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可爱过敏原 > 23、注意事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乐知时任何时候都不会躲避他的视线, 这次也是一样。他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神色轻松,“不怕啊, 你又不坏,怎么可能带坏我。”


“大家都巴不得我变得像你一样呢。”


宋煜扯了扯嘴角,觉得这答案合乎情理, 猜也能猜到,只是他一时间无言以对。


“外面冷,进去吧。”


原以为宋煜是开玩笑而已,但他真的没去上课,在自己的房里一下午都没出来。吃过晚饭, 乐知时在客厅的茶几上写作业,但他今天很难集中注意力,老是想到宋煜的手腕,于是他拿出手机上网百度,原本只是搜索[手腕有点疼怎么办], 谁知看着看着, 竟然从软组织受挫发展到腕骨粉碎性骨折的程度。


乐知时惊慌坐起,匆匆裹了件针织厚外套,“那什么……蓉姨,有要倒的垃圾吗?我帮你倒吧。”


“怎么这么乖。”林蓉从垃圾桶清出一小袋, “就这些。”


乐知时拿走就跑了。


棉花糖扒着沙发背看着他离开,摇了摇尾巴。


没多久他就风风火火跑回家, 回来时棉花糖在玄关迎接, 林蓉忙着做瑜伽,说切好了水果在书桌上。乐知时应了,又怕被看见, 只好把买来的药藏在怀里,蹭蹭蹭上了楼。


放下药,看见小盘子里放着林蓉切好的梨和青苹果,乐知时坐下边吃水果,边研究说明书。


“复方止痛贴……活血化瘀……”


还是要贴一个这个才能止疼吧。乐知时抬眼看了下时间,这时候宋煜应该还在做作业,如果直接过去太打扰,可万一过会儿他睡觉了怎么办?


他想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宋煜正做卷子,听见敲门声便起身开门,没想到是乐知时,还背了个书包。


“宋煜哥哥,我可以跟你一起做作业吗?”乐知时一脸期待。


“为什么?”


“我有题目不会……”刚说完,棉花糖也摇摇晃晃赶到乐知时的脚边,抱住他的小腿,他又抬头问,“可以吗?”


宋煜最后还是答应了。乐知时心满意足地进来,看见橘子正端坐在宋煜的床上,悠闲地拿爪子玩逗猫球,不由得还有些羡慕。


“自己搬椅子。”


乐知时的书桌上除了教辅材料和文具,还摆了很多他自己攒钱买的画具,宋煜的书桌比他的大上一号,东西却少了不少,看起来格外整洁。趁宋煜起身去书柜找书,乐知时从阳台搬了张椅子放在桌前,还特意搬近了一点,只隔着几厘米距离。


“宋煜哥哥,你今天下午真的没去上课欸。”


“嗯。”宋煜从书柜上抽下一本书。


乐知时又问:“你们老师没有找你吗?”


“我请病假了。”


“这不是骗人吗?”乐知时小声说。


“打架、旷课、骗人。”宋煜转过身,面无表情歪了下头,“够坏了吗?”


乐知时还真的挺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不过脑子里的另一部分又在感叹,这个眼镜真的挺好看的,他也想配一副。


见乐知时发呆,宋煜放弃从他这里得到什么有效回应,“不是说有不会的题,哪些?”他也坐下来,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给你十五分钟,之后我就上床睡觉了。”


乐知时瞥了眼书桌,“可是你不是还在做卷子……”


“只剩最后一问了。”


没办法,乐知时只好硬着头皮临时翻出一个问题来问,还生怕宋煜看出破绽,好在宋煜并没有说什么,倒是接过题目认真看起来。


正忐忑不安,忽然间听到宋煜开口。


“你刚刚出去了。”


他的语气甚至没有丝毫疑问的意味,像是十分肯定似的。


乐知时睁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宋煜没抬头,仍旧看着他给的题,十分随意地说:“你身上有很冷的味道。”


冬天的气息。


这种说法很微妙。乐知时低头凑到自己领口闻了闻,并没有闻出什么特殊气味,他倒是一下子就闻到宋煜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气,很好闻,和他被子里的味道很香,让人安心。


但宋煜没留给他太多研究气味的时间,直接开始了讲题。


小博美跳到了乐知时的膝盖上,窝在他怀里冒出一个小脑袋,和他一起听哥哥讲题。


匆匆扫了眼题干,乐知时发现这题自己应该是会的,但再听下去,才明白宋煜讲了另一种解法,比老师上课讲的常规方法省了许多步骤,原本只是个借口,没想到竟然真的认认真真听下去,把送药的事都给忘了。


“懂了?”


乐知时嗯了一声,接过作业本,怕自己忘掉,飞快把那个解法整理出来写好。长期的学习训练下,做题的流程仿佛已经刻在他身体里,依从心理惯性顺着就开始做下一题,是一道有点复杂的证明题,乐知时尝试着分析题干给出的信息,没成想这么点功夫,宋煜已经把他卷子上的最后一问答完了。


他摘了眼镜搁在桌上,起身一声不吭就上了床。


掀被子的时候橘猫似有预兆地跳下了床,喵了一声。乐知时也发出一声疑惑的声音,带着点疑问的语调。


“题问完了,回去做作业,我要睡了。”


