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可爱过敏原 > 10、公开处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哼出那一小句时,乐知时被学姐拍了一下肩膀,见她做出噤声的动作,又推低话筒那一栏,才意识到自己出差错了。


他事后一直道歉,但学姐觉得没什么。


“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啦。”


节目做了一半,放音乐的时候他们中场休息,乐知时的肚子叫了一声,学姐这才想起来他没有吃饭,“啊,我忘记提醒你带晚饭过来了。”她从包里拿出自己的餐盒,“要不要和我一起吃点?”


盖子打开,里面是半透明的胡萝卜羊肉馅蒸饺、炸虾和酸辣凉面,看起来都很好吃,但没有一样是他能吃的。乐知时婉拒道:“学姐你吃吧,我跟我同桌说了让他给我带吃的。”


学姐以为他只是不好意思,把叉子塞他手里,乐知时只好说,他对这里面的很多东西都过敏。


他没有直言自己的过敏原,因为宋煜在家的时候就一再对他强调,不可以随便把自己的过敏原告诉其他人,尤其他还是严重过敏会危及生命的那种。


“这样啊。”学姐只好放弃,“话说上次你开学典礼的时候我也看到了,好吓人,幸好没出大事。”


对啊。幸好哥哥在。乐知时在心里回应。


节目结束的时候学姐还是塞给他一个苹果,乐知时十分感激地接受了。


晚自习还有十分钟就开始,教室里同学差不多都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只有负责打扫卫生的值日生还在拖地。赶回来的乐知时大喘气坐到蒋宇凡身边,“……累死我了。”


前座的胡萱转过来,“乐乐我们今天听到你广播了!”她比了个大拇指,“nice!”


乐知时先是很开心,而后又趴下,“但我今天出了好多问题。”


“嗐,完全听不出来。”


坐在三组的一个男生插进来,带十分明显的嘲讽语气,“谁说听不出来,我都听到了,乐知时你该不会觉得自己唱歌很好听,故意不关话筒吧。”


被当面刺这么一下,乐知时有点懵。他平时人缘不是一般的好,跟谁都没过节,也弄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


“甭搭理张晨,”蒋宇凡对着那头翻了个白眼,然后跟乐知时解释,“他神经病,自己喜欢的妹子喜欢你,就对你阴阳怪气。”


乐知时问:“11班那个女孩儿?”


蒋宇凡表情不屑,“可不是,不知道怎么的让张晨知道了。这家伙之前天天往11班跑呢,那叫一个殷勤,结果小女神跟你表白了,不气才怪。”


谁知道乐知时竟然转过脸对着张晨,表情认真,“为什么要生气?”


张晨眼睛都睁大了,“你问我为……”


“你很受伤吗?”乐知时又问。


他是真的好奇,张晨也是真的语塞,只有蒋宇凡乐得开了花儿。


胡萱也帮着乐知时怼道:“张晨,隔俩组我都闻到你身上的柠檬味儿了,真酸。”


张晨气急败坏,“放屁!”


班长拍了拍讲台桌子,用眼神威胁张晨。乐知时见张晨这么生气,想必是真的挺喜欢那个女生,于是心里想着找个机会告诉他,自己并没有和他喜欢的女生在一起,他还可以再试试。


再说了,这个行不通,还可以换一个喜欢嘛。


蒋宇凡本来也还想对线,想想还是算了,转头对乐知时小声说:“乐乐,你说的那个饭团我没买到,一下课我就冲过去了,老板说今天没有。不过我给你买了这个,当当当当!”他从抽屉里拿出一盒自热米饭。


乐知时很吃惊,但声音压很小,“这是什么……”他拿起来看了看,一脸怀疑,“吃这个不会被王老师赶出去吗?”


蒋宇凡竖起食指,一脸老神在在地晃了晃手指,“你放心,据可靠线报,老王今天肯定不会来上晚自习,他的车都已经不在学校了,办公室的保温杯也带走了。”


“可是他昨天还说晚自习讲卷子的。”乐知时记得很清楚。


晚自习的铃敲响,胡萱也转过来小声地替蒋宇凡佐证,“真的。老王今天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来着,刚刚我去抱作业的时候他也不在办公室,而且你看……”


她指了指讲台,“班长都已经坐上去了,今天老王绝对不会来。”


“而且我已经帮你收买了班长,告诉他一会儿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蒋宇凡挑了挑眉,“怎么样?你凡哥我是不是还是很靠得住的?”


