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可爱过敏原 > 15、特别友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煜总是说他听不懂的话,从小乐知时就发现了。


无论多少次,他总是会试图去弄明白宋煜真正想表达的意思,以至于在点餐的时候完全走了神,坐在对面的夏知许喊了好几次他的名字,乐知时才回过神。


“什么?”


夏知许笑了笑,“喝饮料吗?”


乐知时摇头,“我刚刚喝了奶茶。”


“这样啊。”夏知许低头看着菜单,“那我要两个青柑橘可乐,这个大福看着不错,要一份,还有长崎蛋糕,抹茶红豆铜锣烧……”


宋煜叫停,“你是来吃日料还是吃甜品?”


夏知许握着菜单笑了笑,“许其琛低血糖,特能吃甜食,我跟他出来吃饭习惯了,抱歉抱歉。”


说完他把菜单挪过来给乐知时,“乐乐你看想吃什么?这家的拉面不错。”


“他小麦过敏,不能吃面。”宋煜扫了眼菜单,在可以吃的菜品里选了乐知时看起来会不讨厌的菜,自作主张点了。


“好惨。”夏知许数了数自己认知范围内所有的小麦制品,“那不是连啤酒都不能喝。”


“本来未成年就不可以喝酒的。”许其琛给乐知时倒了杯大麦茶,推过去,对他微笑,“大福里没有面粉,是糯米皮裹着水果和奶油的,你应该喜欢。”


乐知时也笑了,“嗯,我喜欢糯米。”


事实上,乐知时也很喜欢这两个学长,尽管他们都不是一个学校的,甚至只见过一次面,但不论是谈话也好,还是眼神接触,这两个人都没有表现出过重的好奇心和探究心理,又很有亲和力,保持在一个很微妙的平衡点上,令乐知时感到很舒适。


服务生将青柑橘可乐和两个盛了冰块的杯子一并拿上来,夏知许道了谢,但没有把许其琛那份直接给他,而是把其中一个杯子的冰块倒进另一个里。


这动作似乎引得许其琛不满,但他的不满也只是望着夏知许皱了皱眉。


“那给你留一块?”夏知许抬了下手腕,把最后一块将落未落的冰留在杯子里,丁铃当啷,“你少喝点冰的,一会儿又吃辣,胃疼就麻烦了。”


许其琛也没搭腔。夏知许说完了,把汽水倒出来,将只有一块冰的杯子放到许其琛手边。


乐知时全程看着这两人的一举一动,心里有点疑惑,但连疑惑的点都很模糊。他也有朋友,比如蒋宇凡,也见过朋友和朋友在一起时的样子,但面前的这两人是不同的。


他们之间仿佛有一种透明的维系着的丝线,手指到手指,嘴角到嘴角,眉眼到眉眼,无处不在,丝丝缠绕,牵某人一发,动另一人全身。


好奇怪。比起这样奇妙的关联,乐知时发现自己能够察觉这关联,是更奇怪的事。


夏知许喝了一口可乐,被里面的青柑橘酸到皱了皱脸,看向宋煜,“期中联考你考得不错啊,我听他们说你数学特别高。”


“还行。”宋煜和他聊起理综的题,许其琛沉默吃拉面。


服务生上了一份火焰拼盘炙烤寿司,里面有六个不同口味。乐知时挑了一枚宋煜平时最喜欢的甜虾寿司夹到他碗里,自己一口吃掉牛油果寿司,淋上酱油和沙拉酱的切片牛油果盖在紧实香甜的醋饭团上,虽然是素的,可经过喷枪炙烤后有种顺滑绵密的口感,带一点点焦糖香气,入口一抿就化了。


“好吃吗?”许其琛问。


乐知时边咀嚼边点头,见夏知许夹了一个给许其琛,“你尝尝不就知道了,多吃点。”


许其琛又说,“乐乐吃东西很香。”


乐知时咽下嘴里的食物,“因为我过敏,很多好吃的都不能吃,能吃的已经很少了,要认认真真地尝出味道,吃多一点,才不会比别人亏。”


宋煜抿了口茶,“馋还有歪理。”


夏知许倒是十分赞同乐知时的说法,拿自己的杯子和他的碰了碰,虎牙随着笑容露出来,“这个说法我喜欢,尊重和享受美食的人都特别可爱。”


宋煜又倒了杯热茶,让乐知时喝了,乐知时想留肚子吃东西,应了两声,可等到凉了半截都没喝,最后还是宋煜喝了,又倒了杯新的,“你再不喝,甜品一口都不能吃。”


