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可爱过敏原 > 26、寄人篱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乐知时非常期待寒假, 但他身为一个即将面临升学考的初三党,假期短得可怜,满打满算只有十七天。刚放假在家补了三天觉, 就失去了将近五分之一的假期,过年那几天也过得飞快,一晃眼寒假只剩一半。


这种感觉简直就像追更漫画的心情, 满怀期待地打开最新一话,还没看够就猝不及防地结束了。


假期永远都过不够。


宋煜早他一星期返校,乐知时开启了孤独寂寞的补作业模式。开学前的那天晚上,他拿着不会做的寒假作业去宋煜房间,宋煜正在洗澡, 他拿着本子原地打转等着他,地上新铺的地毯踩起来舒服又软和,坐上去也不觉得地板冷了。


他看见宋煜没收拾完的书包也搁在地上,无意间瞥了一眼,看见里面有几袋猫粮。


哥哥干嘛把猫粮带去学校?给朋友?


乐知时懒得想太多, 趁他不在从睡衣口袋里摸出一块树莓味棒棒糖, 丢进他书包里。


开学后,大家才有了很快就要参加中考的实感,学习氛围比之前浓厚了许多。才上一周的课,他们就参加了一次模拟考, 成绩下来,乐知时考得还不错, 英语班级第一, 其他科目都是上游,虽然不是最尖子生的那几个,但发挥一直很稳定, 上培雅高中部的实验班没有问题,加上林蓉和宋谨对他们兄弟俩的学习成绩没有强硬要求,两人心态也都很好,不怎么紧张。


乐知时是非常讲究劳逸结合的孩子,晚自习一定会留下来把作业写完,等哥哥的这段时间是他效率最高最专注的时候,因为只要把任务全部完成,他就可以和宋煜一起骑车回家,之后甚至还可以一起吃宵夜,充实无比。


“你每天也没少玩,考得还这么好,羡慕。”在花坛附近值周搞卫生的蒋宇凡两手拿着比他还高的大扫把,不好好扫地,一下子挥到乐知时跟前,“你哥肯定在家给你开小灶了。”


乐知时像电视剧里的大侠那样接了招,又老实交代,“没有,他没空辅导我。”


“他干什么了这么忙?”


“睡觉。”乐知时放下扫把,努力去够一个干脆面包装袋,刚扫过来又被风吹开,“他每天睡十小时以上,醒着就在自己的房间看电影,或者纪录片,什么《鸟瞰地球》、《地质大历史》之类的。”


“你怎么知道?”


“我写完作业跟他一起看啊。”但多数时候他会走神,然后在宋煜的床上睡着。


值周小组的一个女生插进来,“家里有个哥哥真好,我也想要哥哥。”


乐知时十分赞同,并且想和她分享自己拥有哥哥的绝妙感受,但是被另一个女生抢占先机,“有什么好的,我哥可烦人了每天欺负我,我小时候天天盼着有人能把我哥带走。”


说完她把小铁簸箕搁地上,表情神秘中带着一丝开心,“不过很快我就要脱离苦海了。”


蒋宇凡好奇,“什么意思?”


“我妈同意让我出国读高中了,正好我姑姑在澳大利亚。”说完她分享了她寒假在家挑选高中、准备雅思考试的大小事。乐知时集中注意力把干脆面袋子扫进簸箕里,寻找下一个目标。


“高中就走啊。”


“挺正常的啊,高中部那么多学生都不参加高考。”女生说。


对啊。乐知时停下来,大扫把杵在地上撑着自己,然后在心里点头。听到女生忐忑地说着雅思考试的事,他想到了宋煜,他好像也参加这个考试。不过这件事在他脑子里也就存了个淡淡的影,没有当真。


巧的是晚上回家,洗完澡的乐知时下楼拿自己落在楼下沙发的手机,正好听见宋父和宋煜聊天,其实很稀松平常,聊了些在学校发生的事,乐知时往楼梯走,又听见宋叔叔说,“其实不管是在国内读书,还是出去,都有利有弊,反正爸爸都支持你,也相信你有自己的想法。”


“嗯。”


听到这些,乐知时的脚步顿住,脑子有点混乱。


“乐知时。”宋煜忽然叫他的名字,乐知时发懵,回头看他。


宋煜盯着他,等了一会儿说,“早点睡觉,明天跟我一起去学校。”


他还以为哥哥发现书包里的糖了。


“哦,我知道了。”乐知时上楼,回到房间。


他又想到了早上女同学说的话。


宋煜也会出国念书吧。


明明答应得很好,可乐知时睡意全无,他爬起来打开笔记本,在搜索框输入了诸如“如何申请国外高中”等一系列问题。可每一条点进去,最多的都是留学机构的广告,流程看得迷迷糊糊。唯一得到的有效信息就是,留学非常花钱,比他想象中的费用高得多。


