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表哥见我多妩媚 > 82|9.0.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丘林脱里在酒肆一间靠水房舍中来回踱步,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让他振奋不已。自除夕之夜后,因为舞阳翁主的事,他百般受挫。王子训斥他,大楚的人也敷衍他,他一直忍下去。忍下去,就是为了等待现在这个机会!


窗外渐渐下了雨。


淅淅沥沥的雨落在江水中,一圈圈小涟漪在水中摇晃。雨声沙沙,水流声潺潺,屋中听到丘林脱里颠三倒四的声音,“……舞阳翁主必然是我们大都尉的私生女!他们大楚人说女郎肖父,果然是不错的!你仔细看,舞阳翁主和她母亲相似的都不多,也就是都是美人儿,看起来才有点儿影子。但你要是见过左大都尉,你就知道绝对不会错的!”


乃颜沉默地听着丘林脱里的话。乃颜向丘林脱里说自己调查的结果,说十几年前,长公主曾和曲周侯待在边关。那时候左大都尉也没有发迹。他以一个小小马贼的身份,在边关晃荡。这样的两方人马,碰上的可能性,还是有的。乃颜没有见过那位戴面具的左大都尉,不知道阿斯兰左大都尉与舞阳翁主相似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丘林脱里如此笃定。


丘林脱里反反复复地强调“私生女”一词,分明是想给长公主一家身上泼脏水。不,或许也算不上什么脏水,也许是对的呢。如果舞阳翁主是阿斯兰左大都尉的亲生女儿,那跟着他们回大草原,才是应该的。


乃颜乱七八糟地想着这些。他看到丘林脱里已经在思考如何跟人分享这件事,便提醒道,“如果舞阳翁主真的是阿斯兰左大都尉的女儿,阿斯兰左大都尉多年无妻无女,乍然得此女儿,未必不待她十分疼爱。我们这样算计他女儿,好么?”


脱里愣了下,没想到乃颜还有这样的奇怪念头。他看向乃颜,面上带了微微笑意,“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些事,你就是一个武者而已。这些事我亲自来办,不需要兄弟你操手。你啊你,身为我蛮族鼎鼎有名的大武者,性格却如此优柔寡断,毫不干脆,你如何能更上一步呢?”


而提起左大都尉的意向,脱里更是不屑道,“左大都尉知道我们这样做,为什么要生气?难道他身为我蛮族的大都尉,会想要一个身体里流着大楚汉人血液的女儿?你别忘了,左大都尉的家人,可都是大楚人杀的!就算不把国恨摆眼前,还有家仇呢?左大都尉断不会想要这么一个女儿!”


然说着说着,他话里又带上了噙着恶意的笑——“唔,不过为了给大楚人添堵,左大都尉说不得真会养这个女儿。就看他怎么养了。”


左大都尉做马贼生意发家,后来又杀了多少人。这种两手沾满血的狠心之人,会关爱一个从来没见过面的汉人女儿?不可能!


脱里已经认定长公主和左大都尉之间有事,瞒着那位威风凛凛的曲周侯。再针对脱里的嘲弄,乃颜摆了摆手,无话辩驳。


青年站在阴影中,窗外泻进来的水光映着他英俊威武的身形。他并没有再说什么,丘林脱里说他优柔寡断,其实他自己没什么感觉。他既不同情即将被算计的舞阳翁主,也没有丘林脱里那种心思。只是大家一起出生入死多年,丘林脱里要他做什么,他也就听着就是了。


丘林脱里喃喃自语,“如果曲周侯知道他的妻子背着他偷情,那种性格强烈的人,该会被气死吧?如果整个大楚上层知道这件事……私生女,私生女。只要舞阳翁主活着,就一辈子摆脱不了这个污点。她母亲当然会护她,可她父亲却是那种绝不允许自己身上有一点污点的人……这实在是太精彩了!私生女,私生女!她必须是私生女!”


