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表哥见我多妩媚 > 133|1.0.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乃颜比较倒霉。


他从并州南下,直往长安。中途遇上洪水泛滥、桥梁断裂,再遇上大演兵、道路封锁。不得不从凉州绕过去,又在凉州时碰到流民□□,乱石堵住了路不让人通行。州郡府君急得快哭了,乃颜也想哭。


好容易带着一身疲惫到了长安,尚未来得及望着长安城门喜极而泣,便又听说舞阳翁主已经悄悄离京了。


乃颜很坚强,没有被这个消息打败。


左大都尉要他收集自己女儿的消息,乃颜不能因为舞阳翁主已经不在长安,就放弃长安这条线啊。


他开始留在长安,暗自调查左大都尉女儿从小到大的事。


留长安第一夜,就发现自己被拒绝留宿。驿肆不留蛮族人居住,乃是双方因为安远将军在漠北与蛮族人开战,战争还打得比较大,不太是平常的小打小闹。大楚皇帝新登位,两国未来的关系如何尚未定下结果。这种敏感时期,蛮族人在长安,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


漠北开战……安远将军……怎么隐隐觉得耳熟呢?


说实话,乃颜听到“安远将军”,眼皮就直跳,预感不太好。


乃颜忙操着半吊子大楚话打听:“安远将军是哪位?”


驿肆中的小吏在他肉痛地给了两吊钱后,才答了他,“就是我们舞阳翁主的夫君嘛。听说是会稽李家出身,来头也不小。”


乃颜:“……”


先是震惊:舞阳翁主已经成亲了!左大都尉他知道吗?!


再是吓傻: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会稽李家的郎君们,他就记得一个人……


一个四年前在长安杀了丘林脱里,还能平安离开长安的郎君!


会稽李二郎!


乃颜心中想骂脏话。


他至今想起来,都记得那个少年郎君飞扬跋扈的神情。人家常说少年风流,然而满长安的少年郎君绕一圈,也没法跟李二郎比肩啊。李二郎杀人时那种心狠手辣……他那时才几岁啊,就悍不畏死。


昔日李二郎坐在牢狱中,看着乃颜时眼神桀骜无比,如野狼一般死死盯着他。乃颜一直觉得对方不会放过自己,但是这么多年相安无事,他都要忘了这位少年郎君了……这位郎君居然跟舞阳翁主好上了?!


不光娶了左大都尉的女儿,还被封了安远将军,在漠北和左大都尉对峙。


乃颜头有点晕。


心里想:记得舞阳翁主好像是个娇滴滴的小娘子吧?怎么嫁了个这么尊煞星啊?这也太不讲究了。


他失魂落魄地离开驿肆,在乞丐住的破旧道观中囫囵了一晚上。第二天,为了方便,乃颜换上了大楚人的打扮,还找上了一个长安本地人做向导,想寻找左大都尉女儿的踪迹。不过平民百姓估计也不太清楚贵族那边的事,乃颜正要操着他那生硬的大楚话跟对方解释舞阳翁主是谁,就听向导“啊”一声恍然大悟。


向导一脸唏嘘:“舞阳翁主,我知道啊!前段时间她一直被传是蛮族什么大将军的女儿,传得风风雨雨,有鼻子有眼。我们都等着听一个翁主怎么就是外邦女子了,不料消息又断了,没人传了。他们又说真正的外邦女子找到了,不是翁主……”


乃颜:“……”


蛮族没有大将军,只有大都尉。


他呼吸急促,一脸严肃,“快告诉我那个真正的外邦女子在哪儿!”


金瓶儿这时候借着曲周侯家和宁王府的关系,已经从牢狱中被摘了出来。程家已经达到了制衡闻家的目的,金瓶儿的生死,也没几个人真正在意。闻家用死囚代替了金瓶儿,把这个娘子领出牢狱后,又在对方的抽抽搭搭哀求中,答应送对方去闻家一亲戚那里做个侍女,保她在乱世中平安。