于是他又花了很长时间,清点自己这些年攒下来的零用钱。


第二天乐知时困得要命,强撑着起床,一路上都精神不济。他知道自己会犯困,所以非常自觉地站起来背文言文,站了一整个早自习。


他发现,如果一件事以前从未注意过,也就不会怎样,可一旦注意到了,它就会一直在你眼前晃,出现频率高到可怕。


比如食堂前贴着的留学机构广告,比如公告栏的出国交流名单,又比如老师上课随便提到的已经在常青藤念书的某某学长。


下午的语文课,老师讲中考真题,乐知时语文成绩一直没有特别好,尤其是阅读理解题,他总感觉自己的理解也没错,只是和写答案的人脑回路不一样。


说不定作者都不知道自己的文章可以这么被理解呢。


“下面看一下名著导读这部分,这套真题选的是《红楼梦》,我们来看一下啊,第一问,”语文老师推了推眼镜,“文学作品的人物形象往往是多面立体的,《红楼梦》中的林黛玉无疑是非常经典的女性文学形象,请结合具体情节,简单概括一下她的性格特点极其成因。”


性格特点。乐知时拿下巴抵着桌子,第一反应是有才华,因为她好会写诗,但他又在怀疑这算不算性格。


好在老师并没有点他,而是另一个男生。那个男生站起来,说的第一个词就是“多愁善感”。


“嗯,那你说说她为什么会是多愁善感的性格。”


男生大咧咧道:“因为她寄人篱下啊。”大概是题目总这么出,总是把林黛玉和寄人篱下联系在一起,这几乎成了他们的下意识反应,无需太多思考。


“你结合一下具体情节,说说这个寄人篱下的境遇是怎么影响她性格的。”老师继续引导。


男生想了想,“就是她从小就父母双亡嘛,然后去别人家生活。”


认真听讲的乐知时忽然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感觉,不太自然地坐直,摆弄桌上的笔。


“然后她在别人家肯定就不能像在自己家里那样呗,这也不敢说那也不敢用的,用的也是别人家的钱。”班上的同学都被他通俗直白的解释逗笑了,乐知时却不觉得好笑。


老师似乎也是肯定的,引了原文,“嗯,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人耻笑了他去。”


“对,就是这个意思。”那个男生又说,“而且别人对她再好,也不是亲生的嘛。所以她就会比较敏感,想很多。”


乐知时眨了下眼,盯着卷子,用修正带涂掉了自己写的“才华横溢”四个字,填上多愁善感。但盯了两秒,他又涂掉了,而且动作有点没耐心,不仅没涂掉,修正带的角还把之前覆盖好的部分划破了,露出被掩盖的“才华”两字。


“寄人篱下,说得很对。”


老师如此评价。


乐知时最近表现得很乖巧。


一放月假,做完作业的他就跑去给林蓉帮忙,林蓉怕他累着,什么都不让他做,可乐知时几乎是跟她对着干,擦桌子洗碗样样都来,连餐厅的员工都觉得很奇怪。


店里的电话响起,乐知时第一个跑过去,代替去洗手的前台小姐姐,“您好,这里是阳和启蛰……”


“……什么?”听完对方的话乐知时一脸震惊,把电话搁下跑到休息室,“蓉姨,你手机关机了吗?”


正在挑选新菜单排版的林蓉检查了一下手机,“啊,真的,关机了。”


“爷爷住院了。”乐知时很着急。


乐知时口中的爷爷是宋煜的爷爷,他有两个儿子,宋谨是年纪更小的那一个。


早年宋家的经济条件并不是非常好,宋谨也是吃苦长大的,后来白手起家做了生意,才实现财务自由。宋谨一直想赡养宋父,但却遭到自家大哥的拒绝。


宋家大伯以长兄自居,认为宋父应该由他们一家照顾,宋谨只能妥协,但每个月支付高额的赡养费,想让父亲过得舒心一些。没想到这次还是出了事。宋爷爷自己一个人在家换灯泡,不小心摔下来,右臂骨折。宋家老大找不到床位,只能来找弟弟。


林蓉第一时间找朋友,安排了vip病房,宋谨也第一时间飞回国。正好放月假,宋煜和乐知时也赶去了医院。


乐知时对爷爷的感情很深,在他还上小学的时候,爷爷在家里住过一段时间,当时还教他在公园里玩陀螺,傍晚带着他去玩小区里的健身器材。有时候寒暑假,爷爷也会来他们家住一阵子,给他做很好吃的小龙虾。


