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可爱过敏原 > 29、湖畔夜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二更, 直接点最新更新可能会错过上一更哦)


这句话来得太突然了。


乐知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筷子刚夹起的一只虾掉回碗里。


林蓉没太听明白,“不去是什么意思?”


“我不出国。”宋煜十分平静, “我要参加高考,而且我已经想好以后要做什么了。”


乐知时在疑惑中结束这顿晚餐。


相比较而言,父母的态度似乎更随意一些, 在宋谨的心里,听到宋煜自己对未来有所规划,比听到他从自己给出的选项中择一而选,更令他满意。林蓉一向不把教育重心放在成绩和前途上,她明白宋煜是个成熟的孩子, 给他最好的爱就是尊重。


只有乐知时不理解,所以坐在沙发上发呆,手一下一下地撸着橘子的毛。橘子今天格外乖,没有从他怀里跑掉。


当然,这份不理解里有稍稍滞缓的开心, 因为这意味着他们的距离一下子从大洋彼岸, 缩回到他能够接受的范围了。


直到宋煜站到他的面前,乐知时才回神,抬起头。


“跟我出去一趟。”宋煜扔过来一件外套,独自朝玄关走去。


暮春, 夜晚的温度很微妙,乐知时穿着宋煜给他的外套, 迟来的药效好像终于发作, 不那么难受了。骑车穿梭在沉沉夜幕中,风软软地扑上来,裹住身体, 好像在温水里游泳,路灯泛下光的涟漪。


骑过一个不小的湖心公园,许多人在夜色里散步。宋煜在一个灯光明亮的便利店前停好单车,进去买东西。乐知时很听话地在外面等他,像小时候一样。


小时候乐知时非常贪吃,每次进到便利店就走不动路,见到什么都想买,但便利店大部分都是他不能吃的东西,不给买就忍不住哭,让大家都很难办。


后来宋煜想了一个办法——责令乐知时站在便利店的落地玻璃窗外,固定一个点,不许动。进店的宋煜会以最快的速度买到需要的东西,过程中还会不断回头检查。如果乐知时足够听话,他会奖励他一个冰淇淋。


这次也是一样,但因为小时候的事过去很久,乐知时也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需要督促的小孩,这种不成文规定已经很久没有实施,所以从宋煜手里接过甜筒时,他还感觉有些陌生。


甜筒带着冰柜的冷气,宋煜的指尖也是凉凉的。


“恭喜你。”宋煜引着他,走到一个长椅前坐下,“期中考试进步的奖励。”


尽管这话说得没有那么多恭喜的情绪,奖品也只是一枚甜筒,但乐知时的快乐是显而易见的。他低头撕开包装,发现这个口味自己过去没有吃过。


白桃乌龙口味,包装纸上这样写。


“你只能吃一口。”宋煜的语气又变得有些无情,“感冒了不能吃太多。”


乐知时没太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他发现这个甜筒和别的甜筒不大一样,撕开后的第一反应甚至有些失望,因为顶上没有花哨的巧克力和果仁碎屑,而是覆盖着一层白白的、半透明的果冻,乐知时咬了一口,牙齿冰得有些酸。


原来是一层桃子味的果冻。


他后知后觉地想到宋煜的话,“只能吃一口?”他看向宋煜,眉头皱起,“可上面这层不是很好吃,我都没有吃到冰淇淋部分,等于根本没吃。而且没有人会因为一个冰淇淋加重感冒。”


只有在吃上,乐知时会格外思路清晰,据理力争。


宋煜最后还是妥协了,他靠在长椅上,望向不远处的湖。


湖上泛着一层不明显的水雾,有一对恋人在路灯下接吻。他又看了看乐知时,发现他真的在非常认真地吃冰淇淋,咬一口,还要用眼睛看里面的内容。


吃完了那层果冻,乐知时觉得很一般,他试探性咬了一口淡粉色的冰淇淋膏体。


意外地非常好吃。


他转过脸看向宋煜,眼睛都亮了亮,“奶茶味的。”


