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陈少平 > 第927章 通了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郑起云的死,让省长袁威信怒不可遏。


在收到郑起云消息的时候,袁威信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立即给郑起云回电。


但电话一直打不通,在通话中,随后就是关机……


再后来,就听到了郑起云的死讯,自杀!


“啪!”


袁威信愤怒地将办公桌上的烟灰缸摔碎了,一张脸阴沉得可怕,愤怒的双眼中透出来杀人一般的寒光,将听到动静,小跑着赶过来查看情况的秘书周江涛吓得全身直哆嗦。


周江涛跟随袁威信已经是第七个年头,他从未见过袁威信脸上有如此可怕的表情!


他知道,省长这一次是彻底动怒了!


“杀人犯?狗屁!郑起云是在除恶!他杀的人是荣江县朵巴利益集团的控制者!”


袁威信咬牙切齿,重重地一巴掌拍在了省公安厅递交上来的案情报告。


郑起云是他袁威信的左膀右臂,是团长系的重要人物。


如今,郑起云死亡,对袁威信和团长系无疑是一次重创。


袁威信为郑起云的死亡感到愤怒。


但袁威信的愤怒还不止于郑起云。


袁威信作为省长,明确提出要保郑起云,在与省委书记姚达沟通达成了统一意见,但在常务副省长李振邦这里却被卡住了!


李振邦根本就不给袁威信这个省长一丁点儿的面子!


这也不是面子的问题,而是权威的问题!


通过这件事,袁威信算是看透了李振邦:李振邦根本就没有将他这个省长放在眼中!


在袁威信看来,郑起云不是自杀,而是李振邦通过女婿陈少平之手杀了郑起云。


在”杀了“郑起云的同时,还恶狠狠地给了袁威信一记响亮的耳光。


郑起云在荣江县犯下的事儿,随着郑起云死亡后,在整个金江省传开。


但没有多少人在关心郑起云曾经犯下的事儿,他们更关心郑起云是如何死的?


整个金江省都知道,郑起云是袁威信的左膀右臂,到底什么人有这个胆子,敢“砍掉”省长的左膀右臂?


这让袁威信作为省长,整体的形象和权威都受到不小的折损。


“李振邦,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袁威信在心中暗暗发了狠:势必要与李振邦比比手腕!


省委办公楼三楼,姚达那好似图书馆一角的办公室里面,秘书侯叶东将他去云翔市的所有细节,都给姚达做了详细的汇报。


在听到省政府秘书长卢国富制定了三套方案,准备同步实施,以达到“灭口”的目的时,姚达开口赞了一句:“这个卢国富有点吴广生的味道了!”


等侯叶东将整件事汇报结束后,姚达手里夹着一支香烟,带着神秘地问侯叶东:“小侯,你觉得会是谁给郑起云通了风,让郑起云选择了自杀?”


侯叶东不敢马上回答。


自从郑起云自杀后,侯叶东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谁会给郑起云通风报信呢?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绝对不可能是袁威信和李振邦!


这两个人都是要郑起云活着的!


金江省“四大天王”中,就只剩下了一位了。


唐利民!


但,让侯叶东想不通的是,唐利民为什么要这么做?理由是什么?


此时姚达问了起来,侯叶东没有立即回答,只是说:“绝对不是袁和李!”


姚达哈哈笑了起来,“小侯,以你的聪明,一定猜到了这个人是谁了吧?”


侯叶东微微一笑,当作默认。


“陈明贵,高明跟的秘书,去云翔市担任常务副市长,是我们唐书记的意思!”


姚达轻轻抖动着手指,将烟灰弹落。


“姚书记,唐书记为什么这么做啊?”侯叶东皱着眉问。


姚达突然收起了脸上的笑,深吸了一口烟,将烟头碾灭在烟灰缸里,淡淡地说:“我们的唐书记是个厉害人物啊!”


陈少平从云翔市直接回到了靖城市,他此时的还在休假状态。


等他回到了靖城市,已经是儿子出生的第五天。


陈少平这个时候好像才反应过来,他已经当爸爸了……


他回到靖城市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医院,而是先回到自己的家里洗了个澡,清清爽爽地换了一身衣服,然后才去的医院。


在医院的高级病房里面,陈少平终于见到了儿子的模样。


小小一个,闭着双眼在睡觉,模样还是像妈妈李玉彤。


郑红芳大概是沉浸在抱外孙的喜悦之中,倒也没有第一时间对陈少平兴师问罪,只是态度有些冷。


母亲李玉芳坐在一旁,花白的头发有些凌乱。


由于婴儿在熟睡中,大家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稍微弄出来一丁点的声响。


陈少平看着头顶着孕妈妈帽子,满脸憔悴的李玉彤,心痛地凑了过去,小声说:“老婆,辛苦你了!”


李玉彤疲惫地露出了微笑,微微侧头过去,看着婴儿,小声说:“在产房里面,我真的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但等看到了孩子的那一瞬间,我觉得所有的痛苦都是值得的!”


陈少平看到了李玉彤脸上甜美的微笑,心中油然而生一种甜蜜感。


也是在这个时候,小婴儿突然扭动着小身板,发出了哭声。


郑红芳和陈少平的母亲李玉芳两人立即焦急地过来看孩子。


“会不会是饿了?”郑红芳问。


“不会,刚吃完,我看应该是拉粑粑了……”李玉芳立即就要去给孩子换尿不湿。


“亲家母,还是要洗一下手吧!”郑红芳在一旁说。


李玉芳听了,点点头就要去洗手,郑红芳却好似突然想起陈少平来一般,瞪着陈少平说:“陈少平,你来换!父亲,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好,我来换!”


陈少平麻溜地去洗手,然后来给孩子来换纸尿裤。


但是他哪里换过纸尿裤,笨手笨脚,把孩子弄得很难受,哭声大了起来。


“让开让开……”


母亲在一旁看不下去了,赶紧上来代替陈少平给小孙子换纸尿裤。


“亲家母,洗手……”


郑红芳又提醒了一遍,但陈少平的母亲已经麻溜地给孩子换好了纸尿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