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可爱过敏原 > 44、蜿蜒回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地铁里声音嘈杂, 乐知时盯着手机屏幕上的信息,表情平静,心跳很快。


他锁上屏幕, 抬头看了看地铁内的路线和站名,忍不住再次打开屏幕,把宋煜发来的消息又看了一遍, 然后截了一张图,仿佛这样就不会丢失他说过的话。


拉着拉环,乐知时凝视着地铁玻璃窗映照出的自己,出现些许幻觉,里面的那人长得和自己一样, 只是穿着培雅的学生制服。


于是他想起宋煜代替林蓉参加他家长会的那天。


那是去年的10月10号,乐知时的生日。在生日当天开家长会实在是一件不太让人高兴得起来的事,而且那天天气很冷,早上起来的时候降了温,乐知时原本穿着单薄的运动服校服, 后来被林蓉叫住, 勒令换成了针织背心配制服外套。


事后想想,乐知时十分感激蓉姨当时逼他换了正装,因为中午饭的时候他又收到蓉姨的消息,下午她和宋谨要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酒会, 宋煜会替她参加家长会,并且她说周末会给乐知时好好地补过生日。


午饭其实很难吃, 胡萝卜炒蛋加上一份用胡萝卜代替冬笋的鱼香肉丝, 但乐知时心情奇好,亢奋到午休都没有睡,赶着把自己的桌子全部收了一遍。下午同桌来上学, 看见他焕然一新的桌面都吓了一跳。


“你怎么做到的?”


乐知时用湿巾纸擦完了第三遍,扔掉纸巾,拍了拍手,“无他,唯手快尔。”


后来他在这张重获新生的桌子前坐了三节课,没到下课都收得干干净净,连抽屉都是,终于挨到了家长会。大部分的同学都是非常讨厌这种会议的,好一点的可以在家长会期间全程隐形,差一点的就是送自己的家长来参加公开处决大会。


乐知时也是第一次这么期待。


天气比早上更差了点,外面乌云密布,乐知时开始担心会不会下雨,宋煜是不是有带伞。班主任提前进门,把准备好的ppt在教室的屏幕里试播了一下,顺便嘱咐学生一会儿在走廊等候。


很快,班上的第一个家长来了,是某个女生同学的妈妈,穿得很朴素,有点茫然地出现在教室门口。乐知时看着那个同学把她妈妈引到座位上,终于也忍不住出了门,先是在走廊的围栏趴了一会儿,然后走到楼梯口。


“乐乐,你爸来还是你妈来啊?”站在楼梯口的另一个男同学拿肩膀碰了碰他。


“他们都有事儿。我哥来。”


“你有哥哥啊,太爽了吧。”


又走过来一个女生,“你不知道吗?哦对你初中不在这儿,他哥以前是咱们学校高中部的学长,又帅成绩又好。”


乐知时小小的虚荣心膨胀起来,替自家哥哥说了句“也没有那么夸张。”谁知下一刻一扭头,就看见本尊。


宋煜穿了件和头发一样黑的风衣,衬得他五官凌厉、气质出众,在一众家长之中格外好辨认。他上楼梯的时候也抬了抬头,正巧与乐知时对上视线。原本平直的唇角微微动了动,冷淡的神色褪去少许。


“哥哥。”乐知时上前了几步,在宋煜上来的时候站到他身边,“我带你去我位子上。”


身后的女生还在跟刚刚的男同学讨论,“我没骗你吧,是不是大帅哥?”


这是宋煜第一次来乐知时的教室,但感觉更新奇和激动的人反而是乐知时。


他的位子在教室第三组的倒数第二排。乐知时把宋煜领过去坐好,还指了指自己刚刚接好温水的水杯,“你可以喝,如果渴的话。”


他说完,宋煜点头,观察了一下他的桌子,脸上没太多表情,但夸了一句,“这么干净。”


旁边的女同桌立刻对着帅哥出卖了他:“他今天收拾了一中午。”


被当场拆穿的乐知时瞪了一眼同桌,“没有一中午这么夸张……”他还想给自己挽回一点面子,可发现宋煜似乎并没有太关注这个,而是自顾自环视着教室四周,便问他:“你在看什么?”


