他消失在她泪眼婆娑中。


而她想着他低头微笑的样子,想他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是,“你知道我爱你吧”。


【你知道我爱你吧?】


【是的,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