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一剑神魔 > 第1441章 触动的是禁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剑太美,世间万般绝伦,也不过如此。


而这一剑又危险的无以形容,击穿面前,击穿当世,辐射于苍穹寰宇,湮灭于诸天万界,无处可躲,可地可逃。


海马青年从来不觉得某一天他会死掉,蒙荫于神王的光辉,被无量神捧在掌心,因此,他才无法无天,甚至敢劫掠无色界神王的船只。


可现在,他要死了。


人只有真正面临死亡的时候,才会感到害怕、恐惧,才发现自己那么脆弱和渺小。


原来神王的蒙荫,还有神祖的宠爱,都救不了他。


崩!!!


而这完美绝伦的一剑,终究被破灭,随着金玉符文裹挟霞彩降临,神初王之子神一,伸手轻易捏碎了这道剑气。


“生或死,皆由因果,而这因果之中,也有我。”他霸道屹立在海马青年的身前,宝蓝神袍鼓动,散发无敌于世的气质。


他骄傲地看向李念,眼神仿佛是在说,“我还没有同意,谁能杀得了海马青年?”


李念朝着一个方向望去,见那里,神初界的随行大神正与苍梧无量对峙,鸿蒙摇雷钟和负伤的海马老者也陷入僵持,随着多添一位无量山神,四位都没有在动手。


而神一带来的神初界修士,也与季神觉一行人隔空而立,正剑拔弩张。


“神一殿下救我。”海马青年开口央求。


“我要他死,谁也保不住,莫道你一个神王遗血。”李念沉声,步子迈出,方寸天地,剑指喷吐无匹的锋芒。


神一脸色绷紧,露出阴沉之色,神与凡人苟且所生半神血脉,以及太古大凶兽性发狂所留遗种,才被称之为遗血,此言是对他的大不敬。


他堂堂神王直系道种,岂能与下界混血和太古遗种相提并论。


“真是一张该扇的嘴。”他抬手,宝蓝神袍之上仙光蒸腾,金玉不朽力爆轰而出,虽然震散掉了剑气,却也在这一瞬间,仙力劈成了两半。


接着,李念和神一同时轰出了一拳,正面撼击,一人气血雄浑无尽,一人金玉仙力无边,道法虽不同,威力却同样强悍至极,打得虚空瞬间破裂,搅动了混乱法则,遍地是蔓延的恐怖劫光。


二人身躯各自震开,随即再冲,正面又撼了一拳,龙吟声混杂着金玉之力肆虐,神罡绞碎了方圆万里,海马青年在这一击之下,险些波及至死,遍身血淋漓地坠向了海水之中。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这里望来,见李念和一拳脚相搏,龙威弥漫,大片金玉之光乱窜,一位不朽仙君因为受了波及,差点陨落了其中,无论是季神觉,或者神初界的无量神,都为之心惊不已。


在神初界大神看来,神一可是天古神王血脉,身怀天古意,神力蕴含先天属性,用最直接的话来说,神一当属神初界最强不朽仙君,没有任何人能够与之抗衡。


如今,天谕一个墨发青年,竟正面与神一搏拳脚,可知他们心中的震撼。


“此人好强,可敌神一殿下。”一名神初界修士为之心恐,如遇见了怪物。


季神觉的心里也不平静,自幼受神王传道,无论是在天谕界世人的眼中,或者他的内心,自视可与诸天神王后代并肩,地位、身份和实力,都不落下风。


并非季神觉自我高抬,而是背负天谕界的荣耀,他自己也不允许比其他神王的后代弱。


可此时一观,他猛然觉醒,神一的实力真不弱,毕竟李念的本事如何,季神觉心里清楚的很,就目前来看,论境界醇熟,神一明显比李念稳的多。


当然,李念并没落丝毫下风,而且不难看出,二人还未出真正的全力。


“我该好好修行才是啊。”季神觉暗握双掌,心里压力不小,他在天谕神域,可称仙君后秀第一人,没人是他的对手。


可若离开天谕界,他才认清楚现实,倘若换他与神一对阵,恐怕落败的可能性占多些,就算拼全力,手按荒古神琴,也未必讨得了便宜。


在那里,李念和神一转瞬间斗了数十合,各不退步,谁也没有呈现弱势,法则覆盖方圆万丈之地,万物不可逾越之。


随后,李念祭出龙法,墨法飘荡,比以往更浓密,更黑暗了些,躯体溢出了斑驳的阴霾粒子,他手掌挥动,躯体生光,有黑暗魔龙咆哮冲向了神一。


神一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了许多,额间一缕神王印徽浮现,一枚奇特的金玉符文像流下的血液,落在了他的掌中,他沉喝一声,握拳打去,整片世界化作金玉天光,淹没掉万物,万道沦为了虚无。


而后,龙啸消失,黑暗魔龙和漫天的金玉光一同消散了。


“不错,能与我斗到这般程度,洪荒仙君之列,绝不超过十数,海马遗种的命,归你了。”神一突然笑了笑,敛去一身金玉仙光,宝蓝神袍不再鼓动,缓缓地落下,转身向着海王界腹地御空飞去。


神初界修士们见状,纷纷追随神一而去,不再理会海马老者和海马青年的死活。


“神祖,救……”海马青年见神一离去,面色恐骇,张口便要呼救,却有一股无形之力捏住了咽喉,生生从海水中提向半空,陡然化作血雾炸开,仙君金身不存,本源被不朽剑意摧毁殆尽。


“杀你后人,以作惩戒,留你烂命,并非杀不得你。”李念手掌探出,一颗仙君神源缓缓落来,还有那冰完美双股神叉。


他目光注视着海马老者,而后,洛薇和苍梧一行人与他汇合,化作光影扬长而去。


“可恶,可恶——!!!”


海马老者愤怒咆哮,声威震天,海怪不知震死了多少,这一带边缘海域又沦为了尸骨浮沉的惨状,如一面血海。


他自然听得懂李念的意思,今日不杀他,并不是没有能力杀他,而是看在海神王的面子,饶他一命。


然而,他的嫡孙,被李念毁掉。


这对于一位无量大神来说,耻辱实在太大。


“嗯?”海马老者突然冷静下来,忽然察觉到了一股气息,他目光看去,见海面之上,似乎还有一道身影,看不太真切,那人朦胧披着一件黑袍。


“杀你来泄恨。”老者目露凶恶,痛丧后代,拿不得李念,只能怪这个黑袍人有眼无珠,还敢留在这里。


他的手掌向那海面矗立的黑袍身影握去,无量法释放,封禁了天地,可是,不知为什么,他与那一道朦胧的黑袍之间,仿佛存在着一道看不见的时空,无论他动作再快,无量法则再大的威力,始终不得接近这道身影。


这感觉很奇妙,很梦幻,很不真实,可事实就这样发生了。


“怎么会?”他不明白,甚至怀疑了自我。


难道,他不是无量神?


或者说,他根本不是神?


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虚空大梦,他不过是一头海中的平凡海马不成?


然而这时,那道可望不可及的黑袍身影,竟然转身了,五官朦胧,明明看不清相貌,一双眼神却像剑光射了过来。


哗!!


海马老者身子一僵,身躯完全解体,化成了飘散的血液,他像受万剑击中,被分割了无量骨和血肉。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


仅一缕意念落下,他亘古不灭、道意无量的大神,这般化为乌有。


他飘散的血液甚至来不及掉落海中,便被剑气蒸发干净,他的前尘、当世,一切为空,没有未来。


他触动的乃是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