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表哥见我多妩媚 > 第1章 .0.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辰光密林中窜出的黑衣人们,一上来,便站在郝连离石那方,与李信摆开了阵势。有强势一人,大刀金马而出,手中砍刀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亮眼的白光,向少年和少女的方向挥去。


数人一众包围而来。郝连离石怔了一下后,发出一声怒吼,同样加入战局,而当是时,李信已经将闻蝉丢到了一边,与这几个黑衣人战了好几回合。


闻蝉贴着山壁往后站,避免被刀风扫到。凛冽杀气重,她观察着这些冒出来的黑衣人,他们与昨晚那些黑衣人很像,像是一路的;可是又不是一路,因为今天这几个过来的人,明显是站在郝连离石那一方,跟她与李信为敌的。


闻蝉有些糊涂,暂时没看明白。


而未等她看明白,打斗就已经快速地结束了。少年侧身而立,与郝连离石对面。高大男人回头,用很严厉的语气,说着他们听不懂的话,似是斥责身后的人。而哐哐哐,随着男人的几句训斥,那些各个武艺高强的黑衣人,卸刀跪下,忠诚不二地对郝连离石磕头。


青年脸色稍悸,然回头面对少年少女时,神色又重新变得难以言说。他个子那么高,挡着前方的阳光,手扶着胸,对少年嘀咕了几句,弯下腰,行个礼。见他们不说话,郝连离石叹口气,又开始用生硬的大楚官话解释了……


闻蝉一直不吭气,此时却心中一惊:这郝连离石行的礼,是蛮族皇室的礼。


她上上下下打量这位与他们相处了几日的男人,想从他身上寻到一点儿皇室应有的贵气。然而她仔细看半天,盖因对方经过昨夜恶战与今日的大战,身上又是血又是泥,脸也脏兮兮的,还混着一股说不清的男人汗味……闻蝉实在看不出什么,放弃了从他身上找贵气的打算。


她心中忧虑:蛮族皇室啊。


跑到江南啊,肯定别有目的啊。


这些蛮族人不同寻常,她能看出来的问题,李信也能看出来。她就怕自己点破了对方的身份,对方狗急跳墙,而李信又是个不服输的人。这万一打起来,就李信一个,再加上她这个拖油瓶,肯定得输。


她还在担忧李信的脾气,李信就飒然一笑,收了身上那股寒气,“兄长若要走,我自然也拦不住。”


闻蝉:“……”


她茫然抬头:郝连离石什么时候说他要走了?


郝连离石与她一样茫然,看着李信。但李信似笑非笑的眼神,让郝连离石愣了一下,就明白过来了。因为身份缘故,男人习惯了别人对自己听令,倒很少去揣摩别人的想法。他现在,却揣摩了一把李信的意思——一群蛮族人深入江南,李信是自知不敌,他们走,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否则引来大楚官吏……


郝连离石面上露出失望之色,向闻蝉看去一眼。闻蝉还是那副婉约纯然的模样,站在一边,似什么都没看懂。郝连离石啊了几声,跟闻蝉指手画脚。


闻蝉蹙眉,才要说话,就听李信懒洋洋道,“她脑子笨,听不懂。有话你跟我说,我来作译。”


郝连离石:“……”


闻蝉:“……”你脑子才笨!


李信扭头看闻蝉,对她挑眉一笑,“他刚才说抱歉,但他还是喜欢你的。”


闻蝉:“……”


郝连离石大惊,忙又冲着闻蝉连摆手,硬邦邦地吐了几个简单的字。


李信语调慢悠悠,“他说让你别听我胡说,他对你敬仰的很,万万没有放肆戏弄的心。”


郝连离石一脸崩溃。


闻蝉咬唇,低下头,忍着笑。明明她应该装模作样安慰郝连离石一番,毕竟就算不是一路,在此时,大家也不要为敌才好。然而现在,她只想低着头忍住笑意,太服气李信了——郝连大哥明显是有话跟她说,李信偏偏不给机会,大咧咧地戳在这里,如此不懂眼色,充当着通事一职。他随便糊弄几句,郝连离石就快被他气吐血了。


