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表哥见我多妩媚 > 119|0.1.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巷子里,地上全是空而亮的等待点火的灯笼,天上已经漫成了一弯弯银河。原本星光璀璨,今晚皆被灯火所掩。李信过来的时候飞上天的灯笼还不多,但当他站在巷口看着闻蝉发呆时,天上的灯已经非常多了。


他耳边听到很多乱糟糟的声音,帮忙扎灯点灯的吏民们仰着头欣赏他们的劳动成果,发出赞美般的感叹声音——


“真好看啊。”“是啊,女公子真是心善,用这种方式帮我们,还不让我们觉得不安。”“就是不知道李二郎是谁啊?”“对哇,这个李二郎是何许人物?”


李信站在巷头,听着他们说的话。他看着巷中间被灯笼和人群包围的年少女郎,清风拂着她的青丝,灯光的影子映在她面上,她婀娜无比,窈窕无比。立于人群中,多少人惊叹地盯着她舍不得移开目光。她习惯了旁人的打量,然每当李信目光炽烈如火地看着她时——闻蝉唇角抿笑,眼底的笑意,总带着几分羞涩与不好意思。


侍女们分散在四周,将灯笼分给大家。她们平时轻声细语,此时面对数倍于自己的粗鄙人士,也不得不喊出声才让人听到自己的话。侍卫们也在,他们一边发着灯笼,一边紧张地回头看闻蝉。唯恐哪个不长眼的,趁乱冒犯了翁主。


一盏盏灯笼升起来。


距离李信近的,李信随手扯过来,看布条上的寥寥字迹——


“祝君好”“君且一世平康”“愿君来年心想事成”“请君多餐”“想君万事如意”“报君娶得娇妻儿女绕膝”……


各种各样的愿望,有让这位“君”多吃点饭的,有让他多长个儿的,有让他想什么就得到什么的……字迹是闻蝉的,但是所许的愿望,并不是闻蝉的。她只是让人来祝福这位李二郎,不拘什么好听的话。平民们不识字,她亲自来写,只要他们按下朱砂手印,承认这是他们的祝福就是。


短短一晚上,这条街,西南这片,传遍了李二郎的名。


众人都不认识李二郎是谁,但是都愿意说两句吉利话,好领得一贯钱。


李信抬头,看灯火万千,缓缓升腾。天上银黄色的光数也数不清,斑斑点点,漫漫若繁星一般。有些越升越高,灯火依然耀眼明亮。有的中途就着了火,悠悠地往地上落去。那银河一般的光,那倾泻一般的星……


李信走向闻蝉。


脚下的灯笼很轻,他走过时,被少年身上的风带起,灯笼纷纷往两边散开。侍女们回头看到他,也让开了路。李信走过一地的白色灯笼,走向被灯笼围着的年轻女孩儿。她对他笑得矜持又明婉,李信却想将她拥入怀中,再也不放开她。


天上灯火如星海,地上灯笼如霜海。李信站到了闻蝉面前,不到一臂的距离,就是他心爱的女孩儿。


他看到她,一千一万个心都开始发颤,都开始想要跳出来。若非周围全是人,若非时机不合适,他想要一把搂着她亲吻!


他热泪盈眶!


没有人对他这么好过!没有人这么了解过他!


他心系吏民,她便来发钱。他不愿无缘不顾地给钱,她又找出让人给自己干活的理由。他忙了那么久找不到她何等委屈,她让一个个陌生的人来祝福他……万语千言的话闻蝉一人说不尽,那就让所有人一起说。说给他。


祝君安康。


祝君大展雄图。


祝君好。


那混成烂漫江海的祝福词,如海浪般涌向李信。他在黑夜中抖落一身风尘,在黑夜中红着眼绷着脸。他定定地看着她,没有任何一个时刻,让他觉得他如此地深爱着闻蝉。


他爱她娇俏。


爱她懂事不惹麻烦。


还爱她如自己爱她般爱着自己。


多少年的苦难,洪水滔滔漫天漫地。小时候吃不饱饭,被人贩子拐卖,被师父领进门。师父教他武艺,教他做人的道理,苦口婆心。日长夜短,夏短冬长,一年年,他一边习着武,一边养着和自己一样的孩子。乱世当道,想要活下去多么不容易。


