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可爱过敏原 > 60、满分答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可爱你对本文的订阅比例还不够哦~补足订阅即可阅读最新内容哦很多时候孩子气的乐知时都认真得过分。


女生的表情有些难过, 但她也有预料,只是犹豫着是否该收回自己的礼物,“可是, 我……”


她开了口, 又顿住。


“这很贵吧, 你买的时候肯定挑了很久。”乐知时很坚持,拿着礼盒的手向前递了递, 递到她手边,让她接住, “你写字很好看, 比我更适合用这支笔。”


听到这句,女孩抬起头。用褒奖代替拒绝, 让人连难过都不忍心。


可她还是多少有些心有不甘, “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乐知时愣了一下。


喜欢。


他喜欢的人很多, 比如蓉姨和宋叔叔, 比如粉店的老板, 每次吃素粉他还会给自己加两块牛肉, 还有画画课的张老师,送给他漫画书和画具……太多了,乐知时心里有举不完的例子。


不过如果加个限定词, 最高级别, 范围就骤缩。


但似乎也不是眼前这个女孩怀有的喜欢。


“没有吗?”女孩追问。


乐知时把书包背好, 还颠了颠,“没有吧。我现在不想谈恋爱, 要中考了,成绩下降会被请家长的。”


眼看着女孩的表情沮丧起来,乐知时又说, “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真的吗?”


“我不骗人。”乐知时颠了下后背的书包,“好热啊,楼下是不是有自动贩卖机来着?我请你们喝饮料。”


“我要喝可乐!”占便宜少不了蒋宇凡。他瞥了一眼下面,见宋煜竟然还在,双臂环胸靠在树干上,戴着耳机,仰着脸凝视他们。


蒋宇凡不禁打了个冷战,拿胳膊肘碰了碰乐知时。


“乐,看看楼下。”


乐知时闻声扭头,隔着栏杆一眼就望见宋煜的身影。


打兴奋剂也不过如此了。乐知时一下子转身,双手撑住栏杆半个身子几乎都探出去,可叫出“哥”这个字的时候却是气声,很小声。


像只惊喜到想扑上去却又犹豫试探的小狗。


女生看着乐知时激动的背影,感觉他像是变了一个人,和刚刚拒绝自己表白的样子完全不同。


靠在香樟树上的宋煜放下手臂,走到停在树下的自行车前,脚踢起双撑,长腿一跨似乎准备骑走。


乐知时急了,“哎哎哎。”他抓着书包就想往下走,可又想到刚才答应请喝饮料的事,于是慌慌张张说:“我先下去给你们买啊。”


蹭蹭蹭跑下楼,好在宋煜还没那么快走。乐知时火急火燎跑到自动贩卖机跟前,先是选了三罐冰可乐,可付款时犹豫了一秒,换成了两罐,又额外买了一瓶白桃苏打水,正巧蒋宇凡他们也下来了,乐知时急匆匆把两罐可乐往贩卖机上一搁,对着蒋宇凡疯狂做手势,指着贩卖机,自己转身就朝宋煜跑去。


