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表哥见我多妩媚 > 61|1.0.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医工与小二进来的时候,是舞阳翁主纡尊降贵亲自给他们两个开的门的。但他们还没感受到闻蝉的好心,就先迎接了榻上屈腿而坐少年的白眼,“这么着急干什么?火烧到你家了?多事!”


小二当面就被呛一句,颇为委屈。


医工则抚着山羊胡莫名其妙地想:让他来看病,看的该不会是这位郎君的肝火过旺吧?


闻蝉站在他们背后,藏起自己那脸上快忍不住的笑意,唯恐李信来堵她的话。他心情不爽快,她特别能理解。但他的伤势,也很严重啊。而且说不上为什么,看到李信因为她的事而烦躁,她心情还挺好的。即便李信白了她一眼,她也当做没看见,关上门出去,把地方和时间留给医工他们。


回到自己房舍内,女孩儿靠在门上,摸着胸口砰砰砰直跳的小心脏。她面颊绯红,唇角上翘,那浓烈无比的欢喜激荡之意,便怎么也掩饰不住了……


她思绪混乱,脑子里没有一根牵着的线,让她乱七八糟地想了许多。一会儿是李信幽静望着她的眼睛,一会儿是他问她的话,一会儿是他倒在她怀中的样子,还有一会儿,少年劲瘦无比的腰线,在她脑中晃啊晃……


当时没感觉,但现在觉得他腰线的线条真好,在数不清的伤痕下,那筋骨桀骜盘旋,像山又像水,让人、让人……


闻蝉顿了一下,脑中的记忆,停留在他后腰上沉重无比的伤口上。那里全是伤,鲜血模糊,但在一团模糊中,那胎记……那胎记不太对……


她没看到过别人的胎记,但是人身体上出生就带着的胎记,不应该是那个样子啊。那个样子,如果肉长出来了也许看不分明。但是现在看,总像是伪造出来的……李信说他是李家二郎,李家的长辈们都说他是李家二郎。她心里有疑虑,一直有那么点儿疑虑,但她没有说过,也没有去多想。


她姑父都承认了,长辈们都承认了,连她姑姑都接受了。


那李信就是她二表哥啊。


但是如果不是呢?


如果他是“假冒”的……


闻蝉额上渗了汗,打断自己这个猜测——不,不会的。她一定是想多了。李信就是张狂,也没必要伪装李二郎的身份到李家来。他又不爱慕荣华富贵,他活得自由自在,李家对他应该没有吸引力……


但是脑中另一个想法又在反驳她:怎么没有吸引力?李家两朝世家,进去便相当于一步登天,当真对一个小混混出身的人没有吸引力吗?李信他本来就是个混混,他想往上走没有别的路径。没看他还说出造反这样的狂话么。但他要是是李二郎就不一样了,一切追逐的东西,权力、地位、财富,全都唾手可得……李信当真不心动?


闻蝉全身发抖,自己想的出了一脑门子汗,心里惊疑万千。恨不得亲口去问李信,又恨不得当做什么都没发现。


大家都没发现的事,她为什么要发现?她要是发现了,李信会怎么对付她?


他会杀她灭口吗?


……应该不会。


她不信他舍得杀她。但是、但是……


听到隔壁门的开关声与医工说话声,闻蝉从自己的臆想中惊醒。她勉强说服自己:我只是随便猜一猜而已,我又没有证据。我可以悄悄询问医工胎记的事,也可以慢慢跟李信打听……在什么都没证明前,我还是当不知道好了。


反正她假作不知,一直装得炉火纯青。


闻蝉深吸口气,开了门,正好见医工在小二的陪伴下下楼。她走两步,想喊住医工问一问医学上关于胎记的事,另一道门口,少年的声音把她拉回去,“知知,过来!”


闻蝉侧身扭头,看到李信松松披着衣袄,站在门口对她勾手指头。


她定定地望着他半天,清亮的眼眸在他脸上扫了一圈,才走过去,被李信拉进了门。


闻蝉跟在他身后,问他,“你的伤没事吧?医工怎么说的?是要每天上药吧?”


