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真千金掐指一算,离婚后她要暴富 > 第546章 鸾鸾,我可以亲你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说。”


“那个情人蛊的母蛊为什么不在万蓉蓉身上,而是在丁莹身上?”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苏池。


秉着不懂就问的原则,哪怕是有两尊大佛站在那盯着,他还是硬着头皮走过来。


孟星鸾没有立刻回答。


而是想了一下才道:“有没有一种可能是丁莹想直接拿下你?只是你太专一,所以才迫不得已找上万蓉蓉的?”


这个回答让苏池感到恶心的同时又头皮发麻。


丁莹一个都要奔四的人了,居然把主意打在了他这个才二十多岁的人头上?


恶寒!


别人或许有这种癖好,但他苏池绝对没有!


他不可能有恋母癖!


所以……


他是不是还该谢谢万蓉蓉脚踏两条船,并且最后选择了徐哲那个倒霉蛋?


这么一想,苏池心底对万蓉蓉的最后一丝怨念霎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爱情可有可无,再加上他又是个理智的人,所以伤心难过一会儿都能算得上对这段感情的尊重。


真是……谢谢徐哲这个倒霉蛋了!


回头他可要多和徐家合作合作。


苏池打定主意,本来还想要和孟星鸾一起等的,但是最后被家里的一通电话叫走。


警局大厅重新安静了下来。


孟星鸾借用了一台电脑,在其他人加班收集证据时,她黑进了一个网站。


并且根据宋南烛提供的信息登上了属于丁莹的账号。


这个账号的性别对外是保密的,资料填写的也不怎么详细。


如果不是孟星鸾用了特殊手段,想要查到这里实在是困难。


女人熟练的敲击着键盘,孟星鸾全神贯注,屏幕上的代码飞快的闪动,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丁莹用这个账号所交易的全部信息都被拷贝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的孟星鸾依旧很淡定。


她起身,耳畔垂落的发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别在耳后。


“鸾鸾,累不累?喝点水。”


一次性纸杯里装着干净的温水,这是刚才谢宴辞趁孟星鸾工作的时候去亲自接的。


周聿白站在一边倚靠着墙发出一阵冷笑。


谢宴辞装听不见。


一个小丑罢了,他还不屑于去计较。


“谢谢。”


孟星鸾仰头一饮而尽,温水滋润了干涸的喉咙,女人紧皱的眉心这才舒缓开来。


她把U盘丢给这群警员的头头,“里面的东西应该对你们很有用,丁莹那边,我相信你们不会辜负我的期望。”


丁莹对舒良的用处也仅仅是一个比跑腿有用一点的棋子。


本来是打算再挽救挽救的,结果翻车了,那必定不会再进行第二次营救。


毕竟这件事已经闹大了。


微博热搜全是相关的词条,包括舒良也被连累进去了。


现在警方对丁莹的犯罪行为已经掌握了足够多的证据,这个时候舒良再横插进来就得不偿失。


丁莹……注定被舍弃。


“孟大师你放心,案子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们不会包庇任何一个罪犯,也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又过了一会儿,有人接完电话说丁莹醒了。


只是拒不配合,医生说她是精神受到了刺激。


看着众警察犯愁的表情,孟星鸾理了理凌乱的衣襟,慢条斯理的道:“明天她会主动交代一切的。”


她安排在医院的纸人可不是吃素的。


警局安静又忙碌。


一直待到凌晨十二点,孟星鸾他们才离开。


周聿白看着走在前面的两人,眸色阴沉又复杂,他仅仅只是迟疑了几秒就抬步跟上去。


警局外是一条大街。


谢宴辞的车就停在街对面,而周聿白的,就停在警局大门旁。


他没有马上上车,而是站在车旁看向对面。


周聿白毫不掩饰的视线谢宴辞自然是注意到了,他有意走到另外一侧用自己高大的身形遮挡住孟星鸾。


臭虫光明正大的觊觎真是让人恶心。


谢宴辞垂眼,纤长的羽睫遮盖住幽深的瞳仁。


旁边路灯投下的暖黄色光芒将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就在孟星鸾手刚搭上车把的时候,男人动了。


他以一种绝对的姿态将人壁咚在了车旁。


孟星鸾稍显讶异的抬眼。


目光所及之处便是男人那张苍白俊美的容颜。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汇集。


“鸾鸾。”


谢宴辞沙哑的嗓音低沉,充满了蛊惑之意。


“嗯?”


“我可以亲你吗?”


他询问着女人的意见。


这还是谢宴辞第一次主动在外要求做亲密的举动。


根本不用想都知道是为什么。


刺激周聿白呗。


孟星鸾看破不说破。


她没有回答,而是主动伸出手勾住男人的脖颈,稍微踮了下脚,在谢宴辞错愕又惊喜的目光下主动吻了上去。


唇瓣相贴的那一瞬间,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甜了。


谢宴辞开心了。


周聿白伤心了。


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这么直观的看见两人亲密。


谢宴辞勾住了女人纤细的腰身,慢慢加深了这个吻。


他攻略着女人的城池,狭长的双眼却挑衅的看向一脸菜色的周聿白。


对方的拳头紧了又紧,最终弯腰上车,灰溜溜的离开。


啧。


谢宴辞敛去眼底的那抹不屑,接着专心吻着孟星鸾。


可没过几秒就被推开。


“鸾鸾?”


谢宴辞的嗓音里顿时沾染上了几分委屈。


孟星鸾唇瓣殷红,桃花眼潋滟。


她轻轻笑了一声,“人都走了,还不够?”


“不够……鸾鸾,我还想要。”


谢宴辞直接打了直球。


孟星鸾无动于衷,转身上车。


谢宴辞:“……”


委屈,但还能忍。


这次的亲亲是鸾鸾主动的!


这个事实让谢宴辞安全感爆棚的同时还十分雀跃。


上车过后孟星鸾就靠着男人的肩膀浅眠了过去。


谢宴辞根本没有丝毫困意。


他拿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将这一幕记录了下来。


照片里光线黯淡,只能模模糊糊看清两人的轮廓。


谢宴辞很满意。


他不仅发了朋友圈,还发了微博动态。


最后用钞能力把自己送上了热搜。


谢宴辞更开心了。


他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自己是孟星鸾的人。


就在这时,谢宴辞的手机弹出来一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