树影在他那张喘得发红的脸上晃悠,光点斑驳很漂亮。稍稍平复了一下,乐知时才笑着喊了声宋煜哥哥,自己拨了拨头发。


“跑什么。”宋煜只瞥了一眼,依旧戴着耳机。


怕你走了啊。


过敏就算了,还当着那么多人面暴露了他们的关系,搞砸了宋煜的开学发言,什么都一团糟。他怕宋煜不搭理他了。


乐知时把手里的冰苏打水塞给宋煜。接水的时候,他注意到宋煜左手手腕上的表,那是他送的。


10岁那年,林蓉的摄影师好友找的小模特病了,乐知时被带去救急,也因此得到一笔酬金,林蓉的教育理念很自由,所以也鼓励乐知时自己支配这份酬劳。


孩子收到红包第一反应都是买玩具和零食,小小的乐知时独自去商场转悠了好几天,最后买了一块漂亮的手表。


因为还有两天就是宋煜的生日。


那是他第一次花自己的钱购买礼物,小时候已经觉得是天价了,可现在看,这表算不上名表,款式也很简单,不是现在学生中流行的电子表,不酷也不复杂。


从小到大,宋煜没少收乐知时的“礼物”,手动黏上第四片叶子的所谓“稀有”四叶草、攒够十枚就可以给哥哥跑腿打杂做任何事的乐乐小贴纸、手工画出来的宋煜专属小台历……


但第一次收到到这个礼物时,宋煜的第一反应很抗拒,甚至把乐知时拽去了买手表的商场。


那时宋煜也才刚上初一,但站在商场柜台前办理退货的样子却镇定得像个大人,只有乐知时一个人在哭,甚至坐在地上抱着宋煜大腿大哭,仿佛他才是那个收到礼物却要被退货的家伙。


可惜记忆太模糊,究竟宋煜为什么这么拒绝这份礼物,又为什么回心转意决定接收,乐知时都不太记得了。


他一时间有些好奇,但想了想还是没问。刚发完病,不挨骂都要谢天谢地,现在可不是一个好时机。


宋煜拧开盖子喝了一口水,又递回给他,乐知时这才回神。


“宋煜哥哥,你是不是等了很久?”


“刚来。”宋煜踩上踏板。


乐知时主动向他报备复诊的情况,“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刚刚也吃了药。”


“我看你也没事了。”宋煜说。


乐知时并没有感觉到这句话有什么不对,继续道:“幸好有你在,不然我可能就挂掉了。”


挂掉了三个字被他说得一本正经,但的确不是夸张,小学时尽管是带饭去学校,但小孩子还意识不到过敏的严重性,那时也有过几次严重发病,都是被同校的宋煜救过来的。


他这条小命不知道被宋煜捡过几次。有时候乐知时会想到一些小动物报恩的动画片,然后认真地思考自己下辈子会是什么小动物。


最好是像棉花糖那样的小博美,脖子上挂个小牌子。


想到牌子,乐知时忽然联想到校门口的事,“你今天救了我两次。”


宋煜没像想象中那样骂他,但也没说别的,只是准备要走。乐知时察觉到,立刻一屁股坐上后座,见宋煜扭头看他,又仰起脸,“我自行车停在校门口了,先坐你的出去。”


他没同意也没拒绝,仿佛载着一团空气。乐知时坐在后座冲不远处的蒋宇凡和女孩挥手告别,“我先回家啦。”


蒋宇凡看着乐知时,感觉他的尾音都透着开心。


在第一时间知道宋煜和乐知时是兄弟的时候,他还奇怪为什么两个人都对外都不说这份关系,回想毫无交集的他们,甚至觉得宋煜过分冷漠了。


可代入进去想想,换做是自己,要如何解释和乐知时的关系呢。


无论怎么解释,都绕不开他离世的父母吧。


闲言碎语是不见血的刀,有时候,沉默反而是能够最大程度抵御伤害的盾牌。


车骑出去,起了阵风,夏天的风吹在身上都是柔柔软软的。


这让他想起小时候坐在宋煜后座的样子,那时候宋煜刚学会骑车,第一次带人就是带他,一开始他们都很开心,小小的乐知时抱着哥哥的腰,两条腿翘得高高的,嘴里嚷嚷着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后来摔了,乐知时磕破膝盖,流了血,宋煜就不带他了。


骑车快到校门口,乐知时一直担心宋煜会停下来让他骑自己的车回去,一直犹豫着编排理由。


他的车链子掉了?不好,太假了。


气不足了?好像也不行。


要不就说他哮喘还没完全恢复,胸闷,不能骑车吧。


好容易想到一个靠谱的理由,一抬头发现他们已经出了校门好远,宋煜并没有停车。他可能是忘记自己刚刚说的话了,乐知时想。


到了路口的红绿灯前,宋煜停下来,面前一辆又一辆车穿梭而过,阳光也很沉默。


手里的瓶子上凝了层水珠,变成一瓶很心虚的汽水。


“宋煜哥哥,王老师跟蓉姨打电话了吗?”