乐知时这才没办法,咽了嘴里的蟹肉玉子烧,两手捧着茶杯小口小口喝完。


“你这个哥哥当得也怪凶的。”夏知许给乐知时夹了一块香煎鹅肝寿司,“乐乐吃这个,垫着苹果片一起,可好吃了。”


乐知时说了谢谢,按照夏知许说的方法吃了一口,他本来不喜欢动物肝脏,在林蓉的餐厅里都不吃鹅肝,但现在这个情况,他又觉得拒绝不太好,可吃下去一口才发现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鹅肝的口感很绵密,甚至有点类似压得很密实的重芝士蛋糕的口感,但味道是黑胡椒和岩盐调出的动物油脂香气,滋味醇厚,苹果片很好地平衡了油腻感,搭配清爽弹牙的醋饭,意外得很美味。


“好吃。”乐知时抬头对着夏知许笑,眼睛亮亮的。


“是吧,哥哥不骗人。”


果然,先入为主的偏见很有可能导致错过和遗憾。


就在他一心一意吃东西的时候,三个高三生已经从竞赛聊到了高考,好像这也的确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听他们谈天,乐知时也忍不住插了句,“夏学长,你想好志愿吗?”


突然被问到的夏知许微微仰头,思考了一下,“我还挺想学计算机的。至于去哪儿念……”他往许其琛肩膀上靠,“许其琛去哪儿我去哪儿,我们都说好了,估计要去北京。”


许其琛放下手里的茶碗蒸,把他的头从肩上拨开,声音不大,“谁跟你说好了。”


他的耳朵红了。乐知时发现。


他扭头看向宋煜,“宋煜哥哥,你呢?”


宋煜垂下眼,“没想。”


天妇罗什锦拼盘送了上来,香香脆脆一大盘,炸虾、炸蟹腿、炸青南瓜和炸鱿鱼和炸香菇,光是看着乐知时都要馋死了,这种又冷又潮的下雨天最适合吃酥酥热热的炸物,可这些日料店里的都裹的是面粉,他一口也吃不了。


听到宋煜的回答,夏知许笑说,“你们培雅每年不都有三分之一的学生出国,不参加高考吗?”


宋煜道:“没那么多,夸张了。”


许其琛也问:“你出国吗?现在是不是也要准备考试?”


“不一定。”他给的答案很模糊。


听到出国两个字,本来就遭受天妇罗打击的乐知时忽然间更加沮丧了。原来宋煜有可能会出国念大学吗?国外的大学要念几年?是不是只有放假的时候才能回国?一年能放几天假?


短短的几秒里,他竟然联想到自己孤苦无依念高中,而宋煜在国外念书开party的场景。


“发什么呆?不吃了?”宋煜问。


乐知时摇了摇头,“要吃的。”说着他就给宋煜夹了一个炸虾天妇罗,自己吃了一小筷子凉拌海藻。


“乐乐要直升高中部的吧?”许其琛问。


“来我们静俭吧,”夏知许逗他,“静俭食堂好吃。”


乐知时却说,“培雅不补课,课外活动多。”


“那倒是,我也不想补课。”


乐知时又想,不管他高中去了哪儿,总归和要和宋煜分开了,不管他去哪儿上大学,都没法天天见面,要是真去了国外,几年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


越想越觉得闷,也吃不下饭了。外头的雨下了快两个钟头,总算停下来。夏知许非要把单买了,说要让宋煜欠他一顿,找机会讨回来。宋煜也没拒绝,和乐知时站在后面等他们。


视线不自觉往前,宋煜见夏知许靠在前台,许其琛在他身侧立着,挨得很近。两人垂着的手背似有若无地蹭了蹭,指尖像是要搭上,可下一瞬间又分开来。夏知许的手贴着裤缝,擦了擦,又不自然不顺手地往上衣口袋里塞。许其琛的手指蜷进掌心,收远了些,脸也垂下。


宋煜撇过眼神,又看向乐知时,以往他吃了好吃的脸上都是心满意足的表情,可今天倒是闷闷不乐的。宋煜想了想,开口对他说,“今天的天妇罗一般。”


乐知时抬了抬头,一双大眼睛被店里的灯光照得澄透发亮。


宋煜又说: “上次买的米粉没用完,明天在家炸一点好了。”


要是搁从前,乐知时一定是笑着说好,一脸期待。可偏偏今天,宋煜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乐知时也只是点了点头,脸又朝向玻璃门外的街道。