那亲戚是闻家五娘所嫁夫家,远在江陵。


金瓶儿已于三日前动身,乃颜忙披星载月、快马加鞭地追过去。


他追上去后,终于见到了金瓶儿。他细细探查这位比较懦弱的小娘子,他长得人高马大,面相怎么看都不像好人,金瓶儿对他颇为警惕。毕竟金瓶儿生得极好,她长到这么大,不知道碰到了多少觊觎她美色的男人。同行的只有两个侍卫模样的,金瓶儿也称不上主子,只要乃颜不动手,他们也不会多管闲事。


再花了三天功夫,乃颜证实了金瓶儿绝对不会是左大都尉的女儿。


左大都尉的女儿不能凭着金瓶儿会说蛮族话就认定,因为那女郎长在大楚,会不会蛮族话,肯定是个问题。金瓶儿撑不住乃颜的探听,被乃颜问出了缘故,又跟李二郎有关。


这个时候,乃颜已经非常累了。


他心里感叹着怎么什么都跟李二郎脱不了关系,又再次返回了长安。这一次,认真探听舞阳翁主的身世。他为了得知准确的消息,在长安北第晃悠了好久,又是当短工又是跟老媪勾搭的,总算在北第贵人们都要警惕他时,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消息。


舞阳翁主必然是左大都尉的女儿!


她不光是左大都尉的女儿,她的夫君还是左大都尉的敌人呢!


乃颜在长安不知道听了多少次百姓们对安远将军的夸赞,对那个什么大都尉的鄙夷。在说书中,左大都尉跳梁小丑一样被安远将军甩了无数次,给大家提供了无数乐趣。从民间说书中,乃颜敏感嗅到长安对蛮族的风向可能有变——若是大楚如往常般对蛮族友好,怎么会允许百姓在民间编排蛮族的坏话?


这是个重要情报!


必须要告诉左大都尉!


乃颜尽职尽责地把舞阳翁主和情报一同写书,用他们的隐秘方式传给左大都尉。乃颜继续留在长安,一边探查舞阳翁主的过去,一边调查新皇对蛮族的态度。毕竟现在漠北的战事,就是左大都尉负责的。是战是和,直接关系到左大都尉。


左大都尉阿斯兰的回信很快到来,将乃颜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唾沫星子隔着竹简,都能飞到乃颜脸上。乃颜完全可以想象到大都尉写信时横眉怒目的表情。阿斯兰在信中咬牙切齿——你都查明我女儿是谁了!都知道她离开长安了!你还不快滚过去追上,留在长安干什么?!生崽么?!


乃颜很委屈。


他没有生崽啊,他是在关心两国战事啊。


他认真地看左大都尉的信,左大都尉通篇没提到过让他继续调查新皇的态度,或者有关任何战事方面的。他厚厚的竹简中,全篇是“我女儿如何如何”“我女儿那样那样”“我女儿一个不好我拿你是问”。


乃颜看明白了:不愧是左大都尉。左大都尉根本不在乎上面是战是和,他对大楚的仇视,都没以前那么深了。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他的宝贝女儿到底怎么样了。


这个时候,距离舞阳翁主离京,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乃颜才追上去。


追上去的一路上,他恶补了一番阿斯兰教他的如何接近舞阳翁主的攻略。乃颜也是很英俊的郎君,眉眼深邃,带着异域男子的风格,长手长脚,平时很吸引人。阿斯兰教他英雄救美,别救到他女儿床上去就行了……乃颜很紧张,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到舞阳翁主的身边。


他紧张中,一路上依旧倒霉。


黄河水患,河堤改路。舞阳翁主的车骑已经过去了,乃颜又一次被堵在后面。


舞阳翁主又走了,后方开始平民造反,乃颜再次地被堵住。


费劲赶到了翁主的前方,又听说翁主绕路去看望她四叔四婶,和他走的不是一条路……


乃颜、乃颜……乃颜他病倒了。


不适应大楚的气候,水土不服,再加上运气不好,他病得人事不省。熬过了端午,才再次上路。


这个时候,再往前一段时间,漠北地区,阿斯兰已经返回到了极北之地,切割了李信和乌桓人的交涉,与大楚新封的这个将军对上了。阿斯兰尚且没收到乃颜的信,尚且不知道李信是谁。


李信在打了几仗后,在蛮族人这边,就被传成了神话。


“他身高两尺!”


“力气特别大,吃饭用桶装,还血盆大口!”


