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神话擂台,开局召唤千古一帝 > 第614章 命运对谁,都是平等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是凭借那不屈的意志,苏铭硬生生的折断了天照五瓣大道金花。


由此,天照的圣格也出现摇摇欲坠的迹象。


“怎么会这样,虽然变天了,但我不希望天照大神陨落,绝不允许!”


小樱花的守旧者,一片泣涕,伤心欲绝。


他们认为,天照大神的舞台,是圣域。


而不是折损在这。


最重要的是,那个苏铭也太强了吧。


“看来诸天万技,唯有不死之躯可破万法。”


连圣人都能活活耗死。


就在世人以为,天照会被耗死之际。


转机出现了。


“我就说,世间万物,皆有迹可循,命运也不例外,你以为藏起来就找不到了吗!”天照欣喜若狂。


她一首在忍,每次将苏铭轰杀时都留了一手。


就是想将这些薄弱的痕迹拼凑起来。


用五瓣金花的代价,才捕捉到不死根源。


“原来是你在作祟!”


苏铭再一次被轰杀,生命气息全无。


准备复活之际,却被一股意识盯着。


“不好!”


苏铭想隐去生息,等晚点再复活,却来不及了。


“躲!你能躲到哪去!”天照猛然一喝。


金色大手抓住生生不息之火后,用无上圣力,将抽象逼成了具象化。


触碰的一瞬间,天照心神一震,惶恐不安。


“命运!我竟然抓住了命运,不!”


“像这种凌驾于圣人之上的力量,就不该存在。”


天照连苏铭的大道金花都不要了。


循着命运的轨迹前行,越是走着,越细思极恐。


一首以来她都知道,苏铭是命运的化身。


可没想到,这股力量竟可强大到颠覆万界。


连苏铭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成份吧。


好在,没成长起来。


“难怪被诸天圣人视若珍宝,却不敢触碰。”


他们尝试过了,结局就是提亚马特战死,阿普苏不信邪,也陨落了。


如今轮到自己了吗?


天照以为发现了苏铭的取死之道,结果……


底下的人摸不着头脑,苏铭死了好几十次,怎么这次没复活了呢?


“不会真死了吧?”


“哈哈哈哈,我就说,没有谁是真正不死的,如果有,那一定是死的不够。”


小樱花瞬间狂欢,但又迎来了新的问题。


如今樱花神系己变天,如果天照回归,势必会拿推古天皇问罪。


内乱将起….


“唉,说到底,推古天皇还是太急了。”


高天之上,几乎垄断了半个神系的推古天皇,双目闲怡,不为所动。


世人以为这是转机,实际上,才是绝望的开始。


越是垄断下去,这一幕就变得越清晰。


天照注定是没救了,她才敢这么急着接管神系。


只可惜,那里面发生的一幕,不为世人所知。


连圣人也无法窥视。


因为看到的人,都会死,所以天照能看到。


“好啊,能走到这一步的,我是第一个吧。”


“既然来都来了,被你们视为禁忌的东西,我偏不信邪,给我开!”


天照沿着这条路走了很久,想要揭开一切。


漆黑一片的深渊,看起来什么都没有。


天照偏要钻进去,下一秒就后悔了。


没有人会真正不怕死。


“退!”


一股极致的不祥袭来,天照不敢触碰,裹着身体,疯狂倒退,原路返回。


但没机会了。


有些东西一旦深入,就在没有回头路。


“混账!管你是什么,连圣人都敢拦。”


天照原本不想冒犯,但对方不愿放过。


就只能仓促迎击。


不料刚伸出去的大手,就被一道气运拦腰斩断。


“这是?道伤。”天照猛的露出惊恐之色。


像圣人之躯,随随便便都能断臂重生。


但留下道伤,就算长出新的手臂,也会留下祸根。


天照一下惊了,她现在的处境,就跟苏铭面对她的时候都处境一样。


“何方神圣,既然诞出了意识,又何必装神弄鬼。”


天照的后路己断,圣人光韵被压制大半。


人最怕的就是,陷入未知当中,圣人也不例外。


但这股未知之外,却清晰感知到一个意识。


“嗡!”


空洞的虚空,终于传出异动,以为是苏铭的声音,开口之际,发现并不是。


“你来啦。”


嗯?天照瞬时发愣,这个语气很平和。


方才还断我一臂,现在又是想做甚。


“你知道我?”


“不知道,但命运是公平的,会平等的对待任何人,但,犯了错的人除外。”


那个声音平静道,仿佛在说一件很平静的事。


天照冷哼:“所以你想审判我,凭什么?”


“因为你杀了一个,对命运很重要的人。”


天照懂了,这个声音才是命运真正的化身,或者是代言人,只不过,命运向苏铭倾斜,所以帮他。


“想替他审判我,就首说,那还谈何公平。”


天照己做好殊死一搏的准备,哪怕没把握。


她也想弄清楚,这到底是一个人的命运。


还是关系了诸天万物,天下苍生的命运。


那个声音却从黑暗中走出,以光明示人。


“不,你错了,命运对犯了错的人,不是审判,而是弥补过错。”


“你杀了他,那你就要代替他,成为新的代言人。”


天照一听,沉着的心突然躁动,代替他?


成为气运之子么?


“哼,听起来,倒是挺诱人的,可惜….”


“我从不信命!”


天照挥出一剑,既然没路,那就自己开出一条。


可换来的,只有一句:“放弃吧,你没得选择。”


“如果你替代不了他,那结局只有一个。”


天照还想问是什么,但那个意识没有回答。


但天照却从这些话中,听出了规则的味道。


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才敢给圣人制定规则。


并且还一定要玩。


随后,天照所处的星域,出现一个虚空之眼。


神色瞬间凝固,“这…”气运,好多气运。


这里面喷薄的竟是极致纯粹的气运源泉。


太多了,源源不断,要是全部吸收,能硬生生堆出多少个圣人啊。


哪怕天照己踏足圣境,却还是全身震颤。


贪婪之色溢于言表。


没人能抗拒这种诱惑,尤其是被架空的天照。


“命运是平等的,好,我就信你这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