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可爱过敏原 > 96、圣诞花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可爱你对本文的订阅比例还不够哦~补足订阅即可阅读最新内容哦一听到这句话, 乐知时忽然间鼻腔发酸,像是被谁掐了一下似的,憋了很久的眼泪忍不住往外涌。


他先是很倔地用一只手抹掉眼泪, 又多用一只手, 最后两只手都抹不干净, 眼泪越流越多,他干脆转过身, 推宋煜,把他推到背朝自己的方向, 然后额头抵上去哭, 肩膀轻微颤抖,实在哭得厉害, 就把头埋在枕头上, 强忍着不发出声音。


宋煜一直没说话, 任他哭, 到后来像是耐心耗尽似的转过身, 摘掉乐知时的眼罩, 一把将他捞到怀里,语气一点也不像安慰。


“你一定要把我的床弄脏了才甘心。”


乐知时带着哭腔反驳,“是你让我哭的。”


宋煜没说话, 还是一副很不擅长哄人的模样。乐知时把头埋在他的肩窝, 这下子鼻涕也不敢擦了, 打着哭嗝断断续续问:“衣服不会脏吗?”


你是真的很爱问问题。


宋煜沉声说:“脏了你洗。”


这下子乐知时算是肆无忌惮地哭起来,又像小时候一样哭声震天响。宋煜静静躺着, 眼神放空。这场面对青春期的两人都有些陌生,但小时候他们常常这样相拥,对儿时的宋煜来说, 乐知时就是一个吵闹的小玩具,上了发条似的跟在他后面,就像猫和老鼠里那只怎么也甩不掉的小鸭子,但只要抱一下,他就会平息下来,会很快入眠。


入眠后的他变得很乖,和大人们形容的那样,像个洋娃娃。


长大后的乐知时,清醒的时候仿佛睡着,很乖,不随便哭闹,懂事又讨喜。青春期的小孩都羞于尽情地大哭一场,好像他们的烦恼不配称之为烦恼,不值一提,无足轻重,仿佛说出来都带着强说愁的做作。只有在宋煜面前,乐知时才可以毫无负担地释放。


哭声小了些,乐知时不住地吸着鼻子,默契让宋煜猜到他要说话,于是留了留心。谁知他居然摸到宋煜的手臂,拉着他的手放到后背,带着鼻音提了一个小要求,“你能拍一下我的背吗?”


宋煜没拒绝,抬手轻轻拍了一下。乐知时抬头看他,“我说的‘一下’不是数量单位。”


“嗯。”宋煜应了,手轻轻拍起来,他问,“还委屈吗?”


他们对彼此的理解都是无障碍的,乐知时很快就能理解,给出答案,“也不是特别委屈,他说的也是事实,可能他自己都想不通为什么被我打。”说到这里,乐知时竟然还破涕为笑,“但欺负同学就是该挨打,你不知道,他都是拿脚踢别人的。”


宋煜嘴角绷紧,“以后这种事不要再参与了。”


“哦。”乐知时又闭上了眼,像是钻进一个温暖的茧里,放空了大脑,他轻轻开口,“其实我都快不记得我爸妈长什么样了。”


宋煜拍着他,“你床头柜不是摆着照片。”


“照片不会动,真人和照片不一样。”乐知时问,“你见过他们吗?”


“见过。”宋煜想到他们的名字,第一时间回忆起的就是他们结婚时的场景,在一个海滩上,小小的一个用花编织出来的拱门,来宾也不多,他是其中一个花童。那时候应该是不记事儿的,但是他意外的印象很深刻。


那是他对美好婚姻最初始的感受。


只是美好的东西大多易碎。


“他们是很好的人。”宋煜拍着乐知时单薄的后背,“你妈妈很美,做的通心粉很好吃,她说话声音也很温柔,会一点中文。你爸爸很风趣,他送我的生日礼物是我收到过最特别的。”


乐知时在他的肩膀蹭了蹭,说话的语气有些含糊,感觉快睡着了,“什么礼物?”