他“嗯嗯嗯”地随意应着,敷衍了闻蝉几句。然后大马阔刀地往榻上一坐。闻蝉蹙眉,他这坐姿太粗俗,让人不忍直视。闻蝉扭了脸,李信又把她的脸掰回来,与她双眼对望,“人走了,咱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


“……?”小娘子迷茫地眨了眨眼。


李信说:“你和我什么关系的讨论。你刚才想怎么答来着,给我答一遍。”


闻蝉:“……”


李信惊奇地看着手中捧着的女孩儿的脸飞快地涨红了。


她推开他拽她的手,往旁边矜持一坐,半天没吭气。她要告诉李信,她刚才想亲他吗?刚才要是没有被人打断,她在他脸上亲一下,李信肯定就明白了。然后一切话一切事都由李信去说去做了,他多聪明啊。但是被打断了,闻蝉既亲不下去,也说不出口了。


她矜傲又心动,自满又虚心。她有时候想远离他,有时候又想向他靠拢。


她时而在心里埋汰李信,数落李信不如她意的地方。她将他从头到脚地打量一番,就越想越绝望,越想越不喜欢。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自己呢?她是翁主,李信以前是混混,现在是李二郎,哪个配她,都格外的高攀。闻蝉骄矜了十数年,眼界何等的高,统共看上的男儿郎,就江三郎一个。即便江三郎不搭理她,她未来的夫君,也不能比江三郎差得太远吧?


而李信,总让闻蝉觉得不甘心。觉得自己应该得到更好的。


可是她不甘心着,心又不由自主地向着他,目光时不时地被他所牵引。


他二表哥活得那么精彩那么潇洒,还那么有抱负,有头脑。即便他现在不如意,龙游浅渊,他也有朝一日会变得很厉害。他也教她很多以前闻所未闻的,他也很有趣,他还对她特别好。他对别人总是很有气势,在她面前,又是纸老虎一个……闻蝉才十四五岁,她没见过多夺目的郎君。但她已经被他吸引。


可是她又猜不准李信的心。


她常年被无数男儿郎喜欢,每个都被她看得一清二楚。她却看不清他二表哥,不但看不清,还永远被他甩在身后……


闻蝉有些茫然。


在情爱到来的时候,到底是理智重要些,还是顺心而走重要些呢?


她一面警惕李信,一面又喜欢李信……


是的。


舞阳翁主不得不低头承认,她喜欢他。


她是心动得迟钝了一点,但还没有到完全一无所觉的地步。她早觉得自己心动了,但又不肯承认。她希望他离自己远一点,又希望他时时刻刻出现在自己面前。她想跟他说话,想被他逗着玩,还想……


李信敲了敲木案,不理解问句话,闻蝉吭哧个什么劲儿。闻蝉良久低头不语,少年的心已经秋风扫落叶,一片悲凉悲催。他心里自嘲,想着:是了,必然还是不情愿,不喜欢。她不是说了么,即使自己救他,她也不会喜欢他的。


但是知知又很善良,不忍心当面直说……


李信啧一声,心想: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直说的?我还没被拒绝打击呢,她先因为拒绝心软了?不行,就是不喜欢,我也要问个清楚,问清楚到底到哪个程度了。不至于我和她一起做这么多事,她还无动于衷吧?


闻蝉抬头,正要开口。


李信看着她,“说‘兄妹关系’的话,你知道后果吧?”


闻蝉:“……”


他在威胁她不许说“兄妹关系”吗?


女孩儿惊呆了,心想:我第一次碰到连告白都要威胁心上人的。


我二表哥求我喜爱都求得这么清新脱俗,不知道实情的,还以为我是他仇人呢……


闻蝉在李信的冷眸逼视下,深吸一口气,挺直腰杆,紧张无比。她要再开口,门外传来了“笃笃笃”的敲门声。


李信:“……”


闻蝉:“……”


门外又是之前那个小二,这次声音里却充满了讨好与谄媚:“郎君,官寺的人来了,请您与翁主回去呢。”提到“翁主”,门外小二的声音都带着颤音,但提到更后面的话,他整个声音都开始飘了,“说平陵公子与他夫人在等着你们。”


接着又是其他人的声音,“郎君,车马已经备好了。我等有眼不识泰山,让两位受委屈了。”


半晌后,等在门外的小吏等来了开门的人。他小心地抬眼看一眼,发现少年郎君脸黑如墨,一声不吭。小吏心里颤抖,心想:这位李二郎,看起来脾气不太好啊?我可要小心伺候。


李二郎身后,又跟着走出来一妙龄小娘子。小娘子貌美若明珠,只瞧一眼,便觉光华流目,与他们这般人不一样。众人心想:这位定是舞阳翁主了。舞阳翁主倒是与先前的黑脸少年不一样,唇角带着轻松的笑意,娇声去追前面的小郎君了,“表哥,表哥你等等我——”