“还放话吃人!小的真的看到他们在烧锅煮肉啊!他们大楚不给钱,他们哪来的肉吃?吃的肯定是人肉!太可怕了!”


“他还特别有病!追着咱们的军追了十里!硬是把人追上带走了!这这这耐性,是人干得出来的吗?”


“大都尉,我们的人打听到,墨盒的郡守就是被那个李信杀的!李信把墨盒的官杀了个遍,杀的没人敢反对他了,才……”


阿斯兰一脚踹开自己这边被吓破了胆的废物们:“……”


对方到底是怎么个三头六臂啊?


对方墨盒军营中,李信正与一众将军商量着对敌之策。他们在沙盘中圈圈点点,一人面如土色从外面回来,“蛮族左大都尉回来了……”


左大都尉阿斯兰,在这边就是个疯子。幽州、极北这里不知道吃了多少那个疯子的亏,营中众人听了来人的通报,一个个均是脸色煞白。李信抬目瞥他们一眼,淡定地扯了扯嘴角,“来得好!正要挫挫他的气势!”


众人心想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心中一个个不以为然,面上却作出认同状。


李信知道他们怎么想,也不跟他们打那个士气,他直接手在沙盘中圈了一处,插上小旗说,“明天我出征,试探他们一下。看阿斯兰是否回来了,若阿斯兰来了,他们士气必然大振。我们就得改变之前穷追猛打的策略了……”


将军们连连点头,有的迟疑道,“我们的士兵不够……照将军你说的话去征兵,百姓们都被蛮族打怕了,没人肯来。”


李信扬眉。他神采之昂,往往带给身边人无数激励。李信敲了敲长案,“那提高我们军中的待遇。务必要让百姓们看到当兵的前途,再让我们的文士多去民间宣传大破蛮虏这样的故事,激起他们的报国热血。”


他沉思:“我在会稽有一些亲兵,过段时间让他们过来。人数突然增加,找个合适的机会,趁阿斯兰没反应过来时,将阿斯兰一军!”


“将军,咱们的粮草没了……”


“嗯……容我想想,怎么去抢他们蛮族的。”


“兵器也不够……”


“等阿斯兰来给我们送!”


李信在军营中说着自己的计划,众人连连应是。众人看着被围在中间的郎君,郎君眉眼锋利,若刀刃般寒气森然,侧脸又宁静无比。李信侃侃而谈时,带给他们的那种信服力,比以往任何一位将军都要多。李信好像永远成竹在胸一样,永远不知道什么叫挫折,什么叫失败。


很多时候,他们都沮丧时,都为战死的士兵伤怀时,看一眼李信,看他依然站得笔直,依然目光平静,依然大步往前走……大家不由自主地被他所吸引,忍不住跟上他的步子。


人天生被强者所吸引,所折服。


李信像是一个开疆辟土的王者般,在漠北开辟着自己的国土。他坐在王座上,振臂一挥,便有成千上万人响应。


李信与阿斯兰交手了好几次。


双方各有胜负,然比众将们最开始所想的溃不成军好得多了。看到郎君眉头紧锁研究着战略图,众人好像看到启明灯一般,再次自信起来。他们心想:安远将军依然不着急,依然胸有成竹。他都不心慌,我们慌什么呢?


战事以这种程度往前推进着。


阿斯兰很快发现李信他们是奔着自己的军粮军草来的。阿斯兰挑眉,一开始简直怀疑自己的猜测:大楚国土那么大,富得流油,这个李信居然还要抢自己的粮草?他这么穷吗?


李信快穷死了。


朝廷什么都不给,程太尉渐渐的连丞相都压住了,更是巴不得李信打个败仗,哪里会痛快给钱给粮?


李信又那么骄傲,怎么可能向太尉低头?