“一张他手绘的地图,上面标了他去过的地方。”宋煜说,“他说,要多看看世界。”


还说,标记好的其他地方,以后他们可以一起去。


“他都没有给我画。”乐知时抱得紧了些。


大概是打算解锁了新的成就之后再给他画的,宋煜想,或许就在登过那次高峰之后。但他没能说出口。就这样拍下去,乐知时也渐渐睡着了。宋煜试图松开怀抱,可乐知时仿佛能感应到什么似的,退一点点,他都能蹭到怀里。


都这么大了,哄他睡觉还是一件很劳心费力的活儿。


乐知时睡得安稳,闹钟响起的时候床上只有他一个人,午休时间很短,看看表也才过去十几分钟,但仿佛已经充满了电。他躺在宋煜的被窝里发了一会儿呆,又卷着被子滚了半圈,把自己裹起来,再滚回去,把自己解开。


好舒服。


咚咚两声敲门声传来,乐知时抬起脑袋,看见换了另一套校服的宋煜站在门口,两手利落地把校服领带打好,“走了。”


“哦,马上。”


站在玄关口,乐知时特意对着镜子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仪容,眼睛果然肿了,幸好够大,不然肯定很难看。嘴角好像比之前好了一点,乐知时舔了舔。


好苦的药味。


宋煜载着他上学,路上炒栗子的香味飘了好远,趁等红灯的时候乐知时自己跳下单车买了一大包,坐在后座吃得很香。到了校门口,宋煜把车停好,一转头就看见正好也刚停了车一脸贱兮兮笑容的秦彦,对方摇头咋舌,好像撞破什么好事似的。


“你小子为了弟弟又鸽我。”


“闭嘴。”宋煜转身准备走,都忘了旁边有个乐知时,一下子就撞他身上,撞得乐知时后退半步,手里的炒栗子袋子差地撞掉出去,又被他紧紧接住。


“疼。”乐知时拿手捂了捂自己的胳膊肘,上面还有白天打架的淤青。


秦彦像是见了宝贝似的上前扶住乐知时的肩膀,“哎呦快让我看看我们家乐乐的光荣战绩,太厉害了,一开始她们说的时候我都不信。”


乐知时抬头看他,正经说:“这不是什么光荣的事。”


“噗。”秦彦一下子没忍住笑了出来,越笑越起劲儿,“你弟心眼儿忒大了,还知道打架不是好事儿呢。”


宋煜懒得搭理他,对乐知时说,“晚自习下课之后不要自己留在教室里,如果要写作业背单词来我们五楼活动室。”


高中部每层楼都有一个活动室,是专门给那些想要在自习时间背书的学生准备的。


“真的吗?”乐知时得意忘形,嘴角一咧起来疼得要命,又捂住自己的嘴,“我可以去吗?”


“当然可以了,你就报我的名字……”秦彦一把想揽住乐知时,乐知时钻出来回到宋煜身边,害他虚晃一枪,“诶?”


宋煜看他一眼,“你进去吧。”


乐知时点头,乖乖往校门里走,走了没几步又想起什么似的调转回来,把手里装着炒板栗的纸袋塞到宋煜手里,听见宋煜说“等我放学”,嗯了一声,扔下一句“我吃不完了”就走了。


袋子沉甸甸的,宋煜打开一看,里面都是剥好的栗子,金黄色,圆滚滚的,还热乎着。


“哎哟喂,有弟弟真……”


“闭嘴。”


大概是知道晚自习结束之后可以去对面五楼,乐知时一整个下午的心情都很好,虽然有超过五个人跑过来替他心疼他的脸。


晚自习一结束,他就开始收拾书包,这和蒋宇凡想的不一样。蒋宇凡飞快地拽了包跑到四组,“你今天晚上不留这儿写作业啦。”


“嗯。”


蒋宇凡从这一声嗯中听出了相当明显的情绪,就像是网络聊天里有些人喜欢用的“昂”,乐知时现在就是这样的上扬语调,带着小鼻音。


“那咱俩一起回,我饿了想吃热干面,不知道今天出摊儿没。”


“可是我要去对面五楼活动室学习。”乐知时脸上露出抱歉的表情,“我们可以一起从长廊走过去。”


原来如此。


乐知时蹭蹭蹭爬上五楼,活动室就在宋煜教室的隔壁,正巧这时候高三也课间休息,走廊站了不少人,乐知时的一身初中部校服格外显眼。


“哎,这不是宋煜的……”