“这事不能去找长公主和曲周侯,他们两个都是经过事的,肯定会不露痕迹地把话引出去,我还容易打草惊蛇。对了,舞阳翁主!我这么久没有去找她,不就是为了给今天做准备吗?所有人都以为我认怂了,其实我并没有!大家都觉得我不会找舞阳翁主麻烦了,对我放松警惕。我就……嘿嘿。”


“真是多谢那个程五娘子了……”


多亏程漪,丘林脱里对闻蝉的行程很清楚,很容易轻而易举地找到人,并诈取自己想要的证据!


私生女。


私生女。


水流潺潺,绵绵雨声中,酒肆中的丘林脱里,将这三个字眼,反反复复地念叨。其中隐藏的恶念,从心中无底深渊中盘旋而出,生根破土,再也无法掩饰下去。已经到了可以暴露的时候,已经没什么了不起的顾忌了。


丘林脱里亟不可待。


他迫不及待地出了酒肆,骑上高头大马,往一个方向奔去。小雨慢慢变大,来往人流都撑着各色木伞。街上行人稀稀拉拉,这个蛮族汉子一骑绝尘,惊起身后一片烟尘。


他骑着马,在茫茫雾气渲染的雨中渐渐看不见了背影。


酒肆中的乃颜,不紧不慢地收拾好了丘林脱里扔给他的烂摊子。他跟酒肆掌柜付了酒钱,又想要再打酒的时候,耳朵动了动,抬起头。乃颜觉得房顶上有瓦片响动的声音,他顿时惊醒,一跃而出酒肆,跳上了房顶。高大瘦削的蛮族青年站在酒肆上方的屋檐站了半天,将四周梭巡一圈,并没有找到他想要的痕迹。在酒肆掌柜战战兢兢的等待中,乃颜付了钱,戴上斗笠蓑衣,走入了雨帘中。


他也很快消失不见。


而等到连乃颜都走远了,酒肆旁边临水堆着的数十个竹篓下,两个少年郎君才冒出了头。


吴明一把扔掉头顶上的篓子,用手扇着风,扇去面上被憋出来的绯红颜色。他喘着气,心有戚戚然,“多亏阿信你反应得快,不然被那个蛮族人发现我们偷听,不知道会惹多少是非。”


李信正盯着两个蛮族人一前一后离去的方向沉思,烟雨迷离,雾气濛濛。他眼前大片大片的迷雾,却无损他清晰的思路。吴明在边上干扰他,李信随意接他的话道,“你害怕惹是非?”


吴明说,“这个不一样。后面跳上来的那个蛮族人啊,一身杀气。他站在那里,我都感觉到空气被割裂的声音。噗噗噗,冲着我来了……幸好他没发现我们两个。不然我们的小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李信哂笑,“你感知到的那种浓烈杀气,一般真正想杀人的,身上都不会有。那个蛮族人是提醒你快走,他不想杀你而已。”


吴明愕然:“那、那……蛮族人还真是好人。”


李信反问:“这就是好人?”


吴明呃了半天,也脸红于自己对好人的低要求了。李信长腿一跨,跃过了栏杆,他绕过江水,从桥头上另一个方向。吴明追过去,没话找话,“阿信你这么清楚杀气不杀气的,难道你杀过人?”他天马行空胡言乱语一惊一乍,“是不是你杀人就不给人感应到的机会?”


李信不理他这样的话,但吴明一直跟着他,像一百只苍蝇在嗡嗡嗡地飞。平时李信会与吴明玩耍一番,但是现在李信心事重重,根本没心思搭理吴明。他转身跟吴明说一声有事先走,不管吴明还要说什么,少年已经飞身跳上了墙,跳上了树,跳上了屋顶。在吴明头越抬越高的仰视中,少年矫健的身形在雨中穿梭、跳跃,如残影般,消失在了吴明的眼中。


吴明不知道李信要干什么,分明在那之前,还是好好的、嬉皮笑脸的。他脑中忽有灵感一闪:莫非阿信真听懂了那两个蛮族人说什么话,要去求证了?!


