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可爱过敏原 > 95、出乎意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可爱你对本文的订阅比例还不够哦~补足订阅即可阅读最新内容哦


这一次不一样, 不是未经许可的擅自等待。


想着,乐知时又抬眼,不远处正用手机聊天的那个女孩, 她笑得很甜, 大概是在和男朋友聊天。他思考的时候又下意识想去咬笔尾, 想到宋煜的脸,忍住了。


好像……和他们还是不太一样吧。


做完最后一题, 正好敲了铃,怕叫宋煜等, 乐知时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书包出来, 不过隔壁似乎又拖了堂,门口一个人也没有。乐知时站在高三(5)班后门那儿往里望, 见宋煜低头看书, 鼻梁上架着副银丝眼镜。他轻度近视, 平时几乎不需要眼镜, 只有长时间用眼的时候才会戴上。


乐知时很喜欢他不戴眼镜时偶尔会出现的, 轻微眯眼的神态, 带点皱眉的动作,说不上为什么,就是莫名喜欢。


后排的学生似乎发现后门站着个初中部学生, 交头接耳后纷纷回头。一开始乐知时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直到听见有个人小声说“那不是宋煜的弟弟吗”, 他如同被什么扎了一下,立刻捂住自己被打的眼睛, 感觉捂住也很奇怪,于是躲到一边去。


“你怎么比我还心虚啊。”刚刚那个女生还大大方方地站在教室外,似乎并不害怕自己这个小女友被老师或同学抓包, “这里也是培雅的地方,我是培雅的学生,站在这里合情合理。”


乐知时想了想,“也是。”于是他也站到了那个女生的旁边,不到两秒,又一个跨步向右,拉开了和她的距离。


总算下了课,老师走出来,特意多打量了一下乐知时的脸。教室里其他学生放学都很积极,倒是宋煜,慢条斯理地整理。几个学姐挽着手出来,围住了乐知时。


“你就是宋煜家里的那个小弟弟吧。”


“混血儿吗?长得好可爱啊。”


“这个睫毛是真实存在的吗?”


乐知时习惯了被围观,也不觉得有什么,反而一一回答她们的问题,“是的,嗯,这是真的睫毛。”


窗外围了一大圈,秦彦在里面看得起劲,又开始揶揄宋煜:“你这个弟弟的人气真是不比你差啊,学姐学妹通杀。”


宋煜没说话,提上书包往外走。乐知时从窗户那儿见他出来,立刻伸长手臂挥手,眼睛也亮亮的,从她们之间挤出去,“不好意思学姐,我要回家了。”


不觉间已然深秋,凉风像与人亲近的小精怪一样,直往脖子脚踝钻,躲也躲不过。下楼时乐知时注意到刚刚那个隔壁班女生,和一个个子不高的高三学长并肩下楼,在拥挤又昏暗的楼梯挨着彼此,还偷偷牵了下手,又很快松开。


离开教学楼,他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宋煜,想说点什么。很奇怪,但他一下子又想不出该说什么,最后只是问:“我的眼睛是不是还是很丑?”


宋煜盯着他,保持沉默,害他被盯得捂住了右眼,又听见宋煜轻笑出声。


奇奇怪怪。


放学人多,他们分开校门口的自行车停放点各找各的车,乐知时拿出钥匙开锁,却发现哪里不太对劲。宋煜扶着单车走过来,看着他蹲在那儿捣鼓,表情一点也不意外,“坏了?”


“车胎破了。”乐知时蹲在地上,手指戳了几下瘪胎,又仰头看向宋煜,“虽然这么猜很阴暗,但是我合理怀疑是王杰他们干的。”


明摆的事,什么阴暗不阴暗的。宋煜跨上车,“坐上来。”


“那我的车怎么办?”问是这么问,可乐知时手里却已经把自己的车锁好了。


“白天再说。”


乐知时乖乖坐上后座,并主动提出帮宋煜抱着书包,没想到对方的书包超乎意料得重,大腿碎大石的程度。没准儿一会儿他的腿就彻底麻掉,一走路就腿软,栽到宋煜怀里,然后他就像小时候一样背他。