宋煜收回视线,看向乐知时,“我发现这是我高二时候的教室。”


培雅经常会换教室,有时候返修连教室门口的牌子都会换掉。乐知时上高中以来,算上分班一共换了四次教室,没想到最后竟然要从宋煜高二待过的教室毕业了。


“真的吗?”乐知时的开心在宋煜看来总是有些没来由。


宋煜点了点头,手肘撑在桌上,很平静地补充了一句,“我就坐在你后面。”


他这句话太有迷惑性。


仿佛他们真的在一间教室,他也真的每天都坐在乐知时的背后,只要乐知时想,他一回头就能看到。


在某个时间延迟了一年的平行时空,如果与乐知时现在所处的宇宙重叠,那么宋煜就可以陪着乐知时度过高三难熬的每一天。


乐知时愣了一秒,然后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


“你座位上有什么我不能看的东西吗?”


听到这句,乐知时摊了摊手,十分大方道:“没有,你随便看。”


他收拾得这么干净只是为了照顾宋煜的洁癖。


班主任催促着学生离开,他也没办法继续久留,只好跟着其他同学一起出去。大家不约而同地站在窗户外往教室里瞄,观察老师和自家家长的反应。不过因为这次家长会,宋煜的出现算是一个特殊情况,特别吸眼球。周围的同学都在议论,男生说宋煜球打得好,女生说宋煜长得帅成绩好,炫兄狂魔乐知时反而说不过他们。


他一心只望着宋煜。其他家长都很认真地抬头看着班主任说话,一副“为了我的孩子一定要足够虔诚”的表情,可宋煜没怎么抬头,而是弯了弯腰,从乐知时的抽屉里拿出一沓卷子和教辅资料。


“你惨了。”同样站在窗外的同桌对乐知时说,“你哥在看你卷子了,他回去不会跟你爸妈告状吧。”


大家也都笑起来,但乐知时出奇冷静,“不会的,他从来没有告过状,而且我爸妈也没有很在意我考得好不好。”


“是吗,真好啊。”


“那他干嘛拿出来看?”


“就是,反正我不喜欢别人翻我的东西,帅哥也不行。”


听到这句,乐知时皱起眉,“他是我哥,不是别人。我喜欢让他翻。”说完他走到一边去了。他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好人缘,别说发火,连重话都没说过几次,这次明显不高兴,让周围几个女生挺惊讶的。


另一个同学又说:“乐乐,你跟你哥真的一丁点都不像欸,他看着好高冷啊。不过他五官也好立体,也是混血吗?为什么他头发眼睛都这么黑?”


乐知时觉得他问题很多,但还是回答了,“他不是混血。”


“怪不得,你俩长得真的完全不一样。不是亲兄弟吧,表兄弟?”


乐知时沉默了,他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


上了高中之后,宋煜和他分开,乐知时即便再去高三五班旁边的自习室里,也没有可以一起回家的人。他有时候会在食堂的高考红榜上对着宋煜的名字发呆,不过那个榜也只张贴了一年,第二年换上了另一批人。


他有点后悔自己留在培雅,倒不如去一个新的地方,那里不会让他时时刻刻想到宋煜。去食堂想到宋煜讨厌的菜,去操场想到宋煜投球的样子。


最可恶的就是三楼的空中长廊。


“不是亲兄弟的话,关系不会很亲密吧。”


他望着窗玻璃,自己的脸和宋煜的侧影重叠在一起,像摄影里的双重曝光。


乐知时忽然间非常希望自己和宋煜长得一模一样,像到旁人一看就能猜到他们的关系,这样就再没有人质疑,他自己也有一块不会患得患失的砝码。


没过太久,班主任从讲台上下来,打开教室门让班长带着他们出去等,或者先回家。刚合上教室门,一个女生在外面提议去食堂,其他人也纷纷同意,于是大家一起下去了。


乐知时有些舍不得,最后多看了几眼。宋煜脱了风衣外套搭在椅子背上,穿了件白色针织衫,很安静地坐在里面,握着他的笔,低着头,表情很认真,像是在思考什么。


这让乐知时恍惚间回到三年前,他站在教室外面,等待还没有下课的哥哥。


“走吧乐乐。”


