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可爱过敏原 > 58、饮鸩止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可爱你对本文的订阅比例还不够哦~补足订阅即可阅读最新内容哦几平方米见方的盥洗室里, 又是打架的又是拉架的,挤满了人。蒋宇凡拨开肩膀,一眼就瞅见乐知时。他右眼眶青了, 嘴角也是破的, 衬衫都扯开了, 血滴了些在校服的针织背心上,校徽糊成红色。


他的脸上是平时从未有过的戾气。


“你们几个都跟我去办公室, 其他人还看什么?没听见打铃了吗?回去上早自习!”


蒋宇凡死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乐知时会和别人打架,这完全不是他的作风, 说是鬼上身他都信。不光他, 整个班上的人听说了这件事,都是懵的。


“谁打架?乐知时?你在搞笑吧……”


“不是吧, 别说斗殴了, 乐知时连迟到都没有, 哦除了开学第一天那次。”


“听说是帮隔壁班那个跳级的出头来着, 平时也没见两人有什么来往啊, 犯得着为了他跟王杰那种人打架吗?”


“还是一个打四个呢。”


“我去, 乐乐牛逼。”


还有人扒着四组的窗户往对面的高中教学楼看,主任和班主任的行政办公室都在对面楼的二、三层。


“什么都看不着……”


“估计还在训话?没准儿一会儿就出来趴在走廊写检讨了。”


蒋宇凡着急得不行,心神不宁, 听见前座女生说起当事人的另一个。


“程明明啊, 他老早就和王杰有过节了, 他们好像以前是小学同学。我上次在食堂吃饭,听见他跟别人说王杰家里很穷, 说他偷过他的钱。”


“是吗?那这……”


“反正王杰也不好惹,说程明明没爸妈管。我感觉乐乐这次被坑了,掺和到这种事里。没准儿到时候两边都赖账, 反倒是乐乐不对了。”


听到没爸妈管这几个字,蒋宇凡感觉到什么,又担心乐知时吃亏,站起来借口肚子疼上厕所,实则跑去对面教学楼。


办公室里,被欺负的程明明磕磕巴巴,教导主任怎么问都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发生什么事?为什么会打起来?”


程明明拼命摇头,“跟我没有关系,我没打人。”


这不是程明明和王杰第一次发生矛盾了,教导主任也不是不清楚,一看到他们几个就猜了个七七八八。可这件事奇怪就奇怪在为什么乐知时掺和了进来。这孩子是出了名的乖学生,听话懂事,教过的老师都知道。


班主任王谦也被叫了过来,教导主任看了他一眼,“你们班的,你自己问。”


王谦清楚乐知时的秉性,没有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指责他。


“乐知时,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会和同学打架?这不是你的作风。”


乐知时半低着头,嘴角的血都干了,他张了张嘴,似乎并不想给出原因,但态度很好,直接承认错误,“王老师,我违反校规了,写检讨罚留校察看都可以,您直接处理吧。”


谁知道这时候门口突然又冒出一个人,大喊了一声报告。所有人一齐回头,看见蒋宇凡满脸着急,“老师,是乐知时看见程明明被王杰欺负了才去盥洗室的,不是他挑的事儿!”


乐知时生怕把蒋宇凡也扯进来,立刻对王谦说,“老师,蒋宇凡不在场。”


蒋宇凡急了,“我是不在场,但是有人看见了,好多同学都看见了。”


王谦看了一眼乐知时,对蒋宇凡说,“回去上课,这里没你的事。”


蒋宇凡虽然不甘心,但也没辙了,颇不放心地看了一眼乐知时,一脸不高兴地走了。


隔壁班的班主任似乎并不打算把这当成多么重要的事来审问,先是判断这件事程明明没大过错,跟教导主任打了声招呼就让他回去上自习,然后又质问王杰。


本来王杰被打得都蔫了,一直拿卫生纸擦嘴里的血,结被逼问得起了逆反心,“我干什么了?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事儿他自己贴上来的,本来都让他们走了,回头又来给我一拳,简直有病。”


他的跟班也跟着附和,“对!是乐知时先动手的!”


