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可爱过敏原 > 72、相思成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可爱你对本文的订阅比例还不够哦~补足订阅即可阅读最新内容哦秦彦哥哥这四个字叫得真是又甜又乖。


宋煜脚步一停, 乐知时直接撞到他后背上。


这是知道了还是不知道?他摸不透。


“然后呢?”宋煜头也没回,语速也快了,不像是他好情绪的状态。


“啊?没……没然后了。”见宋煜又往前走了, 乐知时又追上去, “我今天晚上能跟你一起回家吗?”


宋煜没有直接回答, 进教室之前才开口。


“自己回去。”


乐知时失望地抿了抿嘴唇,跟着进去。


习题课大家都各做各的作业, 宋煜坐在讲台上低头做竞赛题。


一开始只有一两个人敢上去问问题,但后来大家发现宋煜的确厉害, 一道题只用看两眼就可以讲得言简意赅, 很快就能跟上他的思路。于是上去的人越来越多,当然也不乏暗含私心的女孩子。


“你怎么不上去?”蒋宇凡拿手肘碰了碰乐知时, “都快叫号了。”


乐知时头也没抬, 认认真真做他的物理卷子, “我什么时候都能问啊, 不跟大家抢了。”


“也是。”蒋宇凡咂摸了一下他这句话, 居然品出来点正宫娘娘的大气。


乐知时还真就说到做到, 一整节课都没有丝毫要上讲台的意思,做完了物理又开始做英语完形填空,特别认真, 脑袋埋得低低的, 都快趴到桌子上。


宋煜讲完一道题, 把本子递出去,换了一个学生上台, 他抬头瞥了一眼下面,视线又落回到这个学生身上,见他戴着一副眼镜, 十分腼腆的样子。


“镜片这么厚。”宋煜语气随意,低头看着他递过来的题,“多少度?”


被“关心”到的男同学有些受宠若惊,拘谨地推了推眼镜,“呃……六百度了。”


宋煜已经辅助线画好,在草稿纸上写出主要的式子,但是不打算讲了。


“注意坐姿。”他把习题还给男生。


再瞟一眼,刚刚还耷拉脑袋的乐知时这会儿已经坐好,腰板挺得比穿了背背佳还直。


习题课也很快结束,但还有几个等着问问题的学生,宋煜虽说还是冷着一张脸,但稍微多留了一阵子。


其他的同学都放学回家,蒋宇凡也拉乐知时走,可乐知时借口东西不见了让他先回去。人越来越少,讲完最后一道题,宋煜也离开了。


他都没有跟他说句话。


也对,反正他们也不一起回家。


看了看留下来的住读生,乐知时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坐下来写仅剩的化学作业。一做作业,乐知时就特别专注,特别是遇到不会的,整个人都钻进去。


“好像变天了诶。”


“啊?我没拿伞。”


“先把窗户关上吧,不然四组的明天早上一来桌子肯定都湿了。”


听到议论,乐知时起身去帮忙关窗。外面果然下起了雨。这座城市的雨向来没有过渡段,从一开始就是又大又急,豆大的雨点拍在玻璃上,劈啪作响。


隔着玻璃,乐知时望了望对面灯火通明的高三楼,坐回到座位上继续做题,有伞的住读生和没伞的搭伴准备离开,还有一个女同学想把伞借给乐知时,可他不好让女孩子淋着雨跑回宿舍,就拒绝了。


心里总想着阵雨会停,但天意背道而驰,非但没停,还越下越大。


密集的雨声甚至快要将下课铃声掩盖过去,高三火箭班的传统也是留班,有的住读生晚自习下了甚至能留到十一点。


秦彦转了转笔,“真是做不完的题。哎宋煜,这题你帮我看看……”刚偏过头去,就看见宋煜已经收拾了书包准备走,“不是,你今天这么早回去啊。”


“嗯,下雨了。”


秦彦懵了,“咱们这儿下雨很稀奇吗?”


宋煜没接话,抬眼看了看门口和窗外,视线可及之处都是白色衬衫。秦彦见他表情不太好,还想问他怎么了,结果宋煜就直接走了。


连通的空中走廊还亮着灯,一直通到对面已经彻底陷入黑暗的初中部教学楼。


宋煜在高三的人流中沉默下楼,楼道的标号从5到4,再变作3,他的脚步越来越缓,身后的人肩膀挤过来,从他身边推搡着往前。


乐知时两脚伸直,喧杂的雨声麻痹了他对周遭的感知力,如同一层结界将他圈入其中,棕色的头发被灯光照得软乎乎的,是黑暗雨夜里最柔软的部分。


他摸着酸奶盒的边缘,小心撕下来完整的一片盖子,上面也覆盖了一整片酸奶,奶皮似的。盯了几秒,乐知时试探性舔了一下。


盖子上的酸奶才是最美味的。


一股淡淡的芝士香气在口腔里蔓延,很甜,乐知时插上吸管又吸了一大口,愉悦感随多巴胺的分泌而上涌,也让他想要再确认一下高三(5)班有没有放晚自习,一抬头,宋煜居然就站在他的面前,手里拿着一把伞。


乐知时愣住,嘴唇上还沾了点酸奶,显得很傻。


宋煜站定,眼神有点冷,“你在这里干什么?”