这个念头吓了他一跳。


他立刻自己反驳了,“哈哈哈,阿信怎么可能听不懂?我都听不懂……一定是我想多了。”


丞相家大郎生而无忧,没什么雄心壮志,也没什么特别想法。他将对李信的怀疑抛之脑后,在小厮哈着腰跟过来时,郎君他又高兴地开始撒钱了,“走!咱们喝酒去!打架去!找小娘子玩去!老子多的是钱,别给老子省啊!”


声音渐远,雨水连绵。这片靠水的酒肆,在细雨中,又恢复了往日的清静。


徒有雨酥如醉。


雨酥如醉,李信带着一脑袋莫名其妙的蛮族词语,去寻自己在长安城中新交的译者通事等郎君。有蛮族人来长安,自然有通事帮忙翻译两国语言。李家小郎君在长安,交了不少朋友。他的朋友中,就有在置中担任通事一职。年轻小郎君担任通事,大都是跟在老前辈后面打杂。但这些,对于现在的李信来说,也已经够用了。


他就想知道丘林脱里在计划什么。


李信与吴明埋伏在酒肆屋顶上,原本打算跟吴明胡玩,趁那个丘林脱里不当心的时候,下去揍人一顿。然这些,在他发现乃颜进来,在他听到一个词的时候,小心思就终止了。


他听到乃颜跟丘林脱里说了一个词。


这个词很耳熟。


李信从自己强大无比的记忆宝库中搜索一番,终于想到对方说的是什么了。


他们说的是“舞阳翁主”。


曾经在长安大街上与郝连离石重逢,李信带着闻蝉玩耍。那时候,郝连离石追在两个少年身后,青年心情激动又忐忑,声音带着颤,连追着他们喊了好多声。郝连离石对李二郎的感激轻轻带过,他独独用蛮族语叫了好几声“舞阳翁主”。


他一时兴奋,没想起来大楚的语言。


等到了近前,郝连离石才生硬无比地说出大楚话来。郝连离石对闻蝉的感情非常真挚,他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她。即使之后得知救人的,是李信与闻蝉两个。然一遇到事,郝连离石就容易把闻蝉放在首位考虑。一是出于对于救命恩人的敬重,二是比起李信,闻蝉也确实更需要保护。


舞阳翁主。


当与闻蝉重逢后,郝连离石就记住了她的封号,用蛮族语言,在心里默念了好久。


因为当时郝连离石带来的印象太深,李信还与闻蝉开玩笑说郝连离石的大楚话进步了很多。当时隔一些日子,熟悉的字眼再次跳出来后,李信一下子就听出了对方在说“舞阳翁主”。


他停住了。


屏住呼吸,专心去听对方在谈什么。


如吴明所料,李信确实听不懂蛮族语言。然一个“舞阳翁主”的词,让他走进这段阴谋对话中。另一个“私生女”的词,因为反反复复被提,李信也记到了心里去。


其他的都没有听懂。


无所谓。


李信想,那两个蛮族人,定然是在说一些对知知不太好的事。我先去弄清楚我记住了的那几个词是什么意思,如果串联不出一个完整故事来,我直接去找知知好了。


我当然要弄清楚蛮族人在搞什么。


李信找了好几位朋友。下着雨,有的郎君还躲在府上清静。当看到浑身*的少年郎君时,主人吓了一跳,忙请他进来换衣躲雨。李二郎随意地摆了摆手,示意没事。他一路上牢牢记着那几个词,去问这位在朝中担任通事职务的郎君,那几个词是什么意思。


郎君给了他答案——“私生女……左大都尉……哦阿信你不知道,左大都尉是蛮族一个官职,地位还挺高的。咱们边关那边的战事,很多都是这位左大都尉带的兵……不过阿信你从哪里听到这个官职的?大家不会说这个吧?”


