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表哥见我多妩媚 > 67|1.0.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跟随王子来长安贺岁的蛮族部从,每个人都有一定本事和地位。他们来长安,并不是抱着友好和平目的来的,而是挑衅,炫耀,试探。两国常年打仗,然而战线一直被拉在边关一线。蛮族人雄勇善战,很早就不满足于此了。他们想进入中原大地,也想要中原的丝绸、金银、美人。但是他们也知道大楚幅员辽阔,真想入侵,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今日大楚皇帝对他们和颜悦色、俯首帖耳,蛮族人就想试探这个程度到哪里。


带着血的长刀被他们挎在腰间,喝的羊血养在他们胸肺。他们是草原上的狼,对大楚虎视眈眈。而长安多少大人物都心知肚明,却仍奢望着和平抚慰。想着每年多送些美人,多给些赏赐,让蛮族人可以继续只在边关捣乱,不要把手伸进大楚国境内。


虽然现在看,对方早有些蠢蠢欲动的挑事心了。


在这次来长安的蛮族部队中,就有不少身强体壮的武士,来跟长安的武人比试。他们走之前就得了王的嘱咐,放心在大楚闹事,看看皇帝的忍耐度在哪里。


如今,李信和闻蝉面前,不仅有蛮族的王子郝连离石,还有跟着他的数来个武士随从。这几个武士随从个个膀大腰圆,寒冬腊月,他们穿的比街上大部分人都要少,个子也一个比一个高。当他们凶狠俯视他们时,李信和闻蝉都需要仰视他们。


但这些武士随从跟随王子出行,并不代表他们就是王子的人。


其中一个叫丘林脱里的武士,此时站在他们蛮族人的王子郝连离石身后,王子激动无比地操着不熟练的大楚语言跟两个少年说话,这个武士,就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年少女郎。脱里来长安已经好几天了,他在长安也见过了不少美人,尤其是贵族女郎们,一个比一个好看,一个比一个气质娴雅,和他们那里的女人完全不同。蛮族人虽然口上笑话大楚的女人全都是菟丝草,可心里全都痒痒的,只觉得人家千好万好,要是能抱一个回去就好了。


然在无数女郎中,面前这位女郎,仍然最出众,如明珠般耀眼。她的美丽像繁盛时节的春景,沉甸甸地压在枝头,引人仰望。清水芙蓉也很美,但比起这位女郎,却显得太淡了。女郎站在他们面前,眸子漆黑,面容婉婉,她抿唇一笑,便让人血液乍然沸腾,心驰神往,恨不得拜倒于她脚下。


但丘林脱里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位女郎看,却不是为对方的美丽所惊艳。而是他眼里看到的这位女郎,与他记忆中的一张脸相重叠。当女郎静静站立的时候,她的脸上已经能看出四五分那个人的影子来。而当她笑起来、或蹙眉时,当她表情生动起来,与那个人,几乎可说是一模一样!


她的美艳面孔也无法压下去这种让人惊骇的相似感!


脱里几乎说不出话来。


他在蛮族部群中武功非常出色,便被选拔.出来陪王子出行。但在蛮族时,他的上属不是王子,而是阿斯兰左大都尉。蛮族上有王,下有左右王,左右王下,又分为左右谷蠡王。而谷蠡王再下,则有“万骑”二十四长。蛮族以左为尊,左大都尉,正是二十四长之一。


丘林脱里就是从左大都尉的骑下选出来的。


脱里现在看着这位女郎,觉得她和自己的上属,阿斯兰左大都尉,长得实在太像了。


脱里已经跟随左大都尉十年之久,从大都尉微末时期,他就跟随在侧。这么多年,左大都尉不以真面目见人,出行时,总是带着一张狰狞面具。据大都尉说,他年轻的时候不经事,脸上被人毁了,后来怕吓着人,索性就带上面具了。


但是脱里见过阿斯兰左大都尉卸下面具后的脸。除了狰狞可怖的伤口外,那张脸上的模样神情,这些年,丘林脱里一直知道。


女郎的脸,与那张脸重合了。


脱里心中震撼无比:怎么回事?难道这位女郎,竟是左大都尉的亲生女儿吗?大都尉说他孤儿出身,没有亲人。那眼前女郎与他长得这样相似,除了亲父女,还能有什么关系?


