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和女主交换人设后,被迫万人迷了 > 第28章我是你未婚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仗着面前的小可怜什么都看不到,眼睛肆意的放出盯准猎物的光芒。


而嘴上却是跟面上的神色不用,他带着歉意的开口,同时手轻柔的抬起云皎的手腕,扶着人往床的方向走。


“云小姐是庄园的贵客,让贵客受伤,是我的失责。”


这声音好像有点耳熟。


但失责?能用上这两个字,那就不是那两个少爷,加上背景中,寻常干活的人不能随意上楼,云皎猜到男人的身份。


被扶到床上,坐在柔软的床榻上后,云皎估计着男人的方向问道。


“你是管家先生?”


在她坐下后,贺玉章很绅士的放开她的手。


“云小姐很聪明。”男人赞扬道。


语气温柔亲和,跟哄人一样,又似在对爱人说着情话,很容易让人沉溺在他编织的温柔陷阱中。


云皎捏了下好像被激起电流的耳垂,无视这话,垂着头问道。


“我对庄园不熟悉,做很多事情都不方便,管家先生能安排一个佣人过来照顾我吗?”


贺玉章比云皎高的多,此时又是站着,能清楚的看到她垂着的纤长睫毛在颤动着,红红的嘴唇也紧抿着,绷着的雪白小脸能明显窥见上面的无措。


欣赏够了她这可怜样,贺玉章用极其柔和的声音遗憾的道。


“可能不行。”


看着云皎听到这话,嘴唇跟着抖动起来,贺玉章又道。


“庄园的佣人数量不多,她们都有自己的工作,腾不出人来照顾云小姐呢,不过……”


他的尾音故意拖得很长,在看到云皎满脸希翼的看过来,他才继续放低了声音说。


“不过我得空的时间比较多,云小姐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照顾你。”


云皎倒是不在意谁照顾她,反正庄园的人暂时一个人都不可信。


“好哦,谢谢管家先生。”她客气道谢。


云皎正郁闷为什么副本背景不给人物的名字,就听到贺玉章轻笑了声说道。


“云小姐不用叫得这么客气,我叫贺玉章,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听到这个名字,云皎手顿了下,她还以为刚才的熟悉是错觉,没想到还真是熟人。


不过想到这本来就是游戏副本,贺玉章身为男主之一,在里面很正常。


那么,另外的两个主要人物,是哪两个男主呢?


沈矜言她是最熟悉的男主,蒋星澜上次在宴会上只是远远的看到过,至于楚擎,对方现在应该还在为官方执行任务,不知道在副本会不会出现。


在云皎愣神中,贺玉章看着她那双好看的眼睛,突然俯下身,轻捧起云皎的手,在手背上贴了一下。


“那么,这些日子云小姐多多指教了。”


温热的唇瓣一触即分,云皎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就蹲下,手指碰了碰她被撞得青青紫紫的痕迹。


“云小姐被撞得很疼吧?我去拿药膏,很快就回来。”


贺玉章说完,像很担心她的撞伤似的,起身就出了房间。


云皎无神的眼神看着手,心说西方背景下的男主好不矜持。


觉得宿主被拉到副本来,还看不到,是受了大苦的系统,这回完全站在宿主这边,对贺玉章骂骂咧咧。


【他肯定是借用礼仪之名来贴贴宿主,宿主下次别理他,不是,其他人也别搭理,他们要是再有这种动作,宿主直接打他们!】


云皎在系统的声音中,点了点头,让系统说得更起劲了,还给她出起主意来,要怎么样对付占便宜的男人。


这样的系统,跟当初绑定她时,说男主心里只有女主,让她不要妄想男主的系统,简直两模两样。


云皎感叹着,倒是没有多大的情绪,毕竟系统之前有时候话是不好听,可钱是实打实的给,还给她走后门,一起坑主系统的钱,这样的系统,再毒舌都是亲亲宝贝系统呢。


在系统的蛐蛐中,贺玉章拿了药膏回来了。


他动作轻柔的给云皎涂上药膏,听到云皎因为痛意发出的声音,动作又是轻了两分,只是云皎没看到的是,贺玉章沾着药膏,涂在伤痕的地方,露出的眼神,分明是带了类似猛兽的,想要将猎物吞进嘴里的意味。


不过好的猎物,要仔细养着,等到完全依赖于他,一口吞掉,那才是最好的滋味。


可急不得,需要充足的耐心。


擦好了药,贺玉章抽出胸口出的手帕,用手帕擦去多余的药膏,那手指上似乎还残留着比上好的丝绸还要柔软的触感。


贺玉章的眼神暗了暗,再看向云皎时,那暗色又悄无声息的褪了下去。


“云小姐的房间不适合有太多的杂物,我会让人把那些东西搬走,云小姐还有其他的需要,可以跟我说。”


云皎摇摇头,想到贺玉章和信件里,浮于文字之上的未婚夫,表现出来的温柔很相似,她试探的说道。


“贺先生应该知道我来庄园是来寻我未婚夫的,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漂亮娇弱的少女,说起未婚夫来,小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期待,语气里又是透着对未婚夫的亲近。


贺玉章摩挲着手指,觉得这三个字十分的刺耳。


他面上冷着,声音确实跟方才一样温柔。


“我还没有听说过庄园里有人订了亲。”


云皎的神色,肉眼可见的失望。


贺玉章却是主动揽事道,“不过我可以问问其他人,只是要云小姐提供一下这个未婚夫的信息。”


“我未婚夫是个很好很温柔的人,只是他可能不喜欢我,我来了庄园,他都没有来看我。”云皎声音很小,像是很伤心的模样。


那眼尾变得有些湿润,再次染上了绯色。


贺玉章听着这描述,却不说未婚夫的名字,便知道两人多半只互通过信件,唇边的笑容越发大了,而后似压抑着喜悦道。


“不瞒云小姐,家中刚好在几年前为我订下婚事,只是我和未婚妻相隔太远,只用信件沟通过,未婚妻不久前说来看我,却迟迟未到,我以为未婚妻不喜我,这些日子辗转反侧,未曾想她已经到了庄园。”


云皎被他说的话,听得怔住,有点怀疑这件事情会这么巧合的可能性,更怀疑对方在跟她搁着飙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