乐知时捏着酸奶盒,一下子不知如何应答,他总不能说他每天晚上都会在这儿待一会儿。


“等雨停,顺便背一下单词。”他伸直的长腿缓缓缩回来,为了防止一会儿泡在雨里踩脏裤腿,他早已提前卷起裤子,细白的小腿露在外面。


宋煜挑了挑眉,“如果不停呢?”


乐知时看着长廊檐边透明的雨线,自言自语,“会停的吧。”


他站了起来,抖了抖身后的书包,很没底气地反客为主,“那你怎么来这儿了?”


不是说不跟我一起回家吗?


“我笔落在你们教室了。”宋煜面不改色。


乐知时相信了,飞快地回头看了一眼,“那……我们回去拿?”


“不用了,雨这么大。”宋煜转身,“先回家吧。”


“嗯。”乐知时快走几步和宋煜并排,“那我明天找到之后给你送过去好吗?”


“不用了。”


“用,我肯定给你找到,我明天一早就去找。”


“我说不用就是不用。”


乐知时哦了一声,没再多话。他们下了楼,雨果然越来越大,两人的自行车都没法骑。宋煜撑伞,他们一起站在路边等出租车。


下雨天最难等车,要么不来,要么一次性来好几辆,他们的状况显然是前者。乐知时有些饿了,尽管刚刚喝了酸奶。


说到酸奶……


“啊对了,可以帮我跟秦彦哥哥说谢谢吗?”


宋煜没说话,下唇好像起了一小块不起眼的干皮,舔了舔,很是不舒服。


“他买的这个酸奶真的好好喝,芝士味好浓。”


宋煜还是不说话。


乐知时又小声补充,“就是有点少。”


称职的撑伞雕塑终于有了反应,转头看了一眼,然后淡淡开口:“跟过来。”


好像是怕说不管用,他还伸手带了一下乐知时的胳膊,伞很小,两个人打有些不够,宋煜半揽着他往另一个方向走,确认对方跟上了才又垂下手臂。


“不回家吗?”


“我饿了,吃点东西再回去。”


“我也有点饿。”找到共同点的乐知时有点开心,“那个饭不好吃,我只吃了几口。”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学校门口的婆婆卤味。


这家是学校附近最有名的门面店,很小,都没有坐的地方,只能买了端着吃,所以门口经常围着一圈人。婆婆卤是这座城市的传统小吃,海带、藕片、千张、蓑衣干、鹌鹑蛋、牛筋、鸭肠……各色食材用细竹签穿上,满满当当码好塞在一口大锅里,秘制卤汤香辣鲜香,浸住食材,小火慢慢煨到软烂入味。


隔着玻璃,乐知时咽了咽口水。婆婆一脸慈祥,“吃宵夜啊,不多了嘞,只有这些了。”


宋煜撑着伞,“那蓑衣干子和海带要两份,剩下的一样一串。”


婆婆手脚麻利地拿纸碗装好,舀了勺汤递给宋煜,又塞了两双筷子和卫生纸,“这么大雨,吃完早点回家啊。”


“谢谢。”


高中部的学生离开得差不多,人流从一开始的密集渐渐变稀疏,各式的伞在校门外交叠,染花了黑色的雨夜。


大雨冲撞着循规蹈矩的生活。奔跑在雨中的少年,沾湿的校服裙摆,挤在同一把伞下羞赧的灵魂,都被贯穿天地的雨线编织进一张细密的网中。


宋煜和乐知时也不能幸免,他们并排躲在屋檐下,连影子也湿漉漉。


吃东西的乐知时认真到忘我,他永远会先吃最喜欢的蓑衣干。细想这名字倒是很应景,白豆腐干切蓑衣花刀后油炸,外酥内嫩,再用老卤炖煮,细小的空隙里吸满了汤汁,一口咬下去满足感爆棚。


“好好吃。”乐知时烫得张开嘴哈气,嚼完之后又迫不及待塞进去一口海带。厚厚的海带久煮之后吃起来入味又软糯,比肉还好吃。


宋煜只吃了一串厚千张,就没再抬筷子。缺心眼的乐知时也没觉得奇怪,自个儿吃得起劲儿,直到最后就剩下一串火腿肠的时候,他才发现全让自己吃了。


“这个给你。”他把火腿肠举起来递到宋煜嘴边,可宋煜的头却往后靠了靠,躲开他的投喂。


“我吃饱了。”


“那好吧。”乐知时一口干掉最后的火腿肠,吃饱后运气也变好,扔纸盒时正巧赶上一辆空车。


车里开着电台,声音不大,女主播的声音很温柔。宋煜坐进去之后,摸了摸自己左边的肩头,满手是水,找到刚才婆婆递给他的纸巾擦了两下。


他听见乐知时说,“其实今天是我第一次播广播。”


这接的是从盥洗室里出来没说完的话,思维跳跃到这种程度,大概也只有宋煜能毫无障碍地明白过来。


“我知道。”


听到这句,乐知时扭头看向他,“什么?”


