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表哥见我多妩媚 > 第4章 夜里一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闻蝉坐在床上,拥着被衾,茫茫然看着坐在床头的少年。暗光照着李信,他深邃的眉目在她适应夜光后,越来越清晰。


李信坦荡得理直气壮,闻蝉有种自己尖叫显得大惊小怪的感觉。


私心论,闻蝉并没有多么害怕李信。


她没有遇到过李信这种少年,但向她求爱的人,却是多了。闻蝉在经历过白日的心惊胆跳后,现在把李信当做向她求爱的少年郎,心中居然就不那么紧张了。


闻蝉心想:这个乡巴佬,到底看中我什么呢?


李信原本在看沉睡中的丽人,丽人醒后,仿若微弱幽光中,梨花静静初绽,空气中香气都浓郁了些。他心中□□,不自觉靠前,少女警惕后退。手指攒着被褥,眼珠子乱转,少女脸上肤色更加白了。李信心中生怜,想她是害怕吧?


是了。寻常小娘子,夜里被男的坐床头,都会害怕的。


李信把身上的坏人标签藏了藏,“怕什么?”


闻蝉愣了下,既然李信觉得她是害怕,并且还因为她害怕而心生怜意,闻蝉并不介意伪装下去。她反应快,立刻肩膀缩起,垂下头,秀长乌发披散在身,眼虚虚地向上撩,很有几分胆怯的意思。


一床大小,少女紧紧地贴墙缩在里面,提防着不怀好意的小郎君。


有那么一段时间,李信沉浸在闻蝉的美丽中,说不出话。


她又清新,又艳丽,又楚楚可怜。


春水映梨花一样娇美。


大约就是他喜欢的那样温柔怜弱吧。


闻蝉看他眼睛渐渐亮起,盯着自己,像是狼盯着羊羔一般。她心中发毛,随便找了个话题,“我不叫‘知知’。”


李信一愕,看她咬唇说出这么几个字,就慌忙重新低下了头,怕他察觉般偷偷用余光看她。他真怕闻蝉被他半夜突袭给吓哭,他就算没见过,也大概猜得到她这样的小娘子,必然从没有被男人这样偷袭过。他要娶最漂亮的娘子,自然是为了疼她宠她,而不是吓坏她。如果她能心甘情愿地答应嫁自己,就最好了。


为了缓解闻蝉的“惊乱”,李信唇角噙笑,顺着她的话与她聊天——“你是不是一到夏天,就特别害怕?”


就算在照着李信喜欢的样子伪装,闻蝉仍然觉得莫名其妙,抬头看他一眼,“我为什么要害怕?”


鼻尖全是少女馥郁的体香,热流上袭又下涌,陌生的感觉,让李信全身僵硬。但他手撑木板而坐,仍维持着面上的轻松惬意,至少让闻蝉看不出他心中饿狼的那一面。毕竟这个少年郎还在努力装温柔的啊,“夏天到处是‘知了’。你不就叫‘知了’吗?一群声音喊你的名字,你不害怕?”


闻蝉瞪他。


他是在讽刺她的名字吧?他这个乡巴佬懂什么叫寓意么!


闻蝉怒:“胡说!”


从来没骂过人,她脸憋得通红,又骂了一句,“胡说八道!”


李信:“哈哈哈!”


少年弯下腰,肩膀颤抖,按在床上的手青筋大跳,被她逗得乐不可支。


他笑成这个样子,跟羊癫疯似的,闻蝉看着好生气。恶向胆边生,也忘了他是歹徒,抓起枕头就砸向他,“滚!”


他一手就接住了少女怒冲冲扔过来的枕头,乐坏了的脸从枕头后冒出来,笑容里的邪气没掩藏住,“生气了?知知,这有什么好气的。知了们叫的,一个大活人反而叫不得?”


闻蝉头好疼。


血涌上脸,快被少年的无赖气死。原本还有点儿顾忌,现在乱七八糟的,不拘于什么东西,都往他身上砸,把他砸下床去,“我不叫‘知了’,也不叫‘知知’!”


李信被她砸得狠,不还手,只手忙脚乱地躲避,被褥飞来时,他闻到她身上更清晰的香气,让他血液疯狂逆流。他不动声色地逗着她,“知知,知知,知知……”


“滚滚滚!”


终于!


