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医妃宠冠天下 > 988被九皇叔盯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3ren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宁家有了宁家小叔这张底牌,宁家也就有了,一定的话语权。


他们与北庆的大皇子,就不再是简单的主臣的关系,而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


北庆大皇子越好,宁家就会越好。


同样的,宁家越好,北庆大皇子也会越好。


宁家小叔是御林军副指挥使这个事,宁家大哥借机,透露给了北庆大皇子。


并在宁家小叔默许的情况,让二人见了一面。


宁家小叔与北庆大皇子,这一次见面说了什么,宁家大哥不知道,但这一面见了后,宁家又落下一个大馅饼。


宁战,被派上战场了!


凭宁战的本事,只要宁战上了战场,就没有人能挡住了。


这一下,北庆皇城所有人都知道,宁家是真的起来了,没有人挡得住。


就是他们陛下也不行。


等到他们陛下养好身体,从行宫出来,宁战早已拿到了,他该拿的功劳。


宁家大哥也在武监,站稳了脚步。


到时候,就是北庆皇帝再不愿意,也得捏着鼻子,给宁战升官。


……


“宁家果然不可小觑!”


宁家与北庆大皇子,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北庆大皇子与九皇叔……


行吧,北庆大皇子,还不配与九皇叔,在一根绳子上。


北庆大皇子与九皇叔,更多的还是依附与被依附的关系。


北庆大皇子倒了,对九皇叔没有太大的损伤,顶天就是九皇叔,前期付出的精力白费,要重新在北庆,换一个合适的合作对象罢了。


反之,要是九皇叔倒了,或者出什么事了,北庆大皇子就没戏了。


北庆大皇子需要九皇叔的大力支持,他的筹码越多,能从九皇叔这里,得到的支持也就越多。


宁家小叔的事,北庆大皇子也通过特殊渠道,将消息传递给了九皇叔。


九皇叔看到北庆大皇子,递来的消息,意外也不意外。


东陵为什么世家独大,几任皇帝想要对世家出手,都奈何不了世家呢?


不是不想,而太难了。


世家在这片大陆扎根太久了,久到他们深入了,这片大陆的方方面面。


你永远不知道,世家手中还有多少底牌。


甚至你都无法肯定,你身边得用的人、信任的人,会不会是世家的人。


他的母族,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的母族甚至都称不上世家,只是一介武将,迁连进了懿德太子的事,全族死的死、流放的流放、进教坊司的进教坊司……


可就是这么一个,不怎么起眼的武将家族,一个已经被打入泥泞的家族,却还有余力,将他母妃送到先皇面前。


甚至,在先皇不喜他,任由他自生自灭时,凭借留在宫中的人手,保住他的命。


连一个武将家,都有让人想不到的底牌和手段,就更别提世家了。


说句不好听的……


他们萧家,成为那座皇宫的主人,不到百年。


可世家的人,进出那座皇宫,却有几百年了。


甚至那座皇宫建起来,少不了世家出力。


兴许世家的人,比皇室、比皇帝还要了解那座皇宫。


这种情况下,皇帝哪敢轻易,对世家出手。


就怕他梦里刚说一句,次日世家就知道了。


是以,宁家有底牌,九皇叔不意外。


他意外的是,宁家这张底牌,如此地有分量,又如此地关键!


这要是宁家,有了不臣之心,怕是北庆皇帝,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可真是一张好牌!”


“有这张牌在手,北庆大皇子有胜算,有七成了。”


九皇叔淡淡一笑,将手中的书信,放到火芯上,任由火苗将手中的纸张烧毁。


待到手中的纸,被烧成灰烬,九皇叔这才松开,从怀中取出一块帕子,将手指擦拭干净,而后起身往外走。


“云七?”九皇叔敲了敲隔壁,苏云七的房间。


“稍等。”苏云七并未睡,听到九皇叔声音,放下手中的书,就过来开门。


大晚上的,九皇叔无事,不会来找她。


“本王可以进去吗?”苏云七开了门,正要问九皇叔有什么事,九皇叔就先一步道:“有些事,要与你商谈。”


“可以!”九皇叔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苏云七还能如何。


她侧身,给九皇叔让路,等九皇叔进来后,这才将门关上。


“是什么事?”苏云七晚九皇叔一步,她将矮榻上的水壶提了过来,给九皇叔倒了一杯水,才在九皇叔对面坐下。


她刚看书去了,懒得起身倒水,就把水壶拎了过去。


“本王不是客人。”九皇叔嫌弃地,看着苏云七给他倒的水。


苏云七这待客之道,还真是周全。


可他是客人吗?


“那你自己倒。”好心给他倒水,还嫌弃,苏云七也不惯着九皇叔,把放在九皇叔面前的水杯,端到自己面前。


然后,把水壶放在九皇叔手边。


这总不是,把九皇叔当客人吧。


“嗯,本王自己来。”苏云七的不客气,让九皇叔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在烛光的照耀下,显得整个人都柔和起来,给人一种好亲近的感觉。


当然,苏云七很清楚,这绝对是错觉。


九皇叔就不是,一个好亲近人。当他表现得很好亲近的样子,那一定是要算计人。


这屋内,就只有她与九皇叔两个人。


没有意外,她就是被九皇叔,盯上的那个倒霉蛋。


“王爷,我最近很忙的,你知道的。”为防九皇叔,又给她挖什么坑,苏云七先一步道。


她能被九皇叔算计的,除了身子,就只有医术了。


身子……


苏云七看了九皇叔,抿唇轻笑。


九皇叔是个有耐心,且有格调的人,他要的不仅是身,还有心。


为了达到身心皆要的目的,九皇叔不会急切的逼她什么。


除掉身心这个选项外,就只剩下医术了。


就冲九皇叔,笑的这么和善好说话,苏云七大胆猜测,九皇叔肯定是,又给她找了什么麻烦的病人。


苏云七不怕病人,也不怕麻烦的病症,但她真的怕麻烦。


而能找上九皇叔的病人,就代表着麻烦。


是以,苏云七把丑话说在前头。


她最近很忙,没有时间处理麻烦的病人!


要她治病可以,但必须要先把麻烦解决掉,而不能像恶人谷的老大与老二那样,她不仅要治病,还要治人……


就真的,太折磨她这个可怜又弱小的大夫了!