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刚离婚,老婆就跪求复合 > 第474章 我担心你吃屎找不到地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厅里,在座的所有人全部转头看向唐人众,眼中全是惊讶和疑惑。


吃饭回房休息,这是历届医交流会的惯例。


然后才是群里通知下一步活动。


今天竟然有人提出要交流医术。


就像是迁徙中的犀牛群,全部朝着一个方向前行,却突然出现一个逆行者。


唐人众就是那个逆行者。


显得怪异而另类。


闫贵山眼神冰冷,这个家伙竟然对他安排的行程,提出异议。


这是挑衅他的权威。


他心中已经在骂娘,但脸上仍然保持着笑容:“你是什么人?”


唐人众犹豫了一下道:“我叫唐人众,方新村人。”


闫贵山挑了挑眉:“我问的是工作。


比如在哪一家医院上班?”


唐人众脸色一暗,他仅仅是开了一家诊所,这种事情他不想说。


因为每次说出来,都会被人鄙视。


现在不说是不信了,他声如蚊哼一样道:“我……我是中医。”


中医~


闫贵山愣了一下,脸上露出讥讽:“


中医~


你是中医。


那我问你,你是什么学历?”


大厅里,所有医生脸上都露出了玩味的表情。


像是看猴一样看着唐人众。


唐人众话到了嗓子眼,见众人的表情,却说不出口。


闫贵山冷声催促:“我问你什么学历,你听不懂吗?”


唐人众见躲不过去了,有些无奈的道:“大专!”


大专?


嗤~


闫贵山露出了一声嗤笑,随后控制住了表情:“你知道现场的人最低学历是什么吗?


最低都是硕士。


你一个大专毕业生,你怎么有勇气进来的?”


唐人众拧眉看着闫贵山,提高了音量道:“我就来就是交流医术。


我是饭都吃完了。


你们为什么不交流医术?”


闫贵山本来想呵斥两声,结束闹剧。


可是看到唐人众一副认真的模样,他突然来了兴致,决定戏耍一番。


“你想交流医术是吧。


好啊。


那就开始吧。


先从你开始,你想给大家分享点什么?”


啊~


唐人众愣住,第一次参加医术交流会。


他是抱着学习到了态度来的。


并没有准备分享什么心得。


“我…我没有做好准备。


让其他医生先分享心得吧!”


闫贵山带着玩味的笑容:“不用做准备的。


这个医术交流会,就是畅所欲言。


随便聊聊就可以。”


随便聊聊?


唐人众思索片刻,突然想到《中西汇通医书五种》一书的内容。


有些东西确实可以拿出来分享。


他想了一下道:“那我就给大家分享一点我的心得。


就当是抛砖引玉。


首先说一下我作为一个中医医生。


中医有很多派系,我属于汇通派。”


闫贵山抬手打断:“中医分为很多派吗?


什么是汇通派?”


他问话的时候,眼睛里带着嘲弄。


他就是想让唐人众多说一些。。


因为多说多错。


就像是他知道唐人众的裤子烂了,露出了屁股,但唐人众自己却不知道。


他却让唐人众在众人面前转圈。


让所有人看到唐人众的屁股。


唐人众仍然有些拘谨,说话时候断断续续的:“那啥,套一句老话,中医源远流长,是人类历史上流传最悠久的医术。


我…我今天就说说更细节的。


比…比如…最常见的是八大门派。


有伤寒派,千金派,局方派,温病派,温补派,攻邪派,汇通派。


汇通派是其中之一,但也是我最喜欢的学派。


在所有人的认知中,中医是古代玄学。


这种说法虽然片面,但不得不承认。


中医有玄学成分,我不是说他虚幻,也不是说的不实用,没有效果。


我想说的是他的效果很好,关键是用如今的科学无法解释。


但汇通派就是最有可能用现代科学解释清楚什么是中医。


汇通派,以中医为基础,汇通西方现代医术,其实说西方医术,有失偏颇。


比如我国在汉代就有刮骨疗伤的手术,就有剖腹产……


所以说西方医术是错误的,只是近代西方发展得比较好。


我认为应该把西方医术,称呼为现代医术。


因为主要是现代科学赋能的医术。


中医就应该吸收现代医术,升级,深化,加强我们的中医。


汇通古今,铸就为人类解决病痛的伟大医术。”


唐人众越说越是流畅,最后情绪激动,说话语调激扬。


能看得出来,他自己已经热血澎湃了。


只是现场的医生脸上表情各异,有人冷笑,有人摇头,有人冷漠……


啪啪啪…


安静的小厅里突然响起掌声。


闫贵山一边鼓掌,一边笑着道:“精彩,太精彩了!”


唐人众见闫贵山支持,笑着道:“谢谢,谢谢你。”


闫贵山笑着道:“精彩,真的太精彩了。


中医就像是武侠小说里的江湖一样。


八大门派,啧啧啧……真的太精彩了。


他们治病是不是也用内功?