被人打,被人骗,被人吐口水……


见天地,见山河,见自己……


在这个灯火明亮的夜晚,一切时光静止了下来,一切都变得有了意义。


似乎他从小到大,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在这个晚上,看到闻蝉为他点亮一盏又一盏的灯。她仰头放灯的瞬间,她低头写祝福语的瞬间,李信爱她千万遍。


闻蝉看李信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他眼睛亮若星火,已燎燎成原。火吞噬了她,她看得到他滂湃的感情汩汩扑向自己。少年红着眼绷着腮帮子看她,他用尽全身力气去忍耐,才不在她跟前丢脸地掉下眼泪。


闻蝉有些赧然地笑了笑,她没想到会碰上李信。她原本只打算做完这些,抱一盏灯回去送给李信。她也想过表哥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后,一定会激动又兴奋。但是李信激动过了头,让闻蝉心中羞意无法抑制。


她在他的目光中,耳根红了。转过了脸,留给他半个侧影。女孩儿月牙般的脖颈对着他,声音轻柔地撒娇道,“表哥,你来帮我写吧。我写了这么多字,手好痛啊。”


李信伸手要碰她的手。


闻蝉把手往身后一别,这么多人看着,她不肯让他碰。


她看着灯笼,抱怨道,“他们都不识字,就我一个人写,好累。”


李信:“我来帮你写。”


侍女们立即给了李二郎狼毫,侍卫们把一群挤不过来的人分到了李二郎那里。众人不愿意,小娘子长得那么貌美,围着她是种享受。但是这位小郎君也就是普通小郎君,和女郎比差的好远。人都喜欢长得好看的,谁愿意被赶向一个长得不怎么样的人那里去啊?


在闻蝉的美丽无双对比下,李信就是一个长得不怎么样的少年郎君。


侍卫们赶这群吏民赶得很累,一眼一眼地往李二郎那里看。他们心想,李二郎不是向来很有魄力吗?这种场合不是一向是李二郎擅长应付的么?他不是总有办法振臂一呼就让万千人跟随吗?怎么这会儿,翁主都快被淹没了,也不见李二郎有点行动力?


李信蹲下来,捧起灯笼下挂着的布条,开始洋洋洒洒地写字。他的字还是那种龙飞在天的风格,潇洒无比,又带着力透布背的锐意在。若剑鸣蹡蹡,即将出鞘。他的字比起以前,好的不是一点半点。他那种力道与舒展性,是女孩儿秀气的字迹所比不了的。但他现在写字,龙飞在野时,也俯下身来,温柔眷恋。


他写:“祝卿一世无忧。”“愿卿永如琉璃,纯然无垢。”“还卿三千愿,愿愿祝卿好。”


“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我心如松柏,卿情复何似?”


“赠我司南,为卿司南。”


千言万语,万语千言。当还没有人请他写字时,他已经放飞了好几盏灯笼。少年郎君行动这般快,身边领钱的人自然也能快一些拿到钱。众人犹豫了片刻,又在侍卫们的指引催促下,慢慢地聚到了李二郎身边,央求他写字。


闻蝉那里终于得到了解放。


她回头,看了眼被人围着的李二郎。看他坚毅清瘦的侧脸,看他秀挺的身姿……舞阳翁主拍了拍滚烫的脸颊,揉着手腕,抬头欣赏了一会儿自己放的灯。她听李信嘱咐一个侍卫回去拿钱,他也准备大散财了。李信一到,在最开始的激荡过后,他就有条不紊地接过了这边的事。既然开始了,就不要像闻蝉那样小打小闹。李信决定把影响力扩大点,把这件事做到极致。