“我、我还有题,你等一下……”乐知时把作业本翻得哗哗响,宋煜知道他只是找借口,伸手拿了床头柜上的眼罩戴好,一副马上就入眠的架势。


“别睡啊哥哥。”乐知时眼见着装不下去了,抱起狗狗和鼓鼓囊囊的书包跑到宋煜的床边,一屁股坐在地上,拉开书包拉链哗的一下把里面的大小药盒通通倒出来。


宋煜皱眉很嫌弃地转了个身,“你冷不冷啊,折腾什么。”说完从床上抽了个米色抱枕,扔在乐知时身上。


“我不冷。”乐知时特别顺手地把抱枕搁在木地板上,两腿盘起坐在上面,棉花糖十分惬意地再一次钻进他怀里,“宋煜哥哥,我买了药,让我看看你的手。”


“不用,我没事。”宋煜冷淡拒绝。


“有用。”乐知时见询问无果,就起身半跪,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一角去找宋煜的手,最后被宋煜一巴掌糊住脸,“回去睡觉。”


乐知时趁机抓住他的手掌,因为害怕伤着手腕,所以只握住他前半段的手指,确认宋煜没有挣扎后,才轻轻握住他手腕,“疼吗?我给你贴一个止痛贴就不疼了。”


宋煜语气有些不耐烦,但没有像乐知时想象中那样直接抽出手,“不用贴,太难看了。”


“可是这个很有用的,我买的是很贵的那种,那个药店的阿姨说贴上就不疼了。”乐知时看着他的手腕,上面的淤青比白天的时候更明显了一些,腕骨处还有点发肿,和网上说的软组织受挫的症状非常类似。


“我说了我不需要。”


感觉宋煜十分抗拒膏药贴片,乐知时又打商量,“那要不然用这个凝胶,阿姨说这个也可以化瘀止痛……”


“我现在只想睡觉。”宋煜打断他的药品推销。


“没事的,你睡吧。”乐知时还特意把猫抓过来放到宋煜臂弯,“我来给你上药,我保证会很轻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感觉。


眼罩遮挡住视线,宋煜悄无声息睁开了眼,隐约有些许光亮透过布料,轻轻柔柔地蒙在眼前。明明是看不见的,但可以完全描摹出乐知时趴在床边的画面。


“先挤一点,可能有点凉,我看过使用说明,这里面有薄荷脑。”


乐知时研究得相当透彻,看说明书比审题还认真。他的手是很暖的,冰凉的凝胶被他推开,覆在手腕皮肤上,不算难受。


“揉一下,揉开好吸收。”他自言自语,仿佛很怕打扰似的,声音很轻。两手握着他的手腕,动作轻柔地推着他扭伤的地方,从腕骨轻轻捏到手掌。


写字应该也很累,乐知时这么想着,所以为宋煜附赠了一个非常不熟练的手部按摩。


宋煜几乎能想象到乐知时的表情。他现在一定是很小心的,但是又有些得意,觉得自己像个大人一样,可以照顾人了。


这就让他忍不住起了逗他的心。


乐知时按着按着,感觉宋煜的手缩了一下,立刻开启惊慌模式,“疼吗?是我手太重了吗?”他立刻道歉,但宋煜却说,“你确定这药没问题吗?”


听到宋煜的话,乐知时吓得又翻出说明书,“不会吧,过敏么……”他很紧张地检查宋煜的手腕,“你有哪里不舒服?会不会痒?”


真有意思。场景仿佛倒置,从小多病多灾的家伙现在也成了照顾人的那一个。


“就没有什么注意事项?”宋煜不急不慢问。


“注意事项?有写的。”乐知时捏着那张长长的纸,仔细对照,一一念出来,“对本品过敏者禁用,过敏体质者慎用。请将本品放在儿童不能接触的地方。儿童须在成人监护下使用……”


正·念着,忽然听到一声轻笑。


乐知时疑惑抬头,“你笑什么?”


尽管宋煜戴着眼罩,可嘴角的弧有点明显。不知是不是眼罩遮住眼睛的缘故,此时的哥哥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


“原来写的不是成人须在儿童监护下使用啊。”宋煜的语气淡淡的,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揶揄。


乐知时反应了一会儿,意识到自己是被嘲笑了,非常果决地开口否认:“我不是儿童……吧。”相当不果断地结束。


他甚至想去网上搜索一下儿童的法律定义。


宋煜用另一只手把眼罩推上去,露出双眼,“逗你的。”


乐知时愣了愣,之前想好的责难他为什么嘲笑别人的话也都抛诸脑后。


既然是逗他的,那宋煜哥哥就不是真的不舒服了。这一点对他来说很重要。


“我手好多了,回去睡觉吧。”宋煜关上床头的台灯,翻过身,“帮我关灯。”


乐知时把地上的药盒通通收回书包,自己也站起来,拿走作业的同时把哥哥给的抱枕搁到椅子上,放轻了动作退出去,站在门口关上灯,正要带上门,忽然看见棉花糖还望着他摇尾巴,又跑过去把他一把捞走。


“谢谢你。”


他忽然听到背对着他的宋煜开口说出这句话。


乐知时愣了一下,抱着狗傻站了两秒,仿佛自己是个又小又瘪的气球,一下子吹满了气。


“不客气!”


光是听声音就知道乐知时笑得很开心。


室外的投射进来的光线在墙壁上映出门的形状,随着他蹑手蹑脚离去,那片光不断缩小,逐渐缩小,最后变成一条耀眼的窄缝。


“哥哥晚安。”他听到乐知时说。


门彻底关上,乐知时带走最后一丝光。


晚安,宋煜低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