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开局流放?厨艺在手,天下我有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反而是个机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吉祥酒楼作为丰州城内的第一大酒楼,从来是不降价的。


这次也是一样,他家并不参与价格战,而是保持一两银子售价的同时,推出了一个成套的礼盒。


一个套礼盒合计十个。


买上一整套,就能获得一张礼券。


等中秋节过完,客人可以凭礼券去吉祥酒楼抽奖。


现下奖池还未完全敲定,吉祥酒楼只放出话来,说人人有奖,不会落空。


他家财大气粗,根基更是比丰州城内任何一家酒楼都深,不用想也知道,他家置办的奖品肯定不会差了去。


哪怕只是送点餐券,按着他家吃食的定价,都能值好几百文钱。


两家大酒楼带头之后,其他小食肆自是纷纷效仿。


一时间丰州城内的百姓,都知道今年中秋即将迎来一轮“月饼大战”。


于是很多人便也不急着购买了,想着再观望一阵,看看各家还会不会有其他促销的动作。


宋记这边,一些个已经下了订单的客人自也得到了消息,后悔起了前头冲动的举动。


这情况宋玉枝早有预料,早就交代了弟弟,如果客人上门退订,只要退单的时间,距离早于约定提货的时间高于五日,就爽快退银钱。


反正那部分的客人的包装盒,还没全部做出来,月饼也只是购置了食材,还未开始制作。


退订之后,宋记不会亏损什么。


食肆做的又是长线生意,没必要因为眼前的得失,把客人得罪狠了。


只是宋玉枝也没想到反悔的人会这样多——


三天时间,宋记月饼礼盒的总销量不增反降,合计只售出一百五十盒了。


这还是因为很多客人,八月头就把礼盒给提走了,加上吉祥酒楼历来只做富客的生意,一套月饼礼盒要价十两,不是一般生活水平中上等的小富之家,能承担的起的。


否则宋记这边的总销量怕是还要跌得更狠。


宋知远这日忙着计出入账,忙得晕头转向,庆幸道:“幸好上个月底盘账,姐姐让我别急着把礼盒的预售款入账。否则现在不止得做出入账,还得把上个月平好的账,重新算上一回。”


听到宋知远这样说,一旁的吕掌柜叹了口气,愧疚地道:“说来还是因为我。”


这几日吕掌柜也没闲着,各家酒楼、食肆的消息,都是他搜集回来的。


他还打听到,老东家吉祥酒楼新上任了一正一副两个掌柜。


大掌柜乃是王家的老人,资历不比吉祥酒楼的大厨浅,乃是王老夫人的正经心腹。


他身兼数职,日常还要打理王家其他产业,并不是日日过去,吉祥酒楼的大小事务,主要是那副掌柜在经手。


而副掌柜的人选,则有些出人意料,是那姓白的管事。


那白管事先前伙同陈茂做伪供,将脏水往一手提拔他的吕掌柜身上泼。


想来也正是借着那次的大义灭亲,他才在王家人面上挂上了号。


不然只凭他的才干和资历,即便是给大掌柜当副手,也且轮不上他。


吕掌柜到现在还未肯说老东家一句不好,只言简意赅道:“那姓白的同我嫌隙颇深,应该就是知道我来了这里,不想见着我好,才这般针对。早知如此,我当时不应该等宋记的根基再深一些。起码把中秋节给过完了再来……”


宋玉枝连连摆手,示意吕掌柜不必说下去。


“掌柜这说的是哪里话?咱家最近推出的烤鸭,推出的附赠盲盒的月饼礼盒,都不是凭空变出来的。而是我闲暇时分琢磨出来的。若没有您,我现在还日日身兼双职,分身乏术。哪里能有心力想出这些?”


吕掌柜张了张嘴,想说并不是这样的,那些新奇的吃食和点子,都在宋玉枝脑袋里。


哪怕来当掌柜的不是他,换成随便一个人,帮忙分担一部分事务,宋玉枝仍然可以想出这些。


这样吉祥如意那样的大酒楼,便也不会现在就注意到才开业不久的宋记。


宋玉枝在他开口之前,接着道:“掌柜不妨这样想。咱们能看出吉祥酒楼新推出的活动,是脱胎于咱们宋记。其他人也不是傻子,难道他们会瞧不出?”


吕掌柜闻弦歌而知雅意,再不见愧色,恍然道:“东家的意思是……咱们不用怕他们针,反而这对咱家是个机会!”


这次开管理会议,赵大娘同样也在场。


听到他们又开始“打哑谜”了,赵大娘脸上自然浮现迷茫的神色。


宋玉枝便换了种通俗易懂的说法,同赵大娘解释道:“娘,咱们历来只听说狗咬狗,狗咬人,但没听说谁被狗咬了,就反过去咬狗对吧?因为没人会把自己和狗放在同等的位置,去跟狗一样的做派。”


“类比过来,先前除了我私下发发宏愿——来日要把咱家食府经营得红红火火,不输任何一家大酒楼。但搁外头,谁会真正地觉得咱家,现下就能和吉祥、如意两家相提并论呢?若是咱家主动往那种级别的大酒楼上贴,反而会贻笑大方。”


赵大娘会意过来,“两家大酒楼此番和咱们打擂台,尤其吉祥酒楼算是跟风,就是在不自觉之间,把他们两家和咱家,放到了同等竞争的位置上。”


宋玉枝颔首,“一次半次可能还显不出来什么。但如吕掌柜方才所说,那姓白的副掌柜同他结的梁子颇大,现在又掌握了吉祥酒楼的实权。这次不成,那还有下次。而如意酒楼,又素来视吉祥酒楼为最大的对手,只要吉祥酒楼有个动向,他家必然要跟招……几次一来,只要咱们宋记次次都跟他们两家联系在一处,还怕打不响招牌?”


“所以我说,不怕他们针对,反而还怕他们不把咱家放在眼里。那样咱家只能靠时间,一点点循序渐进地积累口碑,不如站在他们递来的梯子上事半功倍。”


赵大娘彻底明白了,又笑着点了点宋玉枝的额头,“你说的话素来都是在理的。就是这‘类比’,下次可别再比了。哪儿有把自家比成狗的?”


宋玉枝也跟着笑,“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您能听明白就好。我就私下里说说,又不会教外人知道。”


说完这些,宋玉枝就开始制定下一步的“作战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