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表哥见我多妩媚 > 59|1.0.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黑魆魆的夜色,暴风雨已经停了。少年们被水在江水中不停冲荡,时而碰到礁石水草。闻蝉一点事都没有,那些都由始终紧紧抱着她的李信为她挡了去。而被卷入旋涡,又被丢出去,江水推着他们来回冲撞的速度非常快,根本不足以他们反应过来。


那水又冷,又厉。每一时每一刻,都要靠身边的这个人提醒,才有勇气对抗下去。


而上天终究是对他们仁慈的。


不知道在水里飘荡了多久,江潮缓了下去,不再汹涌奔放如烈马无疆。他们扑抱上一根被卷入水中的木头,在无边的黑夜中茫茫然地逐水而走。四面都是湍急的水流,当辛苦地爬上木头后,闻蝉发现李信抱着她的手即使松开了她,都还在发抖。


他之前抱得太用力了。


李信说,“没事。”


木头缠入了一片水草中,少年们趴在上面,望着浓浓深夜判断了半天,确认他们何等幸运,似乎被水冲到了浅岸边?


湿漉漉的两个少年便相携着爬下木头,踩上了陆地。到这一刻,被凉风一吹,之前那始终紧绷着的心,才松了口气。李信走下来的动作很迟缓,他脚步很慢,手摸上自己的腰肌,那里已经紧绷无比,此时连松懈都做不到了。


少年扯了扯嘴角:他的腰,可真是多灾多难啊。一伤未好更添一伤。


“表哥?”闻蝉回头看他,奇怪他为什么走得比自己还慢。她又想起来她之前发现的少年腰上的上,担心地跑了回来扶住他。


李信不需要她扶。


他头痛,腰痛,全身力气都在流失,冷汗与热血混在一起麻醉他的神经。他走一步,都有眼前漆黑的感觉,必须要靠强大的精神支持着,才能走下去。李信想:我不能晕过去。荒郊野岭,我晕倒了,知知一个人怎么办?我得安顿好她啊。


江风再从后袭来,少年几乎被那风吹得倒下去。


闻蝉再叫一声,“二表哥!”


李信烦道,“喊什么喊?!快找找有没有什么歇脚的地方。”他把“再晚点,老子就撑不住了”的话咽回去。


闻蝉大约明白李信很难受,其实她也差不多。她没有受什么伤,但是她在江水里泡了大晚上,冰得双唇发紫;再穿着一身潮湿沉重的衣服在夜色中行走,她又冷又累,得靠李信在旁边支撑她,她才敢走下去。


她无比信任李信。


她觉得没有李信的话,自己肯定不敢走这样的路。


即使李信身受重伤,但是抓着他的手,闻蝉都能生出无限的勇气。


他们走了一会儿,便发现了一座破旧的龙王庙。该是出海前,百姓来这里祈祷。不过最近几年天气不好,百姓生活的也苦。龙王爷不给面子,这处地方就被荒废了。少年们走进门槛后,就被庙里带着湿气的尘土呛了一鼻子。


到了这里,李信咚一声就倒了下去。


闻蝉惊恐地去扶他。


跪在地上的少年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缓了一会儿,李信挪了几步,观察了一下庙中布局。他靠坐在一根柱子前,翻了翻身上,火折子已经湿了水,怎么都点不着火了。而这种深夜,又在陌生地方,他再出去找柴火,李信真不确定能不能做到。


算了。


没火就没火吧。


熬过今晚,天就亮了。


李信开始脱衣服。


闻蝉吓了一跳,往后退两步,还被脚下扔着的烛台绊了一跤,“你干什么?!”


李信都没精神跟她逗趣了,斜她一眼,“衣服湿了,晾一晾。身上有伤,包扎一下。很难理解吗?”


闻蝉眨巴着眼睛看他,红着脸看他。


李信被她看半天,服气她了。少年挥挥手,指指自己身后的柱子,那里靠着墙,隔离出一段安全的角落。李信懒洋洋道,“你去后面,也把衣服脱了。这么湿着穿下去,你恐怕连今晚都熬不过去。你在我后面脱衣服,然后把衣服递给我,我用内力给你烘干。”


他说的其实很简洁,实在没力气多说废话了。


他时时刻刻的眼前发黑,时时刻刻的想晕倒过去。要不是旁边有个容易受到惊吓的闻蝉,他当真不管不顾了。


李信心里想:我要是这么突兀地倒下去了,知知就得哭鼻子了。她本来就害怕,我还不陪她,她更害怕了。我又何必让她因为这么点小事哭鼻子呢?