郝连离石也是看着李信,良久无语。他是服气这个少年郎了,比自己年龄小一圈,却这么有心机。


李信是大楚人氏,自然提防自己这等异族了。


李信又明显喜欢闻蝉,自然也不喜欢自己和闻蝉多说话了……


郝连离石看眼那好生生站在少年身畔的女孩儿,目中有黯色。他最终,跟两人说了几句半生不熟的话,返过身,带着自己的人马,往下山的路走去了。昨夜那些黑衣人,是来杀他的;今日这些人,又是救他的。


明显,蛮族的内斗,也不简单。


闻蝉站李信落后一步的距离,和他一同看着山道上,身影慢慢被林子掩去的一众人。和郝连离石相处不过几日,以这般结果收尾。甚至连放他走,是好是坏,心里都很难判断。闻蝉心中怅然,叹口气,“离石大哥走得这么匆忙……”


李信随意接口,“定是他急着回去学大楚话,好下次浑水摸鱼容易点。”


闻蝉:……有道理。省的下次跟人交流,再被你这样的无赖搅和。


她再张口。


李信腰杆笔直,望着山下的方向。目中若有所思,说话时,却跟她心里蛔虫似的,不回头都知道她要说什么,“不管他是不是因为争家产逃来大楚的,能有这么多人追杀和保护,都说明他身份重要。放他回去,也许会搅和一些事,未必坏。”


闻蝉顿一下,心里忍不住,再冒出对李信的崇拜来。


她欲再张口。


李信又不等她开口就答了她,“但你和他不一样。你死心吧,我不会放过你的!”


他终于纡尊降贵地回了头,对闻蝉露出威胁似的笑容来。这个笑容意味深长,角度太厉,斩钉截铁。


闻蝉默默咽下去了多余的话,在少年逼迫过来时,往后退,并苦中作乐地想:求爱求得跟她有杀父之仇似的,李信也是独一份。


……


闻蝉其实并不苦。


因为很快,李信就带她下了山,并且去了镇上。他大发慈悲,舍得花钱币,给狼狈的二人换下行头。闻蝉心中一直琢磨着如何把郝连离石的行踪告给官府。不管有用没用,她得给官寺写封书函,告知他们监督这个身份可能有问题的青年。


对于换行装、梳洗什么的,闻蝉倒是不太在意。她自然是家境殷实人家长大的舞阳翁主,但闻蝉性情其实颇能忍。她享得了锦衣玉食,也受得了粗茶淡饭。


李信说换衣什么的,闻蝉眼珠一转,就想趁机与他分开,给官寺去信。


李信目中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闻蝉强作镇定。但李信也没啰嗦,哗啦啦,给了她一袋子五铢币,嘱咐她,“别想跑。我在前面的茶肆等你。一炷香的时间,如果你跑了……我就杀了茶肆的人。”


“你不会。”


“你试试呗。”


少年丝毫不担心她会跑,转身把钱袋扔给她,就潇洒混入了人群。


闻蝉嗤一声,心骂卑鄙,可她又确实不知道李信会怎么做。他要真的大杀四方,那就是她害的了。闻蝉心中愁苦,隐隐有所觉:莫非她再也摆脱不了李信了?


……这也太惨了吧?


不!


不能认输!


她还是要勇于自救的!


一炷香后,闻蝉联系了官寺,也换了新衣,施施然然地进了一家茶肆,目中在人群中扫一眼,寻找李信。一眼扫过去,没看到。


闻蝉怔了怔:……不是吧?她单知道李信长得泯然众人,可他居然泯然众人到这个地步?她扫一圈,都没扫到他?


舞阳翁主定定神,再用心地扫了一圈。


闻蝉迥然无语。


她还是没在这不大的茶肆中找到李信。


闻蝉对李信的认知再清晰了一分,说不清是佩服还是失望,自言自语道,“原来他丑到这个地步啊……不对比都不知道……”


她听到头顶一声轻轻的笑声。


忒熟悉。


身子一僵,少女缓缓抬起头,看到了横梁上悬坐着的少年。他也换了身干净的短褐,把自己収整了一番。少年眉目明朗,也不知道在上面坐了多久,此时听到她的自言自语,被她给逗乐了。


闻蝉:……没事你坐那么高做什么?