李信心口沉下去。


他面上带着轻松的笑,“闲着无聊,想学学蛮族人的语言,翻书看了这么几个词。一知半解,让你见笑了。”


对面郎君很吃惊,又很惊喜,“你看了几页书,就能读出来?阿信你莫不是语言方面的天才?你既有此志向,不如我改日找几本书,专教你学学蛮族的话?”


李信笑眯眯:“好啊,改日再说。但我现在有事要走了,告辞。”


对通事之务有莫大兴趣的郎君,在雨天里披着宽袍大衣,恋恋不舍地将少年郎君送了出去。李信对跟他讨论译事没有兴趣,他也只能遗憾满满。回过头时,郎君却当真去书阁中找了些书,准备改日登门拜访,给李二郎把书送过去。


李信在大雨中行走。


往往复复。


不需要多余的话了。


他大概编出了一个故事来。


舞阳翁主,私生女,左大都尉。


很容易想出一个故事来。


而即使他所编出的这个故事不完整,蛮族人的阴谋,却和这个也相差不远了。他们反反复复提起“舞阳翁主”,提起“私生女”,李信当然不会觉得他们就是随便说说,只是碰巧这两个词靠在一起,他其实误会了。


如果他误会了,那丘林脱里兴奋出去时的面上恶意,那也不会看错。


李信想:我绝对不能让他们说出来。


绝不能让他们的阴谋成真。


什么私生女,什么左大都尉,也许真,也许假。那都是后面的事,现在的事是,那个丘林脱里那么着急地出去,他要干什么?


李信闭眼,雨水顺帖着他的眼睫往下淌水。少年郎君站在雨中,冰凉面上,神情平静无比。他想:哦,如果是我的话,刚得知这样的好消息。别人稳不住,闻蝉我是能稳住的。闻蝉少不经事,情绪易波动,她是最好的突破口。


从闻蝉这里,一定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惊喜。


那么,闻蝉在哪里呢?


一个翁主的去向,又在丘林脱里有先科的情况下,脱里绝对不会从正常途径得知闻蝉去了哪里。就连李信,就连现在淋着雨的李信,他都不知道闻蝉现在在哪里。他以为闻蝉要么在府上,要么出了门。


丘林脱里却直接出去找人。


那他是笃定闻蝉所在了。


那他是对闻蝉的去向心知肚明了。


李信睁开了眼,眸中带着森森寒意:我都不知道的事,他们却一清二楚。他们比我更关心知知在哪里……这样的狼子野心,我怎么可能留?


一条线索在他眼前铺展开来,而顺着这条线,扑过去,袭过去,他一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李信跨出一步。


“阿信!阿信!”他听到郎君热情的呼唤声。


李信偏头,看到旁边街肆后,是一家酒肆。刚才与他分别的丞相家大郎吴明,正趴在窗上,惊喜无比地向他挥着手。雨滴滴答答,从檐上落下,浇了那郎君一脸一手。李信眯着眼仰头看,那吴明随便地甩了甩手,怕他看不见似的,整个人都快探出窗子、快要跳下来跟他一起站大雨里了。丞相家大郎高亮的吼声,整条街都快听到了——“阿信,你傻么?你站雨里发什么呆?你过来,咱们喝酒!”


李信看他一眼,微微露出笑。


吴明怔了一下,不知是不是雨中有雾的缘故,他觉得李信的笑容非常的淡,非常的冷,一点都不像平时那种呈现一股邪气的坏笑。而他听到李信说,“不喝酒了。我有事,先走了。”


李信转身就走。


在这一刻,吴明心里咯噔一下,有不好预感。如同多少次他阿父要揍他,他心里有的那种慌乱感。吴明看李信转身要埋身大雨中,忙又追着喊了一句,“你要做什么?那等你回来,我请你喝酒啊!你什么时候回来?”李信不理他,他再说,“你要实在事多,我改日请你喝酒也行啊。你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