闻蝉抿了抿唇,她也确实全身被湿衣服贴着,很难受。虽然在这种地方脱衣服,总觉得不安全,怕有像他们一样的人闯进来看到。但是她再低头看眼靠着柱子宽衣解带的少年。少年的上衣已经脱了,健硕的肌肉露出来……闻蝉红着脸躲去他身后隔出来的角落里了。


闻蝉想:都这样了,二表哥肯定没心情偷看我脱衣服吧?他虽然是混蛋,但应该已经没调.戏我的力气了吧?在这个时候,我应该可以相信他不是小人吧?


小娘子躲在暗夜墙角,窸窸窣窣地脱衣服。


李信心不在焉地靠着柱子,把湿了水的袍子扔在地上,手摸到腰后,再次摸到黏腻和僵硬。他疼得神经麻痛,又歇了一会儿,才撕开布条给后腰胡乱包扎了一下。黑夜里,少年将衣服都脱了个干净,他剩下的那点儿内力准备帮闻蝉烘衣服。自己的衣服,则随便扔在地上,准备等自然晾干。而即使明早干不了,他也还得穿。


但脱了个干净后,想到还有个闻蝉,李信迟疑了一下,又把湿着的中单裤穿上了。他咧了咧嘴,心想:我要是真的什么也不穿,知知没有被别人吓着,得被我吓死了。


虽然我确实没精力对她做什么,但她娇滴滴的,还是算了吧。


少年平时对女孩儿千逗百哄,但在最关键的地方,他永远尊重她,不强迫她。


李信都折腾了很久了,伤势也包扎了,衣服也脱了去晾了,身后的墙角,却没了动静。要不是能听到女孩儿浅浅的呼吸声,李信还以为后面没人呢。李信手抬起,冲后头的方向弹了个响指。


闻蝉一惊。


李信问,“矜持什么劲儿?不就是让你脱个衣服吗,拖拖拉拉干什么?”


闻蝉声音里带着哭腔,“我脚抽筋了,你等会儿!”


李信听她抽筋,便要起身去看。闻蝉的声音紧跟其后,“你别转头看!我一会儿就好了!”


李信嗤了一声,又坐了回去。


果然过了会儿,女孩儿在身后推了推他的肩膀,无声无息地把衣物递给了他,一件又一件。之前在水里的时候,闻蝉就已经把身上重的东西全都丢掉了,类似玉佩环扣簪子这样的,一概没有。现在送到李信手里的女孩儿衣物,就是她身上穿着的了。


闻蝉声音很轻,带着颤音,“好了。”


李信手贴在她的衣物上,白色的热气向上飘去。他想到闻蝉如今正赤.裸.裸的,坐在自己一臂之外,嗓子有些发干。要花费很大力气,少年才能忍住不去乱想,让自己专心于她的衣物上。


她的衣上,带着她身上的香气……


李信手抖着,面孔忽的涨红。


他全身僵硬,手指颤抖,把烘干的衣服,一件件丢去后头。少年将头埋入两腿间,剧烈地喘了好几口气。


然后李信又发现身后没动静了!


少年快被她弄疯了,吼道,“你又怎么了?”


闻蝉哽咽道,“我我我我手又抽筋了……”


李信:“……”


以头抢地。


后面的小娘子听到了他满腔的崩溃之情,居然还又给他补了一刀,“而而而而且,我不太会穿这些衣服……”


李信:“……”


沉默半天,他强忍着全身乱窜的无名火气,问她,“什么叫你不会穿衣服?以前跟我在徐州时,你的衣服不是自己穿的吗?”


闻蝉说,“那是你管人借的农人的衣服啊,有人教我怎么穿啊。我自己的衣服,我不太会穿。”她听出了李信声音里的怒火,还辩了一句,“平时我衣服,都是青竹她们伺候我穿的。而且你这个乡巴佬,你不知道我们这些人的衣服,都特别繁琐华丽特别好看吗?好看的衣服,穿起来当然很麻烦了。我是翁主,我不自己动手穿衣,有什么奇怪的?”