哐一声,床头油灯台被手边已经没有了可砸之物的少女抓过,看都没看,就扔向了李信。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身手好的少年,居然没有躲过迎面罩来的灯台。先是被一床被子闷在了地上,刚从里面挣出来,又一个硬实的灯砸中了他脑袋。


那声音响的。


李信坐在地上,只来得及掩住命门,却躲不过凶-器。他硬生生挨了这么一下,手捂住迅速红起来的额头,脸上笑容消失,眼底阴鸷之色抬起。


冷锐阴沉,寒气渗人。


他手一抹额头,黏腻潮湿,雪光照进床帐前,他看到手上的血。


额头被砸破了,李信心知肚明。


同时,闻蝉呆呆傻傻都看着坐在地上的少年:李信看不到,但是闻蝉清楚地看到血从头顶流下,向他眼睛流去。他原本笑嘻嘻的逗着她,可他现在的样子真可怕。


一脸的血,一身的寒。


本来他就长一张坏人脸,现在更像煞神了。


闻蝉心中咯噔,重新想起了白天初见时,少年坐在山石上那副睥睨天下的样子。


李信挥开快把他埋了的棉被,站起来,也不擦额上的血,就向床边走来。闻蝉被他的架势吓住,转身想逃。不过就这么一张床,李信堵在床外侧,一腿压上了床板,闻蝉能躲到哪里去?


女孩儿发出短促的一声尖叫。


她的嘴被人用手堵住。


李信一手捂着她的嘴,一手箍着她的小腹,就把床上想逃走的女孩儿,抓到了自己怀中。闻蝉被他的大力制住,后背靠上他的胸,瑟瑟发抖,眼珠乱转。一抬头,看到他满脸的血,瞬间被骇得泪眼婆娑。


李信无语。


她这么看了他一眼,就被他吓哭了?


听到少女急促的呼吸声,李信心很硬,“现在知道怕了?刚才不是很横吗?还敢砸我?”


闻蝉被他手捂着嘴,呜呜咽咽地挣扎,大约是说类似求饶的话吧。


听李信说,“我出了血,你也得出点血,不然难消我心中之恨。”


闻蝉在他怀里挣得更厉害了,眼泪一滴滴溅落,豆大似的。那“出血”,太过刺激她。她肩膀被少年扳住,被迫面向了李信。看李信额上的血已经流到了眼睛上,顺着眼角往下滴。他还面无表情,一点点向她埋下头来。


闻蝉僵硬地等待着:这个大胆狂徒,是不是也要让她额头出血啊?


心中做着建设,闻蝉闭上了眼,长睫颤颤,梗着脖子迎接即将到来的命运。


直到李信说,“睁开眼给我看着!不然我就杀了你阿母!”


李信口中的“你阿母”,就是闻蝉的四婶韩氏。反正自从闻蝉落到李信手中,韩氏就是李信用来威胁闻蝉的手段。


闻蝉心里恨他,可又不敢表现。心想男人会不会对柔弱的少女心软?她鼓着勇气做足一番心理建设后,颤巍巍地眨着长睫,睁开了眼,作胆怯状。睁开眼,对上李信凑近的面孔。


他离她好近,面孔几乎贴上他捂着她嘴的手。呼吸快要喷到她面上,灼热滚烫。这么近的距离,雪色寒光中,闻蝉看到他的眼睛,真的好黑。


子夜一样,吸魂夺魄。


他扬唇一笑。


笑得闻蝉眨着睫毛,心脏疾跳,快被吓死。


就见他俯身,靠的更近了……呼吸交错间,在闻蝉不敢相信的瞪视下,李信的唇,贴上他的手背。


他轻轻地吻上他自己的手背。


可是如果没有他的手背隔在中间,他就是直接亲上了她的嘴。


“……!”


血色,飞快地上涌。不知是怒还是羞,是恨还是恼,是震惊还是惊恐。总之,小美人的长发贴着凉透的面孔,满面飞霞,在被少年放开后,全身冒冷汗,仍然回不过神。


他在、在、在……调-戏她呢,还是亵-渎她呢?


她是该拼命打死这个狂狼之徒呢,还是庆幸他说的“出血”,只是这样而已?


看到闻蝉傻了一般,李信轻轻一笑,抬起她下巴,哄她一般,“傻。”


他站起来,神情正经了许多:“别怕。”垂眼看她一会儿,手放在她头顶,轻声,“你看我乱七八糟的,但你别害怕。我是坏人,但我不会伤害你。”


月光照在他身上。


少年身上有旁人没有的味道。


引人沉沦。


闻蝉一怔,没想到他有突然认真的时候。他静静的样子,看得她心慌……


心慌中,看少年一挑眉,重新变得痞坏了,“有愿意嫁我了么?”


闻蝉一腔感动被喂狗,“……你走开!”


一脸血的李信笑得张扬可怕:“哈哈哈!”


他大笑着跳上窗,扬长而去。


心情愉快,想这个叫“文蝉”的小娘子,他要定了。


但他其实连人家的名字都没有弄清楚。


但其实山下的汝阴大户李家家主,即舞阳翁主的大姑父,李怀安,在与侄女失联后,已经发现了问题,与官府联络,准备上山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