满茶肆的有你这么奇怪的人吗?


然李信天生就喜欢坐得高啊,又不是第一次了。


看少女脸色青白交加,李信取笑她的多情,从梁上站起身,跳了下来。他身形舒展修长,骤然的落地动作,惊了周围人一片,却没有惊扰茶肆中说书人抑扬顿挫的声音,“……那昌平翁主又惊又喜,见郎君立于黑魆墙下,芭蕉点点,默然垂泪道:冤家,奴想煞你也……”


飘着茶香的静谧小肆中,只听到这郎朗不绝的说书声。


寒冬腊月,那故事真矫情,听得闻蝉打了个哆嗦。她诧异地扭过头,看了眼帘子后的说书人:这讲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故事?还编排翁主?这世上哪有什么昌平翁主?莫非是诋毁他们皇室?


闻蝉就要走过去,袖子却被少年两指一勾,就轻易地被扯走了,“来来来,知知。听听这段书,这位太公故事讲得好,你没见一整个茶肆的都在听么?你也听听吧。”


闻蝉被李信强迫地拉着坐到了一个小案后,立刻有机灵的粗服婢女提壶来倒水。四顾一望,此间有无数方案方榻,坐着一众或男或女,有低声说笑者,有闲闲品茶者,却都身子前倾,有一番听故事的姿势。


闻蝉好奇地听了一会儿这个离奇的故事——前朝有自小娇宠的昌平翁主,某日出门玩,被人贩子拐卖。有郎朗少侠救了她。那少侠要为国建功立业,二人一同到了战场……回到长安,两人感情甚笃,少侠才知翁主身份……翁主家人不同意,翁主与少侠私奔……少侠跳崖,翁主大恸,怒斥前来劝说的父母,也要跳崖……


闻蝉听得下巴都要掉了。


这什么乌里八糟的?


翁主怎么出个门,还能被人贩子拐了?难道人人都像李信那么武功高强?


还一跑跑到了边关……少侠立了战功……战功有这么好立啊?


还要私奔……


为什么翁主要和一个没身份的人私奔?


又为什么还要跳崖……死都死了,干嘛还要浪费自己的生命……


闻蝉听得频频蹙眉,却发现茶肆中的男女们被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所吸引,随着说书人的讲述,时而扼腕,时而垂泪,都听得十分认真。闻蝉再看旁边的李信,少年低着头,金色阳光照在他眉目间,颇为清秀。


长睫覆着眼,他手中把玩着铜酒樽,良久无言。


察觉少女一言难尽的凝视,他抬头,冲她眨个眼,还挺俏皮。


闻蝉绷着脸,颇为警惕地小声与他说,“你找我来,就是让我听这种故事?我告诉你,我不信这种胡说八道。你想通过这种故事,劝我跟你私奔,你死心吧!”


李信:“……”


私奔?他愣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闻蝉误会了什么。


闻蝉还在补充,“你要是死了,也别想我跳崖找你!”


李信看她,“你不为我殉情?”


“对!”


“总有一天你会的。”


“哎你这人……”


少年嘴角挑起坏笑,打断她,“你不跟我私奔?”


“对!”闻蝉紧张着,更是斩钉截铁地表明自己的决心,绝不给他一点机会。


李信嘴角一弯,依然那么正儿八经,“总有一天你会的。”


闻蝉看他如此漫不经心,自己无法说服他,颇有些郁闷。她有隐隐感觉,自己不能和李信待时间太长。他这个人,太容易蛊惑别人为他生为他死了。闻蝉毫不气馁,苦口婆心劝他,“李信,你怎么能相信这种故事呢?那说书人,都是瞎说的呀。你被他骗了,世上没有这样的……”


李信懒洋洋抬眼皮,“我被骗了?”


“对啊。”


“翁主不会嫁给身份不明的人?”