“我们当时还拉架来着,不知道他发什么疯跑上来打人。”


“老师你不信可以去找刚刚在盥洗室拉架的,他们看到是谁先动的手了。”


“是我。”乐知时坦然承认,“我就是想打他。”


这句话一说出来,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都侧目。


王谦怎么也想不到,他感觉站在自己面前的乐知时和平时的他是两个人。


“我不想花时间在这里跟你们算谁错的多谁错的少了。”教导主任背着手,按照他自己想法把事情捋了一遍,“王杰你带着人欺负程明明,乐知时你是帮程明明出头了是吧,但是引起斗殴。这件事你和王杰都犯了严重错误,记大过。剩下的你们班主任处理。”


说完他看向王老师,“该叫家长叫家长,该检讨检讨。”


王老师点了点头,目送教导主任离开。他隐约感觉事情不太对,于是带着乐知时去了隔壁教师茶水间,“脸上的伤我带你去校医院处理一下。”


“不用了老师。”乐知时说,“一会儿那边开门了,我自己可以去的。”


王老师给他接了杯水,“如果换个平时就打架闹事的,我就直接叫家长处理了,能把兔子逼急了,事情也没这么简单。”


乐知时捏着纸杯,沉默了半天,最后开口,“老师,我不想说,但是我向您保证,以后我绝对不和同学打架了。怎么惩罚我都可以。”


“那我可叫家长了?”王谦放下杯子,看着乐知时。


“我……”乐知时也抬头看他,“可以,但是我家长这几天都在外地,只能等他们回来才能……”


“行。”王谦看着他,“作为你的班主任,我尊重你有不愿意说的理由,但是你要清楚,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对方如果有侮辱你的行为,你可以告诉老师,如果你不信任老师,也可以向其他人寻求帮助,明白吗?”


乐知时知道自己的问题,点了点头。


“嗯,明白了。”


他留在茶水间写完检讨,出去时早自习已经结束。乐知时独自一人去校医院简单处理了伤口,回到教室,在王谦的语文课开始之前,对着全班同学念出了检讨内容。


“你回位子上去吧,”王老师站在讲台,“这次的打架事件也给我们其他同学敲响了一个警钟,不要随便出头,遇到校园暴力事件第一时间通知老师,不要试图以暴制暴。”


虽然是打架闹事,可乐知时的好人缘几乎让所有人都站在他这边,这件事在学生中很快就传开,大多直接定性成见义勇为的英雄形象。谁也不知道乐知时动手的真正原因,大家也没那么想知道,只是在沉闷的学习生活中抓住一个新鲜的谈资。


下了课,要去做课间操,蒋宇凡跑到乐知时座位上,“眼睛疼不疼?我们去小超市买冰棒敷一下。”他伸手想碰,又怕给弄疼了,见乐知时老老实实摇头,怪可怜的,“下手也太狠了,你怎么不等我一起啊。”


“我也把他打出血了。”乐知时一本正经细数战绩。


“他肯定招你了,到底发生什么了,你平时可是从来不参与这些事的。你告诉我,我找机会替你报仇。”


可不论他怎么问,乐知时都咬死了不说,蒋宇凡猜想和自己想的估计差不多,如果不是因为父母的事,乐知时不会出手,也绝对不会打架。他不动声色换了话题,“你这个糖桂花看着就好吃。”


“是吧,得放到糖都化了才能吃。这可都是我和宋煜哥哥从树上打下来的……嘶……”一说到这个乐知时就来了劲,一不小心扯到嘴角的伤口。


“哎呦你慢点儿。”说到这个,蒋宇凡想起来,“你哥没准也知道你打架的事儿了,他不会骂你吧。”


乐知时瞬间睁大了两眼,“不会吧。”


“你以为呢,早自习一下都传开了好吗?刚刚我还看到培雅贴吧上的帖子了,挺多人顶贴的,不过大部分都是骂王杰的。”


乐知时心里没底,抓住蒋宇凡的袖子,“我现在是不是特别难看啊?”


“没有啊,特man,”蒋宇凡笑起来,“你怎么突然有偶像包袱了?没事儿那些小女生可崇拜你了,你这一架打得贼帅。”


乐知时根本不在乎这些,他就是不想让宋煜知道自己和别人打架的事,更不想用这张脸面对他。


“我不去做操了,我要请假。”说着乐知时就跑去找了班长,躲在教室里做作业,反正下去也是要躲起来,要是正面撞上就太尴尬了。


眼眶又疼又肿,乐知时心里开始后悔起来,倒不是后悔动手打人,是后悔自己发挥不好,要是再来一次,他肯定能躲过那几拳,还要一拳把那家伙打倒在地上。


课间操回来,班上的好几个女生都送给他创可贴,还有一个外班的女孩给他买了瓶冰水,让他敷敷眼睛。乐知时一个个道了谢,尽管大部分东西都用不上。出风头的感觉不怎么好,他以后还是想低调一点。


正好中午蓉姨也不在家,不用回家吃午饭,给了乐知时一个躲避的机会。他不饿,留在教室里写作业,现在多做点,晚上就可以少做点,他今天要早早地回家去,然后洗澡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尽量减少和宋煜碰面的机会。


抱着“完美计划”沉浸在几何题里的乐知时,头越埋越低,最后下巴都抵在作业本上。


“是否存在点e……使得相等……”乐知时小声念着题干,眉头都拧到了一块,眼眶子越发疼起来,“这怎么证……”


“假设它存在。”


头顶忽然传来声音,乐知时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猛地抬头。


存在?