舞阳翁主真是个和气的好伺候的人。


但出了肆门,真上路的时候,小吏把之前的印象全打乱了。闻蝉虽然不难伺候,但也肯定离小吏心中所想的“善解人意”差很远。有马车,有侍从,还有眼泪汪汪等候着的青竹等人,闻蝉翁主的架子,就摆了出来。而翁主架势一出来,他们这种没见过翁主的小地方小吏,就忙得焦头烂额了些。


反是小吏先前以为不好说话的李二郎,实则非常的好说话。李信脸色那么差,让人退避三舍的那种。但他一出门,问了平陵公子等人落榻的地方后,竟是思量了下,准备走着去。这可吓坏了一众小吏,忙说请他上马车。但李信看了看拉着车的两匹不太健硕的马,还是决定走着去。他连骑马都不要了……


李二郎这般心善,让众人感动。那边的舞阳翁主也收敛了些,唯恐她摆架子摆的太厉害了,让她二表哥过来说她。某个方面讲,闻蝉也挺怕李信的……


这一路上,李信与搭话的小吏们说话,才摸清楚了现在的情况。


这处官寺的人,并不知道所谓刺客的事。刺客一事,都是宁王的人亲自去办的。现在宁王等人借了江陵这边的一处宅院居住,县官捧着官帽相迎,大气不敢出,唯恐宁王治他一个大罪——毕竟刺客离他的管辖领域,也实在太近了点。


现在的情况,就是宁王等人到了这里,也在打听李二郎和舞阳翁主的情况。当肆中小二去官寺探问的时候,立刻被敏感的人察觉,报与了宁王,于是车马就过来了。


行了大概小半时辰的时间,便到了宁王现在借住的这片宅院。李信仰头看到红字黑底的门匾,扯了扯嘴角:还说是破落的无人居住的宅院呢。看这门匾庄重肃穆的……破落没看出,县官巴结宁王的心,倒是看得一清二楚。


不想看那些人谄媚的嘴脸,李信率先进府。只是前后脚的功夫,坐在马车里的闻蝉等人也赶到了。


当闻蝉到府门口的时候,李信已经回院子洗漱一番,打算去见宁王等人了。他倒是不在意洗漱不洗漱,不过贵人的毛病……再加上宁王那个动不动病倒的身体,李信还是不刺激他们了。


李信在院中,碰到了跟管事说话的李家三郎,李晔。李晔清隽无比的身形,走起路来有点别扭,尽管忍着,旁人看不出来,但于李信这样目光敏锐的习武之人来说,却看出他这位三弟的大腿,恐怕受了伤。


李三郎回头,与李信打招呼,“二哥,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很担心你。”


少年郎君彬彬有礼,进退有度,看到李信出现,确实舒了口气。不过说话时,还是带着疏离客套的味道……毕竟他们虽说是堂兄弟,但两人也不太熟。李晔自己也很奇怪,李信能与江三郎都玩得好,却和他关系不冷不热。李晔一度怀疑是否是自己瞧不太上二哥的脾气,被二哥看出来了,于是二哥也瞧不上他?


李信向三郎点了点头。


他自然不能与李家郎君们关系处的好了。


毕竟他是假的李二郎,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


他不相信以假乱真这一套说法,但他如今就是在行这般事。李信能做到的,便是和李家儿郎们关系不远不近地吊着,等到身份揭穿的那天,大家本来也没多少感情,不存在受不受欺骗一说。


他最愧疚的,还是闻蓉与李伊宁……前者他耍着心机去讨好,让闻蓉开心;后者是主动凑过来,甩都甩不掉。


李信有时候也颇觉心酸:如果他那个名义上的四妹,对他冷淡一点;把她的热情,分上几分给知知。那世事就圆满了……


然事实是,该热情的人不热情,不该热情的人偏偏缠着他不放。李信每听李伊宁喊一声“二哥”,心里都要叹口气。也亏他心性强大,否则这般日日夜夜的折磨,一般人真承受不住。


这也间接说明了李怀安找上他的正确性……


李信走过李晔时,脚步突然顿了一下,甩出一个药瓶给李晔。李晔就看到一个什么东西飞入他怀里,知道他二哥武功比他好,李晔如临大敌,手忙脚乱地去接。那什么东西直接落入了他怀抱中,李晔看到是一个白底小瓶子。还怔愣时,就听到与他擦肩而过的李二郎,随口道,“擦伤药粉,你拿去玩吧。”


李晔:“……”


玩?!