自行车骑出学校,脑补剧情的乐知时躲在宋煜背后笑。


校门口的各式宵夜小摊几乎要摆成一个小型夜市,支起的一个个炉子焐热了深秋湿冷的夜晚。炒花饭的大哥嘴里叼着烟,手把着锅柄来回颠,炒饭翻飞,粒粒腾起又落下,香气直往人鼻子里钻。鸭脖老卤入味,再被串起来架在明火上翻滚,刷满辣油,香辛料一撒,灵魂就有了。砂锅里还炖着三鲜粉丝煲,一掀盖子云雾缭绕,鲜香扑鼻。


坐在后座,乐知时想到什么,转头问道:“宋煜哥哥,今天的炒栗子你吃完了吗?”


宋煜散漫地嗯了一声。


“其实你吃不完也可以给秦彦哥哥,”听见敲板子的声音,乐知时又瞄到新目标,边走边说,“他经常给我零食吃。”


宋煜没搭腔。


乐知时发现了什么,“顶顶糕!”激动地拍了好几下宋煜的后背,让他停车。


宋煜摁了刹车,照他的要求停在一个极朴素的小摊前,方方正正的一个大蒸炉上搁了个精巧的由两部分组成的木制装置,下面是普通的圆筒形,上面倒扣着一个带空心长柄的莲蓬型木盖。摊主老爷爷热情招呼,“来吃蒸糕啊?三块钱两个,蛮甜。”


乐知时点头,“我要两个。多放点红糖可以吗?”


“可以,这怎么不可以。”老爷爷手脚麻利,从盒子里舀出一大勺糯米粉、江米粉和糖粉混合的糕粉,抹在圆筒里打底,再撒上厚厚一层红糖,照这样叠上两层,盖上盖合成一个木头罐子搁在蒸锅上蒸熟。


等待的时候,乐知时听见宋煜说,“你第一次吃这个的时候差点被烫着。”


“真的吗?”他扭过头,完全没印象,“我都不记得了。”


“你记得什么。”宋煜垂眼注视着模具,夜市暖黄色的灯和蒸腾的热雾把他的轮廓照得分外柔和,“当时爸抱着你,你非说这个玩具好玩,伸手就去摸,结果被蒸汽烫得大哭。”


他似乎又有点印象了,“那你那个时候在干嘛?”


说话间,糕已经蒸好,老爷爷打开木罐用上面的长柄怼到圆筒下一戳,热乎乎的顶顶糕顶不住了,噗叽一下冒头,被兜进袋子里。


“我?”宋煜接过顶顶糕,“我在笑你。”


乐知时气闷,语气认真,“如果是你被烫哭,我不会笑你的。”


宋煜把糕给他,“你会哭。”说完他往自行车的方向走。


“我现在不哭了。”乐知时跟在他后面,想到中午的事,又给自己打了个补丁,“……除非你招我。”


“我没这个癖好。”


那他小时候老是哭,总归是有原因的。


反正在心里要怪到宋煜头上。


袋子里的顶顶糕怪烫手的,乐知时想趁热吃一口。打开一看,红糖果然抹得很厚,还是心型的,咬下一口,烫得差点吐出来,可又架不住馋,飞快嚼了几下,粉绵软糯,里面的红糖半化开,有种淳朴又厚重的甜。在乐知时心里,融化的白糖像是荷叶上的露水,小时候他觉得那一小块透明漂亮的露水一定是甜的,而红糖可以类比成烤红薯快滴蜜的那层粘牙的焦层,冷天吃美味加倍。


宋煜见他半天也跟不上来,一回头,见他站在原地仰头张着嘴,嘴里冒着白雾,活像个幸福牌人形加湿器。


“好吃吗?”


乐知时点点头,跑了过来,把另一个塞到宋煜手里,含混不清说:“你也快吃。”


宋煜咬了一口,嫌太甜又扔给了乐知时,骑车带上他回家。


“我明天还能在你们活动室自习吗?”


