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表哥见我多妩媚 > 78|1.0.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来曲周侯家从上到下心情郁郁,是踩到狗屎的缘故啊。


丘林脱里?


李信冷然想着这个人名:我都没有能在曲周侯夫妻间过了场面,你居然比我更狂?知知那么容易娶,那我是在逗笑么?


他同时心中升起了怒火。


让闻蝉不痛快的人,他心中也不痛快。好厉害的人,从他李信手里抢东西。他李信只有抢别人的时候,就没有被别人抢的时候!


但与其同时,怒火并没有烧去少年郎君的理智。


他非常冷静:舅舅舅母二人,都不会把知知嫁出去。一个借助与陛下的亲情来牵制,一个与朝中真正理事的大臣周旋,知知其实是安全的。


然李信心火很难平息!


他之前坐在树上轻松又慵懒地跟吴明说话,这会儿,手抓着枯枝往下一荡,过窗栏时手扶了一把,人就荡到了吴明房中的窗内,站在对他身手敬佩不已的吴明面前。


李信上下打量吴明半天,忽而道,“你想帮一把知知……就是你的小蝉妹妹么?”


吴明立刻点头:“想啊想啊!阿信你有办法?快说说!”


李信锁着眉说:“得借用一下你丞相长子的身份。”


吴明混不在意,还很高兴,“啊?那你随便用啊!阿信你人真好,我以前被人利用的时候,他们都是随便用,根本不给我打招呼。你还跟我说,真是好人!”


“……”李信问,“不怕之后被你阿父再责罚?”


能够跟着李信做坏事,吴明心中十分激动。哪里还记得他父亲?少年大手一挥,豪爽之情甚至比李信还过,胸膛被他拍的十分用力,“不就是关起来嘛!关着关着就习惯了。”吴明只担心,“但是阿信你要做什么一定要带着我一起啊!你别丢下我自己行动啊!”


在正厅那边,丞相还在与曲周侯你来我往地边喝茶边过招。丞相还在推脱,“两国相交总会有些牺牲,郡侯你行伍出身应该比我更了解蛮族人的难缠。有时候个人利益,牺牲一二为国图谋,是正常的。”


曲周侯坐得大马金刀,闻言冷冷道,“蛮族人难缠,我大楚子民众志成城,也未必拿他们没办法。现在我们坐在长安城里醉生梦死,边关将士被拖累得缩手缩脚。男人们缩在后面,靠女人和亲,算什么本事?”


丞相尴尬一笑。他心里想:你倒是想打仗,然而陛下觉得你功高震主,不让你打。你再有雄心壮志,眼下也不过缩在长安一隅。连女儿和亲之事,你都怕长公主不顶事,求到我跟前来。你又横什么呢?


总之,在这些大人物眼中,舞阳翁主出嫁,是肯定不可能嫁的。就看曲周侯和他们磨到什么程度去了。


曲周侯闻平去丞相府上一趟,就心火乱窜一趟。他回到府上,气急败坏,恼得不得了。以他生平的性格,那就是对方不服输,打到对方认输为止。然而他现在坐在长安城,他非但不能打,他还得捏着鼻子跟所有人一起装斯文。


动手就能解决的事,大家非要坐下来慢慢磨。


曲周侯当真憋屈得很。


他妻子长公主对此倒是不以为然,“有什么好生气的?又不是每个人都是你。只要小蝉没事就行了。”


曲周侯忍下自己的心火,沉默半晌。这些年,他真是越来越习惯这种有力无处使的状态了。早年觉得被束缚,现在却觉得没什么了。曲周侯淡声,“是,只要小蝉平安,我就无所谓了。”


不过他心里还是想狠狠揍那些蛮族人一顿的。


结果第二天,曲周侯就听说昨晚,丘林脱里被人揍了。


前一晚月黑风高,丘林脱里和他那帮蛮族兄弟又祸害了长安子民一天。晚上喝完了酒,打个酒嗝,大摇大摆地离开了酒肆,回去置中休息。因为蛮族人在长安作威作福习惯了,长安人都躲着他们,丘林脱里独自走夜路,也根本不觉得会出什么事。


