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可爱过敏原 > 18、相依而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家里没人,棉花糖第一个出来热情迎接,橘猫在沙发一角睡觉,听见动静抬了下头,确认是他们回来又垂下脑袋,背转身子继续窝着补眠。


宋煜脱了校服外套,让乐知时去沙发上坐着,问他想吃什么,乐知时刚把狗抱起来,听到这话愣了一下,然后放下狗狗,跟在宋煜后面进了厨房,“宋煜哥哥,你做饭吗?”


宋煜取了墙上围裙围在身上,“很奇怪吗?”


乐知时摇头,坐到中岛的旁边,小博美跟着爬上来,钻到他怀里。


“好久没有吃你做的饭了。”


以前,宋谨的生意比现在更忙,那时候林蓉也要帮着管理公司,经常不在家。当时他们俩都很小,也请过保姆,但保姆有次烧菜没注意,乐知时就过敏住院,从此家里也不敢再请保姆,林蓉顾不上的时候就是宋煜做,耳濡目染下,他这方面也算擅长。


两个小朋友,一张小餐桌,几道家常菜,这是乐知时闭上眼就能看到的回忆。


“我想吃冒菜。”小博美的头趴在中岛上,乐知时摸着他毛茸茸的头,“还有蛋糕。”


拉开冰箱门的宋煜回头,挑眉指了指嘴角。


乐知时这才想起来,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是有点疼,“可我想吃。”


宋煜没说什么,但已经开始拿食材了。乐知时不想让他一个人忙活,于是也过去帮着打下手。他不太会做饭,只能洗菜。拳头上的擦伤碰了水有点疼,乐知时没发出声音,只是动作停了一下。水龙头的水忽然就停了。


“你洗不干净。”宋煜扯了张厨房纸巾递给他。


乐知时擦了擦手上的水,“那……”


“站这儿吧。”他低头专心切菜,“看着就行。”


小博美又颠颠跑过来挠宋煜的腿,乐知时弯腰把他抱起来,握住他的小爪子,“不要妨碍哥哥。”


宋煜切了块林蓉之前炒好冻住的牛油锅底,一下锅,整个厨房仿佛就活了,滋滋啦啦,姜蒜下进融开的红油里,香气四溢,趁热倒入沸水,红汤在锅里沸腾跳动。


又加了些调味料,宋煜尝了尝咸淡,下入切好的各种食材。


趁着煮菜,宋煜分离了两颗蛋黄,和无麸面粉搅拌,然后把蛋清和打蛋器递给乐知时,示意性看了他一眼。


打发蛋白是乐知时最爱干的活儿,会让他心情快速好起来。因为看着蛋清从液态逐渐变蓬松,最后像云朵一样,是很奇妙的体验。


“好了。”乐知时拿起打蛋器,打发好的“云朵”被扯出一个尖尖的小弯钩,这是成功的标志,他颇为满意,“完美。”


盛出冒菜,宋煜开始做松饼,“蛋糕来不及,这个快点。”


“pancake也是cake。”乐知时自己点了点头。


忙活半天,厨房中岛上摆出两碗米饭,一小锅热腾腾的冒菜,和一份蓝莓松饼,中西结合。肥牛片煮到可以展开,薄薄一片裹着亮闪闪的红油,还没入口就唤醒了食欲。宋煜拿出小玻璃罐,在松饼上淋上金色的桂花糖浆,推到乐知时面前。


乐知时夹起一筷子鱼片,小心翼翼送入口中,嚼的时候也万分谨慎,看起来有点滑稽。


冒菜煮得入味极了,又麻又辣,吃得后背出了层薄汗,趁着嘴里的刺激,他又往嘴里塞了块裹着糖浆的松饼,松松软软,像挤压成厚片的戚风蛋糕,味道香醇。


从一清早就不太舒服的情绪,在红油和蜜糖里也释放出来。


没有什么是一顿好吃的解决不了的。


宋煜沉默着吃到一半,忽然离席,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纱布包,里面装满冰块,“拿着,敷眼睛。”


果然还是提了。乐知时接过冰袋,闷声说了句谢谢,手肘支着桌面用它敷眼睛,敷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抬起头,“是不是很难看?”


宋煜认真吃饭,“你也知道。”


明明在别人面前完全不在意破相的事,可乐知时就很怕被宋煜看到自己的肿眼睛,甚至替他嫌弃自己,他也搞不清楚原因。叹了口气,乐知时悔恨地很认真,“我应该躲开那一拳的。”


宋煜放下碗,“乐知时,你不应该后悔今天和别人动手吗?”


“我不后悔。”乐知时抬起头,“我没有做错什么。”


这模样让宋煜有些出神,仿佛看到小时候的自己,也是这么倔,被打到头破血流还死不认错。


但乐知时不想让宋煜误会,一改在班主任面前死不松口的姿态,主动解释,“哥哥,我不是故意打架闹事的,其实我一开始没有要动手,这件事……”


没等他说完,宋煜就打断,“我知道。”


“你动手打的那个人,”他望着乐知时的眼睛,仿佛早有答案,“他说了什么?”