被人认出来,乐知时忽然想到自己的眼睛被打青了,低下头飞快地走过去,钻进活动室里,都没往宋煜班里面看。


活动室地方不大,摆着八张课桌和两个小沙发,还有一块白板。令乐知时意外的是,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和他一样穿着初中部校服的女孩儿,看着眼熟,好像也是初三的。乐知时刚捡了个靠窗的地方坐下,就看见秦彦走了进来,手里兜着这一堆小零食,哗啦啦搁他桌上,“乐乐,你饿了就吃点。”


“谢谢秦彦哥哥。”


还没来得及说几句话,铃就响了,秦彦麻溜儿回了教室。乐知时看向桌上的小零食,又一次发现了那盒芝士味的酸奶。其他的他都没吃,单单把那个酸奶戳开,吸了一大口。


“同学。”


听见有人说话,乐知时抬起头,是刚才他注意到的那个初中女生。乐知时抬了抬眉,“怎么了?”


“你是乐知时对吗?”那女生抱着自己的单词本跑了过来,似乎是个相当自来熟的性格,“你今天早上帮我们班的程明明出头了,太帅了。”


乐知时有些尴尬,靠在椅子背上,“其实也不是……”


“别谦虚了,你都出名了,我们班好多女生夸你呢。”


见她似乎还会一直说下去,乐知时试图转移话题,“你怎么会在这儿?不回家吗?”


女生笑了起来,“我啊,我在这里自习,顺便等我男朋友下课啊。”


男、男朋友?


看着乐知时睁大的眼睛,那女生又问道,“你呢?”


林蓉连忙出来,“你不多吃点吗?还是你们中午要去吃大餐?”她看见乐知时给自己套上一件黑不溜秋的黑色连帽外套,还戴口罩,“宝贝儿,你是去给人过生日还是去砸场子啊。”


“不说了,我来不及了。”乐知时整好装备就火速离开。


早餐文化深入骨髓,这座城市最热闹的时候就是清晨。无论哪条街道,随处可见的都是大大小小的早点店和络绎不绝热爱过早的客人。


小门小店没太多富余空间,自然也没什么规矩,大家随性地端碗面站在街边,边吃边侃。着急上班上学的甚至能端着一碗热干面或是豆皮,边走边吃,在上公交或地铁前干完,这都是特色生存技能。


穿过一整条烟火气十足的街,乐知时终于在路口的红绿灯前看到了宋煜。


大概是为了演讲,他穿了件较正式的黑衬衫,扎进长裤里,袖口半挽到小臂,长腿窄腰,人群中格外显眼。


乐知时原本就不想去给同学过什么生日,更何况知道宋煜要演讲,他就更不可能去。可宋煜一口回绝了企图陪同的父母,就更轮不到他。


所以乐知时只能出此下策,偷偷跟去,反正会场应该有不少人,藏在里面他也发现不了。


绿灯放行,两人始终保持着十米的距离,一前一后进了地铁站。本来他还担心宋煜会叫车,好在是公共交通,不然他就得像电影里的跟踪狂一样对自己的司机说,跟着前面那辆车。


赶在最后一刻挤上隔壁车厢,乐知时躲在一个大爷后头偷瞄宋煜,大爷顺着他的视线往前瞅了瞅,又回头一脸狐疑地看他。


乐知时拉着兜帽挪了半步,遮挡物从大爷换成一个刷手机的上班族。


2号线车厢里的装潢全是少女粉,连立柱都是粉色的,一身黑的宋煜站在里面有种非常诡异的违和感,仿佛自带天然屏障,隔绝一切。乐知时光顾着看,没发觉自己也一身黑站在里面。


他们简直是粉色泡泡里两个突兀的小黑点。


泡泡破了,两个小黑点都钻了出去。大的在前面,小的隔着人群躲在后头。下车的地方是个出口多人也多的地铁站。上楼梯时,乐知时前面有个年轻妈妈,背着大双肩包,手里提了个超大行李箱,另一只手还拉着一个三四岁的小朋友,好几次走不动停下脚步。