闻蝉得到了解放,闻蝉渐渐没事干了。她就站在灯笼中看着表哥,她伸出手比了下,发现他已经比自己高了快一个头了。


女孩儿独自乐:难怪仰头跟他说话那么累,还越来越累。


她的少年,已经长大了。


她就喜欢李信身上那种鲜活劲儿,当他活过来时,当他不再那么死气沉沉时,她看他多少遍,都不会生厌。她就怕他老去,怕他死去,怕他变成庸庸碌碌的人。


闻蝉仰头看着天上铺满了的孔明灯。


越来越多的人潮被吸引到了这里。贫苦地方即使在上元节也没多少庆祝的活动,然随着长安上空升起来的灯笼,多少人让人去打听是谁在放灯。


未央宫中歌舞升平中,众人站了起来,看那燎燎如火的灯在天上升起来;


东宫冷冷清清,太子靠窗而眠,忽听外面喧哗,侧头便被灯火耀了眼;


定王府上怀了身孕并未出席宫中宴会的定王妃程漪,抬头看到了千里万里的灯海;


闻若夫妻抬起了头;


跟随定王身边的江三郎抬起了头……


无数人望着这片震骇无比的灯中海洋,且在得到消息,知道是会稽李家的二郎与长公主家的舞阳翁主在救济贫苦百姓后,这群上流社会的贵族们沉默了。片刻后,长公主带头,大批物资钱财被发了出去。


与民同乐。


他们想到。


李家二郎。


他们若有所思。


长安城中的百姓,很多年无法忘怀那年上元节时的空中灯火。多少年山河破碎,多少年远走他乡。只有每当回想起长安夜空中的灯海,他们望着东方,望着那个古老的城池,心中升起无数向往与眷恋。不管长安城变成什么样子,不管山倒还是云塌,那都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国都。


看那灯铺陈在天,看那灯照着无数人的眼睛。看无数长安百姓,被灯光耀了眼,也舍不得移开。


心怀赤意,永不能忘。


密密麻麻的灯笼全部放飞,在夜空中飞得越来越高,与星同辉。没有钱可领着,夜渐渐沉了,众人三三两两地散去,还说着方才的盛景。长安城多少年能出这么一次盛景,值得他们说道数年了。


人走了,侍从侍女们去清扫巷子,收拾坏了的或点不起的灯。他们在巷子里忙活,李信与闻蝉坐到了巷口闻蝉的马车中。到了夜里这么冷,闻蝉打个哆嗦后,回车厢中摸了披风穿戴上,又爬出了车厢。她看到李信单腿搭在车上,坐姿肆意。闻蝉从后抱住李信的肩,冰凉的手伸到他脖颈中去冰他。


李信脖颈间的青筋骤缩了下,问,“现在能抱你了吗?”


闻蝉虚着眼看了下巷中忙碌的仆从,再看眼周围空无一人的地段。她轻轻地“嗯”了一声,腰肢就被少年往后伸手搂住。她的心跳起来,李信的力气好大,单手往后,就将她提了起来,反抱到了自己怀中。


闻蝉被抱得坐在了少年腿上,她抬起脸,李信俯下身,鼻尖与她碰了碰,在她唇上轻轻点了下。


闻蝉:“表哥……”


“乖。手还痛吗?我帮你揉揉。”李信握住了她纤骨白皙的手腕,力道适中地揉捏起来,舒服地让闻蝉想抱住他呻.吟。


闻蝉窝在李信怀中,看李信这般伺候着她,心中涌上说不清的甜蜜感。虽然李信草莽出身,但她知道李信没伺候过谁。他性格那个样子,就不是伺候人的料。谁敢让他伺候,他能把人踢翻。但是李信对她这么好,还帮她揉手腕……


李信在她头上亲了亲:“谢谢你送我的灯。我也送了灯给你,放在你家中了。不如你的礼物好,你别嫌弃。”


闻蝉眸中噙笑:“礼物?什么礼物?谁说这是我送你的礼物了?”