月亮被云掩着,光辉黯黯。丘林脱里走在两边高墙林立的巷子里,一摇三晃。他心里豪迈又惬意,还哼起了小曲,“山不转弯水不来喂……我不浇花美人不笑哟……”


唱得兴起,一个酒嗝上来,头顶罩下一片黑影,一个麻布罩住了他的脸。


少年从墙上一跃而下,速度极快,带起一阵残风。丘林脱里喝酒喝得麻木的脑袋迟钝地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眼前天黑了,又有恐怖的风声袭向他。


拳风不留情面地照着丘林脱里脸的方向,挥了上去。


这一拳气势如山似海,打得脱里退后好几步,疼痛让他酒醒了大半。


他怒道:“谁?!”


抬手要拿掉罩着自己的麻袋,看清对方是谁。但是高手过招,又怎么会给他这种机会呢?丘林脱里根本来不及顾脸上的麻袋,他连四面铺卷而来的风声都听得不太清晰,但那风声,却如有实质般,一次次打在他身上。


李信是内功高手。


丘林脱里这样的蛮族人,走得却是外功路子。


简单点说,丘林脱里皮厚肉实,拳脚打在身上就跟闹着玩似的,无痛无痒。然而内功却是借着与他碰触的那面,丝丝缕缕地打进他的内脏。每一掌每一拳,都让脱里的气势矮一分。


墙头带着兴奋之色蹲着的吴明捂着嘴,看得目瞪口呆。他只看到李信气势滔天,将丘林脱里玩弄其中。那个蛮族人一开始还硬气得很,听音辨位地跟李信打。但李信的招数很快压得对方喘不过气,在吴明看来,李二郎将蛮族人压得狠狠的。


吴明简直想大声喝彩!


那气势如虹在天,如龙跃浅渊。多少人迂回无比,但在这个深夜巷中,李信将脱里打得生了怯意。


脱里一会儿蛮族语、一会儿大楚话地求饶,“英雄是哪位?饶了我吧!”


麻袋罩着脸,丘林脱里却已经不可能脱下来了。他被逼得靠在了墙上求饶,如果能看到对方,他或许还能和对方打。但这种内功高手……让他疼痛无比,简直想要跪地求饶。


而到这一刻,丘林脱里才听到了对方的嗤声。


声音很年轻。


将他压制到墙角的郎君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卡住他的喉咙。只要对方轻轻一弹,他当场就会丧命。丘林脱里笃信对方不敢动手:这里是长安!长安的皇帝是孬种!自己要是死在长安了,大楚会付出沉重代价的!对方打他,还把他脸罩起来,便是这个原因了。


可虽然觉得对方不敢杀自己,当性命被捏在对方手里时,还是忍不住诚惶诚恐。他吓得两股战战,唯恐对方是个没有理智不将就的人。


他听到郎君因为平静而显得冷漠的声音——“你再敢求娶舞阳翁主,我让你死在长安城里。”


舞阳翁主?


丘林脱里愣一下后,猜到对方目的了。他被压在墙上,却一下子不害怕了。知道对方为了什么,他就有筹码了。他说,“壮士,你是曲周侯府上的卫士吗?曲周侯这些年,越活越孙子了么?为女儿求情,不敢来找我,还让个卫士来威胁我?”


少年并不生气。


丘林脱里听到对方声音里带着笑意,又重复了一遍,“你敢娶舞阳翁主,我就敢杀你。你等着吧。”


那声音里笑意浓浓,毫无杀意。可是作为长年打仗的人,在这一刻,分明感觉到了被山中虎狼盯着的感觉!


草木簌簌,少年郎君的笑意中,带着多少一往无前的杀气!


越是平静的人,动起手来越无征兆,越让人防不胜防。


脱里开始恐慌,“你到底是谁?!谁派你来的?你不怕我跟大楚皇帝告状么?你敢杀我,就等着亡命天涯被你们皇帝通缉吧!”