李信呵呵笑,“那请问尊贵无比的翁主,我到哪里给你找青竹白竹绿竹去伺候你穿衣服?!”


闻蝉:“……”她小声驳他,“人家叫青竹,根本没有什么白竹绿竹……”


李信冷冰冰地打断她,“知知!”


闻蝉被他吼得吓住,不敢再开口反驳他了。


很长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又不知道过了多久,闻蝉听到少年忍辱负重一样的颤抖声音,“知知……你该不会,还要我帮你穿衣服吧?”


闻蝉:“……!”


她忙打断李信的这个危险念头,“别别别!不用不用不用!表哥你坐着就好,我手不麻了,我很快就会穿了!你让我研究一下!”


她听到少年很轻的一声“嗯”,没听到他有转身的动静,闻蝉才提心吊胆地研究自己这身复杂的衣服该怎么穿。


她好容易穿上了大体,却还有几根带子不知道往哪里系。但又觉得再磨蹭下去,她还是不会穿。如今衣衫凌乱,也比不穿强吧。闻蝉起身,扶着墙,慢慢走了出去。


黑夜无月,闻蝉看到少年头挨着膝盖,闭着眼,侧脸苍白。


他打着赤膊,穿着一条单裤。闻蝉不敢看他下.身,只盯着他上身流水一样的肌肉线条看了一会儿,又捂着狂跳的心脏移开目光。她勉强将注意力放到他后腰上凌乱扎着的布条上,心想不知道他的伤怎么样了……


闻蝉眼珠又忍不住移到少年身上的流畅线条上……他的肌肉紧绷结实,又不是一块一块的,是习武人有的那种坚实,像她阿父一样……但他又不是她的阿父,她阿父不会让她看一眼,便心脏剧烈跳动,面红耳赤……


闻蝉不敢多看,为让自己不丢脸,她去捡他随手扔在地上的衣服,去学着平时青竹伺候她时的样子,给他叠好。闻蝉从来没照顾过人,她连叠衣服都没做过。她很快被转移了注意力,新奇无比地蹲在地上,研究怎么叠男儿郎的衣服……


李信的疼痛缓了一会儿,睁开眼,看到女孩儿侧对着他蹲在地上,在叠他的衣服。


少年夜视能力极好,他能清晰地看到女孩儿垂着的纤长睫毛,温柔地覆着眼睛。她面容发着一团玉一样的莹莹光泽,肌肤吹弹可破。她面上露出专注又好奇的神情,跃跃欲试地伸出纤长白净的手,在他的衣服上捣鼓……


李信心里生起一种怪异感。


她居然在叠他的衣服……


黑暗中,闻蝉听到李信微微的笑意,“知知,你以后嫁人了,必然是贤妻良母。都会给人叠衣服了。”


闻蝉被他突然出声吓住,慌乱地侧头看他一眼。少年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她。她发现他的脸色好看了一些,不像刚才那么惨白吓人了。闻蝉脸颊被他直接的目光看得滚烫,口上却道,“我本来就很好!不过我是什么,都跟你没关系!”


李信笑,“哦,我说错了,你还够不到贤妻良母的地步。”


闻蝉:“……”


心想:我怎么又不够格了?难道我未来的夫君不是你,我不给你叠衣服,我就不贤妻良母了啊?呸!


李信慢悠悠道,“我把衣服散着扔开,是让风吹一吹,明天干得快。你又给我叠起来,这衣服还干得了吗?你知道要靠风吹,衣服才能干吧?”


闻蝉被他气得脸红,“你别把我当傻子!我知道这个!但是你把衣服这么扔一地,多脏啊……”


李信讽刺她,“老子从小就这么脏到大的!看不惯,就别看!反正脏不到你。”


闻蝉心想你肯定要碰我的,谁说脏不到我?你这么脏……但是闻蝉又不敢说,她非常识时务,知道现在的李信,不是能纵容她的时候。他正心烦意乱,哪里会理解她的毛病。


闻蝉咬了咬唇,往庙中四下看了看,忽然有了主意。她跳起来,去搬来灯台、木头、凸出来的钉子……她将少年的衣服拍干净尘土,往高高的地方挂去,不让衣服挨到地。


她洋洋得意,觉得自己真是聪明!


