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可爱过敏原 > 82、比赛前夕【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可爱你对本文的订阅比例还不够哦~补足订阅即可阅读最新内容哦


穿过一整条烟火气十足的街, 乐知时终于在路口的红绿灯前看到了宋煜。


大概是为了演讲,他穿了件较正式的黑衬衫,扎进长裤里, 袖口半挽到小臂, 长腿窄腰, 人群中格外显眼。


乐知时原本就不想去给同学过什么生日,更何况知道宋煜要演讲, 他就更不可能去。可宋煜一口回绝了企图陪同的父母,就更轮不到他。


所以乐知时只能出此下策, 偷偷跟去, 反正会场应该有不少人,藏在里面他也发现不了。


绿灯放行, 两人始终保持着十米的距离, 一前一后进了地铁站。本来他还担心宋煜会叫车, 好在是公共交通, 不然他就得像电影里的跟踪狂一样对自己的司机说, 跟着前面那辆车。


赶在最后一刻挤上隔壁车厢, 乐知时躲在一个大爷后头偷瞄宋煜,大爷顺着他的视线往前瞅了瞅,又回头一脸狐疑地看他。


乐知时拉着兜帽挪了半步, 遮挡物从大爷换成一个刷手机的上班族。


2号线车厢里的装潢全是少女粉, 连立柱都是粉色的, 一身黑的宋煜站在里面有种非常诡异的违和感,仿佛自带天然屏障, 隔绝一切。乐知时光顾着看,没发觉自己也一身黑站在里面。


他们简直是粉色泡泡里两个突兀的小黑点。


泡泡破了,两个小黑点都钻了出去。大的在前面, 小的隔着人群躲在后头。下车的地方是个出口多人也多的地铁站。上楼梯时,乐知时前面有个年轻妈妈,背着大双肩包,手里提了个超大行李箱,另一只手还拉着一个三四岁的小朋友,好几次走不动停下脚步。


“哎真是……麻烦让让。”后面赶时间上班的白领嘴里抱怨了两句,绕过这个妈妈挤到前面去。


“不好意思,”年轻女人把孩子攥紧了,侧身让开,“你们先过吧。”


乐知时本来在很后头,他也跟着前面那些着急离开的人一起蹭蹭蹭快步上前,但最后停在了年轻母亲的面前,“我帮您。”他直接帮着提起箱子,走在她旁边。年轻妈妈一直说谢谢,小朋友也很可爱,仰着小脸对他说谢谢。


楼梯很长,走到最上面之后乐知时把箱子放下,再往前看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宋煜的人影了。


糟糕,把跟踪的事忘了。


视野里人影匆匆,一片慌乱,乐知时伸长了脖子四处张望,可怎么都找不到宋煜的身影。试着往前多走一些,兜了一圈又一圈,不知不觉乐知时来到靠近出站口的一个连锁奶茶店前,旁边还是失物招领台,不过没有失物,也没有工作人员。


还是跟丢了。


看演讲一定没戏了。


乐知时努力地在脑子里做思想工作,想让自己别太失望。甜食会让心情好,所以他决定买一杯奶茶,然后回家,权当这一趟是早起遛弯。


“您好,请问想喝点什么呢?”


“嗯……”乐知时低头看着菜单,“五分甜奶绿加珍波椰。”


点完之后,他下意识伸手到裤子口袋,却发现空空如也。


手机好像落在沙发上了。


眼看着店员那头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乐知时疯狂搜刮全身,寄希望于自己上次穿这身衣服的时候或许会不小心把钱落在里面。


可怎么翻都一无所获,他恨不得现在能有一只大手出现在身后,把他拎起来使劲抖一抖,抖出点什么都好。


店员双手把奶茶推过来,“您好,您的奶茶。”


“啊,谢谢。”乐知时的手都不知道是该伸还是不该伸,僵在半空。


店员脸上露出微笑,“请问您是现金、支付宝还是微信支付呢?”


乐知时耳朵发红,看起来像是在认真思考,实际满脑子都是自己回去拿钱再送回来的可行性,“嗯……”


“微信。”


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猛然回头,看见宋煜正一脸冷漠地拿着手机扫码,扫完之后拎走了那份奶茶,吸管一戳放到嘴边喝了一大口,转身就走,仿佛乐知时根本不存在一样。


“哎……”乐知时转了个圈跟在他后面,“我的奶茶……”


宋煜眉头一皱,顿住脚步看了看奶茶杯,像是有点嫌弃,“好甜。”


五分甜还甜吗。乐知时没吭声,只见宋煜手一伸,把奶茶递了出来。乐知时立刻两手接过,紧紧跟在他身边,“你怎么会过来?”


宋煜指着他身后奶茶店旁边的工作台,“失物招领。”


乐知时回头看了一眼,又快速扭头,见宋煜挑了挑眉,反将一军,“为什么要跟着我?”


“我……”乐知时一下子绊住,可他直来直往藏不住,“我就是想来看看,不打扰你,看完我就自己回家。你不让叔叔和阿姨来,肯定也不会让我来,所以我是被迫选择偷偷跟踪的。”说完他声音变小,“而且你都没有告诉我。”


两人并肩出了站,光一下子打在他们身上,很亮,宋煜眯起眼,“告诉你什么?”


“就是你要参加市三好竞选演讲的事。”乐知时吸了一口奶茶,“我差点都不知道。”


宋煜淡淡道:“有约的人不在我的通知名单里。”


乐知时总觉得宋煜话里有话,但他的第一反应还是否认,“我没约!”说起来还有点生气,直往前冲,“我没答应要去。宋煜哥哥,你每次都误会我,上次在校医院也是……”


一辆自行车贴着路边飞速骑过去,宋煜眼疾手快拽住他胳膊,往自己身边拉,这才险险躲开。


“知道了。”宋煜松开他的手臂,“看路,小交际花。”


这就是在讽刺他吧,一定是。


就在乐知时攒够了气准备爆发时,又听到宋煜说。


“下次偷偷跟踪,记得带手机。”


宋煜远眺红绿灯,在显示灯变色后迈出步伐,“再走丢,我是不会找你的。”


听到这个再字,乐知时的气没绷住,全泄了。


五岁时他跟着宋煜去公园玩,想吃冰淇淋,宋煜就带着他一起去买,当时有个卖氢气球的人经过,手里攥了一大把漂亮的氢气球。乐知时的注意力被一只小鱼形状的气球吸引,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就走了。等到宋煜付完钱一回头,就怎么也找不到他的踪影。


如果不是后来宋煜找到工作人员,用广播喊乐知时的名字,都不知道能不能把他找回来。


那次经历带给乐知时的是丢失和落单的恐惧,但他其实并不知道给宋煜留下的是怎样的记忆。


他只记得,公园的工作人员牵着他去和哥哥见面的时候,宋煜脸上的眼泪还没干透。


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宋煜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