他怎么会知道呢,自己根本没有提过。


难道是蓉姨?还是秦彦学长。


宋煜漫不经心地回答:“我听到了。”


乐知时激动得一下子靠到他肩上,像只要扑上来的小狗,“真的吗?你听到我的声音了?”


司机透过后视镜瞥了一眼。宋煜摁住乐知时不太冷静的脑袋,嗯了一声,让他坐好。


乐知时越想越开心,他一直以为哥哥不知道,原来他听见了,还听出了他的声音。


心情一好,连车里放的歌都格外好听。


宋煜偏过头,雨滴拍在车窗玻璃上,整个城市的霓虹被雨融化成模糊又梦幻的形态。混着雨声的歌词模糊地传来,落到耳边,荡开涟漪。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


“这是什么歌?”乐知时小声问宋煜。


半晌也没得到回应,他扯了扯宋煜的袖子,带着疑问的语气轻轻喊了声哥。


“不知道。”宋煜想到歌名,临时决定说谎。


略去表白者的信息,乐知时把事情原封不动还原了一遍,像一个乖乖上报每天在学校里发生了什么的幼儿园小朋友,说得绘声绘色,生怕遗漏细节。


一个报告了一路,另一个默默骑车听着,从宽敞的大马路驶入弯弯绕绕的巷子,在起伏的梧桐叶浪里靠近目的地。


“我都没有答应她,给她买饮料也是因为怕她被拒绝了难受,就说请她喝饮料的。而且我给他买的是可乐,我给蒋宇凡也买的可乐,但是我给……”


说到这里,他忽然不说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越往后说乐知时越有点委屈。他想到了早上开大会的时候那些女生讨论的表白墙事件。


“你不也被别人表白了?就是那个培雅表白墙,我也要去告状。”明明是威胁的话,说出来却没有丝毫威慑力,甚至还不自觉减小了音量,显得格外弱小。顿了顿,乐知时又添油加醋道:“我们班女生今天早上讨论得热火朝天,没准全校都知道了。”


自行车猛地刹住,乐知时吧唧一下子贴到宋煜后背,贴得紧紧的,没完的尾音也憋回去了。


“全校都知道的事可不止表白。”


宋煜终于开了口,也勒令乐知时下车。


乐知时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我又不是故意的,我那个时候不舒服,不小心喊出来的……”他跟个小跟屁虫似的黏在他后头,“那现在怎么办,大家都听到了,应该没人不知道了。”


宋煜没给他提供方案,锁了车往里走。


感觉解释了这么多,哥哥并没有高兴起来,看来不是因为这些。


单车停在一栋青灰色老洋房前,院门前栽了株高高的广玉兰,里头是精心打理过的小庭院。房子是民国时欧式建筑,翻新后装潢得很简洁,门口立着一块和人差不多高的巨大石头,上面刻了四个字——阳和启蛰。


这是宋煜的妈妈林蓉出于兴趣爱好,经营的一家私房餐厅。


宋煜撩开门帘,乐知时跟着他进去,里面已经坐了预约而来的客人,是开店时就光顾的常客张爷爷,一个退休的大学老教授,一见他俩进来就笑着打趣,“小蓉,你们家大帅哥小帅哥回来了。”


林蓉闻声从后厨出来,手里还端了一小碟蜜渍春雪桃,搁在桌子上,笑着瞟了一眼乐知时和宋煜。


乐知时是个讨人喜欢的,还没等林蓉开口,自己就乖巧叫了声张爷爷。宋煜略略颔首,当做打招呼。


“乐乐又高了,不过还是比哥哥差一截。”


林蓉把乐知时肩上的书包取下来,“总归是差着三岁呢。乐乐现在还小,身体也不好,已经长得很快了。”


乐知时强调了一个没太多人关心的数字,“我一七六了。”


全店最高的宋煜没参与他们的身高探讨,独自走到最里面的包间。那是间休息室,是林蓉专门给兄弟俩准备的。


林蓉拿出打包得非常精致的餐点,双手递给张教授,“回去要趁热吃啊。”


“辛苦了,”张教授十分高兴,“我爱人就好这口,馋着呢,我这就回去。”


“张爷爷再见。”乐知时主动送到了门口。


最初开店的时候,乐乐和宋煜都还在上小学,图兴趣的林蓉只在周一和周五开店,预约模式的私房菜,菜单也没有,全凭她安排。客人相继而来,又口口相传,人越来越多,好多人提前一个月预约,后来林蓉就把营业时间放开,一周四天,也方便过敏的乐知时中午吃饭。


午餐依旧丰盛,白玉瓷盘里盛满炸得金黄的香酥藕圆,刚端上来就被乐知时夹走一个。一口咬下去,外酥里嫩,比肉丸清甜,和混了面粉的寻常蔬菜丸一比,揉挤熬煮过的藕浆又有一种和肉极为相似的口感,柔韧鲜香。


“藕圆是全世界最好吃的丸子。”乐知时还没吃完,又夹起一只炖得酥烂的凤爪塞进嘴里,赤酱浓油,轻轻一吮鸡爪就抿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