回头,去看李信。


李信正对着她笑。


少年笑意深切,浓郁无比。他看着自己的那种眼神,笑得闻蝉一下子就不好意思了。


李信夸她,“知知还是很会做贤妻良母的。”


闻蝉矜持地“嗯”了一声,换来少年更深的笑意。他真觉得她可人爱,但是伤势牵制着他,又没法放声大笑。寒风从外吹来,李信打个颤。他问,“风这么来来去去的,老子都冻死了,知知你呢?”


他的意思是让她过来,两个人挨着就暖和些。


闻蝉不知道听懂没有,反正她说,“我不冷啊。”


李信:“……”


磨了磨牙,他实在不想起身去收拾她。李信再把话说得直白一点,“过来,让我抱着你睡。荒郊野外,抱着睡才缓和。你不要多想,咱们问心无愧就好。”


荒郊野外,一男赤着上身,抱着一女的,他还说“问心无愧”?


闻蝉心道:呸!


李信实在冻得受不了,但说了两次,闻蝉都不过来。他也不想再折腾了,靠着柱子,撑着僵硬的脊骨,琢磨着:我是该这么熬一熬呢,还是把湿衣服穿回来?到底哪个会更冷呢?


少年琢磨着的时候,感觉到一具温暖的少女身体,埋入了他怀中,抱住了他。


李信:“……!”


他惊讶地睁开眼,看到闻蝉跪在他身边,伸出手抱住他,整个人埋入他的怀抱中。他看她的时候,她正仰着脸,问他,“表哥,我抱着你,你还冷么?”


李信一时无言。


他望着她,望她乌黑的眼,望她雪白的脸,望她就这样紧紧地抱住他,将自己身上的暖意,传给他。


他在刺骨寒风中冻得头疼,腰伤也在磨着他的寿命。他冷得全身发僵,但是他坐得笔直,又不肯跟闻蝉低头。他这样倔强坐着,他安置好了闻蝉,他不知道闻蝉会主动过来抱他。


明明他的语气那个样子,闻蝉该心里嫌弃他的。


她也肯定不知道他现在有多难受。


但是她就跪在这里,就抱着他,温暖他的身体。


她还仰着脸问他“表哥你还冷吗”。


李信喉中一哽,放在膝上的手指动了动。女孩儿干净纯粹,他在她身上猛猛跌了一跤。她这么乖巧,这么懂事,他为什么不喜欢她呢?


他喜欢她……特别特别地喜欢她!


闻蝉茫然看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说话。她心里难为情,心想是不是我太主动了,他又嫌弃了?


少年的手臂忽然横住女孩儿的腰,把她往自己怀里一提。换了个更舒服更包容的姿势,李信将闻蝉紧紧抱在怀里。闻蝉被闷在他胸口,听着他急促的心脏。他心跳那么快,那么剧烈,让她都跟着开始心跳加速。李信抱着她的手臂滚烫,坚硬如铁。她贴着他上身,被儿郎这么抱着,于舞阳翁主来说,是要鼓起莫大勇气的。


但闻蝉心甘情愿让他抱。


她还听到他轻声,“知知,让表哥抱你一晚上吧……别离开我,好么?”


他第一次在口上提,称呼自己是她的“表哥”。


闻蝉心里发抖,点了点头。她伸手,去摸他的后背。感觉到少年僵了一下,闻蝉以为他不喜欢被自己碰,看着他俯视自己的幽黑眼神,她结结巴巴解释一句,“我觉得你绷得太厉害,会不舒服的……我不能碰吗?”


李信说,“你不想发生什么的话,最好别乱碰我。”


闻蝉:“……?”


她隐隐约约明白点什么,脸刷地红了。重新扑入他怀中,这一次,却是一点都不敢乱动了。


听到少年坏笑,“哟,你还真懂一点呢。我还以为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呢。”


闻蝉心想我就是不知道啊!但是你都笑成这样了,我当然知道你不怀好意了啊!