他有些复杂地抬起头,看到二郎远去的背影。少年郎君背影清矍,秀颀若竹。那般意态风流,飒飒然间,让人定睛凝望。李晔心想:二哥是看出我受了伤,所以送我药?他不是对我很冷漠吗?他不是一直对我爱答不理的吗?


也许李信“刀子嘴豆腐心”?


这么温柔的形容词,与李信挂上钩,李晔自己都抖了抖,甩掉一身鸡皮疙瘩。


李晔捧着药瓶,转个身,却被身后站着的舞阳翁主差点吓得跌倒。


李三郎正寻思着怎么跟翁主打个招呼,闻蝉就先盯着他手里的药瓶,问,“这个怎么这么眼熟?”


李晔定定神,说,“是二哥给我的。”


闻蝉:“……”


面无表情地看眼李三郎,冷笑一声,擦过他往前走了。


李三郎生就一颗玲珑心肠,看翁主那副表情,心里一顿:这药粉,该不会是翁主给他二哥的吧?


李晔无言半晌:他二哥随手就给了他……他可以理解二哥对他暗地里的关心之情……但是二哥没想过得罪翁主的后果吗?


“三郎,你在笑什么?”一旁管事见这位三郎捧着药瓶,时而若有所思,时而唇角露出笑,这么半天了,一直没回过神。


李晔抹了下上翘的嘴角,把自己平时的温雅形象摆了出来,“没什么,我们接着说……”


李信过去时,宁王夫妻二人,正在厅中与江三郎说话。看到李二郎过来,侍女只是屈膝请安,并没有进去报一声,就打着帘子请二郎进去说话。厅中站着几个侍卫,在向宁王夫妻汇报刺客的事,“该杀的都杀了,逃出去的,属下派人也追回来杀了。属下惭愧,只抓住一个想要自尽的刺客回来。”


宁王淡声,“能不能答话?”


下属说,“那人才从鬼门关救回来,恐怕不能来回话。”


宁王凉凉道,“你们看着办吧。什么刑什么毒之类的,随便用。我只要他能说出个章程就行了。”


宁王妃闻姝在一边蹙了下眉,却并没有说什么。她夫君话里透出的凉薄残忍,让她有些不适应。但毕竟是她夫君,对方又是刺客,闻姝也没什么好说的。闻姝现在,正一边听夫君和江三郎说话,一边心里七上八下地等着妹妹回来。


侍卫迟疑着说,“就是对方的武功,有点江北的路子……”


江照白在李信进来的一刻,在侍卫们向宁王汇报情况的时候,他站了出来,走得很慢,却走到正前,打断了他们的话。江照白向宁王拱了拱手,非常欠意地把侍卫不太方便说的话说了出来,“江北的路子,又训练有素,殿下应该与我一样,心里都有了底。对方恐怕是程家军的死士。”


张染平静地看着江照白。


江三郎垂眼,“臣不敢瞒殿下。程家军的话……那对方冲的人,可能是臣。”


他停顿了一下,语气有几分微妙,“恐怕是程家五娘子的人。”


张染没听懂,“谁?”


闻姝倒是愣了一下后,从遥远的记忆中扒拉出一个人来,“程家五娘子,是程漪吗?”


江照白无言,算是默认。


这时候闻蝉也已经进来,她还没跟二姊夫等人打个招呼,就先听到了二姊的话。她愣一下,然后有些诡异的目光,就落到了江三郎身上:程漪?程漪不是他的旧情人吗?程漪派死士杀他?还杀到了宁王头上?