李信一怔。


闻蝉眼中带笑,白他一眼,娇滴滴地从他怀中挣脱,不给他抱了,“我又不知道你会来这里,我又不是故意做给你看,让你知道我如何贤惠的。这个才称不上是我送你的礼物呢。”


李信明白了她的意思。她在外面总是很紧张,很怕他碰她。两人毕竟还不是夫妻,在家中时亲亲抱抱闻蝉若无其事,到外头她就不敢了。李信也不勉强她,她从他怀里跳出去不让他碰,他也不靠前了。少年领悟了她话中的意思后,心中一动,扬起了眼,“莫非你还有更好的礼物来送给我?”


闻蝉站在地上,笑盈盈地看着坐在马车赶车位置上的少年郎君。她低下头,从袖中取下一个香囊,又从香囊中取出了一块折叠好的粗布。看到那块布,再看到布上隐约透出来的血迹,李信心口重重疾跳,身子僵硬。他有一瞬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


闻蝉施施然地把粗布展开,上面果然是李信所熟悉的血书。


李信抖着手把粗布接过来,闻蝉噗嗤乐了,笑话他又在她跟前丢脸。但李信已经无暇他想,他盯着这块布,盯着上面的“婚约”二字。


昔日他还是山贼混混的时候,曾逼着闻蝉写过一纸婚约。他心里其实并没有把那当回事,他纯粹是看闻蝉看自己如看洪水猛兽,对自己避之唯恐不及。他有意让她记得自己,故意逼迫她写什么婚约。


他从没想过能拿婚约威胁得了闻蝉。


他也不想威胁她。


他就是想吓唬她。


但就那样,李信也没有吓唬成功……他的目光往下移,看到血迹已经黯淡后,闻蝉在他的名字旁边,所签的“文蝉”两个字。


刹那间,他便想到了闻蝉对自己的戏耍。他那般用心对她,也不伤害她,她表面怕得不得了,表面非常的顺从,非常的为难。但她抓住他不识字的缺陷,往死里踩他的脸。当他成为李二郎,第一次正式与闻蝉见面。当他在一众李家郎君们面前丢了脸,当他连她的名字都写错了时……那种愤怒,那种涩意,那种恨念,想来都如隔世般。


李信乐:“你还收着这个啊?”他从眼皮下撩闻蝉一眼,“我还以为你当初就扔了呢。”


闻蝉心虚地笑了笑。其实李信当初送过她很多东西,她去徐州玩时,他也买给她很多好玩的。但闻蝉那时候对他不上眼,对他带有欺骗性质。所以李信送她什么,她都一股脑丢给青竹去收拾。她又不想毁了,怕李信找她算账,徒留把柄……还是年前在雷泽的时候,那个被李信所杀的不知道哪个人叫破李信的身份,闻蝉才想起应该把李信送她的旧物整理一番。


她回来长安后,就让青竹把东西都找了回来,一件件妥善収整好了。


李信以为她多珍惜他送她的礼物,其实她真没有……她待李信的心,是最近一年才真正好起来的。以前懵懵懂懂,被他推着往前,走得不情不愿。十四岁的闻蝉,如李信所言一样黏黏答答,根本不想妥善保管他的心。


闻蝉没说话,李信盯着“文蝉”那两个字看。当时的婚约被撕成了两半,李信心里还是担心闻蝉,不想威胁她。所以当时交到闻蝉手中的那一半,是有她名字的那一半。他心里想要闻蝉放心,想告诉闻蝉自己不会用这个约束她。偏偏那时候闻蝉怕他怕得要命,根本不理解他的小心思。


李信抛媚眼抛给了睁眼瞎,他也没办法。总不好在事后,提醒闻蝉说自己当初待她如何用心吧?