他现在怀疑自己看错了,眼前的哥哥并不存在。


宋煜仍旧一脸冷静,没看他,只看题,“反证法,先假设,有了相等的条件之后推矛盾。”


原来是真的来了。


乐知时轻轻哦了一声,低下头写下证明两个字,又小心开口,“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


“好吧……”乐知时垂头,写了一句假设存在点e。


宋煜望了一眼他的头顶,“别做了,回去吃饭。”


“回去吗?”乐知时愣愣地站起来,跟着宋煜往外走,蓉姨和叔叔都不在家,家里应该没人做饭,“不去食堂?”


“回家。”


他肯定知道打架的事了,但这样子好像也没不高兴,乐知时心里有些忐忑。


宋煜就在他前面走着,半步的距离。他的手臂垂着,手指修长,盯着盯着,乐知时恍惚间想起小时候,他记得是小学一年级刚入学,他们也是这么一前一后走在路上,只不过那时打架的人是宋煜,被欺负的是乐知时。


他哭得眼泪连连,牵着宋煜的手跟他回家。


为什么现在不可以牵手呢?


乐知时脑子里忽然冒出这么个怪想法,然后就鬼使神差向前伸出手去。


谁知前面的人却忽然将手伸到校服口袋。从出教室起,宋煜的手机一直震个不停,他实在受不了了,拿出来看了一眼,是秦彦发来的。


[秦彦:我去,我就上了个厕所啊,你人呢?]


[秦彦:他们说你不去食堂了?不是说好了吗今天一起吃午饭的吗]


[秦彦:一会儿回学校不?等会儿和老张他们打半小时球吧]


本来就想回复一句中午在家休息,没想到对话框又弹出来一长段,看得宋煜眉头都皱起来。


[秦彦:草!刚刚小黑说看到你跟你弟一起出校门口了,你不会要开批·斗会吧,不就是小男生打个架嘛你可别冲他发火,哎等等你妈今天不是不在家吗回去了谁做饭啊?你想饿死我们家乐乐吧?]


宋煜一下子就站定了,低头回消息。乐知时见了也跟着站好,慌张把自己伸出的手收回来,背在身后。


秋天的太阳并不强烈,可晒得他后背发焦,手心也烫烫的。


打完字,宋煜回头看了一眼乐知时,“走吧。”


“嗯。”


食堂里吃着酱油炒饭的秦彦打开手机,差点一口喷了出来。


[我做饭。受了委屈得吃点好的。]


林蓉连忙出来,“你不多吃点吗?还是你们中午要去吃大餐?”她看见乐知时给自己套上一件黑不溜秋的黑色连帽外套,还戴口罩,“宝贝儿,你是去给人过生日还是去砸场子啊。”


“不说了,我来不及了。”乐知时整好装备就火速离开。


早餐文化深入骨髓,这座城市最热闹的时候就是清晨。无论哪条街道,随处可见的都是大大小小的早点店和络绎不绝热爱过早的客人。


小门小店没太多富余空间,自然也没什么规矩,大家随性地端碗面站在街边,边吃边侃。着急上班上学的甚至能端着一碗热干面或是豆皮,边走边吃,在上公交或地铁前干完,这都是特色生存技能。


穿过一整条烟火气十足的街,乐知时终于在路口的红绿灯前看到了宋煜。


大概是为了演讲,他穿了件较正式的黑衬衫,扎进长裤里,袖口半挽到小臂,长腿窄腰,人群中格外显眼。


乐知时原本就不想去给同学过什么生日,更何况知道宋煜要演讲,他就更不可能去。可宋煜一口回绝了企图陪同的父母,就更轮不到他。


所以乐知时只能出此下策,偷偷跟去,反正会场应该有不少人,藏在里面他也发现不了。


绿灯放行,两人始终保持着十米的距离,一前一后进了地铁站。本来他还担心宋煜会叫车,好在是公共交通,不然他就得像电影里的跟踪狂一样对自己的司机说,跟着前面那辆车。


赶在最后一刻挤上隔壁车厢,乐知时躲在一个大爷后头偷瞄宋煜,大爷顺着他的视线往前瞅了瞅,又回头一脸狐疑地看他。


乐知时拉着兜帽挪了半步,遮挡物从大爷换成一个刷手机的上班族。


2号线车厢里的装潢全是少女粉,连立柱都是粉色的,一身黑的宋煜站在里面有种非常诡异的违和感,仿佛自带天然屏障,隔绝一切。乐知时光顾着看,没发觉自己也一身黑站在里面。