就算太尉统领大楚最多的军队,李信也不向他认输。朝廷没指望,李信只能从蛮族人这里想办法了。以战养战嘛,他总会富起来的。


李信日日在想着如何从阿斯兰手里抢东西,某日突然收到情报。彼时正在用餐,众男儿郎坐在一起,一边抢饭,一边说着荤话。全都是血性男儿,为了打仗,不知道多久没见过美女了。男人们说得一个个哈喇子流着,畅想自己打完仗回去抱美人归。


李信也不制止他们,他这个将军年纪轻,硬是靠着一手强硬的手段压住众人。然不是打仗的时候,李信性格就潇洒得多,笑起来那个坏,玩起来那个放得开,军中这些粗人还都挺喜欢这位贵族郎君的。


私下纷纷感叹,没想到贵族郎君中,也有跟他们一样不那么讲究的。


李二郎什么都能和大家玩一起去,就是不跟他们一起对着女人流口水。每次众人谈起这个话题,他就意味深长地笑。然后众人起哄:“将军刚成了亲,不知道嫂子长得好看不?”“听说翁主是大美人,可惜我从来没去过长安,从来没见过啊。”“嘿嘿嘿,你就是去了长安也见不到。你以为人家翁主是在街上走来走去让你看的啊?”


大伙又去闹阿南:“阿南,你不是见过舞阳翁主吗?到底多好看啊?”


阿南哈哈笑:“特别好看!反正阿信喜欢得不得了!警告你们啊,谁敢对咱们翁主露出那什么眼神,小心阿信揍你们!”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李二郎你认不认同这句话?”


李信手搭着食案,慢悠悠,“认同啊。”


众人正要起哄,听李信再道,“但是我的衣服不行。”


“去!”


笑闹中,一军士从外奔来,将一卷竹简交给李信。


篝火中,众人还在东倒西歪地说笑,李信拿到竹简,低头扫了一眼,再扫了一眼,然后猛地站了起来。


食案间轻松的氛围被他打破,郎君食案前的碗落了地,砰地一声,惊动了周围数人。众人抬头,看到郎君神色凝重地看着手中竹简,他长身抿唇的样子,让众人心中没底,纷纷跟着站起来。


李信看他们一眼:“我们的战略,得改改了。”


众人心想:莫非是我们中间出了问题,让那个阿斯兰察觉到什么了?


大家一起心事重重地点头,饭也不想吃了,只想跟安远将军回去营帐,重新制定对敌计划。


气氛低迷中,李信忽然手撑着腰,仰头大笑,“哈哈哈!兄弟们,你们自己玩吧!老子媳妇要来了哈哈哈!”


众人:“……?”


李信狂笑:“我家知知来找我了哈哈哈……”


众人:“……”


大家齐齐怒了:“操!揍他!知不知道什么叫低调?”


“李二郎你做什么春秋大梦呢!你家翁主娇滴滴的,怎么可能来咱们这种地方找你?”


李信被众人围堵,眉眼噙笑,丝毫不介意与他们玩闹。他心中血液有一瞬间冰冷,冰冷之后,又是滚烫灼热。众人围打他,他把竹简贴身藏好,才与他们开揍,“来!划下个道,谁怕谁是孙子!”


星河千万,郎君以一敌百,却越打越精神,越打越振奋。


他将闻蝉写给他的字,在心里回味了一遍又一遍。她问他:“我来找你,好不好?”


这已经是五天前的书信了,现在才到他手中。


李信大笑,躺倒在地。


好!


怎么不好?!


他早想让她过来,早想接她来!


他就是怕她不愿意来这种地方,怕她不适应。但是她自己主动要来,他自然扫榻相迎。李信单拳难敌众,被揍倒在地,他眼中的灿烂星光,只让人嫉妒无比。他心中有个地方,熨帖无比。


那个地方让他满脸通红,让他血液冰冷又狂热,让他心跳跳得越来越快……


他心中炽烈无比,望眼欲穿。


他多么想念她!


他要这边战事在一个阶段内尽快结束,好让闻蝉来的时候,这里平安无比!她不会受到一点战火的影响!


