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退婚后,我被病娇残王宠上天 > 第348章 大声密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阮锦宁虽然负责接待两位公主,但也不是必须要时时刻刻守在她们身边的。


比如此时,她本想带她们出去转转,但两人长途跋涉,都有些累,阮锦宁自然不可能强人所难,就让她们好好休息,等傍晚宫宴的时候再来找她们。


并嘱咐她们,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派人去厉王府找她。


两位公主应下后,阮锦宁就回了王府,也打算休息一下。


回到府中的时候己经是正午了,起的太早,又吃了些糕点,她没什么胃口,临睡前就只喝了些汤水。


申时,也就是下午三点左右,阮锦宁爬了起来。


芷兰端了碗燕窝粥进来:“王爷刚才回来了一趟,见王妃在睡,便没叫醒您,只嘱咐厨房煮些燕窝粥热着,您醒了正好喝。”


阮锦宁其实还是没什么胃口,但也没有浪费这一腔好意。


喝完粥,她胃里舒服了些,眼看着时辰不早了,估摸着两位公主梳妆打扮还要花费一些时间,便准备早点赶过去。


二人毕竟人生地不熟的,万一行差就错,定会引来笑话,不利于她们日后在京中立足。


芷兰感叹:“王妃对那两位公主未免也太好了吧!”


她不知道别人家接待使臣是什么样的,但她小时候接待过亲戚家的熊孩子,她是真的恨不能将他们踹的远远的。


阮锦宁笑道:“无所谓好不好的,我只是觉得她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不容易,再说,这也是我的职责所在,若是两位公主出了什么乱子,我也算是失职。”


芷兰觉得也是。


阮锦宁到达驿馆的时候,只听房间里传出了一阵争吵声,竟然是三王子和罗琳公主在吵架。


赛娜公主看到阮锦宁,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那翻译的表情也有些微妙。


阮锦宁一听那俩人吵架的内容就知道他们为什么尴尬。


只听三王子道:“嫁给普通的世家公子有什么出息?要嫁就嫁皇帝!”


罗琳公主气愤道:“宴国皇帝今年五十多岁了,都能当我爷爷了!而且,听闻他之前中了剧毒,随时都会撒手人寰,我若是嫁给了他,如果生不下一儿半女,等他死后,我是要给她陪葬的!”


宴国还留着殉葬制度,妃位以下的女子,若是没有生下皇家血脉,就要给皇帝陪葬。


而即便是妃位以上,若没有生下子嗣,虽然不用陪葬,往后余生也要与青灯古佛相伴。


赛娜公主今年才十六岁,比阮锦宁还要小两岁!


如花的年龄让她去伺候一个能当她爷爷的男人就够离谱了,若还要为这个男人殉葬,她觉得自己还不如现在就去死!


三王子不屑道:“那你不会在他死前留下个一儿半女的?只要你有了孩子,你就不用殉葬。而孩子有我们阿密国的暗中支持,将来拿下宴国,指日可待!”


赛娜公主面色一变,下意识看向了阮锦宁。


却见阮锦宁表情平静,她暗中松了口气,神情越发尴尬,还有一丝歉意。


想了想,她决定打破哥哥和姐姐的争吵,便用阿密语言对阮锦宁道:“宁,你来啦。我哥哥姐姐心情不好,才吵了两句,你放心,他们过去也经常这样,但是很快就会和好了。”


女翻译转述了赛娜公主的话。


阮锦宁假装信了,点点头:“原来如此。”


里面的二人听到了赛娜公主的隐晦提醒,顿时停止了争吵。


“宁听到了,怎么办……”


三王子不屑道:“怕什么?她就是个愚蠢的碧池,根本听不懂我们高贵的阿密语言!”


“三哥,你不要这样说宁!她是好人!”


三王子翻了个白眼:“你的眼睛是瞎了么?她就是个碧池!”


阮锦宁:“……”


手有点痒。


看来这家伙的脸你还没丢够啊。


二人从室内走出,三王子用鼻孔对阮锦宁哼了一声,便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医馆。


罗琳公主歉意地看着阮锦宁:“宁,你不要跟我三哥一般见识。”


阮锦宁摇摇头:“没关系。”


她这个人不喜欢语言计较,向来都是在手上见真章。


那三王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优越感,竟然觉得小小的阿密国比宴国要高大上,甚至觉得他们那弹丸之地能够图谋宴国的硕大疆土。


是时候让他们看清楚自己的斤两了。


今晚的宫宴,他一定会一“鸣”惊人的。


没有了讨厌的人,三个女子的气氛就有友好了。


虽然“语言不通”,但有翻译在,三人沟通起来毫无压力。


两位公主对于装扮的风格有些纠结,她们毕竟是来加入宴国这个大家庭的,想要入乡随俗。


可她们毕竟也是第一次来宴国,负责伺候他们的侍女也不懂这些。


而且她们也舍不得跟随了自己几年的装扮风格。


阮锦宁能理解她们纠结的点儿,便建议道:“这是你们来宴国以后的第一次出席,是以阿密公主的身份出席的,自然是要用阿密公主的面貌来贱人。”


“日后若真的留在宴国,而且也喜欢宴国的装扮风格,到时候再按照宴国的梳妆打扮方式来也不迟。”


两个公主眼睛都亮了。


装扮完,时间也不早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归阮锦宁管了,


将两位公主交给三王子,假装听不懂三王子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阮锦宁转身上了自己的马车。


阮锦宁内心没有波动,系统却是快要气死了:【这个三王子怎么这样!就他这样,也配当王子?什么素质!】


仗着对方听不懂就肆无忌惮地羞辱对方,这种人就算是放在那些素质不高的渣男里,也是相当炸裂的存在。


阮锦宁见怪不怪:“谁说了身份高贵的人人品也就高贵了,若人品和高低贵贱挂钩,那这世界早就变成大同了。”


她倒是不生气。


三王子的恶心就像是拉在他们国家里的屎,只有他们国家的人才知道。


但等儿三王子的丢人现言,却是两国所有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终于,宫宴开始了。


冬神节最重要的便是祭祀冬神,在阮锦宁迎接阿密使臣团的时候,皇帝己经带领群臣祭祀完了。


就只剩下了今晚的宫宴。


作为压轴的使臣团,三王子等人是最后一波到的,甚至比皇帝他们来的还要晚。


阮锦再次在心中掐算起了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