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陈少平 > 第929章 避其锋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丽市市长,如果按资历和背景关系来看,陈少平的确是最有利的竞争人选。


李振邦在听到“李易祥将出任江丽市市委书记”的消息后,也有为陈少平运作江丽市市长的想法。


毕竟是地方实权领导,正厅级干部。


但,李振邦也考虑到了金江省政坛的实际情况,他需要考虑,就目前这个情况,陈少平究竟适不适合担任这个市长呢?


李振邦有多方面的考虑。


省委书记姚达对陈少平的态度是没有任何改变……


如今,省长袁威信又刚刚与李振邦闹掰,再加上郑起云的死……


在这种环境下,陈少平是否适合担任江丽市市长一职呢?


李振邦仔细想了想,随后对陈少平说:“少平,你对担任市长一职怎么看?”


陈少平想一会儿才回答:“爸,说不想当市长是假话,如果有机会,我想争取一下!”


李振邦点点头,语重心长地说:“现在的时机对你是不利的,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你现在要做的是静观其变,绝不运作,保持低调……以不变应万变!”


陈少平仔细咀嚼着岳父的话,默默点头。


作为常务副省长,李振邦看的自然要比陈少平更深远一些。


他能够理解陈少平渴望进步、渴望成长的心情。


如今摆在陈少平面前是江丽市市长,是江丽市的行政一把手,正厅级实权干部。


这的确是极大的一个诱惑。


但,郑起云死亡之后,金江省省委省政府的派系斗争已经趋向于白热化。


其中有很多局势并不明朗。最大的疑点就是“郑起云的死”。


郑起云死亡之前,究竟是从哪里得到消息?又是什么人希望郑起云死?


这一直是一个谜。


李振邦也能猜到省委副书记唐利民身上。


但为什么是唐利民呢?


其中还有耐人寻味的原因。


唐利民是从北京下来,有家族血脉的加持……


而袁威信在北京也有军队大佬扶持……


李振邦目前没有想通的是:如果是唐利民给郑起云通了信,让郑起云自杀……那么,唐利民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是为了保护袁威信?还是为了个人利益?


在这种局势不明朗的情况,陈少平贸然上位成为江丽市市长,并不是一件好事!


因此,李振邦并不想让陈少平到江丽市市长的位置上去。


所以,李振邦给陈少平的策略是以不变应万变,绝不主动运作。


可以理解为“避其锋芒!”


还有一个,是关于袁威信的性格考虑。


陈少平不清楚袁威信的性格,但李振邦清楚。


袁威信军人出生,有着军人的血气和暴戾,做事鲁莽,有仇必报。


郑起云死在了江丽市,袁威信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袁威信一定会有后续的报复手段。


李振邦身为常务副省长,背后是金江政法系统,袁威信在明面上动不了李振邦。


但到了江丽市这个层面,以袁威信省长的权势……那就不一定了。


陈少平如果在这个时候成为江丽市市长,那就是跳出来给袁威信的活靶子。


这些情况李振邦没有给陈少平说明,但他相信,以陈少平的领悟力,一定能够看透。


李振邦和陈少平一起回到了病房里面,医生与郑红芳等人交谈过,表示可以出院了。


郑红芳立即给月子中心的人打电话,让安排专人过来接。


陈少平的母亲李玉芳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她是不赞同去月子中心的,她放下了手头所有的农活,是专门来省城伺候儿媳妇坐月子的。


现在,儿媳妇要去月子中心,李玉芳什么忙也帮不上,她也就没有继续留在省城的理由了。


但,亲家母郑红芳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根本就没有问她的意见。


再说那月子中心的价格,女儿陈少丽偶尔提了一下,一个月几万块……


单是这笔费用就把李玉芳给吓了一跳。尽管她知道儿媳妇家的经济条件,也知道陈少平的收入状况,都是可以承受这个费用的。


但能够承受,不代表就要去花那个冤枉钱。


自己家的孩子,自家人不带,还要花钱给别人去带?难道外人还能比自家人带得更好?


李玉芳心中不是滋味。但嘴上却没有说,她知道儿子陈少平也难!


那天,在产房的楼梯口,李玉芳听到儿子陈少平被郑红芳劈头盖脸指责、质问的时候,心中特别难受。


陈少平可是李玉芳的骄傲,她从未有那种态度批评、指责过儿子陈少平啊……


“亲家母,这几天你在医院辛苦了,等玉彤去了月子中心,你在家好好休息几天!趁着少平有假,让他带你在靖城市四处走走!”


李振邦看着一旁沉默不语的李玉芳,笑着说。


“亲家爹,我啊就想无时无刻陪着我的宝贝孙子呢!”李玉芳憨厚地笑了笑。


“去了月子中心,有专门的人照顾,都是科学的喂养方法,大人根本不用操心!”郑红芳在一旁说。


“妈,这是给你放假呢,等孩子出了月子中心,重担就交在你的身上了!”陈少平知道母亲的心思,打着圆场说。


“月子中心也不是不能去探望,陈少平,你母亲可以休息,你别想休息了……”郑红芳有责备的语气说。


陈少平立即点了点头,对着在床上抱着孩子的李玉彤笑了笑。


李玉芳却在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她看不惯郑红芳在陈少平面前趾高气扬的模样……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人家是官太太嘛……


“少平,陪产的时候你不在,这次在月子中心可要多陪陪她们母子,不然以后孩子跟你都不亲了!”


李振邦开起玩笑来,缓解气氛。


李玉彤住进了月子中心,李振邦和郑红芳都邀请陈少平的母亲住在他们的家中,但李玉芳拒绝,她还是住进了陈少平在靖城市的别墅中。


对于别墅,李玉芳没有什么概念,至于觉得自己专门到靖城市来照顾孙子,结果却没能够照顾上,人家非要送到月子中心去,心中有些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