“什么?”宋煜扭头看他,表情有些迷茫。


“这个冰淇淋是奶茶味的,像乌龙玛奇朵。”乐知时语调都上扬许多,“你要不要尝尝?”他举着冰淇淋,递了递,没有像小时候那样,想给他吃什么就塞到嘴里。


但递完之后,乐知时又想到宋煜是不爱吃甜品的,于是撤回自己的分享欲。


收回手的那一刻,宋煜捉住了他的手腕,牵过去,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冰淇淋,就抿了一下。


湖边,调皮的小孩掷出一枚石子,路灯下相叠的情侣拉开距离,湖中心的月亮讶异地扩散开来,变成万千枚闪亮的碎片。


乐知时收回了手,手腕发红。


宋煜沉默了几秒,给出一个评价,“不难吃。”


两个人静静坐着,乐知时吃掉巧克力心的甜筒尾巴,满足地仰靠在椅子上,“我觉得我的病好了一半了。”


宋煜没有嘲笑他的幼稚,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过去。乐知时有些懵,接过这张有些发皱的纸,在路灯下仔细辨认,才发现是他之前写下的留学计划表。


“怎么会在你手里?”乐知时激动地差点口吃,夺过纸想再次揉成一团,甚至像电视剧里演得那样,直接吞掉销毁。


“我都背下了。”宋煜直接打破他的幻想,“上次你把我的书拿走,我去你房间拿,你不在,桌子又乱,我翻了一下,就不小心看到这个纸团了。”


“不小心?”乐知时对他的措辞提出了非常直接的质疑。


“是的。”宋煜脸色不变,甚至给他提供建议,“而且,不想被人发现的秘密就应该及时销毁。”


他成功地说服了乐知时。


的确,自己当时就应该直接把这个废弃的计划撕得粉碎。


“为什么要放弃?”/“为什么你不出国了?”


两个人异口同声,抢到了一起。


宋煜不说话了。两个人都等了片刻,乐知时先开口,“我本来……”


他思考了一下,很直接地说,“你要出国,我不想跟你分开,所以也想出去。”


听到这句话,宋煜放在长椅上的手握住椅子边缘,一只鸟飞过湖边,翅膀在水面掠过,留下痕迹。


垂了垂眼,乐知时继续道,“但是我没有钱,我平时攒的零花钱连英语考试的报名费都不够,所以就写了一个学习和兼职存钱的计划。”


“但我后来发现,我可能存不来这么多钱,也不想花叔叔阿姨的。而且……”他想到那天医院发生的事,顿了顿,说出来却改了理由,“蓉姨可能也不想让我也出去吧,这样她一个人在家,肯定很难过。”


这份计划表上的时间是从宋煜和父亲晚上聊天的那天开始,按照日程,每执行一天,都打了一个小勾,最后一个勾停止在医院的那一天。


宋煜目睹他躲在流理台角落,默不做声吃肉桂卷的那晚。


“所以你放弃出国,就努力学习考高中了?”


乐知时发现宋煜的语气有点奇怪,像是反问,但是比普通的反问更别扭,好像有点生气似的。


“你不高兴吗?”乐知时问。


他那双单纯的大眼睛就这么盯着宋煜,宋煜抿了抿嘴唇,“我为什么不高兴。”


乐知时哦了一声,觉得可能是自己的感觉出错了。但他暂时有点不想正面回答宋煜的问题,因为他不想说自己是因为怕和宋煜分开,提前练习,这听起来有点蠢。


所以他点了点头,“本来就要好好学习的。我现在都是全班第三了。”


宋煜也没继续问了。


乐知时重复了之前的问题,“宋煜哥哥,你怎么不出国了?”他想到被捡到的废弃计划,把纸团举了举,“总不会是跟这个有关吧。”