张染笑了一声,“很好。”


他语气发凉,平平淡淡,其中寒意,非一般人不能听出。


但站在这里的人,除了懵懂得还在生她二表哥把她给的药给了李三郎这件事的气的小娘子闻蝉,谁都听出了宁王话里的杀意。江照白匆忙抬眼,语气略急促,“殿下,其中定有误会。程漪即便要杀臣,也绝不敢对付殿下您。定是有人从中插了一脚,故意将罪名往程家军中扯……殿下不可中计。”


“江三郎,误会不误会的,我根本不在意,”张染客客气气地说道,“你和程家五娘子的恩怨情仇,我也不放在心上。有人刺杀我,又不是第一次。我命多大啊,随便杀吧,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呢。”


案边一套县官进献来的上好茶具,被他随手挥到了地上,啪一声脆响后,摔得粉碎。


众人沉默。


江照白更是听出了青年人话里的讥嘲味道。


宁王殿下确实不像是生气,但他就是不高兴,都是平平淡淡,彬彬有礼的。然而,听得懂他嘲讽什么的江照白,却出了一身汗。恰时,李信忽然上前,给了江照白当胸一拳。他出手之狠之快,让江三郎趔趄退后三步,唇角渗出了血。


闻蝉尖叫,“表哥!”


李信冷眼看着江照白,“你是明知道程漪要对付你,你无法对抗,才攀上宁王的车队吧?你却事先不告知,等事后出了事才开口。我们这些人的性命,在你眼里,根本不算事?”


江照白脸色苍白,被李信一拳打得胸口沉闷,他艰难地喘口气,说,“我只知道她不想我进京,我并不知道她想杀我到这个地步。我以为他们知道车队中有宁王,会有犹豫,谁知……是我的错。愿受殿下责罚。”


宁王默然片刻后,客气一笑,“孤不罚你。你能说出来,证明你也被算计其中。有江三郎陪孤一起入局,孤没什么生气的。”


此次争端,在闻蝉胆战心惊中,轻而易举地被解决。她第一次直面她二姊夫的阴晴不定,不过想到常年生病的人,大约都有点脾气,又觉得释然。李信打了江三郎一顿,让他卧床几日,听说江三郎回去还吐了血……


在屋中看书时,青竹叮咛翁主,“您可不能见江三郎可怜,就去探病啊。宁王殿下的火还没发完呢……宁王妃专程让婢子跟翁主说一声,怕您招了火。”


闻蝉说,“我以为我二姊把我二姊夫压着一头。现在看,我二姊好像也挺怕我二姊夫的……”她唏嘘一声,“夫妻一事,真是很难说清呢。”


青竹抿唇一笑,觉得她家翁主还小,懂什么啊。


但她家萎靡不振的翁主很快起来,说,“我要去给二表哥送药!”


闻蝉心里怨李信随意把她给的药送给了李三郎,她还等着李信跟她道歉。但是李信一回来就去跟她二姊夫说话,去谈刺客的事了。忙了一天,她也没等到她二表哥过来。


舞阳翁主只好委屈自己走一趟,打算自己走到李二郎面前,让李二郎跟自己道歉!


她又是先白跑了一趟,李二郎不在住宅里,听说去湖边散步了。闻蝉心里诽谤他一个粗人居然还会散步,又跑去大湖边找人。夜幕暗沉,游廊曲曲绕绕,而这一次,闻蝉在游廊一头,看到了廊边坐在栏杆上对水发呆的郎君。


吩咐青竹等人等候,她拿着药瓶,便过去了。


站李信身后半天,闻蝉琢磨着怎么让他道歉,她听到李信的话,“你忙完了?”


闻蝉左右看看,发现他不是在跟空气说话,就是在跟自己说话。


二表哥主动跟她说话……


闻蝉让自己不那么急迫,慢条斯理地准备摆摆架子,让李信等一等后,再回答他。她架子还没摆完,就先听到少年似笑非笑的声音,“傻子,你是哑了还是聋了?”


闻蝉:“……!”


一句话里,他是骂了她三遍吧?!


她气急败坏,“我没有!”


李信肩膀耸着,乐得不行。他手在栏杆上一撑,身子就转了过来。湖水清冽,他还是散散坐在栏杆上,现在直面闻蝉,语气却一本正经,“你忙完了,再没人打扰的话,我们说说之前没说完的话吧?”


他问:“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闻蝉:“……”


他见她呆住,用敬仰无比的眼神看自己。她佩服他的持之以恒,佩服他到现在还记着这件事。李信心里却挺烦的,又换了个问法,“你还是一点都不想跟我好,一点都不想嫁我?”


李信不抱什么希望。


谁知道,他居然听到闻蝉扭扭捏捏道,“我……随便啦。”


李信抬头看她。


“随便”是几个意思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