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可爱过敏原 > 24、惊喜礼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月假只有一天, 换乐知时窝在房间里。宋谨出差回来,陪着林蓉烘焙,家里满满的黄油香气。宋煜下楼冲咖啡, 被宋父询问起最近的成绩和托福考试的事。


“有把握吗?”


宋煜说了句还可以吧,又准备上楼。林蓉叫住他,“小煜, 你昨天不是说想要地毯吗?我从你小姨店里挑了一个羊毛的,一会儿就送过来了,等一下我们上去给你铺上啊。”


“哦。”宋煜嗓子有些不舒服似的,咳了咳,“什么时候都行。”


林蓉给他递了一盘刚出炉的无麸巧克力流心曲奇, “给弟弟拿上去,等等,我再给他倒杯热牛奶。”


宋谨建议,“酸奶吧,酸奶对肠胃好。”


父母安排得明明白白, 宋煜端着东西上楼, 经过乐知时房间,站在门外叫他名字,听见乐知时在里面应了一声,问他有什么事。


宋煜皱了皱眉, 觉得古怪,“妈让我给你送饼干。”


“哦!那……那帮我放门口, 我一会儿去拿。”


乐知时对着门喊完, 几秒后听见门外宋煜嗯了一声,又等了一会儿才走过去把门开了一个小缝,确认宋煜不在门口, 这才放心大胆地打开门,把搁在地上的餐盘拿起来。


“你在里面搞什么鬼?”


被捉个正着,乐知时伸出头一看,宋煜就站在走廊几步开外看着他。乐知时脑子里冒出猫和老鼠的画面,他此时此刻就是从洞里钻出来准备偷芝士的杰瑞。


宋煜没多说话,直接朝乐知时的房间走来,但乐知时更快一步躲进去,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被拒之门外的宋煜,体会到人生中一种十一年来从未有过的复杂心境。


他甚至站在门口懵了一会儿。


周一清晨,洗漱完的兄弟俩从楼上下来,见林蓉在玄关换鞋,语气很急。


“妈妈的一个好朋友突然得了急性阑尾炎,我现在得去医院照顾她,今天来不及做早饭了,钱放在桌子上了你们俩出去吃。”


乐知时见她的围巾还在架子上,揉了揉眼睛,走过去取了围巾给她围上,“开车慢一点啊。”


“在外面吃东西要小心,不要嘴馋。”林蓉抱了抱他,又跟宋煜说了再见,开门走了。


门外的寒气直往乐知时脚脖子钻,他发了个小抖,原地跺了跺脚,跑上楼换了双长袜,抓紧时间和宋煜一起出门。


乐知时想着宋煜手腕不舒服,坚持要载他上学,理所当然被一口回绝,僵持不下,又被门外的冷风一吹,最后两人选择坐车去。


车很快,到校门口的时间还早,乐知时背着书包几乎是贴着宋煜走,之前上学都不能和哥哥一起,现在可以光明正大并排,他心情非常好。


不过到了早餐店,他就走不动路了。


“我好饿。”乐知时真的就站着不动。


宋煜不吭声,挑了间店面最干净最宽敞的进去,点了汤包、三鲜豆皮和一碗牛肉汤粉。


“宽粉细粉?”老板问。


乐知时看了看老板身后,“有空心粉吗?”


“有啊。”老板爽气地把粉装进漏勺,“多给你放点。”


“谢谢老板!”乐知时坐到宋煜对面,打量了一下店内墙壁,墙上全是菜单,过了片刻,他开口:“宋煜哥哥,我想喝红豆沙。”


宋煜抬头看了他一眼,像是觉得他很麻烦,但他没说什么,起身去问老板,谁知老板说没有,“只有黑豆奶。你们要喝的话,隔壁好像有的。”


听了这话,宋煜直接走去隔壁。


事情照着乐知时的意愿发展,他伸长脖子往外望,确认哥哥的确走了,便赶紧从自己的书包里抽出一包东西,跑到对面,飞快拉开宋煜的包,塞了进去。


处理好案发现场后,他又装作无事发生那样回到自己的位置,乖乖拆了两双一次性筷子。没一会儿,宋煜带着红豆沙回来。


豆沙很热乎,乐知时从宋煜顺道拿的两个吸管里抽出一支,戳破杯口塑封吸了一大口,又甜又绵。


老板娘来上汤包,给他俩一人一个小碟子,里头是浸了姜丝的醋。乐知时站起来把宋煜的筷子搁在他的小碟子上。


汤包是虾仁鲜肉馅儿的,一共八枚,垫好的松针隔开包子和竹屉。皮特别薄,几乎能隐约看到里面那颗虾仁,他夹起一枚汤包,裹着汁水的皮直晃悠,像小时候玩的水气球,落到他的醋碟里。


两个人谁都没商量,乐知时直接拿起桌上的另一根吸管,拆开,尖的那头对准了汤□□,戳破的瞬间吸上一口,“嗯!”


“你也不怕烫死。”宋煜嘴里这么说,表情习以为常。


“这个汤汁好鲜。”等到他吸完,就用筷子把皮都扯开,把里面的虾仁和肉馅沾着醋吃掉,最后剩下一大块皮。


“你们的粉,还有豆皮。”老板娘端着两个碗过来,看见乐知时把汤包·皮夹到了宋煜碗里,还有点疑惑,“怎么了,皮不好吃吗?”


