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表哥见我多妩媚 > 33|1.0.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府上的郡守夫人又病倒了。虽然自她回来,众人已经习惯。但这次的混乱,仍然给李家添上了许多消败沉寂。李伊宁与兄妹们去给大母(祖母)请安时,老县君泪流纵横,连连道,“造孽啊。”


是啊,造孽。


那个丢掉的孩子的阴影,笼罩了李家。互相怨怼,互相不原谅。旁人家阖家欢乐,他们家,却始终连笑声都很少。在李怀安夫妻在汝阴居住的那些年,是李家最太平的日子。闻蓉有了女儿,又有了小子。过了这么多年,在丈夫和孩子的帮助下,她也慢慢走出了旧日的阴影。那些年,逢年过节时,一家人团聚,也都多了说话和解的意思。


上天却从来没打算就此放过闻蓉。


意识清醒的时候,闻蓉想着,是不是因为这些年,她渐渐地去接受大家的说法,忘掉那个孩子,所以老天不高兴,才借此惩罚她呢?


她的幺子出生没多久便夭折,这沉重打击,再次将她推向深渊。


她重回了那个午夜梦回的时刻,众鬼啼哭,血雾不散,她在黑夜中彷徨,听到无数声“阿母”的呼唤,每次回过头,却谁也看不见,谁都不知道。


她丢了一个儿子,又死了一个儿子。


这是她的罪。


母亲做的如此失责,是她害死了他们吧?


整日浑噩,整日寻找。她站在浑浊的夜雾间,穿过茫茫人海,踉跄前行,不断地呼唤着。心心血泪,声声如泣,一个母亲,到底要如何,才能回去丢失的岁月,找回她的小阿郎——“二郎!”


……


“这是灶房那边给表姐熬的药粥,表姐趁热喝了吧。”冬日上午,日照昏沉,屋门大开,有层层寒气扑入房中,又与屋中烧着的火炉相中和,气温温和。在门外脱了鞋,只穿袜子在一层雪绒色的毡罽上走来走去,舒适轻盈,并不觉得寒冷。


舞阳翁主因为昨日猝不及防地救了她姑姑,两个人一起摔了。她姑姑被她护着没事,她却遭了罪,当场疼晕;再次疼醒,是因为医工给她正骨的原因。她的腿脚受了伤,脚脖子当天便肿起一大块,对于常年无病无灾的闻蝉来说,可算晴天霹雳。


一众仆从在得知翁主受伤后,更是如临大敌,恍觉天都塌了——翁主被人劫持的时候,尚且活蹦乱跳、连点儿心理阴影都没有的,全须全尾地回来了。结果翁主就坐在家里,当着他们的面,祸从天降,被砸伤了。


所有人都诚惶诚恐,各派人士,自翁主受伤后,就一批批轮流过来慰问,各类补品,流水席一样地送过来。恐怕闻蝉吃到明年去,也吃不完。


是为了救姑姑嘛,闻蝉倒不觉得如何受委屈,她就是难过自己的腿脚受伤。最让她伤心的,是医工们从膝盖开始,给她细细包扎。她的脚肿了小球大,医工给她包了个大球。且她受伤后腿脚不能弯曲,起身后,坐的时候,只能把两腿伸直了坐,一点儿含糊都不行。


这种坐法,称为“踞”,是极端无礼数的一种坐法。莫说贵人们的教养,就是普通民众家,谁这么踞坐在家,被别人看到了,都要认为你这个人莫非是瞧不起人,这样羞辱他人?


然闻蝉腿脚就是暂时不能动,得休养几日,等肿块下去了,才能下地活动。


她不觉想到她想要去见的江三郎——闻蝉忧郁想到,是不是等她二姊人都到了会稽,她连江三郎的面都见不上呢?


二姊见她没事干都折腾出一堆事来,又要打她了吧……舞阳翁主心有点儿痛。


闻蝉在家中踞坐,侍女们忙碌照顾她,然闻蝉自己浑身不自在。听闻有人拜访,能拒的她都拒了,只说头疼要休息,不见客。唯一见的,就是姑姑家的女儿,李伊宁了。


隔着一张方案,对面跪坐的女孩儿着青白色的半臂襦,发尖垂梢,抬起的眸子,仍能看到哭红了的痕迹。


闻蝉将药粥推到一边,先问李伊宁,“姑姑现在清醒了吗?”


她一提,女孩儿眼中又湿了,“不太好。一直说浑话,医工们都没办法。我大母在吼骂,我阿父把自己关书房里不出来。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闻蝉静一瞬,有些不知道怎么安慰对方。


她想说姑姑总会清醒过来的,不要急,慢慢来。但是自她来李家,闻蓉就一直在反复。有好的时候,也有不好的时候。反倒是这样更容易折磨人。李家是名门望族,不会抛弃这样的媳妇,换到普通人家……不说抛弃,恐怕都养不起她姑姑这样的吧。


最值得安慰的,该是姑姑都这个样子了,姑父顶着那么大的压力,仍然没有放弃吗?