宋煜没回应,不知道是不是没听见。


虽然宋煜平时也不怎么跟他说话,但是乐知时能察觉到他情绪的微妙差别,总觉得他不高兴。


是因为他今天吃错东西过敏给他添麻烦吗?


那为什么来看他?


大概是确认他确实没有出什么大事,否则回去没办法跟蓉姨交代。


“宋煜哥哥……”趁着红灯还没转,乐知时抬手轻轻拽下宋煜的一只耳机,语带讨好,“你能不能不把今天的事告诉蓉姨啊,她肯定要说我的。”


交通灯一下一下闪烁着,看起来更心虚。


“什么事?”宋煜忽然开口。


乐知时却有些不明所以,“啊?”


自行车轮再次转动起来。惯性驱使下,乐知时的身子忍不住后仰,耳机线成了两人之间的脆弱维系。慌张下,他本能地紧紧抱住宋煜的腰,也听到他的声音,仿佛是从温热的躯体中传导而来。


“你说的,是你吃错东西又不带药,差点在开学典礼上休克的事。”


九月的太阳仍旧锋利。


“还是早恋?”


早起的乐知时听见外面风刮得呜呜作响,迷迷瞪瞪,还以为只是清晨气温低,没多想就匆匆去上学。谁知两节课上下来,风越来越大,他也没能抗住降温的威力,喷嚏连连。课间操全班大部队往外走,乐知时冷得抱住胳膊。


“身体太虚了兄弟。”蒋宇凡碰了下他手臂,“这么凉,你中午回去加件衣服吧。”


乐知时点头,但又忽然想到什么,摇了摇头,“今天星期五,学姐有点事。这次是我和另一个新人临时搭档,中午得去广播站对稿子。”


“那你也太惨了,要不我下午给你带件我的衣服吧。”


乐知时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算了,不出去就还好,反正明天放假,扛一天没问题的。”


说到这里,蒋宇凡想起什么,“对了,刚刚张亚萌说她明天要过生日,请咱们全班一起去ktv玩,你去的吧。”


张亚萌是他们班最受欢迎的女生,爸爸做食品生意,性格虽然有些娇蛮但为人热心,所以也总是团体中心。乐知时在班上扎眼,不少同学爱拿他俩开玩笑,张亚萌似乎乐在其中。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乐知时就有点下意识躲着。


“我……”乐知时又打了个喷嚏,话没能说完。


巧的是张亚萌正好过来,一个小跳步来到乐知时身边,“乐知时!你明天一定要来啊,我订了一家特别好吃的餐厅。”她两手背在身后,笑容甜美,“他们都答应了,咱们班一个都不能少。”


乐知时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张亚萌就一口气把周六的行程全报出来,满满当当,不给人留插话的余地,最后还半撒娇半要求,嘱咐他一定要去。


当面直接拒绝有点太让对方下不来台,何况她邀请的是全班同学。乐知时不想去,没应承,听着体育委员的安排钻到了男生队伍的最后。


明天借口病重,发条短信直接鸽掉吧。


音乐声响起,全体学生开始做课间操。


高中部的队伍在初中部的前面,他的视线隔着整个班的队伍,不自觉瞟向斜前方。看见同样站在班级末尾的宋煜,乐知时忽然松了口气,还好,起码哥哥穿了秋季校服。


不过他没穿西装式制服,而是那套总是被吐槽的黑白色运动服,松松大大的,愈发显得他瘦高。


培雅的校服一直被其他学校羡慕,足足四套,衬衫领带夏季制服、多配了针织背心和西装外套的春秋制服,一套运动服和一套厚实的冬装,两个学部颜色还不同。但也正因如此,培雅的校园里经常出现不同人不同季节的混乱场面。