可是左大都尉怎么会在长安有个女儿?!而且为什么大都尉从来没提过?


脱里突然变得有些兴奋:如果一个汉人的女郎,一个长安里的贵族女郎,竟是他们蛮族人的骨血!哈哈,想到长安皇帝的表情,就觉得十分精彩!


在丘林脱里目不转睛盯着闻蝉看的时候,蛮族人的王子殿下,正费劲地想和两个少年沟通。郝连离石看到闻蝉,心里最是开怀又忐忑,结结巴巴道,“刚才大马场就看见你们了,没想到真是你们!运气太好了!”


闻蝉惊讶:“郝连大哥你现在说话好熟练!”


青年在女孩儿面前,耳根红到了脖颈,连连摆了摆手,十分的不好意思。


李信在一边闲闲道,“运气当然好啦。兄台都来到长安了,运气哪是一般人比得了的呢。”


郝连离石与闻蝉:“……”


都觉得他话里带着讽刺的意味。


他是在挤兑蛮族人的狼子野心吧?


郝连离石的脸色黯了下去,“我没有恶意。我并不想伤害你们。以前不告诉你们真相,是怕连累到了你们。”他充满希冀的、恳求原谅的眼神,看向闻蝉。


他高大威猛,不苟言笑。他还是蛮族王子,他现在看着舞阳翁主的目光,却充满战兢不安,似乎唯恐她怪罪自己。


闻蝉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自然看出来郝连离石对她的好感,也许是因为当时在徐州村落中,他遇难后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是她吧。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她还生的这么美。郝连离石便总是怕伤着她,总是怕她不喜欢他,怕她怨恼他。


但是闻蝉又不是真的单纯到没脑子。


郝连离石对她再抱有好感,他也是蛮族人啊!


自己是大楚子民,自己和郝连离石,是不可能成为什么朋友的。


她站在表哥身边,揪住表哥的袖子,把话语权交给李信。而看她如此表态,郝连离石心中酸楚,顿时明白闻蝉不可能像在不知道他身份时那样,与他言笑晏晏了。李信往前走一步,挡住了郝连离石身后一道探视的目光。


那正是脱里。


脱里见到这个少年气势陡放,挡住了他的视线,随意瞥过来一眼,不屑冷笑。这个小郎君在他眼里和鸡崽一样弱小,自己一只手就能捏死,根本不值得自己投放多余目光。


李信警告,丘林脱里却挑衅地往前一步,操着生疏的大楚语言,问那个女郎,“喂,你是翁主?你长得挺好看嘛,不如咱们去喝喝酒?!你们长安的酒就跟水一样没味,我请你喝更烈的酒走?你父母是谁啊,真的是大楚人?我看你长得不像大楚人嘛……”


他这话说的可真放肆。


既然知道对方是舞阳翁主,还说出这般调.戏的话,丘林脱里的胆子也实在是太大了。分明是不把大楚放在眼里,不把翁主的地位放在眼里!


郝连离石皱起眉。


但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见身前护着闻蝉的李信就笑了。李信说,“我妹妹不跟你们这些蛮子喝酒。老子跟你们喝怎么样?”


他说“老子”,也有挑衅之意,但是对于语言不熟悉、听话需要半听半猜的丘林脱里来说,根本没听出来。郝连离石倒是听出来了,但是他没有拦住这位手下大将——只听脱里轻蔑道,“你?跟你有什么好喝的!还是小美人嘿嘿嘿……”


李信冷笑,“找死!”


他一掌拍向脱里。丘林脱里感觉到寒风罩面,若有千钧之势压来。只这一掌,便看出少年的武艺修养。他当即不敢大意,步子左跨,双臂回挡,挡住了少年的攻势。他回以一旋腿,便与小郎君在大街上打了起来。


闻蝉惊叫:“表哥!”


眼前如有狂风过境,两个武功高手的对打,掀起了一阵风。闻蝉身子摇晃,后方一直紧跟着他们的侯府护卫,当即赶到,保护翁主。郝连离石本想伸手拽站不稳的闻蝉一把,冷厉寒光就往他手上砍来。他跃起抽手,躲过了对方的杀招,惊疑不定地看去:街上的护卫们,齐齐出剑出刀,将他们的翁主保护在了身后。


为首者冷然道,“休得在长安街上闹事!”