所以他和宋煜去的时候,用自己目前变得格外珍贵的零用钱买了一个很大很漂亮的水果篮。宋煜嫌弃他来医院还背这么重的书包,并说只有傻子才会在医院门口买果篮,但乐知时觉得只要吃进去就不亏,而且大果篮很有排面。


宋煜懒得反驳,但是替他把沉重的排面接了过来。


vip病房门口很清静,两人进去之前还以为会看到一个虚弱的老人昏迷在床,没想到爷爷正生龙活虎地看着天龙八部电视剧,一瞧见俩孙子,差点下床。


“您小心点,别乱动。”宋煜放下果篮,“这是给乐知时给你买的。”


“哎呀,这么大的果篮,太有面子了,可惜我没有可以炫耀的病友。单人病房太无聊了。”


乐知时才是亲孙子吧。宋煜在心里摇头,上来对着爷爷说了一通有关骨科手术后的注意事项。


“小煜啊,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比我这个老头子还死气沉沉。”爷爷冲着乐知时使眼色,“乐乐,我要的东西你给我带来了吗?”


乐知时嗯了一声,把自己的书包搁在沙发上,拉开拉链,宋煜这才知道书包为什么这么沉,里面装满了全套的《七龙珠》。


宋煜叹口气,“……爷爷,你要多休息。”


“我知道。”爷爷戴上老花镜,翻开一本,“这么舒服的床,还有漫画可以看,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休息了。”


乐知时给爷爷介绍完顺序和故事梗概,便拆开果篮的塑封,拿了个苹果准备洗给他吃,但爷爷说病房里的水管今天停了还没修,他只好出去洗。


“右转,走廊一直走到底,然后左转啊。”


“知道啦。”


乐知时挑了个最大的苹果,按照爷爷说的路线往洗手间走,没想到在休息区遇到了大伯母和她的新儿媳,似乎正在买咖啡。乐知时停下脚步。


他在思考应该如何称呼。


大伯母的儿子的老婆,是……


重来,大伯母的儿子是堂哥,堂哥的老婆是堂嫂。对。


算出正确答案的乐知时产生了一种莫大的自豪,并准备好了给新来的堂嫂的问候,没想到不远处的两人先聊起了他。


“妈,刚刚过来的那两个,哪个是堂弟啊。”


“自家人都认不出来吗?”


这句带着明显训斥的声音让乐知时怔了一怔,顿住脚步。


脸上仿佛被许多小针齐齐扎下去似的。


“哦,我就说嘛。”新进门的儿媳妇脸上露出有些尴尬的笑,“那个棕色头发的长得像个混血儿,一看就不是我们家的人,是小叔领回家的那个孩子吧?”


“就是他。”大伯母握着咖啡,坐到椅子上,长叹一口气,“算一算,住了有十年了吧。”


快十二年了。乐知时下意识退到转角,在心里反驳。


她抿了口咖啡,又说:“吃的,住的,用的,上的学校,都跟他亲儿子一模一样,动不动就是出国旅游。那个小孩儿又难养活,小时候不知道住了多少次医院,车接车送的,大点儿了才放开。”


说着,她仿佛想起什么似的,“跟他亲爸一个样,听你爸说,以前那个乐奕就是每天吃住在宋家,没想到生出来的儿子也是个寄生虫。”


新媳妇也跟着坐下,“小叔也真够奇怪的,放着自己亲侄子不管,对一个外人家的小孩儿这么上心。”


“别提了,你老公我儿子,就没受过他家多少恩惠,之前考培雅差点儿分,找他帮忙,明明很简单的事,就是不同意。”


“这就太小气了点。我刚刚还在窗户那儿看到那小孩儿拿着特别大一个果篮,后来给堂弟了,这么看来在家花钱应该也是没什么节制的,人也比亲儿子娇气。你说小叔这么心甘情愿替别人养儿子,该不会……这小孩儿跟他关系没这么简单……”


乐知时气得手都握拳,准备冲上前去说清楚,他的爸爸不是别人,叫乐奕,宋叔叔也不是她们说的这种人。


但他没来得及出去,就被一个人握住了手腕。


乐知时一回头,看见宋煜,脸色非常不好看。


宋煜把他往身后拽,自己却走了出去。


“你觉得是什么关系?”


端着纸杯咖啡的堂嫂面色尴尬地站起,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宋煜直视她的眼睛,面色冷得可怕。


“堂嫂,人认清了?知道我是谁吗?”


“嗯,小煜是吧,刚刚我其实就是想关心一下……”


宋煜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我们家的事,不劳外人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