他想求对方多说两句,好判断对方到底是哪个路子。然而对方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李信威胁他一番,丘林脱里又不是闻蝉,让他耐心地一遍遍提醒。李信面对闻蝉,会一遍遍很耐心地说我生气了,我不高兴了,你不要惹我。但是面对丘林脱里,说一句就够了。


丘林脱里敢娶闻蝉,李信就敢杀他。


少年郎君有大无畏的精神,他知道丘林脱里不能杀,可是在他的底线面前,那些全都可以退让。


他终究是个心怀热血、冲动无比的十几岁少年。


李信可以冷静地想惩罚丘林脱里一顿,但丘林脱里超过他的冷静度后,李信并不保证自己不会做什么。


丘林脱里还在说话,李信已经往后退了两步,跳上了墙面。他跟吴明使个眼色,就带着吴明走了。吴明虽然遗憾从头到尾,自己就做了个套麻袋的事;然而想到方才,李信把那个蛮族人快吓死了的样子,依然心中激荡!


等丘林脱里气急败坏地撕掉头上的麻袋后,月色清辉拂照万里,那个揍他揍得不留情面的人,却已经看不见了。脱里用蛮族话大骂几声,“我让你们皇帝收拾你!”


他自然而然地把事情算到了舞阳翁主头上,可是对方的威胁又让他疑神疑鬼。他真怕对方厉害十分,突然冒出来杀自己……


第二天,丘林脱里被套着麻袋狠揍一顿、揍得下不了床的事,就传遍了长安大街南北。长安百姓刻薄,听到这个消息,在官府的追查下,全都笑呵呵地表示这事真不知情,那个蛮族人说不定是做梦被打了呢。


执金吾的人找上了曲周侯府上,然而曲周侯府上当真没有人参与此事。他们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个结果,让脱里更加生气。


李信一开始就想得很清楚,自己单干这事,也成。不过露了痕迹后,很容易被扯到曲周侯府上。现在大家都觉得这是曲周侯的锅,可是他们又查不出来,事情就僵在这里了。


吴明比较废。


李信很确信,再查的话,就会查到丞相大朗头上了。丞相那个人喜欢和稀泥,比较狡猾,但是对他的大儿子,却是好得无话可说。执金吾的人如果真查到吴明头上,这件事,丞相便会干预,便会想办法压下去。


这就是李信所说的得借一借吴明的身份了。


李信野路子出身,不可能在朝廷上给脱里威胁。可是在野,谁又能管得了李信?


大早上,李信在院子里打了一套拳,满头大汗时,闻蝉进来院子了。侍女们在外,闻蝉紧跟擦汗的少年背后。


李信盘腿坐在院中竹榻上,闻蝉跪在他身边,以很兴奋的语气跟他说,“表哥,你知道么?有个蛮族人被打了!听说被揍得很厉害!我阿父还专门去看了呢。”


李信低着眼给她倒茶。


闻蝉说,“回来后,我阿父一说起来,就笑了。他那种眼神,特别的耐人寻味。你说我阿父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李信说,“那个帮你揍人的,对你挺好啊。”


闻蝉:“……“


她立刻撇清关系,“谁啊这么大胆,居然敢揍蛮族人!不怕惹一身骚么?现在全长安的人都觉得那个人在为我出头,表哥你别多想啊。但我我根本不认识他!”


“你说他怎么这么坏?!自己打人就算了,还落到我头上。大家都觉得我跟他有什么关系,蛮族人天天唧唧歪歪,烦死了。这种只求自己痛快的人,真是讨厌死了!”


为了哄李信开心,闻蝉把那个揍人的英雄贬得十二分差劲。


李信眼眸微扬,深深看向喋喋不休的女孩儿。


李信:“……”


闻蝉:“……”


一眼万言,眼神对视的片刻,世界都静了。


闻蝉忽然明白过来了。


她小声,“……你打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