现在留在侯府的护卫,大多是曲周侯旧日南征北战时寻不到好出路的部下。曲周侯打仗时,他们是君侯部下骁勇善战的士兵;曲周侯收刀入鞘时,他们也跟着君侯,来长安做了闲散的护卫。他们武功不一定多好,但对君侯忠心可鉴,而旧年与蛮族的战斗中,让他们极为仇视这些蛮族人。


翁主有难,李二郎跟一个武将打在一起,这些护卫们也亮了爪牙。郝连离石又是还没来得及阻拦,他身后的其他蛮族武士,一个个热血上了脑,口里大叫一声,全都冲了出来。刀剑相撞,两方人马以李信和脱里为中心,大战起来。


原本平静的长安街上,变得一片混乱。百姓们露出惶恐神情,纷纷躲避;而有机灵的,赶紧去喊另一道街上正巡街的执金吾卫士们前来。执金吾领京师北军,掌京师的徼巡事宜。现在蛮族人和大楚子民打起来了,当然要找他们过来了!


而这个时候,郝连离石终于与闻蝉站在了一起。他一把拉住闻蝉的手腕,把她带出了战斗场中。两人一时面面相觑,郝连离石更尴尬,他原本是想和闻蝉好好叙旧,万万没想到能闹成这个样子!


郝连离石怒吼道,“都停下来!别打了!”


那边没反应。


闻蝉:“……”


这个王子,当得真是没有啥威信力啊。带的武士想出手就出手,想打架就打架,几次三番,根本不听这个王子殿下的话。


闻蝉一边紧张着李信,一边斜眼看郝连离石。她看李信那方,丘林脱里比她表哥个子高,也比她表哥壮实,满身肌肉,一声大叫,地表也要抖三抖。闻蝉怕李信在丘林脱里手里吃亏。但她冷眼看着,她表哥身形灵活无比,速度又极快,脚尖在地上一踩,那蛮子伸手阻他,却给了李信落脚点。少年在蛮子身上踩了几下,就站上了蛮子的肩头。


李信两手扣住哇哇大叫着的蛮子头颅,挥手就是一拳——“想在长安闹事,恐怕你们没那个本事。”


对方猛甩他下去。


两人一阵角力。


他们两人的打斗,比周围的要惊险得多!


闻蝉看郝连离石,“郝连大哥,你真的不能让他们停下来么?”


她跟郝连离石说话,至今都甜甜地称呼对方为“郝连大哥”,好像完全不在乎双方立场不一样似的。若是李信在边上,就能看出这个小娘子的欺骗属性。但是郝连离石不知道,他一边感动闻蝉跟他说话,一边十分愧疚,“他们都是父王的部下,我说不动他们。”


看闻蝉面有失望之色,郝连离石安慰她,“没事的,他们都有分寸,阿信肯定不会有事的。”这帮人如果当真没分寸,父王也不可能让他们跟着自己来了。


闻蝉看他一眼,说:“我不是怕我表哥受伤,我是怕我表哥太厉害,不小心把你的人打死了。然后才是大麻烦。”


她忧心忡忡,当真对此担心无比。


郝连离石:“……”


往场中一扫,心中也兀自惊讶。李信的身手,比以前跟他打时,好像更好了?到底是少年天赋异禀,几个月的时间武功又提升了一大截,还是说当初跟他打时,并没有用全力?


如果是前者,这个对手太可怕。


如果是后者,这个对手……更可怕。


郝连离石眼睛一眯,眼看脱里在李信手里连连败退。他皱眉,不能让他们再打下去了。他往场中一走,便要下场周旋,忽听到外围的百姓们惊喜高喊,“执金吾的人来了!”


扭头一看,果然看到齐刷刷的大批军师,铠甲在日光下发着黑沉的光,骑在高头大马上的首领,直接让人在两边房上布弩,他们再打下去,那弩.箭就要敌我不分地射下来了。


两方人马在执金吾的调停中,不甘不愿地停了下来。蛮族人和舞阳翁主的护卫们双方都基本受了伤,翁主的护卫们不说什么,那些蛮子,见到执金吾,则情绪激动地又喊又叫,一会儿官话,一会儿蛮族话,喊得执金吾的人头疼。但大概意思还是听明白了:要是不严惩对方,就告到皇帝陛下面前!让陛下评评理!舞阳翁主的人把他们打伤了,翁主那边要负责!