刚刚他才说了不想分开,感觉有些绑架的意思,于是又说,“我是说了想跟你一起去留学,但是我去不了,也不会拦着你的。”


这话说出来有些自信过头,但乐知时就是这样的孩子,他从小到大受到的关心和宠爱,让他成长成一个可以直接表达情绪的小孩。


“不全是因为你放弃出国。”宋煜避重就轻地回答。


乐知时没有太失望,如果宋煜说是因为他,他反而会觉得对方鬼上身。


“其实我本来就没想好要出去念书,只是一个摆在面前的选项而已。”宋煜望着湖面,“之前我还没有完全想好以后要做什么,这段时间想了很久,才做出决定。”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整齐折叠过的纸,也递给乐知时。


“这是什么?”


宋煜看了他一眼,“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过,你爸爸以前送我的礼物吗?你说他都没有送给你。”


“这是他手绘的地图吗?”乐知时眼睛发亮。


宋煜语气变得有些无奈,“这是我画的。我们小时候第一次出去旅游,在九寨沟,这是那里的地形图。”


乐知时把图拿近了些,“好厉害。我还记得我们一起拍的照片,那里特别好看。”


宋煜嗯了一声,继续说,“我会留下来高考,去读我想学习的专业。”他抬头看了看天空,意外地发现几颗格外明亮的星星。


乐知时很喜欢这种感觉,宋煜没有在餐桌上说完的话,愿意跟他说,他就觉得特别满足。


“宋煜哥哥,这张图可以送给我吗?”


宋煜看着湖面,“这有什么好要的,又不是你爸画的。”


他只是开玩笑,没想到乐知时抓住他手臂,很直接也很恳切,“我就是想要你画的。”


其实乐知时是忐忑的,他觉得很大可能宋煜不会把这个给他,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画的地形图,画的也是他第一次旅游的地方,很有纪念意义。


但他没想到的是,宋煜看向他,十分随意地说了一句可以。


“真的吗?”乐知时克制不住激动,又坐近了些,快要贴在一起,“没有什么条件吗?”


怎么会有人上赶着要条件的。


“你倒是提醒我了。”宋煜嘴角勾起很轻微的笑意,“你可以拿你的画和我交换。”


这是什么好事,乐知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可以,你随便挑!我……”


等一下。


见他忽然顿住,宋煜故意问他怎么了。


乐知时眨了眨眼,“你说的是哪一幅?”计划表都被他看到了,那桌子上那幅画是不是……


宋煜越发从容,“大概就是你心里想的那幅。”


不会吧,乐知时一下子站起来,那架势,宋煜还以为他要跳湖。


便利店的灯光打在他身上,耳朵照得通红。


他偷看到宋煜喂流浪猫,还画了幅画,是不是很像电视剧里的变态啊。


宋煜想再逗一逗他,于是抬头问,“这么舍不得?”


“不是。”乐知时解释说,“我不小心看到的。”然后不小心画了画,这理由说出来就很好笑,而且答非所问,所以他没说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头脑发热,口不择言,“我也不是第一次画,之前也有很多漫画小人啊,给你你都不要。”


“我什么时候不要了?”宋煜看着他,“倒是你,鬼鬼祟祟。”


乐知时反驳,“我是正大光明看的。”他又补充了一句,“我不光看到了,我还要去告诉橘子,你在外面有别的猫了,有一大群。”


宋煜愣了一下,然后笑了出来,很久违的那种笑。


看到他这样,乐知时感觉自己这么多天一直憋着的那股劲,终于消解了。但他隐隐感觉最近的自己不太像自己,有点患得患失,弯弯绕绕,难过莫名其妙,开心也莫名其妙。他可以没有负担地直言不想和宋煜分开,但却没办法自然地解释自己深夜画下的画。


见宋煜还在笑,乐知时有点不好意思,让他别笑了,并抓住他手臂想拉他起来。


但宋煜反握住他手臂,脸上的笑意消散许多,平静下来。


“送我吧,我很喜欢。”他认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