宋煜皱了皱眉,但两人已经结了账回来。夏知许还打趣,“看你这一天天苦大仇深的,走呗。”


他们一拨儿住汉口,一拨儿住武昌,不顺路,过闸进站就分开了。宋煜领着乐知时坐车回家,地铁上的人比之前少了许多,但仍旧是没座位。宋煜进去找了个吊环握住,让乐知时挨着立柱站好。


地铁开动,窗外飞速闪过的广告牌总引得人发呆,乐知时看着玻璃上映出的宋煜和他,差了大半个头。


不是说混血儿长得高吗?乐知时心想,为什么自己怎么也长不过宋煜。年龄差抹不平,体型差也是一样。


“你发什么呆?”宋煜低头看他,“丧着张脸,是觉得我演讲太差,要落选了?”


“当然不是。”乐知时一下子就抬起了头,他的头发之前淋了点雨,干了之后越发卷了点,车厢里灯光亮,一照毛茸茸的。


宋煜抬了抬眉,等他说下去。乐知时眨了眨眼睛,又看向他,“宋煜哥哥,你真的会出国吗?”


没料到是这个问题,宋煜怔了一秒,如实说:“还没想。”


“可以不想吗?”乐知时追着问。


宋煜看向他,像是在忍笑,“你说呢。”


我觉得不可以。乐知时在心里回答,但宋煜这么说,一定是没决定要不要出国,否则他肯定直接通知了,这么一想乐知时又舒服许多。


车厢门打开,好几个人进来,其中有对情侣,女生身上披着的是男生的外套。他忽然就想到了刚才,扭头问宋煜,“你刚刚说的‘他们不是朋友’,是什么意思?”


宋煜知道他不懂,也不想多解释,还和小时候一样拿话搪塞,“不是一般的朋友。”


“我看得出来,他们关系真好。”乐知时想到之前宋煜说的后半句,他们不是兄弟。那既然不是亲兄弟,做朋友也很不错。他嘴比脑子还快,扭头就说:“我们也做不一般的朋友吧。”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宋煜不自然地撇开脸。


“我不跟小孩子做朋友。”


也不知道怎么的,乐知时看见宋煜这样甚至有点开心,追着去看他的脸,大约是从这句百分百的拒绝中分析出一丝希望。


他是小孩子,但宋煜已经长大了,他冬天就过生日了。


那等到他长大,宋煜就会和他做朋友了。


车厢里的人都站得歪歪扭扭,宋煜笔直得像个可以依靠的柱子,乐知时拉着他胳膊,望向玻璃映射出的自己。


他要再快一点长大。


过了一站,下去不少人,他们也终于找到位子坐了下来。


也不知是吃完饭犯困,还是早上那颗感冒药终于起了作用,坐着坐着,眼皮子忽然开始打架,乐知时忍不住倦意,脑袋钓鱼似的往下点,睡着了,身子跟着车厢晃来晃去,差一点歪倒在右边的路人阿姨肩上。


宋煜原本低头看手机,见他困成这样,伸手拽住他的连帽,把他强行拽过来,往自己这边倾斜,车厢一晃,乐知时也像个小磁铁一样啪嗒一下靠在他肩头,睡得安稳。


对面座位上的小女生一直举着手机,对着他俩,宋煜抬头瞥了一眼,女孩儿脸上立刻露出被抓包的表情,手机往后收了收。


但宋煜没叫停,也没再看她,只是抬手把乐知时的兜帽给他戴上,往下扯了扯,挡住大半张脸,又伸进去摸了下额头,最后放下来。乐知时似乎是被他的动作弄得半醒,在他肩头蹭了蹭,埋低了又继续睡。


一坐车就爱睡觉的老毛病始终改不掉,乐知时小时候坐公交和大巴车,靠肩上都不够,有时候直接歪在宋煜膝盖,两手抱住他的腰,醒来满脸印子。


宋煜打开手机,从和夏知许的聊天界面里退出来,点进和乐知时的聊天框。


乐知时的跟踪能力简直是幼儿园级别,从上午一出门,宋煜就知道被跟上,于是趁其不备在地铁里偷拍了一张对方的侧影,发了过去,本来想吓一吓他,没想到这家伙连手机都忘了拿。


点开那张没派上用场的照片,放大,还能看到乐知时长到不像话的睫毛。宋煜凝视着没有回应的对话框,又垂眼望向肩头的人。


反应得太迟,已经来不及撤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