她姑父不怎么说话,平时也不常见到人,盖因太忙了吧。但闻蝉昏迷的那日,她接住姑姑时,分明听到人声外,近乎声嘶力竭的喊“阿蓉”的男声。她模模糊糊地回头,看到一个手脚僵硬的中年男人,站在院门口……


闻蝉眨了眨眼,怕引起李伊宁的难过,就生硬地转了话题,问道,“你的猫找到了吗?”见李伊宁摇头,她很奇怪,“找不到的话,你抱养一只长得差不多的,不就行了吗?”


李伊宁摇头,“医工说了,我阿母这样的状况,再容不得什么欺骗糊弄了。要是随便抱一只猫回来,不是雪团儿,见到我阿母的反应不对,我阿母病情恐怕会更重。可是我问了府上的人,大家都没注意到雪团儿的踪迹。倒是有几个眼尖的,在半夜时,看到一只猫跳上了墙……想是出了府。这更是大海捞针一样,想找更难。”


“真是没想到,姑姑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喜欢雪团儿。能帮姑姑转移下注意力,雪团儿也算立大功了。等找到它,定要犒劳犒劳它。”闻蝉充满乐观地说道。


李伊宁静静地看着她的表姐。


年少的表姐眨眼睛,没听懂她的眼神暗示。


李伊宁于是道,“我阿母喜欢雪团儿,是因为我听说,我二哥还在的时候,就养过一只猫,白毛,蓝眼睛,和雪团儿一模一样。后来我二哥丢了,那只猫也丢了。”


闻蝉:“……”


“所以我阿母,不过是移情而已。她始终想找的,还是我二哥。”


闻蝉:“……”


聊了这么多,李伊宁看到青竹等几个侍女在屋外徘徊了。表姐身边的这些侍女,都是长公主专门为闻蝉调-教出来的,礼数大方得体,走出去,寻常人家没人能看出她们只是侍女。舞阳翁主和表妹在屋中说话时,她们并不在屋中打扰,而是在院子里忙自己的事。眼看时间差不多了,翁主该休息了,青竹也不进来说话,就是在帘子外走来走去。人影晃晃映在竹帘上,日光葳蕤相照,李伊宁很快明白这是表姐的侍女们,在提醒自己该走了。


李伊宁便起身告退,却是转个身,出门前,十来岁的小女孩儿怅怅然看着日头的方向,喃喃自语般,“表姐,你说我二哥还活着么?当年那么小的孩子,这么多年过去,颠沛流离,就算活着,也大概不记得小时候的事了。我们真的还能找回他吗?如果找到了,他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会不会也怨恨我们家当年抛弃他呢?”


“单凭一个腰间胎记,我们到底要怎么才能找到他呢?”


闻蝉差点脱口而出:为什么一定要找到?弄个假的,糊弄住你阿母,不就好了吗?!


但她念头才过舌尖,就把自己的话重新吞了回去。她想到了李家三郎李晔的话,她想到李家的人,在这一件事上,大概都魔怔了,都快疯了。如果这么多年,只是为了找一个假的,何必呢?


况且李伊宁也说,姑姑闻蓉的状态,再经不起欺骗了。如果是一个演技高超的人,能骗住她还好。如果骗不住,那估计能直接害死闻蓉了。


而算算年龄,这么多年下来,那个走失的孩子,也就十五六岁。


而一个普通的十五六岁的少年郎,如何能骗过闻蓉和李家呢?


闻蝉沉默下去。


她沉默下去,李家更是因此而沉疴,死气沉沉。在这样的环境中待下去,闻蝉不能走动,天天坐在屋中翻书,青竹这些侍女,却快被李家的凄凉气氛给憋疯了。


尤其是全家都在想办法找一只叫“雪团儿”的猫,为了能让闻蓉好一些。毕竟自从从屋檐上跳下来那日起,闻蓉就再没好过。本就消瘦的身体,更快地衰败下去,让人提心吊胆。


就连闻蝉这边的侍从,都被派出去,满大街地找一只猫了。


这些天,会稽郡中的一大奇景,就是所有白毛蓝眼睛的猫,都快被抓光绝种了。猫变得身价贵重不少,俱是李家人作出的业绩。


青竹跟翁主请了假,出府陪府上的一位娘子采买货物。实则,青竹主要是受不了李家的气氛,出来透透气的。坐着牛车,娘子壮士们拿着单子去进货,青竹无聊地站在牛车边等候。


她忽然看见街道角落口,就三四个衣着破烂的地痞们蹲在地上玩石子,说笑声特别放的开。


青竹蹙眉,看了眼牛车边站着的卫士,觉得自己这边很安全,但仍警惕地往卫士们的方向站了站,远离那些地痞。然因为这个道口,聚众人最多的,就那几个小痞子,他们又没规矩,说话嘻嘻哈哈,声音很大。青竹想忽略都忽略不掉。


且他们中有的人回头,看到貌美女郎站牛车边,就吹了声好长的口哨,一伙儿笑得东倒西歪。


青竹学习自家翁主的气度:忍!不要跟这种人计较。翁主连李信那伙人都能忍下去,她还忍不了几个小地痞吗……啊!李信!