等到了第二日,长安城中最近发生的事,才传到了军营中。新皇登基,黄门即将亲至,宣告新皇的旨意。众将士们对着长安的方向唱了战歌,喝了酒,便是表示效忠新帝了。太上皇并没有过世,只是离开长安去寻仙问道。所以大家也不必办什么白事,戒酒戒荤什么的,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该打的仗,还是得打。


不过李信对战事的安排,更密集了一点。


他先收到了曲周侯的书信,终于得知了自己妻子在长安遭受的委屈。那一刹那,心痛如绞,恨不得以身代过。李信沉思了一晚上,将战略再次改了,并与自己的亲随商量后,带了一队人,离开了墨盒。


阿南被交代扮演好李信的角色,绝不能让人知道李信已经走了,更不能让阿斯兰知道。


阿斯兰过了几天后,才发觉对方的攻势又发生了改变。他心中起疑,却不知道李信又在搞什么。阿斯兰还真没遇到过这么能折腾的敌方将领,他给军中开了赏银,谁杀了李信,阿斯兰亲自找王上给那人封赏!封赏越来越高,却谁也没取到李信的首级!


这晚,阿斯兰在月明中,杀了敌人一小分队,正乘胜追击时,他收到了长安城中乃颜寄来的信件。


阿斯兰将“李信”这两个字,看了一遍又一遍。


他沉默良久,然后忍不住抚着羊皮卷大笑,“难怪难怪!”


“好小子!”


“原来就是他!”


原来李二郎,原来天天折腾自己的这个小郎君,原来在并州郡守府上和他撞了两次的小贼,就是舞阳翁主的新婚夫君。


阿斯兰捂着被李二郎差点刺中的心脏口,笑得手发抖:原来舞阳翁主就是他女儿,李信就是他女婿。这个女婿,实在是……阿斯兰大笑:“好!”


左大都尉站起来,与众人道,“咱们再去杀他们一回合!”


他倒要看看,自己这个女婿的本事,极限在哪里!


他的女婿已经走了。


李信不折腾阿斯兰了,转去间接折腾乃颜了。


乃颜依旧倒霉着。


病好了,他终于追上闻蝉的大部队了。实在是因为舞阳翁主的车队走得太慢了,又是访问亲戚,又是安抚百姓的。乃颜跟在后面,就看着舞阳翁主让人记这个查那个。关键是她的侍卫始终不离身,她的侍卫就是离身了,还有五大三粗的、闻蝉指挥不动的军士跟着她,一步不肯撤离。


军士是李信留下的。


闻蝉气恼了好久,气他们不听自己的话。她长这么大,下人们就没忤逆过她的意思。偏偏这些人……但是李信留下的人,闻蝉根本没办法,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乃颜跟上闻蝉后,近不得翁主的身,最大的成果,就是装了个乞丐,从翁主手里领了一块麻饼吃。但就是这麻饼他也没吃到口,因为跟着闻蝉的军士觉得乃颜不像是乞丐,当着闻蝉的面没说话,过后追上去,把乃颜揍了一顿。为了不暴露武功,乃颜默默忍受。


乃颜一瘸一拐、半条命都要丢了地继续跟着闻蝉。


某天,他终于等到了机会!


舞阳翁主上了一座山,让当地向导介绍着这座山,山间忽然冒出一大群的山贼。山贼们围着他们,嚣张吆喝,“想从此山过,留下买路钱!”


众人大惊。


齐刷刷抽刀,围住中间的闻蝉。


青竹愕然:“咱们又遇到劫匪了?”


闻蝉不说话,抬眼,往山贼们身上看去。她忽然定住了目光,看向高处山石上洒然屈膝而坐的郎君。她看到青翠浓郁,风如海潮般涌来。而时光静谧如流水,坐在山石上的郎君,在一众长剑宽刀中,巍然不动地俯眼看着她。


他眉眼轩昂,带着懒意,冲她扬起钩子一样撩人的笑容。


时光好像在一瞬间轮回。


回到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


山中,人中,他坐在高高的山石上,不知道打量了她多久。


闻蝉的呼吸滞住,心脏开始狂跳。


远远吊在身后的乃颜开始激动,准备摩拳擦掌大干一场:好不容易碰到翁主遇贼了!自己一定要在打斗中救翁主!好摸到翁主身边!


他往前一步,几乎要冲下山去,看到舞阳翁主扬起了笑容,冲着山贼们笑得特别好看。她长身玉立,眼睛清澈而明亮,“表……”


她喊了一个字,红着脸,眉眼若春水,羞涩地走上前。山风中,女郎娇美如花开,裙裾微扬,硬生生改了口,“夫君!”


乃颜脚下一趔趄,差点被自己绊倒,从山上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