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阎王下山 > 第649章 失踪的陆晚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好,此地要消逝了。”


看到脚下仓库在化灵仙威的冲击下,不断分崩瓦解。苏文不敢继续留在这里,他身影一阵儿模糊。


再出现。


苏文已是来到废弃仓库之外。


而眼前被红木林泽笼罩的仓库,竟是彻底消逝了。


“还好,我提前布下了禁灵大阵。”


“否则消逝的,就不仅是这十亩之地的仓库,而是整个金陵市了。”


念及此处,苏文又开始打量自身。


随着修为突破化灵境后。


苏文体内仙力变得更加澎湃,浩瀚无穷。就像是一条不断涓涓不断的河流。无时无刻,都在滋润着苏文仙躯。


“这便是化灵境的灵海恩泽么?”


感受着化灵仙力的孕育,苏文露出若有所思之色,“难怪当初在千秋山,纪景天一人便可镇压琉璃双仙等人……”


“化灵境和脱凡境,还真是截然不同的仙路。”


倘若把脱凡境比作婴儿学习走路。


那么化灵境就已经是青少年开始习武,挥枪了。


如此巨大的差距。


纪景天不将脱凡仙人放在眼里,也是理所应当。


“现在的我,如果再遇到纪景天,那么即便不动用六丁神火。也应该可以救下许南烟。”


“可惜……”


“世间没有如果。”


就在苏文惊骇于‘化灵境’的强大时,突然,一本黑色的书籍,凭空出现在他面前。


那黑色书籍。


时而散发出阴森的死亡气息,时而又散发温暖的生命气息。


看上去诡异无比。


“生死簿也蜕变了么?”


看着《生死簿》从虚无变得凝实。苏文将其拿在手中,并叹息一声,“可惜,生死簿的修行,要到此为止了。”


“接下来,我必须改修《紫薇星月大典》。”


且不说《生死簿》只能修炼到‘筑基登仙三境’中的阴阳境,无法染指金丹。


最重要的是……


这《生死簿》,是苏无悔传授给苏文的,再练下去,谁知道,会不会出现差池?


毕竟苏无悔说娶陆宣仪能逆转‘九阳绝脉’,这已经让苏文奔赴深渊了。


“对了,我的寿元可因为迈入化灵境而发生变化?”


收起生死簿后,苏文又连忙开始探查自己的寿元。


结果……


九阳绝脉的反噬依旧存在。


苏文,还是只有不到六个月寿元。且这六个月寿元,有大半,还是陆晚风的馈赠。


“迈入化灵境后,我的寿元没任何变化么?”


失落的喃喃一声,苏文叹息道,“看来,只有迈入金丹境,我的九阳绝脉,才可以被彻底治愈。”


“阴阳,金丹……”


“快了,还剩两个仙道境界。”


“只要找到那江南老龙,得到龙脉之心,我便可以续命十载。”


“仗着九阳绝脉的逆天仙资,十年时间,我定是能够以《紫薇星月大典》迈入金丹境。”


“还有晚风。”


“只要我续命成功,晚风体内的浩劫,我也有时间将其解决。”


“……”


就在苏文憧憬未来之时。


突然,他的电话响了,是李桂芳打来的。


“妈?怎么了。”


苏文接起电话。


“阿文啊,不好了,是晚风,晚风失踪了!”电话中传来李桂芳哽咽哭泣的声音。


“失踪?”


听到这消息,苏文脸色一变,“妈,你把话说清楚,晚风怎么会失踪?”


“是这样的,今天我带晚风去世贸商场买衣服,可我去一趟卫生间的功夫,晚风就不见了,呜呜……”李桂芳说着,她语气更有些懊恼和自责,“都怪我,怪我没看好晚风……”


“我不该上卫生间。”


哭着哭着,李桂芳又想到了什么,她突然话锋一转道,“阿文啊,你说,会不会是你在外得罪了其他武道大师,他们不敢对付你,然后就抓走了晚风?”


“不然偌大金陵,谁敢对金陵之主的女人下手?”


“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么?”


“我家晚风她……”


“好了,妈,你先别哭了。”出声打断泣不成声的李桂芳,苏文安慰道,“在江南,不会有人敢抓晚风的。”


“那你说晚风会去哪呢?我给晚风打了几十个电话,可她就是不接……”


李桂芳无助道。


“妈,你不用担心,我会找到晚风的。”苏文信誓旦旦道。


“那我家晚风就拜托你了,阿文。我就晚风这么一个女儿……如果晚风遭遇什么不测。我该怎么活啊?”


一阵儿絮叨和伤感过后,苏文和李桂芳结束通话。


将手机收起来。


苏文抬头看向金陵市的正北方,他自言自语道,“奇怪了,晚风怎么会跑到那地方去?”


方才李桂芳说陆晚风失踪时,苏文也被这消息吓了一跳。


下意识的。


他还以为又有巫师对陆晚风出手。


但想到妻子身上,有自己留下了缚灵符,苏文又很快心安。


毕竟如今缚灵符没有被献祭,这便说明,陆晚风安危无恙。


……


半个小时后。


苏文顺着‘缚灵符’的灵气波动。


他在金陵市一处郊外山谷上,找到了满身鲜血的陆晚风。


但这鲜血,却并不是陆晚风的。


而是……


陆晚风脚下,那一头头死去野狼的。


那些野狼,死状狰狞,浑身被锋利的刀锋割裂,看上去十分瘆人。


“嗯?”


见妻子身上沾染了无数野狼的鲜血,而且手中,还拿着一柄锋利的菜刀,苏文微微皱眉。


眼前这一切?


是陆晚风干的?


可妻子为什么要来到荒山野岭,屠杀这些野狼?


百思不得其解下。


苏文缓步来到呆在原地,一脸鲜血的陆晚风面前,他柔声开口道,“晚风?你还好吧……”


“晚风?”


见自己喊陆晚风,但妻子却没回应,苏文想了想,他突然伸手,帮陆晚风擦去脸上的鲜血。


可就在苏文的手和陆晚风的脸颊接触时。


哗——


那原本目光迷离,好似丢了魂的陆晚风,竟一瞬清醒过来,“老公?!”


看到眼前的苏文,陆晚风立马欢喜地笑了起来,“老公,你不是去芩山镇了么?怎么这么早就回家了?对了,我今天和我妈去了世贸商场,我还给你买衣服了呢,我……”


正说着,突然,陆晚风一动不动的僵在原地,她看着脚下那一头头死状凄惨的野狼,整个人下意识后退半步,“老公,这、这些狼是你杀的么?”


“为……为什么我们会在这地方?”


看着四周遍地野狼尸体,无论陆晚风怎么回忆,她都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