“想去就去。”


“老师会来查吗?”乐知时想起来,手抓住宋煜的衣服,“里面有个隔壁班的,是你们班一个男生的女朋友,她早恋。”


“抓不到你头上。”


“也是。”但是他还是有点害怕,“我可以说我是你的弟弟吗?如果有人问起来。”


宋煜没回应,快进小区了,才嗯了一声。两人一起上楼,林蓉和宋谨还没回,乐知时换了鞋瘫在沙发上,把猫猫一把抓到自己的膝盖上,翻开肚皮撸来撸去,把它撸得眼睛都眯上,“橘子,你困啦?”


怀里的橘子发出一声舒服的咕噜,乐知时继续撸,“我吃太多了,撑得我都不困了。宋煜哥哥,我可以看两集海贼王之后再睡觉吗?”


疯狂挠腿的小博美被宋煜一把捞起,抱着往二楼走,“明天再早十五分钟起床,我带你上学。”


乐知时蹭的一下起来,也不管猫了,“那我现在就洗澡睡觉。”


瞄——


惨遭抛弃的猫主子伸出爪子,对着乐知时的背影狠狠挠了一下,以示威严。


下午一回学校,班上的女生就围着他发起了好奇心攻击。乐知时也头疼,只能跟大家打太极,没有直接说他失去双亲的事,只能说是父辈关系不错,两家很亲近,所以暂住他家。这样也不算说谎。


其实他并不觉得没有父母是一件丢脸的事,只是一旦自己说出去,大家肯定又会露出同情心满满的表情,乐知时始终不能习惯这一点。


他觉得自己挺快乐的,不想成为别人眼中可怜的小孩。


除去对他们家庭组成的好奇之外,乐知时没想到的是,更大的麻烦出现了——宋煜的追求者们。


培雅的高中部和初中部的教学楼一共两栋,其中两栋之间有一条空中走廊,连接在两栋楼的三楼,是唯一的联系。巧的是宋煜和乐知时所在的两个班正好就在这两栋楼里。这样一来,跨学部找人也成了一件很方便的事。


好些追求宋煜的女生因为得不到回应,于是想出曲线救国的方法——加上乐知时的q·q从他这里获取信息。说好听些是求助,更有甚者直接跑到乐知时的班上来堵人,大多是学姐,乐知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晚自习九点半下课,大家都数着秒数等打铃,一溜烟往外跑。乐知时没急着走,高中部的晚自习九点五十才下课,他慢吞吞做完题,又慢吞吞收拾了书包,磨蹭到全班最后一个离开。


每天他基本都是这样。


等走到三楼空中走廊的时候,乐知时又犹豫了,抬头望了一眼对面教学楼五层亮着的高三(5)班教室。时间也磨磨蹭蹭地过,乐知时在走廊坐着看漫画,等到九点五十,铃声响起,可(5)班门口一点动静都没有。


高三火箭班果然很辛苦。


乐知时最后还是一个人骑车回了家。林蓉煨了山药鸽子汤,满屋子的鲜香。一开门,小博美颠颠地跑到乐知时脚下。乐知时一把抱起,“棉花糖,你是不是又胖了,好重。”


“是乐乐吗?累了吧。”林蓉往锅里丢了些年糕片,等年糕煮到软糯,给乐知时盛了一碗,又切了个红心火龙果放在小碗里。


乐知时坐在地毯上,仰头从林蓉手里接过汤碗,顺口问了句,“叔叔呢?”


“出国谈生意了,估计下周才能回呢。”林蓉摸了摸他的头,“他说回来的时候给你带礼物。”


乐知时开心地喝了一大口,差点烫坏舌头。


“小心点儿。”林蓉把火龙果碗搁他旁边,回头去了厨房。


盘腿坐在地毯上,乐知时边吃年糕汤边看综艺,一大碗见底的时候,他听见开门的声音,立刻放下碗趴在沙发上往外面望。


宋煜把钥匙搁玄关柜上,换了鞋进来。家里的猫听见动静,优哉游哉地抬起头,晃了晃尾巴,喵了一声背过身子继续睡觉。


“回来了?快过来。”


宋煜听林蓉的话进了厨房。乐知时跟在宋煜屁股后头打转,向他抱怨自己最近成了工具人,“她们都加我q·q,然后第一句话就是,能告诉我一下宋煜的q·q号吗,他加好友的那个问题答案是什么啊?”