他们简直是粉色泡泡里两个突兀的小黑点。


泡泡破了,两个小黑点都钻了出去。大的在前面,小的隔着人群躲在后头。下车的地方是个出口多人也多的地铁站。上楼梯时,乐知时前面有个年轻妈妈,背着大双肩包,手里提了个超大行李箱,另一只手还拉着一个三四岁的小朋友,好几次走不动停下脚步。


“哎真是……麻烦让让。”后面赶时间上班的白领嘴里抱怨了两句,绕过这个妈妈挤到前面去。


“不好意思,”年轻女人把孩子攥紧了,侧身让开,“你们先过吧。”


乐知时本来在很后头,他也跟着前面那些着急离开的人一起蹭蹭蹭快步上前,但最后停在了年轻母亲的面前,“我帮您。”他直接帮着提起箱子,走在她旁边。年轻妈妈一直说谢谢,小朋友也很可爱,仰着小脸对他说谢谢。


楼梯很长,走到最上面之后乐知时把箱子放下,再往前看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宋煜的人影了。


糟糕,把跟踪的事忘了。


视野里人影匆匆,一片慌乱,乐知时伸长了脖子四处张望,可怎么都找不到宋煜的身影。试着往前多走一些,兜了一圈又一圈,不知不觉乐知时来到靠近出站口的一个连锁奶茶店前,旁边还是失物招领台,不过没有失物,也没有工作人员。


还是跟丢了。


看演讲一定没戏了。


乐知时努力地在脑子里做思想工作,想让自己别太失望。甜食会让心情好,所以他决定买一杯奶茶,然后回家,权当这一趟是早起遛弯。


“您好,请问想喝点什么呢?”


“嗯……”乐知时低头看着菜单,“五分甜奶绿加珍波椰。”


点完之后,他下意识伸手到裤子口袋,却发现空空如也。


手机好像落在沙发上了。


眼看着店员那头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乐知时疯狂搜刮全身,寄希望于自己上次穿这身衣服的时候或许会不小心把钱落在里面。


可怎么翻都一无所获,他恨不得现在能有一只大手出现在身后,把他拎起来使劲抖一抖,抖出点什么都好。


店员双手把奶茶推过来,“您好,您的奶茶。”


“啊,谢谢。”乐知时的手都不知道是该伸还是不该伸,僵在半空。


店员脸上露出微笑,“请问您是现金、支付宝还是微信支付呢?”


乐知时耳朵发红,看起来像是在认真思考,实际满脑子都是自己回去拿钱再送回来的可行性,“嗯……”


“微信。”


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猛然回头,看见宋煜正一脸冷漠地拿着手机扫码,扫完之后拎走了那份奶茶,吸管一戳放到嘴边喝了一大口,转身就走,仿佛乐知时根本不存在一样。


“哎……”乐知时转了个圈跟在他后面,“我的奶茶……”


宋煜眉头一皱,顿住脚步看了看奶茶杯,像是有点嫌弃,“好甜。”


五分甜还甜吗。乐知时没吭声,只见宋煜手一伸,把奶茶递了出来。乐知时立刻两手接过,紧紧跟在他身边,“你怎么会过来?”


宋煜指着他身后奶茶店旁边的工作台,“失物招领。”


乐知时回头看了一眼,又快速扭头,见宋煜挑了挑眉,反将一军,“为什么要跟着我?”


“我……”乐知时一下子绊住,可他直来直往藏不住,“我就是想来看看,不打扰你,看完我就自己回家。你不让叔叔和阿姨来,肯定也不会让我来,所以我是被迫选择偷偷跟踪的。”说完他声音变小,“而且你都没有告诉我。”


两人并肩出了站,光一下子打在他们身上,很亮,宋煜眯起眼,“告诉你什么?”


“就是你要参加市三好竞选演讲的事。”乐知时吸了一口奶茶,“我差点都不知道。”


宋煜淡淡道:“有约的人不在我的通知名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