“对!”


“我之前给他交了钱,他保证真爱能打动任何人。”


“你太傻了!”


闻蝉惊异满满地看李信:咦咦咦,莫非在李土匪强硬的行事作风下,其实他有颗又傻又白又甜的粉红心?李信面无表情,猛地站起来。闻蝉看他气势不对,忙跟着起身,“你干什么?”


少年说,“我从不被别人骗。有人胆敢骗我,我这就去杀了那说书小老儿。”


“……!”闻蝉被他说杀就杀的风格吓一跳,紧紧拉住少年的袖子不肯放。


李信力气大,拖着女孩儿往外走,闻蝉简直快哭了。


旁边有上茶的婢女端着茶盘,看他二人在楼上拉拉扯扯,不觉蹙眉,“这位郎君、娘子,你二人拉扯不清,若要谈情,莫影响旁的客人好么?”


李信脸色如常,神情坦荡,倒把婢女给看的不好意思。


他从不知羞耻为何物。


闻蝉翁主脸却被说得红,她忙拽着李信坐下。


重新跪坐,少年这才满意地在她下巴上一撩,“真爱不能打动任何人?”


闻蝉嘴角浮起一个僵笑,“真爱无敌,是我狭隘了。”


“那老太公说的故事,不是骗我的吧?”


“……不是。”你都要杀人了!当然不能是骗你的了。


闻蝉心中憋屈。


李信看她如此,心中早乐得打滚,但怕闻蝉看出他在哄她,硬是装着不露声色,忍笑忍得颇为辛苦。


他哪里是来听说书的?他通常只是从这些故事里,挖掘自己想知道的一些讯息而已。譬如政事、国事等,时而都会夹杂在这些故事中。虽有不少错误,但有价值的东西也不少。像他这样目不识丁的平民,买不起竹简,看不得书,见不得讲席,想习到些东西,哪有那些贵人们那样容易?


闻蝉竟以为他在听人讲述如何谈情说爱……


但闻蝉确实是这么以为的啊。


她眼中的李信,颇为玩物丧志。她被李信堵一段后,不肯被他压一头。半天后,闻蝉又忍不住咬着唇,转过脸,问那个又在听故事听得十分专注的李小郎,语气里含着揶揄之意,“李信,你讨好我的手段,该不是从这些故事里学的吧?”


李信随口答,“是啊。”


闻蝉看他,“……我真是太高估你了。”


“不,”李信抬起脸,眉目淡淡,身子却前倾。闻蝉被他凑来的脸骇住,往后退。少年的脸,停在离她呼吸一寸的距离,羽毛般的呼吸灼热无比,拂在她细腻的面上。她的瞳眸中,映出他的面孔。听着他,一字一句,冷笑般道,“不,你还是低估我了。”


这样近的距离……


呼吸交错……


少年的眉眼明晰,睫毛浓黑,唇角笑意残留冷然弧度。他的眼睛像黑曜石一样,漆黑而幽邃,吸尽浓夜一般。看得久了,便容易深陷其中。他看人的时间越久,就越像是专注地等着你一个人。


他让你忘记语言,而他身上的每一根线条每一个表情,都在说着他的特别魅力。那种勇往无畏、悍然不悔,千万人中,也没这么一个。


快要被他的气势压得喘不过气。在某一瞬间,心神投入了他眼中,恍惚失神。有人吸引人,不靠脸。世上是不是有一种人,明明那么平凡的长相,可就是让人无法忽视?


女孩儿袖中的手发抖……


全部逆流血液都开始不自在起来……


李信心脏也狂跳,若无其事般地站了起来,在案上留了一些钱,转身往外走了。闻蝉待他走后,才卸了全身的力般,伏趴在案上。她面红耳赤,好像还能感受到他方才凑得很近的样子……


摸了摸狂跳的心脏,闻蝉半天没起来。


而李信站在茶肆门口,一边噙着笑,等闻蝉出来,一边看到街尽头,一众官吏中熟悉的人影。他眯了眼:那是闻蝉的护卫,他和他们交过好几次手。


这么快就找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