“你说你不知道。”宋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淡定喝汤。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这样不就骗人了。”乐知时自言自语,想起来又忍不住抱怨两句,“她们问问题的样子就跟豌豆射手似的,上来就开机·关·枪,连句寒暄都没有。”


前面说得那么孩子气,最后还凹出来一个文词,宋煜觉得有些好笑,“你还知道寒暄。”


感觉被他小瞧了,乐知时皱了皱眉,“我当然知道。”


“我们乐乐长大了,以前可是连嫂子是什么都不知道呢。”说到这里林蓉就忍不住笑,“还说要自己当自己的嫂子。”


宋煜听罢瞥了他一眼,又轻飘飘移开视线。


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乐知时学习中文本身就比其他孩子晚,尤其理不清国内复杂的亲戚关系,每次听到一个班的小朋友说什么叔叔婶婶外甥就一头雾水,那天又听同学说自己有了个漂亮嫂子,很是好奇,回到家就问宋煜,什么是嫂子。


“嫂子就是哥哥的老婆。”宋煜回答。


偏偏林蓉也在一边打趣,“娶了老婆就要离开家里咯。”


这句话给乐知时小小的心灵留下了巨大的震动。


他的小脑瓜盘算了很久,如果宋煜哥哥有了老婆,他有了嫂子,那他们不就要分开了。他以后会有自己的家,再也不会和自己在一个家里了。


那可不行!


乐知时抱着宋煜的手臂撒娇,“小煜哥哥,我不想要嫂子。”


宋爸爸逗他,“那怎么行,你不要嫂子你哥哥就不娶老婆啊。”


乐知时一脸天真,“那我当你嫂子!”


宋煜满脸问号,乐知时忽觉不对,立刻改口,“不对不对,我当我嫂子!”


从此,这段童言无忌就成了乐知时在宋家的黑历史,大家还总时不时就玩梗,每次一提,就能看到乐知时难得一见的炸毛时刻。


例如现在。


“我那时候才五岁,你们太过分了!”他一边说一边往外走,看起来像个僵硬的小机器人,在模拟人类愤怒的情形。


“可不是嘛,这岁数是童养媳了。”林蓉被乐知时逗得乐不可支,趴在儿子肩头笑,谁知外面忽然间爆发出一声尖叫。


宋煜隔了两秒,放下碗朝客厅去,只见乐知时抱着棉花糖,“你怎么吃成这样?谁让你偷吃火龙果的?嗯?你是想染毛吗?”


本来应该雪白雪白的棉花糖现在满嘴都是玫红色的果汁,糊了一脸,两颗黑葡萄似的眼珠子还无辜得很。


“你看着我也没用,下次不可以随便偷吃东西了,如果是你不能吃的东西呢?你还想去医院吗?每次去医院都闹情绪。”


虚惊一场。宋煜远远站着,看他自言自语教育小狗的样子,颇有点小孩装大人的范。说得头头是道,每句都熟悉得很。


“真是不让人省心。”乐知时最后扔下这一句,俨然一副大人姿态,训完又把棉花糖抱起,一转身差点撞到宋煜身上。


“看路。”宋煜说。


乐知时溜进浴室,给棉花糖洗澡,也给自己洗澡,最后精力耗尽,躺在床上q·q震动不停,乐知时没辙了,只好强撑着最后几分精神回复她们,说自己不知道他加好友的问题答案,他也不允许自己给q·q,擅作主张他会很惨。


是真的会很惨,这种事他小时候干过。


发完之后乐知时关了手机,倒头就睡。他梦见小学时候被高年级的女生哄着给宋煜送情书,结果被宋煜冷落了一个星期的事,差点吓醒。


不留情面替宋煜拒绝桃花是乐知时很少做的事,不过的确很有效,他清静了好多天。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因为乐知时拒绝学姐们的话,加上两人无不来往,学校里也传出许多奇怪传闻,什么同母异父重组家庭,什么寄人篱下,搞得比狗血小说的情节还夸张。不过众多谣言里,倒是有一个恒定不变的主题,那就是兄弟不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