青竹突然间灵感一闪!想到了一个人!


想到了那个跟自家翁主交情不一般的李信!


算起来,舞阳翁主都算是被李信劫了两次了。她们这些侍女,对李信,是又爱又怕。怕得是他随意起来,连翁主都敢劫持;爱的是他和旁的坏人不一样,就算带走翁主,翁主在他身边,比在她们身边时还生气勃勃。


很难用恶人来定义李信。


也很难去仇视李信。


青竹这会儿,缓个神儿后想到:翁主回来了,李信是不是也回来了呢?那位小郎君处于三教九流中,低层次的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他应该认识不少吧?偶尔听翁主说过,在一个地方,很多时候,地头蛇们藏着的势力,比官寺能管辖到的还要大。


李信当然是地头蛇了。


而且青竹觉得,李家小郎君,恐怕还不是一般的地头蛇。就冲他那种狂傲劲儿……要是没点本事,在气死人之前,早被人打死了。


那李信如果回来的话,又是有名的地头蛇的话,托他找雪团儿,找李家二郎,是不是比借助官府的势力,更方便强大些呢?


思路这样一打开,青竹心中便疾跳两下。李家二郎是生是死、能不能找到另说,她现在最希望找到那只猫,好让郡守夫人好起来,也能间接让自家翁主好起来。


日头下,众混混们一起嘻哈玩闹,有人余光看到街口停着的牛车那个方向,那位小娘子向自己这边走来了。众人讶然,你推我我推你,拿那个小娘子取笑——“哟,小娘子看上谁了?”“这也太豪放了哈哈。”“肯定是见老子英俊潇洒……”“滚!”


他们说话中,夹着各种粗话脏话野话,越走得近,听得越清楚。青竹走过去时,听到他们在说什么,腿都要吓软了,当即有扭头就逃的冲动。她咬着牙,强逼着自己僵硬地走过去。


青竹小声如猫叫,“请问你们认识李信吗?”


她那声小猫似的说话声,正常人都听不到吧。青竹脸颊滚烫,羞愧于自己的胆小。为了自家翁主,她决定声音大点,再说得清楚些。然而她还没做好准备,一伙人,全都齐刷刷地回去,钉子一样的锐利目光,看着她。


青竹:“……”


翁主,救命!


这些人好可怕!


您居然能淡定地和他们打交道那么久,还一点阴影都没有!


您不愧是翁主!


这伙地痞们一起回头看青竹,上上下下地打量她。在青竹快要落荒而逃前,一个壮士站了起来,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声,“哦,你找信哥啊……”


青竹打量他一眼:虽然脏兮兮的,全身散发着古怪的臭味。但是一张脸,怎么看都二十有几了吧?叫李信“信哥”?没问题吧?没认错人吧?


青竹重复一遍,“就是李信。”


“对啊,就是信哥啊,”好几个人都站了起来,神情不像最开始那么轻-佻了,虽然说话语气还是带着那股让人不舒服的轻慢味道,“看来小娘子认识信哥啊。你找信哥什么事?我们可以帮你转达。”


青竹心中一讶一喜,正要说出自己的请求,后面传来买菜婆子的叫唤声,“青竹,咱们要回去了!快点!”


身后人急催着,青竹没时间多说,就道了一句,“让李信帮找雪团儿。”


身后人再叫,青竹转身就往牛车的方向赶过去了。


一众地痞们茫茫然——


“找雪团儿?那是谁?信哥认识一个叫雪团儿的娘子?我怎么不知道?”


“呀,信哥真是长大了。自今年入冬,这艳福不浅啊。不知道这个雪团儿,比信哥家的那个什么翁主怎么样?”


“什么意思啊你?我就希望信哥能征服那个翁主!到时候也算给咱们扬眉吐气了哈哈。”


“不是说什么英雄什么少年么?阿信就是这样的!”


“滚!你才入伙,就跟着喊‘阿信’?咱们这圈,辈分很重要,叫‘信哥’!”