有没有吸星大法?


直接把人的病吸出来的?


是不是中医学好了,也能飞天遁地?


哈哈哈哈……”


唐人众的笑容凝固,他以为找到了知音,找到了支持汇通派的人。


没想到人家只是在嘲笑他。


他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很认真地纠正:“中医能治病救人,这是真实存在的。


不是武侠小说里飞檐走壁那种虚无缥缈的。


请你不要拿中医开玩笑!”


闫贵山撇撇嘴:“是真实存在的。


但也被真实地被淘汰了。


中医将彻底消失了。”


唐人众顿时勃然大怒:“你胡说,中医不会被淘汰的。


我就是一名中医。


我就真真切切地站在这里。


就代表中医站在这里。


我告诉你,中医非但不会消失,还将再次振兴。


只要融汇现代科技,中医必将再次辉煌!”


神经病!


闫贵山对于唐人众激情慷慨的陈词,最后对唐人众下了定义!


而且病情严重。


他不想逗下去了,想快一点结束谈话:“


你既然认为自己代表中医。


收入是代表一个行业是否兴旺的唯一标准。


你的收入就代表中医的现状。


我问你。


你一个月挣多少钱?”


这……


唐人众表情窘迫,这是他的软肋。


他若不是有几十间房子出租,依靠开诊所挣的钱。


根本就无法养家糊口。


闫贵山间唐人众脸上的表情,嘲讽道:“你不会是不挣钱,所以没脸说出来吧!”


唐人众听得火起:“谁说不挣钱?


我一个月将近三千块。


这都是用我的医术挣来的!”


闫贵山听得再次笑出声:“拿三千块,你也好意思称作是医生?


各位同仁,你们一个月收入是多少钱?


都自己报一下。


让他见识见识一个真正的医生收入是多少?”


坐在唐人众旁边的张医生站了起来:“我是在街道医院,基层医院。


收入比较低。


一个月两万一。”


两万一?


闫贵山瞪大了眼睛,震惊地看着唐医生:“街道医院,只治疗感冒发烧头疼脑热的小病。


怎么会挣这么多?”


旁边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医生站起来:“两万多,很多吗?


我自己开诊所,西医诊所。


一个月四万块!”


一个面容消瘦的年轻人站起来:“我在市医院上班。


一个月五万!”


一个体型肥胖的医生站起来:“我是主任医师,一个月七万。”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站起来:“我是教授级别的。


一个月九万。”


一个上了年纪,头发半白的医生站起来:“我一个月二十万……”


……


闫贵山一脸讥讽地道:“看到了吧。


你的收入,在现场所有医生中。


低得可怜!


你的收入代表着中医。


由此可见,中医的技术水平,也低得可怜!”


唐人众脸色铁青,他曾经遭受过很多的讥讽,他不在乎。


因为他心中有信仰,但这一次,竟然有人贬低他信仰的中医。


他忍不下去了,表情肃穆地盯着闫贵山:“你可以说我的医术低。


但你不能说中医医术低。


中医从业者不只我一个人。


别的中医从业者肯定比我医术高明,他们的收入也肯定比我多!”


闫贵山撇撇嘴:“中医从业者还有几个人?


不是我小看你们中医从业者。


整个松江市,所有的中医从业者的月收入加起来。


他们也没有我一个人的月收入多!”


唐人众听得气愤:“你……你太过分了。


你一个人收入是多少?


我不信松江市所有中医医生的收入加起来,没有你一个人的收入高!”


闫贵山脸上露出自得之色:“我一个月三十五万!


今天我把话放到这里!


你听清楚。


所有松江市中医医生收入加起来。


如果比我收入高,我闫贵山当场吃屎!”


唐人众面红耳赤,他很想让闫贵山拿出数据,让闫贵山输得心服口服。


为中医挽回尊严。


奈何他根本不可能联系松江市所有的中医医生。


更不可能知道他们所有人的收入总和。


闫贵山见唐人众不说话,冷笑道:“怎么不说话?


我再说一遍,如果松江市所有中医医生收入加起来,能超过我的收入。


我当场吃屎!


你不是说中医要崛起吗?


拿出松江市所有中医医生的收入数据,让我输个心服口服!


如果拿不出来数据,你就必须承认中医医术水平低下!”


唐人众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他拿不出松江市所有中医医生的收入数据。


但让他说中医医术水平低下。


他说不出口。


就在他心急如焚的时候。


突然门口响起一个声音:“闫会长,请问你知道厕所在什么地方吗?”


闫贵山没想到这个时候,碰到一个找厕所的,不耐烦地道:“找厕所,去问服务员!”


叶长青冷声道:“我想问你知道吗?”


闫贵山皱起眉头:“我知道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叶长青冷声道:“我担心你吃屎找不到地方。


既然你知道厕所在什么地方。


去吃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