“哎真是……麻烦让让。”后面赶时间上班的白领嘴里抱怨了两句,绕过这个妈妈挤到前面去。


“不好意思,”年轻女人把孩子攥紧了,侧身让开,“你们先过吧。”


乐知时本来在很后头,他也跟着前面那些着急离开的人一起蹭蹭蹭快步上前,但最后停在了年轻母亲的面前,“我帮您。”他直接帮着提起箱子,走在她旁边。年轻妈妈一直说谢谢,小朋友也很可爱,仰着小脸对他说谢谢。


楼梯很长,走到最上面之后乐知时把箱子放下,再往前看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宋煜的人影了。


糟糕,把跟踪的事忘了。


视野里人影匆匆,一片慌乱,乐知时伸长了脖子四处张望,可怎么都找不到宋煜的身影。试着往前多走一些,兜了一圈又一圈,不知不觉乐知时来到靠近出站口的一个连锁奶茶店前,旁边还是失物招领台,不过没有失物,也没有工作人员。


还是跟丢了。


看演讲一定没戏了。


乐知时努力地在脑子里做思想工作,想让自己别太失望。甜食会让心情好,所以他决定买一杯奶茶,然后回家,权当这一趟是早起遛弯。


“您好,请问想喝点什么呢?”


“嗯……”乐知时低头看着菜单,“五分甜奶绿加珍波椰。”


点完之后,他下意识伸手到裤子口袋,却发现空空如也。


手机好像落在沙发上了。


眼看着店员那头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乐知时疯狂搜刮全身,寄希望于自己上次穿这身衣服的时候或许会不小心把钱落在里面。


可怎么翻都一无所获,他恨不得现在能有一只大手出现在身后,把他拎起来使劲抖一抖,抖出点什么都好。


店员双手把奶茶推过来,“您好,您的奶茶。”


“啊,谢谢。”乐知时的手都不知道是该伸还是不该伸,僵在半空。


店员脸上露出微笑,“请问您是现金、支付宝还是微信支付呢?”


乐知时耳朵发红,看起来像是在认真思考,实际满脑子都是自己回去拿钱再送回来的可行性,“嗯……”


“微信。”


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猛然回头,看见宋煜正一脸冷漠地拿着手机扫码,扫完之后拎走了那份奶茶,吸管一戳放到嘴边喝了一大口,转身就走,仿佛乐知时根本不存在一样。


“哎……”乐知时转了个圈跟在他后面,“我的奶茶……”


宋煜眉头一皱,顿住脚步看了看奶茶杯,像是有点嫌弃,“好甜。”


五分甜还甜吗。乐知时没吭声,只见宋煜手一伸,把奶茶递了出来。乐知时立刻两手接过,紧紧跟在他身边,“你怎么会过来?”


宋煜指着他身后奶茶店旁边的工作台,“失物招领。”


乐知时回头看了一眼,又快速扭头,见宋煜挑了挑眉,反将一军,“为什么要跟着我?”


“我……”乐知时一下子绊住,可他直来直往藏不住,“我就是想来看看,不打扰你,看完我就自己回家。你不让叔叔和阿姨来,肯定也不会让我来,所以我是被迫选择偷偷跟踪的。”说完他声音变小,“而且你都没有告诉我。”


两人并肩出了站,光一下子打在他们身上,很亮,宋煜眯起眼,“告诉你什么?”


“就是你要参加市三好竞选演讲的事。”乐知时吸了一口奶茶,“我差点都不知道。”


宋煜淡淡道:“有约的人不在我的通知名单里。”


乐知时总觉得宋煜话里有话,但他的第一反应还是否认,“我没约!”说起来还有点生气,直往前冲,“我没答应要去。宋煜哥哥,你每次都误会我,上次在校医院也是……”


一辆自行车贴着路边飞速骑过去,宋煜眼疾手快拽住他胳膊,往自己身边拉,这才险险躲开。


“知道了。”宋煜松开他的手臂,“看路,小交际花。”


这就是在讽刺他吧,一定是。


就在乐知时攒够了气准备爆发时,又听到宋煜说。


“下次偷偷跟踪,记得带手机。”


宋煜远眺红绿灯,在显示灯变色后迈出步伐,“再走丢,我是不会找你的。”


听到这个再字,乐知时的气没绷住,全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