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鹿知之顾言洲 > 第145章 你不是受害者,你是帮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太太有些心虚地转过头。


“什么真的假的,我说的都是我看到的!”


“人家顾老爷子明明提亲的就是鹿家二小姐,鹿知之和顾言洲私底下串通,还找了一对夫妻做伪证,硬是把鹿知之说成是二小姐!”


“这不是毁坏玉舒的婚礼是什么!”


“玉舒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性格温和,又有礼貌,是鹿家我最喜欢的孩子!”


父亲没有经历过刚才尴尬的场面,听完这话,他转身看到站在角落里的三个人。


“鹿玉舒,这是怎么回事?”


鹿父经常去药田,自然是认得药田里的大部分工作人员。


他一眼就看到了鹿玉舒身边的赵和旺。


“老赵,你怎么在这里?”


母亲走到鹿玉舒身边,拽着她的胳膊往前一推。


然后从魏巧兰手里抢过那份亲子鉴定和照片。


“鹿玉舒,你自己去跟你爸爸解释!”


看着散落一地的文件,鹿父走过去一张一张地捡起来翻看。


鹿玉舒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她无法解释,百口莫辩。


二十年前,照相机和录影机虽然都很贵,但鹿家生活条件好,这些东西都有。


家里有无数本相册,记录着她从小到大的模样。


婴儿时期的,六岁的,都编辑成册,现在还会拿出来翻看。


鹿父的眼睛从疑惑到惊愕,拿着纸的手都在颤抖。


鹿玉舒恨不得跑过去将那几张纸撕掉。


可她明白,撕掉又怎么样?


赵和旺夫妇就站在这里,只要父亲想知道,可以重新做亲子鉴定。


“爸爸,我还能叫你爸爸么?”


父亲伸手摩挲着那几张纸,像是要把纸上的灰尘擦掉。


仿佛擦一擦,照片上的人就可以变成另外一个人。


“鹿玉舒,所以你早就知道你不是鹿家的孩子?”


“你早就找到了父母,然后不告诉我们!”


“在你六岁的时候?”


鹿玉舒拼命地摇头。


“不是六岁,六岁时我还什么都不懂,是他们两个骗我做的这个亲子鉴定!”


“我是十几岁的时候才知道的!”


父亲愤怒地将几张纸扔在鹿玉舒身上。


“这有什么不同!”


鹿玉舒哭着跪在父亲面前。


“爸爸,我是被逼的,他们威胁我,跟我要钱,我也不想这样!”


“我从小在你和妈妈身边长大,我不想让你们知道我不是鹿家的女儿,我不想离开你们!”


父亲颤抖着,猛然推开鹿玉舒。


“你想做我的女儿,那知之呢!”


“你知不知道,在你享受父母带来的亲情时,知之在任家过的是什么日子!”


“她刚回来之后,我就觉得她不太对劲,找人打听了任家!”


“你在出国旅游的时候,知之被任家的保姆锁在家里,连饭都吃不上!”


“你在最好的私立高中上学时,知之已经辍学跟着师父东奔西跑!”


“我查过了,她的成绩很优秀,可却因为任家父母的忽视,终止了学业!她连高中都没读完!”


“要不是我们把她找回来,她的下半生会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你因为自己的自私,差点毁了她的一辈子你知道么!”


鹿玉舒瘫坐在地上。


“爸爸,我不知道会这样!”


“我也不想被抱错,我那时还是个小婴儿,我什么都不知道!”


“都是这两个人贪心不足,我也是受害者!”


鹿玉舒指着鹿知之。


“因为她,我不能嫁进顾家,失去了你们的宠爱,她已经报复回来了!”


鹿知之本不想说话,可鹿玉舒却将祸水引到她的身上。


“鹿玉舒,你不要偷换概念!”


“首先,你不能嫁入顾家,根本就不是因为我!”


“如果顾言洲喜欢你,她根本就不会在乎你是鹿家的几小姐!”


“你错就错在,不该自以为是的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还有,你根本就不是受害者!”


“当你知道自己不是鹿家的女儿,又不告诉爸妈的时候,你的身份就变了!”


“你从一个受害者,变成了加害者,你就是个帮凶!”


鹿知之想起了她在任家的日子。


如果不是师父救了自己,她可能都活不到现在。


“你应该庆幸我还活着,所以你不用背这份因果债!”


“如果我死了,按照因果轮回,下辈子你是要给我当牛做马来还债的!”


鹿玉舒哭得花了妆,礼服上的蕾丝因为挣扎已经撕扯开来,精致的发型也弄乱了,几绺头发吹下来,更显可怜。


“鹿知之,你已经夺走了我的一切,你还想怎么样!”


鹿知之笑出了声。


“呵,我夺走了你的一切?”


“你是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的?”


“是你的亲生父母夺走了属于我的一切,你又心安理得占着我的位置。”


“你所有的一切本来就是我的!”


“你们一家子小偷,说这种话不觉得亏心么?”


鹿玉舒见父亲发火,鹿知之又咄咄逼人,她跪爬到了母亲的脚边。


一把抱住母亲的腿。


“妈妈,你平时最疼爱我了,我们是最亲密无间的母女。”


“我真的知道错了,况且,我也没有对鹿知之做出什么事。”


“我本来以为能嫁进顾家,是想好好孝敬你和爸爸的!”


“妈妈,我再也不跟鹿知之抢了,您别不理我。”


鹿母的眼泪滚滚而落。


二十年来的陪伴,付出的感情都是真的。


她想起鹿知之刚回来的时候,鹿玉舒那惊惶的眼神叫她心疼了好久。


“鹿玉舒,这二十年来,我鹿家不曾亏欠你什么。”


“我现在已经不想追究,当初的抱错,到底是抱错还是故意为之。”


“你跟着他们走吧,以后把名字改了,别再回来了。”


鹿玉舒听到了最不愿意听的话。


她双手发麻,感觉已经抱不住母亲的腿。


“妈妈,您别赶我走!”


“我不会花家里的一分钱,我只想陪着你啊!”


鹿玉舒哭着的间隙,转头看了一眼魏巧兰。


魏巧兰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看着亲生女儿抱着别人的腿叫妈妈,还说不愿意跟她走,她眼眶一酸,也跟着掉眼泪。


“鹿夫人,就让玉舒留在你们家吧,我和他爸实在是给不了她一个更好的未来。”


赵和旺也跟着搭腔。


“你们鹿家这么有钱,也不差养这一个孩子了。”


“她马上大学毕业了,到时候就不用你们花钱了。”


“你们随便找个人把她嫁出去,换点彩礼,就当补偿你们鹿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