“好厉害。”乐知时两手给他比大拇指,转而看向自热米饭的包装说明,“我以前还没吃过这种呢。”


“我也没有,不过应该跟自热小火锅一样吧。”蒋宇凡耸耸肩,“放点凉水,然后它就自己加热了。”


“神奇……”乐知时认真地看完了说明书,“我一会儿借口上厕所去盥洗室吃。”


“没事儿,他们都在教室吃的。”


乐知时摇头,“不可以在教室吃东西。”


两人摆弄了好一阵子,按照说明书加上了水。乐知时怀着新奇又期待的心等待着自己的米饭,还是鱼香肉丝味的,应该不难吃。


晚自习的铃声敲响,坐在讲桌前的班长发话道:“今天晚自习王老师有点事,不来了。”


班上的人爆发出一阵小小的欢呼,浪潮在班长的制止下停息。一切按预期进行,乐知时又开心了几分。


“一会儿我也出去,给我吃一口啊。”蒋宇凡撞了撞他的肩膀,“我尝尝啥味儿。”


乐知时比了个ok,“没问题,一会儿我们一人一……”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来,乐知时就彻底噎住了。因为一个他怎么也想不到的人走进了他们的教室大门。


班上有女生小声惊呼。


“宋煜?”


“哇真的是宋煜。”


蒋宇凡也吓了一跳,猛拍乐知时的胳膊,“卧槽,你哥怎么来了?”


宋煜什么也没拿,面无表情走上讲台。班长似乎提前已经知道了,顺势下了讲台回到座位,把地方腾给他。宋煜沉默着解开校服衬衫袖口的纽扣,挽起一部分袖子。


乐知时对此也一无所知,脸上的惊讶掩盖不住。周围同学也都抱着吃瓜的心态看向他,仿佛大戏开场前搬好凳子出揣好瓜子的观众。


站在讲台上,宋煜抬头看了眼众人,“王老师有事,今晚不在。鉴于大家面临着升学的问题,他请我帮忙分享一些中考复习备考的经验。”


这番话十分官方,宋煜的表情和声音也都够冷淡,但还是把台下学妹们听得内心激动。


虽然学校里从来没有搞过什么校草选举之类的活动,但宋煜这长相搁哪儿都是人群中心,再加上自带难接近buff和学霸光环,像这种近距离接触还帮着带晚自习的待遇,简直是不敢想的好事。


前排的一个女生抬头询问宋煜,“学长,王老师怎么会请到你过来啊?”


宋煜有点轻微的洁癖和强迫症,低头摆正讲桌上的粉笔盒,回答她的提问也没抬头,只淡淡道:“他以前是我的班主任。”


“居然是同一个班主任?”


“哇……好神奇。”


“那我们是直系诶!”


乐知时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们居然是同一个班主任,照这么说,王谦带完宋煜到初中毕业就来带他们班了。


也是,每次他们家长出面,都是蓉姨负责他,宋叔叔负责宋煜。他们也不说,宋煜也不提,他怎么会知道。


宋煜直接进入了正题,“晚自习第一节课会以分享为主,第二节课大家自己做作业,需要答疑可以到讲台来找我。”


蒋宇凡咳嗽一声,暗示乐知时低头,从桌子底下把手机给他看。手机界面上显示的是没有班主任在的班级群,里面几乎聚集了所有偷偷带手机的同学,热火朝天地聊着。


[今天是不是我们班颜值冲顶的一天?!]


[宋煜长得真的好帅啊,不愧是表白墙的常客]


[你们女生也太花痴了,就会看帅哥,无语]


[什么就会看帅哥,我们女生看起美女比你们还带劲呢]


[乐乐,我觉得还是你长得帅,哥们儿挺你]


[有好戏看咯。]


[乐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要来了?]


怎么可能!?


蒋宇凡低头飞快打字。


[我作证啊,乐乐真的不知道,我俩刚刚还以为今天是班长盯着晚自习呢。]


界面很快弹出新的内容。


[好迷啊,他过来代课不告诉你的吗?]


[宋煜不会为难乐乐吧?]


[没做亏心事怕什么鬼敲门?]


乐知时不太想看了,一抬头正巧和宋煜对上视线。宋煜盯人的样子像大型猫科动物,眼神又冷又散漫,看得他赶紧低下头,把桌上的漫画书和自己的写生册都收进抽屉里,拿出教辅,做出一副认真学习的样子。


聊天群里虽然热火朝天,可班上的氛围很安静。宋煜拿起一支粉笔,面对黑板写字。


“距离中考只有不到一年,这两个学期的学习计划很可能会改变你们的排名,所以首先要明确目标,制定符合自己情况的计划……”


正说着,班上忽然间传出奇怪的声音,嗤嗤嗤的,开小火车似的。不少人听见了,扭头张望。


那声音越来越大。


粉笔在黑板上的痕迹滞住,宋煜的手停了停。但他没回头,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似的,继续往下写自己要写的内容。


其他的同学都往声音的源头看,没错,声音的源头就是乐知时,更准确地说,是乐知时书桌抽屉里的那盒自热米饭。


蒋宇凡这时候也撇过头和乐知时对上眼,无声地用唇形发出一声卧槽,然后在草稿纸上写了一句话,推到乐知时面前。


[你可以去社会性死亡小组投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