“哦哦哦,地痞流氓们也有圈儿哈哈哈……”


一众人嘻嘻哈哈哈间,话题已经转了十八路。而等他们想起找李信时,却惊,“坏了!忘了问那小娘子是谁了。阿信又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跑过去帮忙。”


不过他们这些人,和官吏不是一道,但想探查什么消息的话,自然也有他们的渠道。


……


晚间下了雪。


会稽今年的雪,尤其下的多。浩浩荡荡,天地间白茫无尽。在暗色的天幕下,雪落在屋檐上、树枝上,蓬蓬松松,寂白无痕。黑色的天与雪白的地遥遥相望,彼此沉寂,而人间万户的千盏灯火渐次或明或暗,夜更加幽长。


天已经很晚了。


侍女们都已经去睡了。


关着窗,一盏铜灯边,女孩儿纤细的一道影子,映照在白亮色的窗纸上。


而屋中,就着灯火,舞阳翁主穿着家居宽松软袍,乌黑长发中的一绺调皮地贴着面颊。她依然是踞坐的姿势,膝盖以下却铺了一层毯子。万籁俱寂,雪落无声,闻蝉并没有入睡,而是坐在窗前,提腕握笔,在竹简上练小字。


每写几个字,她就要揉一揉眼睛。


没办法,深夜用功至此,盖是因为担忧她二姊来了。


闻蝉已经很认真地想过了,就她与江三郎犯冲的体质,恐怕等她见到江三郎的那天,她二姊早来了。而在这之前,为了不挨闻姝的揍,闻蝉得用功练一练自己的本事。


闻姝对闻蝉最不满意的,就是这个妹妹被家人宠坏了,文不成武不就,哪方面都让闻姝非常不满意。


其实闻蝉被姊姊虐待得快要哭了:就让她当一个无忧无虑的翁主不好么?不是每个人都是天才啊?她二姊要她文能辩倒群臣,武能上马打仗,这种高难度的事情,闻蝉从来就做不到啊!


然可怜的妹妹只能在半夜三更时,心酸地临时抱佛脚了。


质量上不能取胜,数量上也是可以的吧?


心绪不宁,手下一抖,又写坏了一个字。斑驳竹简上一道黑晕,看得闻蝉皱眉,一阵心烦。


抓起竹简,开了窗,闻蝉就把它扔了出去,眼不见心不烦。


而她将竹简扔后,又从案前摆着的厚厚一摞竹简中取了一份,准备重写。而就是这会儿功夫,耳边没有听到一点儿声音。


窗外雪花簌簌地落着,世界寂静,却并没有竹简落在雪地上发出的声音。一点儿声响都没有。


闻蝉好奇那竹简落到了哪里,又再次推开了窗,挪了挪身,探身往窗外看。这一看,让她手脚当场发麻,心口如锤落,重重一震——


她看到窗口雪地上,站着一个衣着单薄的褐衣少年。少年在窗下立如苍松,携风带雪。压着眉的神情,嘴角的随意,在阴影与亮光相重下,让人心悸。他手里稳稳地拿着她扔出去的竹简,低头扫一扫,抬起目,笑盈盈看向探身的粉衣女孩儿。


闻蝉手撑在窗棂上,瘦瘦弱弱的,脸色却红润,眸子也黑亮。看到他,女孩儿扣着窗子的手抖一下,震惊无比。却偏着头,半天没想到喊一声,或者关上窗。


夜半无人,雪花飘洒。闻蝉看着站在雪地上的潇洒少年郎。他站那里不动,眉目、肩头被雪沾染,身上有一股与众不同的风度。


不知道为什么,闻蝉见到李信,居然只是惊讶,却一点都不意外——她已经自暴自弃,认为自己身边的人全是饭桶,拦不住李信了。


她的人拦不住李信,那么李郡守府上,对李信来说,当然也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了。


阿父常说,“侠以武犯禁”。以前闻蝉不懂那是什么意思,见到李信后,她就懂了——要是练武的都像李信这样厉害,到哪里都是来去自如,那也太可怕了。


静夜中,隔着一道窗,闻蝉慢慢挑起眉,语气一点都不好,“你来干什么?”


李信与她同时开口,“你答应嫁我了?”


两人异口同声。


特别的有默契。


然后紧接着,两人又同时沉默。


闻蝉呸他,“谁要嫁你,少自作多情!”


李信费解,“你我来,不是因为你想通,决定嫁我了?”


再次异口同声。


闻蝉:“……”


李信:“……”


两人又要开口,看到对方同样要开口的样子,又闭嘴。而一个人闭嘴,两人却都闭了嘴,无人吭气。


寒夜中,纷雪中,少年少女隔窗而望。静静的,不知谁先噗嗤一声,两人俱都笑起来。


闻蝉边笑,边悲伤地想:我居然和李信心有灵犀,也不和江三郎有缘分……我真是太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