她心里发觉自己似乎对男女之情,还是不够了解。暗忖回京后定要想办法多知道点,省得自己被二表哥拐了,还一无所觉……


如是一晚,少年搂抱着少女睡了一晚,将这个难熬的夜晚熬了过去。但次日醒后,李信依然头痛欲裂,根本没觉得好一点。后腰处一贯的火热,他动一下,都能感觉到那处撕裂麻密一样的痛感。


李信苦笑:我再这么折腾下去,说不定还会把医工做好的胎记给弄没了。这样就太可笑了,我假扮李二郎的身份,不还得泄露出去啊?


闻蝉蹲在他身边看着他头疼脸白的样子,不忍心道,“要不你歇着吧?我出去找路?”


李信说,“不行。”


她长得这么漂亮,他怎么敢放心她随便出去?知知还是不了解民间愁苦,以为每个人都善良的很。她自己身份高,没人敢得罪她。可是她现在没有了身份,她还长得那个样……世道这么乱,被随便哪个恶霸强掳了、欺负了,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闻蝉看他都这样了,还这么强势。心里不高兴,女孩儿鼓嘴,“你不要总这么不相信我好不好?我也很聪明的!当初我在你手里,不就活下来了吗?你不也没把我怎么样吗?”


李信说,“那是因为我不想把你怎么样!”


闻蝉哼了声,“那明明是因为你被我美色所惑,被我的机智忽悠住。我多少次忽悠你,你不都以为我真心的吗?”


李信面无表情抬头,“来来来,咱俩算一算你虚情假意的账。算一算,你当时有哪怕一刻对我真心?”


闻蝉:“……”


心虚地瞥了眼:一刻都没有。


她与李信相处的时时刻刻,都是在试探李信的底线。都是凭着他对自己的喜欢,吊着他。她能一直那么吊着他,让他觉得自己喜欢她,让他觉得有点希望。而闻蝉能把虚情假意,演得特别真诚。


她真的跟李信虚情假意了很久。


当李信要跟她算前账……她哪里敢啊。


闻蝉只辩了一句,“我能忽悠你那么久,也能忽悠别人那么久啊。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李信继续面无表情:“老子不想看到你跟别的男人拉拉扯扯。”


闻蝉啐他:“关你什么事!”


但是在少年不看她的时候,她嘴角又翘了起来。即使身处劣势,即使李信身受重伤,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和他在一起,她就是一点都不惶恐,都不担心。她总觉得她二表哥无所不能,有他在,自己什么都不用操心。


而闻蝉这种想法,事实证明是正确的。


李信缓了半刻后,就有了精神跟她出了庙。


他们不知道这里哪里,李信说昨晚的刺客不知道什么来头,也没寻到宁王夫妻踪迹前,为防打草惊蛇,他们也暂时不要露身份。闻蝉点头,全听他的。而他带着她离开了这块地方,摸到了官道上。


中途又遇到了一家赶车的夫妻。那家妇人坐在牛车上,一眼又一眼地看闻蝉。


李信想片刻,就走上前,与这对夫妻换了衣服。对方欢欢喜喜地穿上了锦衣玉袍,而两个少年则穿上了粗服麻衣。这对夫妻还要把牛车送给他们,但李信想了想,也拒绝了。


身上的路引也湿了,丢了。他们身上能表示身份的东西,基本在落水的时候,为了防止沉下去,全都扔了。在这种不能证明身份的时候,一切显眼点的事,还是远离得好。


两人继续上路。


到晌午时刻,两人停下来,争执解决午膳的事。闻蝉腿疼,不想走了。李信却要她跟着他。


少年说得一本正经,“怕我离开你,你被人骗了抢了杀了。”


闻蝉不服气,“哪有你说的那么可怕!我都跟你走了这么久了,我走不动了!”


李信不耐烦,“我背你。”


闻蝉摇头,“你腰上有伤,我不能让你背!”她劝李信,“真的,我就在这里等你。不会有你口里说的什么觊觎我美貌的人的,哪里有这么巧啊。就算有,我也会用机智化解的……”


她话没说完,身后就响起一声流里流气的口哨,“哟,好漂亮的小娘子嘿嘿嘿。”


闻蝉:“……”


扭头一看,身后走来许多衣衫褴褛的乞丐,全都眼睛发光地盯着她。那种饿狼扑食一样的目光……


李信说:“去,用机智去化解!我看好你。”


闻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