执金吾好生相劝,闻蝉又紧张地拉着她表哥、不让李信再挑战对方的怒火,终是把这件事压了下去。执金吾态度友好地把趾高气扬的蛮族人请走,说官府会严查此事,定会给对方一个交代。


郝连离石走之前,眼神复杂地看眼身后的李信与闻蝉。他本好心与两人打招呼,却没想到事情闹到了这一步。他心里苦涩地想:也许立场不同,大家当真不能再做朋友了。


徐州时并肩而战的场面,余生恐怕都不会再有了。


那个救了他的女郎,他没有回报对方,却反而给对方招了麻烦……


他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报了这救命之恩呢?


郝连离石贫瘠的大楚知识中,在他心里酸涩无比时,给他想出了一个词——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但是这以身相许,又该怎么许呢?


在闹事的蛮族人终于被请走后,大街上才重新恢复了生气。有执金吾在场维护秩序,百姓们纷纷小声指责,都在怨对方不作为。明明是长安境内,还让蛮族的人欺负到头上,实在太窝囊了!


执金吾的人很尴尬,低着头维护秩序,脸颊也*无比。他们当然看到蛮族人闹事很生气,但是官职在身,又哪里敢惹这帮蛮族人呢?


执金吾这次赶来的卫士头领让属下记录了一下这边发生的事,宽慰翁主说没事,李二郎闲的时候去京卫那里说一声就行了。执金吾的人,肯定是不可能把李二郎怎么着的。


等执金吾的人也走了,翁主的护卫们也重新尽责地隐到了跟女公子远一些、不打扰女公子的地方,闻蝉还望着那些蛮子远去的方向,若有所想。


她扭头跟李信说,“郝连大哥和那个一开始说话的人,都好关注我……”


李信似笑非笑看她。


闻蝉闭嘴。


李信手搭在肩上,笑眯眯问闻蝉,疑惑而不解,“那你知道他们为什么盯着你看么?你有注意他们的眼神吗,来,跟我说说。”


闻蝉心想那一定是对我抱有好感了,一定是或多或少的喜欢我了。男儿郎看她的眼神嘛,统共就那么几个意思。猜也猜得到……


但是仰头看李信,闻蝉心想我不能说我知道,不然表哥得以为我情爱经验多么丰富。他肯定又要挤兑我了……于是闻蝉天真烂漫地眨着眼睛,“我不知道啊。他们一直盯着我看,莫不是我今天妆容有问题?或者他们眼睛坏了?表哥你说他们是什么意思啊?”


李信:“……”


笑着揉了揉她的发,不拆穿她的假装无知,李信一本正经道,“知知这么好看,妆容一点问题都没有。那多半是他们眼睛坏了。算了不管了,跟我们没关系。”


闻蝉认同。


经此一闹,两个少年也没有了再玩的兴致。李信若有所思地想着那个蛮族汉子为什么突然挑衅闻蝉,对方目光一直盯着闻蝉,那种震惊的眼神,李信认为自己不会看错。可是闻蝉有什么值得对方震惊的?


因为闻蝉长得好看?野蛮人没见过长这么好看的人,所以震惊?不应该吧?


那种眼神,跟郝连离石对闻蝉充满好感的眼神,分明是不一样的……丝丝恶意藏在其中……李信眼睫低垂,覆着眼睛,心想:是的,恶意。我不会看错的。


他在琢磨这些事时,突然听到周围气流涌动的声音,气流即将聚起喷发。李信怔了一下后,忽然想到身边走神着的闻蝉。他突得停下步子,让比他走得慢的闻蝉一头撞了上去。闻蝉捂住鼻子正要斥责他,见郎君身子一转,虚抱着她旋了半圈,将她放到了一间铺子的屋檐下。她还没有明白过来,少年的手,就捂在了她耳朵上。


而几乎是同一刻,闻蝉听到了低弱了很多倍的鞭炮声。


她愣愣看去,见街上前方,许多鞭炮噼里啪啦地爆炸,红色的纸、响动的声,飞得满天都是。好些人面上露出骂骂咧咧的表情来,被放鞭炮的小孩子嘲笑。而大人们去追赶,孩子们一通跑,鞭炮就闪着火星,响了一整条街。