乐知时回头,“嗯。”


家长会的内容和流程其实都大同小异,班主任说说高考严峻的形势,再把最近一次的模拟考成绩拿出来通报一次,宋煜都很熟悉,只是角色发生了对调,他如今也成了坐在下面听的人。


没有太多心思听下去,这些东西他听了三年,换汤不换药,就算是不听,他也比在座的对高考一无所知的家长更会引导。


宋煜翻看着乐知时的卷子,英语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连他都有些好奇,是不是真的有所谓血统这种玄学加成。但他的数学和其他科目比起来没有到特别好的地步,分数起伏比较大,不算特别稳定,好的时候可以考非常高的分数,差的情况下会被其他好学生拉分。


他找出乐知时的错题本,顺手也翻了翻,发现他记过的错题在最新一张试卷里又错了。这些题目在宋煜看来都有很清晰的脉络和套路,于是他干脆拿起笔,借着这段时间帮乐知时把错题系统地整理了一遍,还在他的错题本上分类写出常见的几种解题套路。


很专注地整理了一段时间,忽然听见班主任叫乐知时的名字,宋煜抬起头,发现前座的家长也在看他。


“乐知时同学的家长其实是我们培雅的优秀毕业生宋煜同学,他当年在学校成绩一直名列前茅,高考成绩也非常优秀。”说完班主任用充满期待的目光注视着宋煜,“今天过来也是很巧合,能不能给我们其他家长分享一些复习期间的心得,或者身为家长需要注意的事?”


宋煜对这样的环境十分不适应,他感觉现在自己不像是乐知时的哥哥,更像是他父亲。这种奇怪的辈分错位让他不自然地抿住嘴唇,沉默片刻,才沉声开口,“其实到这个阶段了,谈学习心得已经晚了。”


他的话实在是太直接,弄得班主任也有点小尴尬,“啊,确实……”


“不过家长需要做的事,我觉得还是有的。这最后的半年很关键,如果可能的话,尽量不要给考生太多压力。与其一味地让他们学习或是补身体,不如多关心关心他们的心理状况,少一点打击教育。”说完,宋煜也还是给班主任留了一个台阶,抱着营业的态度对她露出一个不太明显的微笑,“其他的我觉得老师您已经说得很好了。”


大概是他带着光环,说什么都有家长赞同。全身而退之后,宋煜继续把注意力放回到自家弟弟的试卷上,看得差不多了,他将试卷按顺序理好,重新放回抽屉,并把错题本压在上面,好让乐知时回来之后就能看到。


拿卷子的时候不小心带出来一本数学教辅,紫色封皮的,宋煜闲来无事,稍稍翻了翻,这种不用上交上去的教辅资料一般都没有写得很满。


果不其然,不仅写得不多,这本教辅似乎还是乐知时拿来打法时间的好工具,右下角是乐知时画的简笔漫画,是某个他很喜欢的动漫人物,快速翻过去的话,能看到一个完整的打斗动作。


这种事只有乐知时干得出来。


宋煜忽然觉得家长会也很有意思。再看看内容,不少页面都有写到完全认不出的字体,越写越飘,到后来则变成一个个戳上去的点,一看就是困到失去意识,还强撑着写字的状态。


光是看着这些痕迹,宋煜都可以在脑海中描摹出乐知时鲜活的样子。


翻到某一页,他停了下来,凝视了少时,握起笔,在下面也写上一行字。


时间很快消遣过去,散会后,有好些家长来到宋煜的桌边,希望他可以再多分享一点,尽管宋煜一向冷言冷面,但也不好做得太明显,就说了两句,直到有家长要他联系方式,询问可不可以请他当家教,宋煜才真的开口拒绝。


“我很忙,都不怎么回家。如果真的要教,肯定是教我自己家的小孩。您说是吧?”