这一次,少年郎君回了头。


年少郎君侧身而立,身形挺秀。他眉目隔着一段烟雨,与吴明对视。雾气蒸腾,水声漫漫,铺天盖地的雨纷纷落落。街上行人稀少,酒肆上旗帜恹恹,就这位年少的郎君,孤零零地站在天地间。


他唇动了动,跟吴明说了几个字。


吴明愣住,手中摇晃的酒盏,从窗口摔了下去。酒盏破碎,砸在下面的夯土上。鲜美酒液倾洒,杯盏碎成一片一片的玉片。小郎君有钱,连喝酒的杯子,都用得上好货色。听到四面八方的雨声,回过神的时候,吴明追出了酒肆。满天大雨,他却已经看不到李信去哪里了。


李信武功太好,飞天遁地不在话下。少年狂放,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人束缚得了他……那现在,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吴明沉下眉,身后小厮追出来后,听到这位郎君难得正经的话,“我觉得要出事……你们几个去找找李二郎去哪里了,我回府等消息……但愿是我想多了。”


雨水哗哗哗,淋淋漓漓下个不停。


芙蓉园中,女郎们原本在吃茶闲玩。下了雨后,有的直接趁雨小回了府,有的则留下来,想等雨小再走。闻蝉与娘子们坐在亭中,眼看雨越下越大,天色又暗了下去,坐在这里的娘子,已经越来越少了。


闻蝉手扶着脸颊,垂目假寐。


她身体有些不适,清早出来时嗓子就有点儿不舒服。在雨中亭子里坐了半天,闻蝉头也开始疼了,身子同时觉得疲倦。再有一位娘子与她相别,青竹又为闻蝉披衣时,闻蝉睁开了眼。


闻蝉说,“不行,不能再坐下去了。再坐下去,我怕我生了病,更走不了了。趁现在我还有意识,咱们回家吧。”


青竹看看外头顺着飞檐瓦片浇灌不住的雨,忧心道,“这么大的雨……没事吗?”


另一旁宴请她们过来的女郎听闻笑道,“这是什么话?一点儿雨罢了,难道在园子里,走一会儿路,还能出什么事吗?翁主身体不适的话,就快些回去吧。我坐一会儿再走。”


几位女郎纷纷赞同。


闻蝉起了身,在青竹等女的扶持下,与亭中女郎们告了别。碧玺撑起大伞来,几女护着翁主走入了茫茫大雨中。


雨敲着伞面,发出沉重的撞击声。雨水带的空气也变得清晰,泥土芳香扑面,闻蝉却无心欣赏。走了几步,她脸色已经煞白。侍女们小心护着她沿湖出去,蜿蜿蜒蜒的小径,在闻蝉眼中变得曲折,变得很难走到尽头。


图有一瞬,前面有黑影挡了路。


闻蝉恍惚中,听到侍女们惊叫呵斥声。说着什么“大胆”“谁让你进来的”“再过来我们喊人了”,闻蝉勉强让自己精神集中。她忍着头痛,去看发生了什么事。她看到了不知怎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丘林脱里。


这个蛮族人,正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打量她。


他盯着她,笑容越来越奇怪。闻蝉的侍女们排斥并提防,但是侍卫们都留在园外。丘林脱里走过来,这几个年轻的女孩们,根本防不住他。他对闻蝉露出阴森的笑,“舞阳翁主啊……你知道你到底是谁么……嘿嘿……”


李信站在了芙蓉园外。


园外小厮们阻拦,他将怀中乱七八糟的玉佩香囊全扔了出去。对方却仍不让进,说要请帖。李信不跟他们啰嗦,直接打了进去。


芙蓉园开始乱了。


雨更大了。


李信擦把脸上的雨水,一招打退拦路的人。他目光平视前方,仿佛透过拦路的人,已经看到了什么……


吴明回到了丞相府。他站在廊檐下,听着雨声,回想方才李信唇角动了动,那含糊的话。李信淡声——“也许我不会再回来了。”


那是什么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