闻蝉仰头,看到李信低下来、望着她的温柔黑眸。他的眼睛如海,刀光剑影藏在深深瀚海中,静静流淌。


他怕鞭炮声吓着她,在第一时间,就伸手捂住了她耳朵。


街上多少女郎被恶作剧的鞭炮声吓得花容失色,闻蝉却一点儿也没有受到影响。她眨着眼睛,感受到李信贴着她耳朵的手的温度,闻着表哥身上的味道,看着他的眼睛。她感觉到自己在被呵护,被关怀。


就像每年过年放鞭炮时,她都惊怕地躲去阿母怀里。阿父一边笑话她,一边嘱咐下人放鞭炮远一点。但是每年这个时候,放鞭炮的人总是很多。闻蝉小时候心脾弱,她容易受到惊吓。而一害怕,就有她阿母抱她安慰她。


现在长大了。


阿父阿母都不在身边。


但是李信保护她。


等声音小了,李信才放下捂着闻蝉耳朵的手。他与她站在屋檐下,看着街上又笑又闹的场景,漫不经心地说,“知知,要过年了。”


闻蝉还沉浸在方才表哥所给的温暖中,心有暖流熨帖,让她乖巧地跟着点头。


李信低头看她,“过年了,你是不是该想想送我什么礼物?”


闻蝉:“……表哥,没有人管人追着要礼物的。”


李信就揉了她的脸一把,嗤笑,“我怕我不提,你压根没想到。知知啊,你的没良心,我可不想再体会一番了。”


闻蝉心里骂他:你才没良心!


但是她又当真去想,该给表哥送什么礼物?


她想:我表哥需要什么呢?


闻蝉脚步停下,望着走在她前面的少年,心想:哦,我表哥需要钱。


……


那日街上的闹事过了后,好多天,李信再没有和蛮族人碰上面。他更多的精力放到了给会稽争取财力的机会上,长安许多大官听了他们的话后,都心中有所动摇。李信与李晔游说长安大人物,已经让好些人松了口。而现在还没有松下口的关键人物,就是丞相了。


丞相觉得长安明年的事很多,很多钱币要送去边关,作与蛮族打仗的军费。会稽那些地方,就随便忍一忍好了。


李家两位郎君根本不信这种鬼话:朝廷连年压制着边关将领,不让他们打仗。现在却说给军费?其实就是不想给会稽掏钱罢了。


李信见丞相家郎君的渴望,更强烈了些。


他们约了好几次,终于约到了这位天天被他阿父关在家里的丞相大郎,吴明。吴明被丞相关了许久,好不容易被放出来,当即与朋友们出门玩耍。而郎君们,自然将有门无路的李家两位郎君引荐了过来。丞相大郎眉清目秀,看起来吊儿郎当、漫不经心,好像对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但是听到李家两位郎君的身份后,对他们很热情。


尤其是他们一伙人去赌场玩,李二郎帮吴明赢了好几把后,吴明看他的眼神,就更加亲切了。


李三郎与这种顽劣少年向来没共同语言,他全程维持着假笑,看堂哥和那个丞相家的郎君套近乎。堂哥向来能和这种乱七八糟的人玩到一起去,李晔以前瞧不起这些人,现在有他堂哥做例子,少年的心态改变了很多,但仍然和他们不是一路人。


大伙儿玩得很不错。


等黄昏时告别,吴明就被李信哄得,与他称兄道弟了。


李信以为这样就够了,慢慢借丞相大郎的口,说服丞相。他看出这位郎君没什么心府,大概被丞相给宠傻了,特别的好下手。但是他临别时,吴明还在和其他几个郎君喝酒,听说他要走,吴明就丢下手中活,前来送他。


李信受宠若惊:我的感染力什么时候这么强大了?


直到站在酒肆门口的枯树下,吴明红着脸,扭扭捏捏把一卷竹简递给李信,说,“二郎,这是我跟小蝉妹妹写的书函。你是她表哥,能帮我交给她吗?”


李信:“……”


看眼对方涨红脸的羞窘劲儿,他还有什么不懂的?


他眯了眼,冷声问,“你为什么会觉得我能帮你交书函?”


李二郎突然变得冷漠,丞相家的傻大郎很迷茫地往后退了一步,试探说,“因为……你是她表哥?”看李信冷笑,他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对方笑得真可怕,于是加上一句讨好的话,“还因为……你我投缘?”


李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