乐知时忽然梗了梗,抓着冰袋的手攥紧了些,头也垂下来,像一棵被太阳晒到发蔫的植物。


“他说……我妈死了,才会让我出来多管闲事。”


王谦问他,他不愿意说,蒋宇凡问,他也不想说,哪怕真的当场叫了林蓉或是宋谨,乐知时也可以咬死不说一句话。但不知为何,宋煜一问,他就说了。


他好像只能对宋煜示弱。


“我当时没忍住,才动了手。”


宋煜其实猜到了。班上课代表抱作业下楼,正好在办公室看到被训话的乐知时,这事儿在他们班一下子传开,一开始宋煜也不信,他比谁都清楚,出风头不是乐知时的作风,就算真的帮助同学,他也不会出手打人。


可后来,听说被欺负的孩子没爸妈管,宋煜也大概猜到打架的原因。


就算是条小狗,踩到尾巴也会咬人。


但他从来都不想做什么教育弟弟的兄长。冠冕堂皇的呵斥大人们已经做过太多,有时候他们甚至理解不了小孩子也有烦恼,更不会觉得小孩子的烦恼也很重要,所以才会一味地教训,一味地让孩子们做出不情愿的保证,但却不去关心他们那时候的心情是否难受,有多难受。


教训和关心,两者宋煜都不适合。


看着乐知时低着头,沉默吃饭,眼睛快速地眨了几下,像是在忍,宋煜说不上那是种什么感觉,他只是发现,坐在他面前的乐知时,好像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只会躲在他身后哭的孩子了。


“那是你赢了,还是他赢了?”


乐知时没想到宋煜会这么问。


他吸了吸鼻子,抬起头,没破的那半边嘴角沾了辣油,可表情却是一本正经,“我赢了。我一个人打了四个人。就是没有躲开最后那一拳,因为有人喊老师来了,我有点慌,不然我眼睛不会挨揍。”


看来是真的对眼睛这一拳很执着。宋煜扯了张纸递给他,乐知时却说,“我没哭,我刚刚是辣着了。”


宋煜只好伸长手,冷着脸替他擦掉了嘴角的油。


或许亲身经历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体验,又或许是宋煜亲手替他擦嘴角,乐知时的耳朵有些发烫,猛地叉起一块松饼塞进嘴里,还差点呛到,咳嗽了半天。


吃完饭,两人一起收拾好,时间还够睡个午觉。冰敷了一阵子,乐知时感觉眼睛好多了,他回到房间,对着镜子照了好一会儿,乌青乌青的,还是很难看。


宋煜拉了窗帘躺上床,手机里全是秦彦的消息,他只扫了扫。刚闭上眼就听见敲门声,眼睛都没睁,“怎么了?”


“我想和你睡。”乐知时说得直接,但人却没踏进来半步。


照以往,宋煜准一口拒绝,但今天他没有,自己躺到床的一边,像是默认。


得到允许,乐知时立刻爬上去,宋煜睁眼想给他一个枕头,见他不知从哪儿弄出一个单边眼罩戴在头上,伸手扯了一下眼罩的绑带,“这是干嘛?”


乐知时捂着自己的眼罩,“我想戴着。”


宋煜没再阻止,自己背了过去。乐知时也乖乖躺下,静静地望着宋煜的后背。他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宋煜一起睡觉了,小时候只要下大雨,他都会抱着枕头爬到宋煜的床上,紧紧地挨着他,这样他就没那么害怕。也只有那种时候,他不会被拒绝。


但宋煜怕热,总嫌弃他像个发烫的小肉团,不让他贴着抱着,所以乐知时就只用自己的额头抵住他后背,十分克制地满足自己需要的安全感。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在晴朗的天气和宋煜一起睡觉,结果他还破了相。


乐知时贴上自己的额头,隔着皮肤和骨骼就能感受到哥哥的心跳,好像也可以闻到熟悉的雨水气息,湿软的,充满希望的。


这种幻觉仿佛一种释放出来的催眠药剂,能够让他毫无障碍地迅速入眠。


只有躺在宋煜身边才能发挥作用。


他不禁产生一种幻想,好像自己什么都不需要,能一辈子这样就很好。


但是他知道不可以,他已经不是那个不择手段拦着不让宋煜结婚的三岁小孩了。不可以肆无忌惮地哭,也不可以为了自我满足口不择言。


想着想着,乐知时睡着了,梦里的一切都面目模糊,早逝的父母,投射出同情目光的成年人,还有推搡他的小孩子。但他们的声音很清楚。


[没爸妈的孩子真是可怜]


[原来你是孤儿啊]


混在的各种声音笼成一团黑影,在蜿蜒曲折的梦里追着他跑,怎么也躲不掉。他想喊宋煜的名字,只想喊他的名字,可张口却没有声音。


“乐知时,乐知时……”


一身虚汗从梦中惊醒,渐渐聚拢的视野里是长大后的宋煜,眉头紧皱,乐知时深吸了几口气,“我做噩梦了,”他不知怎么联想到前几天蒋宇凡说的一个词,“好像是鬼压床。”


说完,他看似很酷地转身,“我要继续睡了。”


宋煜躺了下来,手心里还残有之前乐知时额头的汗,他望着天花板,眼前是刚才乐知时清醒不过来的样子。


“乐知时。”


听到宋煜叫他的名字,乐知时嗯了一声,带着一点点鼻音,听起来很像撒娇。他清了清嗓子,掩盖过去。


“你小时候真的很娇气,特别能哭,每次都哭得我头疼,想把你送走。”


宋煜说着抱怨的话,语气却很淡。乐知时背着他无意识抿嘴,想反驳,可又听见他开口,带着一丝平静的疑惑。


“怎么长大了,反而不爱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