但就算是松松垮垮的运动服套在身材颀长的宋煜身上,也比别的学生出挑太多。


最后一个动作做完,大部队解散。乐知时想到晚上换搭档的事还没给站长秦彦报备,于是往高中部的方向走,打算抓紧时间通知一声就回去。


秦彦大老远就看见跑过来的乐知时,站在原地等他,还拉住了宋煜。


自从上次代课之后,不和传闻不攻自破,但乐知时晚自习吃自热米饭还被抓包的事却不胫而走。在大家心里,像宋煜这样难相处的人,代课遇到这等荒唐事居然还可以包庇,那也算是感天动地兄弟情了。


怕耽误他们时间,乐知时用最简短的话把事情交代完。冷风呼呼吹着,把他微卷的头发吹乱,毛乎乎的,整个人缩起来,像只羸弱的小老鼠。


“行。我知道了。”秦彦眼尖,瞄见他裤子口袋露出来的一个彩色零食袋,伸手就去抽,“这是什么?”


“彩虹糖,小超市里买的。”乐知时说,“你想吃吗秦彦哥哥,给你吃吧,正好上次那个酸奶……啊嚏——”


秦彦注意力都在彩虹糖上,“这么好啊。那我尝两颗……”还没撕开,手里的袋子就被宋煜夺走,空中一个利落的抛物线,乐知时下意识伸手,懵懵懂懂接住。


“尝什么,上课了。”宋煜拽走秦彦。


“火日立!你就见不得别人对我好!”被拽走的秦彦很是不服气,但忽然又想到什么,“哎不是,刚刚他说什么酸奶……”


“你好吵。”宋煜皱起眉。


糖没给出去,乐知时只好重新装回裤子口袋里,揉了揉发酸的鼻尖。


“乐知时。”


听见宋煜的声音,他抬起头,见对方刷的一下把外套拉链拉下来,衣服一脱。还没等乐知时有所反应,运动服已经被扔了过来,像张捕鼠网一样罩住他。


“穿上。”


乐知时忙扯下衣服,可视线里也只剩下宋煜的背影。他低头打量手里的运动服,又拿远了看了看,最后套在身上,把拉链拉到最顶端。


袖子好长。


只能露出半个手掌。


他一路是甩着袖子跑回教室的,像只扑闪着翅膀的小鸡仔。高中部校服的黑白色,混在一堆蓝色里太扎眼。一回班上乐知时就遭受轮番打趣,一个个都说着诸如“羡慕死了”的话。


但他莫名享受这一点。


外面的妖风依旧猛刮,钻着铝合窗边缘的缝隙,发出呜呜的诡异声音。乐知时两只被长袖子掩住的手捧着脸,默默听着,竟然觉得这声音挺可爱,像小妖怪的叫声。


为了对稿子,他中午在食堂将就着吃了碗什么都没加的清汤米粉,和小伙伴商量完就回到教室午休。桌子上一趴,乐知时把脑袋埋在胳膊上,整个人都被宋煜衣服上淡淡的洗衣液香气包裹住。


明明他们用的是一样的洗衣粉,但总有哪里好像不一样。


宋煜和谁都不一样。


一整天他精神都不太好,广播时差点对着话筒打喷嚏,不过好歹也熬到了放学。一下课张亚萌就借着问问题拉住他,问完后又提议一起走,“你是不是很不舒服?再骑自行车吹一路的风肯定要生病的。我家司机在外面等我,要不我带你回去吧。”


乐知时摇头,拉开距离,“不顺路,我家很近,骑一会儿就到了。”


张亚萌还是坚持,还拉住了他的胳膊,“别跟我客气呀,近的话坐车就更快了。”


咳嗽了两声,乐知时及时抽出了自己的手。


“听说周末要下雨,我不想把自行车留在学校淋两天,下次吧。”说完他快步走了。


冷天骑车的确不好受,风把他身上的运动服吹得鼓鼓的,夹杂着桂花香味的冷空气在全身流窜。回到家时乐知时头脑发昏,换鞋时弄出不小的动静。宋爸爸正坐在厨房中岛前处理工作,听到声音回过头,“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