“不是不是,”乐知时把粉挪到自己跟前,“是我不能吃。”


老板娘似懂非懂地点头,嘱咐他们自己加香菜便走了。


宋煜十分自然地吃了他夹来的汤包·皮,又趁热吃了一块豆皮。三鲜豆皮算得上是最管饱的早餐。


切成粒的猪肉、玉兰片和香菇拌入调好味的糯米饭中,加入卤汁増香,绿豆和大米磨浆摊成的薄皮就是豆皮,搁在锅底,抹上鸡蛋烙熟,翻面后放入糯米饭,压实扑匀,边煎边切成方块。趁热盛出,糯米咸香软糯,豆皮金黄焦脆。


最棒的是,这里面没有乐知时的过敏原,而且他非常喜欢。


他们所有的早点都是分着吃得,乐知时吃了块豆皮,又开始对米粉发起进攻。他夹了一块卤牛肉给宋煜,“我之前就想吃通心粉,这样吃。”乐知时把筷子插进一根粉里,然后送入口中,“像不像中国的意粉。”


宋煜只觉得他像早上的鸟,叽叽喳喳的,但他平常不这样,今天异常亢奋,仿佛做成了什么大事一样。


“少说话,快点吃。”


乐知时这才老实点,他吃了四个不带皮的汤包,半碗粉,还有一块豆皮,剩下的都让宋煜包圆了。林蓉从小就教育他们要尊重食物,所以两人出去吃饭从来不剩。


吃完早饭,门口来来往往的人变得很多,宋煜提着书包离开早餐店,乐知时小跑着跟在他后面。


老板娘盯着他们家的汤包蒸笼发呆,被老板拍了一下,“大清早的没睡醒啊。”


“不是。”她皱着眉头,像是很想不通似的,“刚刚那两个小帅哥,真是奇怪,一个只吃汤包馅儿,一个只吃皮。”


老板还以为是什么呢,“哎呀,现在的小孩子都很有个性啦。”


两人从三楼分开,宋煜自己上了楼,遇见同班同学,还被调侃。


“我老远就看到你们一起过早了,和弟弟关系这么好啊。”


宋煜没说话,也没有反驳。


没多久早自习开始,英语老师拿着书进教室,宋煜拉开书包准备拿英语笔记,忽然发现里面多了个盒子。他觉得古怪,拿了出来。


同桌是个胆子不大但有点八卦的眼镜男,瞥了一眼盒子,怕被宋煜发现,又装模作样大声背单词。


盒子是白色的,像是手工做的,上面全是画。主要画了俩小人,一个棕色卷发,另一个是黑头发,黑头发的手腕受伤,掉眼泪的却是棕色头发的那个。他们头顶有一个大大的红色箭头,指着盒子开口处。


同桌用余光扫了一下,见宋煜表情很嫌弃,以为他要丢到一边,毕竟频繁收到各种礼物的他经常这么干,哪怕是包装再精美的礼物都没多看一眼。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宋煜居然打开了,就这么个小破手工盒,他居然打开看了?


同桌在心里惊呼,原来宋煜好这口。


他开始好奇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了。


宋煜拆开包装,从里面拿出一沓……


膏药?同桌惊得眼镜一滑,他立刻推了推,一边背书一边看。宋煜一张张翻看,原来膏药上也画了画,而且每一幅都不一样,满满当当还有分镜,就跟连环漫画似的,主角都是小卷毛和黑发男。


在背书声震耳欲聋的早自习教室里,同桌不小心听到了宋煜的一声笑,又像是逗笑了,又像是无奈,总之非常不像他,也非常神奇。


不过宋煜没多看,就把那些肤色的膏药规整了一下,放回盒子里,搁在抽屉。


这件早自习未解之谜,在同桌的心里久久不散。


上午两节数学课都在讲卷子,宋煜没错多少,就节省时间埋头做新题。手腕果然还是疼,他停下笔,盯着自己的手腕思考了好一会儿,最后拿出抽屉里的盒子。


他想到自己那天随口说的一句,太难看不想贴。


从小到大,乐知时的每一次惊喜都是鬼鬼祟祟的。


挑出一张俩小人挨得最近的止痛贴,宋煜仔细打量,才发现这画很熟悉,好像是以前他小学四年级跳高拿第一名的场景,乐知时高兴地扑到他怀里,可小助跑用力太猛,直接把他扑倒在操场。


后来颁奖,前三名站在小小的领奖台上,宋煜刚站到最高一级,才刚上小学的乐知时就不知道从哪儿跑了出来,一溜烟钻到宋煜背后,抱住他的腿,打乱了整个颁奖节奏。


当然,最后他还是被小学班主任强行抱走了。


从回忆中走出,宋煜撕下背后的塑料薄膜,把止痛贴小心地贴上自己的手腕,抚平之后,又不自然地扯了扯卫衣和校服外套的袖子,试图挡住,然后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埋头继续做题。


下大课,大部队浩浩荡荡下楼集合做操。秦彦动作懒散,眼睛四处瞄,一不小心瞥见宋煜右手手腕。


手上是什么玩意儿,纹身吗??


一解散,他立马跑到宋煜跟前,二话不说就扯他袖子,“你手腕上弄了什么啊?火日立你真是社会人啊,居然敢背着我去……”抓住手腕的瞬间,秦彦突然变成地铁老人看手机的表情,“……贴膏药?”


宋煜脸色一变,把他推开,扯下衣袖,“胡说什么。”


“不是,这什么啊?”秦彦笑了,仿佛发现新大陆,“你哪儿弄的这么可爱的膏药?是不是哪个妹子给你的!这才是猛男要贴的膏药啊!快快快,我前两天打球弄伤了肩膀,给我也来一片儿呗。”


宋煜:“……”


“怎么这么小气,我买总可以吧。”秦彦开始扒拉自己的校服,“卧槽好冷,快点儿!就一片儿!”


“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