穿上风衣离开教室,宋煜没有看到乐知时的踪影,于是给他打了个电话,没人接,乐知时在校的时候手机都是静音或关机,宋煜猜想他并没有看到,索性自己去找。


事实上乐知时都没有把手机拿出来,被许多同学围着的他现在正在食堂里,独自面对非常尴尬的场面——一个他从来没想到会喜欢他的女同学突然对他表白,还准备了一个小小的生日惊喜。乐知时则被起哄的男生按在了一个座位上,起身都做不到。


“这是我今天中午特意出去取的蛋糕。”坐在对面的女生把蛋糕推到他面前,脸上的表情很是羞涩,“他们家的蛋糕很好吃的,我提前了一周才订到。”


这蛋糕看起来的确很漂亮,玫瑰荔枝口味,最上面还写了祝乐知时生日快乐的字样。


大家都在一旁起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的过敏原是小麦,唯一一个知情人蒋宇凡还在理科班,他们起哄让乐知时切蛋糕尝一尝,乐知时拒绝不了,心里想着,挑一点奶油吃应该不会有事。


于是他拿起一支叉子,象征性地想刮一点奶油下来,顺便在心里盘算着等一下要怎么不失礼貌地脱身。


但他的计谋还没有能派上用场,下一秒,手腕就被一只熟悉的手牵住。


一抬头,对上宋煜那双冷厉的眼。


“他过敏,不能随便吃外面的蛋糕。”宋煜语气冷淡,直接将乐知时拉起来。


坐在对面的女孩儿表情有些尴尬,刚表白完就给表白对象吃可能会过敏的食物,这种情况的确不妙。但乐知时还是好脾气,“没事的,你别放在心上,谢谢你特地买给我。”


没让他说太多,宋煜就拉着他出去了。


外面刮了风,雨下了下来,地上都是不小的雨点,这么快的速度,乐知时猜想是阵雨,他缩了缩脖子,跟上宋煜的脚步。


“别人给你吃你就吃,我说过多少遍?”宋煜表情不善,“小时候的教训还不够?”


乐知时有些委屈,“不是,我没有要吃,刚刚她……”


宋煜脚步停下来,看着乐知时,“跟你表白你就可以吃了?”


他怎么会知道是表白……


乐知时迷茫地站在原地,很短促地瘪了下嘴,又收回表情,“我没有,我只是想尝一点奶油,让她心里好受一点。”


宋煜站了一会儿,雨开始下大了。他说了一句知道了,便往前走到停车的地方,拿出车钥匙按了一下,又绕到副驾驶那头,替乐知时开了车门。


乐知时顺从地上了车,坐在宋煜的旁边。他发现宋煜的头发理短了一些,是真的很黑,看起来就不像是很好摸的那一类,这种发色的差别可能是他和宋煜外表上最大的差距。


他忽然想,要不自己也去染个黑头发好了,这样会不会更像一点。


他真的很想要一个独一无二、也没有办法随时切断的关系。


脑子里很混乱,外面忽然间起了雷,乐知时条件反射地抬起手,但被宋煜按住了手背。宋煜没有说话,另一只手打开了车载音乐,是可以放松舒缓的古典钢琴曲。


他握住乐知时的那只手一直没有松。


宋煜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可以吃什么,不能吃什么,讨厌什么,喜欢什么,连上课时候会有的小动作,他都了若指掌。一切的细枝末节,都是这么多年的时间累积下来的。


乐知时看着他扭转身子,从后座拿出一个简洁漂亮的白色盒子,放在乐知时膝上。


“这是什么?”


“自己拆开看。”


打开来,里面是一个巧克力蛋糕,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蛋糕光滑的淋面像是镜面一样反射出漂亮的光泽,很有宋煜的个人风格。


“家里的无麸粉用完了,买杏仁粉跑了好几家,做得有点赶。”宋煜的完美主义让他降低了自我评价,但乐知时却非常喜欢,他没想到宋煜记着自己的生日,还花这么大的功夫给他做了一个蛋糕。


“看起来好好吃。”


乐知时还以为到了周末他才能好好地过一个生日,还以为宋煜不会回来,也不会陪他。


闪电的白光稍纵即逝,没等乐知时有动作,宋煜先抬起手,捂住他的耳朵。雷声和他的声音一同到来,重叠着心跳。


“生日快乐。”