现在就着灯火,李信看到女孩儿用墨汁划掉了那两个字,在下面重新工整地写上了“闻蝉”——她真正的名字。李信心中百感交集,指腹摸着那两个明显是新写上去的闻蝉名字,笑了一笑。


闻蝉问:“你的那份,还在吗?”


李信将半个粗布还给闻蝉,从怀中掏出了自己的那份。他一直贴身保存,这块布跟着他风风雨雨地走过。当李信摊出来时,上面的血迹都被磨得快看不见了。由此更可见李信真没有胁迫她履行婚约的意思……闻蝉怔了怔,少时的她看不出李信的心意,这会儿她看懂了。


她瞥他一眼,从他手里拿过他那半块。她将李信从车上扯下来,将两块布拼在一起,便是一份意思看得一半分明一半近乎空白的婚约了。


夜中巷头,少年少女共低头,看着木板上的婚书。


半晌,闻蝉抬眼,悄悄与李信对了一眼。她委婉地问他:“表哥,你是不是很想娶我啊?”


李信:“……”


他很想娶她?这个话也没错啦。但是他尚且还什么都没做呢,她就迫不及待……迫不及待也就算了,还矜持地暗示他想娶她……


李信胸中郁气散开,瞬时觉得神清气爽。在这一刻,他忘掉了种种不如意,他突然开始笑,双肩颤抖,乐不可支。


闻蝉瞪他,瞪了半天,他笑得更加厉害。闻蝉脸都被他气红了,伸手在他手上掐。但是她掐不动,李信乐得更厉害了。他方才那么激动都还没脸红呢,现在笑得脸都红了。他整个人打开了一样,眉目轩轩,意气风流。他在笑得停都停不下来的时候,把恼羞成怒的闻蝉搂着肩膀搂入怀中。


闻蝉听到他胸腔中震动的笑意,听到他清晰无比地给了她回复:“是!”


闻蝉还是有点生气他被她逗笑。这有什么可笑的?她叫道,“你再笑,我就不嫁你了!”


李信当即止笑。


闻蝉:“……”


稍微满意了点。


她垂着头,脚尖踢了踢他。李信低头顺着她的视线看她的脚尖,粉红一点,在裙裾下让人心痒。李信喉结滚了滚,听到她又说,“那你……”


李信多聪明啊。闻弦音而知雅意,闻蝉羞答答地半天说不出来,他一点都不为难她。闻蝉说的含糊,话还没说完,李信就斩钉截铁地接了口,“我明天就托媒人去府上提亲,能早娶就不晚娶。”


闻蝉满意了。


又娇娇道:“那我……”


李信一脸严肃地继续打断她的话:“你好好布置我们的府宅就好,置办家具什么的。其他的我来,决不让你多操一份心。”


闻蝉笑着冲他一仰脸,非常高兴李信能理解她的意思,开心她还没说完,他就能准确接好话。李信往巷子里瞥了一眼,仍然一脸正经,“你的仆从们还没收拾完。趁着这功夫,让我亲你一下吧?”


闻蝉想了想,眨着眼睛看李信。李信当即忍着笑,明白了她的意思,把她搂入了怀中。


他心想,他怎么捡着这么个宝贝疙瘩呢,怎么疼都不够。


他低头,对着她就是一通热吻。


星光无边,长安城中灯火明耀,灿灿若白昼。灯笼往上飞腾,俯照长安城,也将更多的城池俯视在下。气候越往高,变化的越无常。云层舒卷,一片片云气飞过又掠去,给灯笼结了一层冰,再破碎。


万里星光。


蛮族大草原中,漆黑的天幕中,星光成河,却并没有什么上元节,也没什么看灯的传统。


一队骑兵站在高处,俯瞰着下方某处火光。这队蛮族的骑兵们,冷眼等着猎物上钩。指路人哆哆嗦嗦地操着大楚话:“就是他们……一直在打听乃颜和左大都尉您……”


骑着高头大马的男人,戴着面具,在星光下,看不清眼。


这位身材魁梧的男人,正是蛮族左大都尉,阿斯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