乐知时记得他坐在车上,吃了很大一块蛋糕,鼻子上还沾了巧克力的甘纳许淋面,一小块,宋煜非常阴险,没有告诉他,以至于回到家里乐知时才发现。


他还记得那天林蓉和宋谨都没回家,他缠着宋煜说了很久的话,在宋煜的房间做作业,一直到十二点过去。


宋煜当时还问他,花钱买的那些教辅,有没有好好做。


当时乐知时以为只是宋煜站在家长角度的随意询问,是家长会的后遗症,现在想想,原来他是在暗示。


地铁比往常开得快了很多,乐知时刷卡离站,好奇心驱使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里,寻找埋伏这么久的答案。


林蓉见他一回家就钻进房间里,也挺奇怪,端了碗红豆双皮奶上楼去。见乐知时费劲地够着书柜顶上的纸箱子,她敲了敲开着的卧室门,“宝贝,你在干嘛呢?来,吃双皮奶。”


乐知时朝门外看了一眼,伸长胳膊还在艰难挣扎,“蓉姨,我上学期拿回来的书是在这个箱子里吧。”


林蓉放下双皮奶,站在原地想了想,“诶不对,我好像给你收到那个白色的矮柜里了。”


“是吗?我找找。”


猜想乐知时可能是去w大受到了什么刺激,回来准备发愤图强了,林蓉不敢打扰,“你记得吃啊,想要什么告诉蓉姨。不要太辛苦了。”


“嗯,好。”乐知时蹲在矮柜前,头也不抬,一本本翻找着。房门被林蓉带上,他找了十几分钟,终于翻出几本之前买的数学教辅。范围缩小,乐知时还没放弃,把这些书都抱到书桌前,一本本翻看。


直到看见那本被他画过漫画、最打发时间的一本,延迟半年的羞耻心冒了头,乐知时才隐隐觉得自己找对了。


是什么呢。


翻书的手忽然停了停,乐知时的视线跟着停驻。


这是一道函数应用题,题目很长,第一问是要求计算某公园的客流量。乐知时对这一题还有印象,因为题干实在冗长,而且感觉没在说人话,提炼条件都很困难。那时候的他正处在做题的倦怠期,读完题,满脑子只有公园、游客、假期这些关键词,根本不想算。


所以当时,他十分叛逆地写了一句话。


[解:不想算题,只想去玩,客流量这么大多我一个不多啊。]


但重新回顾的时候,下面又多了一行字,是完全不同的凌厉字体。


[再坚持一段时间,高考完就带你去,想去哪里都可以。]


这就是他说的鼓励吗。


乐知时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他忽而产生一种错觉,感觉他和宋煜就像是科幻电影里存在于两个不同时空的人,在某个奇妙的瞬间突然对上了频率,一切开始有了交集。


他曾经写下的无人知晓的话,也得到了回应。


指尖麻麻的,心脏涨得满满的,像溢出的雨水。乐知时伸出手,很轻地摸了摸宋煜写下的那行字,不自觉在心中默念几遍。


他觉得还有,认为宋煜不止留下这么一点痕迹。尝到一点甜头,乐知时继续翻下去,认认真真地翻了好多遍,但像这样消极怠工的时候并不多,大多数时间他都在认真做题,勤勉学习。


可供宋煜发挥的地方似乎也没有很多。


乐知时有些沮丧,但这样他就已经很满意了。


合上教辅,他对着封面发了会儿呆,脑子里一瞬间闪过什么,耳朵烧烫起来。


他上课不好好听讲的时候,好像做过一件很蠢的事。


想到这里,乐知时飞快地翻动着教辅材料,终于找到了自己黑历史的那一页。


他当初闲来无聊,练字似的,把宋煜的名字在这一页写了一遍又一遍。再看一次这些被他写下的名字,乐知时都觉得心跳加快,他分不清是窘迫,还是其他的什么心情。阅读的时候,脑子里都是自己的声音,在一遍遍地喊着哥哥的名字,不希求回音。


忽而,他怔住了,定定地凝视着他写下的最后一个名字,依旧是那两个字,十九画。


[宋煜]


在那下面,多了一个字,如同回响。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